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番外

 

    小小的一个恍惚不过眨眼之间,寒光利剑在瞳孔中快速放大,就在即将刺中心脏的那个瞬间, 用尽不多的力气,萧玦侧了一个度。

 

    噗嗤——!

 

    剑尖在肩头绽放,鲜红的血浸染了衣衫上已干涸的暗。

 

    男子见一击未得手,眸底杀意毕现的同时, 立刻提剑再想二次出手。

 

    只是还不待他有接下来的动作,手中的条剑却先一步被气急跳上擂台的执事, 一把格挡飞出了擂台。

 

    ‘咣当’脆落声响过后, 执事愤怒声音响起。

 

    “我说停战!!!”

 

    见到执剑执事的发怒, 男子似才恍然大悟般, “停战?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到。”

 

    执事本想发怒,直指他方才有违宗令,但见到对方身上著的是三长老脉的腰牌与核心弟子的袍服,想着三长老一派与七长老一派的恩怨,还是按捺住了自己蹭蹭的怒火。

 

    算了,还是不要徒增麻烦了。

 

    咽下胸前的这口气,执事侧转过身,就见到了在旁狼狈不堪鲜血染一身,感觉下一秒就要断气的萧玦。

 

    萧玦会死?

 

    当然不会,他可是主角啊,有主角光环,虽然现在离死已经不太远了。

 

    执事见人狼狈的踉跄,伸手本想扶他一把,却被颤巍巍的萧玦拒绝了。

 

    擂台上的一片鲜血的淋漓中,萧玦右手握剑,跟喝醉了似的晃悠悠的走下擂台。

 

    而自他一路所过,暗色的鲜血顺着右手紧握的剑柄自剑刃淌下,汇聚于剑尖,最后滴落,四溅起暗色的血花。

 

    可即便是这般,他的背始终都挺的笔直笔直,就像他手中一直紧握着的那把剑。

 

    下首无数原本还热烈咆哮着,嘲笑着,讥讽着的弟子,见到这幕不知为何,都全部不由自主的止住嗓间嘲笑起哄的音量。

 

    面对不远一步一个血脚印,那个于擂台上激战三天鲜血淋漓却从未倒下的笑话,所有人都蓦地感受到了一股如剑凌迟于身,一种来自精神上的绝对碾压。

 

    对面这种来自精神上的无可战胜,所有弟子都下意识的颤颤的侧过身,这种本能的动作让原本被挤的密密麻麻的人群中,顷刻就多出了条可供人通行的通道。

 

    碧流殿内,褚景然盘膝坐于蒲团之上,看着幻镜中人凄惨的模样与自骨子中传递出来的那股若剑般凌厉的精神威压,挑眉。

 

    果然,主角光环无处不在啊,短短三日的时间,竟让他悟出了无数剑修参悟一生都无法触摸到的剑心。

 

    虽然在他这个剑心大早已成者的眼中看来,那触到的还只是皮毛。

 

    抬手刚准备将自己这凄惨的乖徒弟召回,褚景然就见幻镜影像内,萧玦面前忽的跳出一个拦路少年。

 

    待看清对方容貌后,他心下微有了然。

 

    这不正是原主命中那个爱作死的徒弟么?

 

    左堂玄,三长老之子,资质绝佳,原世界中苏清望的狂热粉丝兼唯命是从的乖徒弟。

 

    爱好:听苏清望的话以及跟主角作对。

 

    后果:被主角干掉了不说,还坑的苏清望对上了主角,导致最后整个天衍宗都被开挂的主角给灭了。

 

    而左堂玄这边,自从知晓了褚景然收了亲传弟子,他就时时刻刻想弄死这不知好歹,敢跟他抢位置的人。

 

    只是这一年时间来萧玦总待在云凉峰,从不下峰,他自己急的抓耳挠腮的,却拿人没有半分办法。

 

    因为这左堂玄虽是嚣张跋扈,可那都是在外人面前,在偶像苏清望面前,他就是个温声细语温顺的不得了的小绵羊,虽然是装出来的,可他也断不敢上云凉峰找麻烦。

 

    毕竟,万一被偶像苏清望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怎么办?

 

    千盼万盼中,左堂玄总算是将萧玦盼下了峰,这回对方下峰了,他还不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挑着下巴,左堂玄似笑非笑的道:“你就是苏长老收的那个弟子?”

 

    萧玦缓缓地抬起自己微敛的眼,被血色覆盖的视线中,他看清了拦路少年的模样。

 

    少年的五官出众,满脸傲气横生,一看就是精娇贵养的主,但眉宇间那股狠戾却是很大程度的破坏了这一身精贵的气质,而对方身上穿的蓝色衣衫在无声的诉说着,对方的身份并不低于自己。

 

    左堂玄看着面前人这般的狼狈,嗤笑道:“一个炼气九层的蝼蚁竟然敢来守擂,我是该说你这是乡下人进城没见过世面呢?还是不知死活?”

 

    话落,又凑近人两分,狠戾的道:“小子,识相的就尽快自动脱离云凉峰,不然……”似有所感看了眼人肩头汩汩冒血的伤口,冷笑道:“下次可就没这次这么幸运了。”

 

    这会儿失血过多的萧玦也未多看人一眼,握紧手中的剑,绕开对面的人,踉跄着就往外走。

 

    被忽视了个彻彻底底的左堂玄见到这般只感怒火袭上心头,平日他仰仗着身份,整个天衍宗,谁敢这般光明正大的不将他放在眼里。

 

    侧头就对着人的背怒喝道:“给我站住。”

 

    拖着剑踉跄行走的萧玦视若罔闻,刚行出两步,他只感一股强劲的剑气伴随着露骨的杀意,自背后快速激射而来。

 

    几乎本能的,萧玦想提剑反击,可已严重透支的身体让他将剑举起来的力气都做不到。

 

    他能感受到,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硬抗,会彻底被身后的剑气重伤,甚至死亡,这是一种来的莫明奇妙却分外笃定的念头。

 

    三日后,来寻我。

 

    清冷的音在脑海中响起,他拼尽全部才得坚守过三日,怎么能输在这里,怎么可以倒在这里。

 

    执念似化身无尽的力气令他双手合握上鲜血淋漓的剑柄,费力的举起手中利剑的同时,萧玦转身用尽骨子中最后的所有力气,挥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击。

 

    噗——!

 

    噗——!

 

    对立的俩人几乎是同时口吐鲜血的倒飞了出去,而这样的结果令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同时目瞪口呆。

 

    要知左堂玄可是实打实的筑基期,面对炼气十层还处于受伤状态的萧玦,竟然在对轰中,被对方一剑轰吐了血,他们能不震惊么。

 

    520号:你们是不知道有种东西叫主角光环,别说对手是筑基期了,金丹其说不定这会都能杠上一杠。

 

    只是对比弟子完全的不理解,天衍宗的上层却是看的很是清楚,三长老左玄之刚赶到就见到这对轰的一幕,感应到来自虚空的波动,脸色巨变。

 

    “剑心!!!”

 

    要知百练成铁,千炼成钢,千捶百炼才成剑,但修身容易修心难,想化剑即为我,我即为手中之剑,又是谈何容易,没有百年的剑道之论与感悟,何来得成剑心。

 

    数年前,左玄之曾亲眼见证过苏清望身上剑心的雏形与后来飞速的成长,却不想才短短几年,他竟然又在苏清望的徒弟身上再次感应到了剑心。

 

    显然目前所悟只是皮毛,但这也足令他震惊,毕竟对方现在连筑基期都没有。

 

    瞬移将倒飞出去的左堂玄接住,左玄之带着受伤的左堂玄显现人前,众弟子一见他的出现,立刻都恭敬行礼。

 

    “弟子拜见三长老。”

 

    左玄之哪会管他们,立刻从怀中掏出疗伤的丹药喂给了吐血的左堂玄。

 

    吃下了丹药,左堂玄一见来人是左玄之,拽着人的衣袖就开始嚎。

 

    “爹,他耍诈,是他先动的手,是他先动的手,我胸口好疼,你要帮我报仇啊,帮我报仇啊。”

 

正文 196.如何套路一只正直主角10

 

    一听自己巴不得时时刻刻含在嘴里怕磕坏的宝贝疙瘩嚎的这么凄惨, 左玄之心都碎了。

 

    “好好好, 玄儿别伤心, 爹都帮你讨回来, 全都帮你讨回来。”

 

    要知修士得子本极为不易, 左玄之年轻那会儿风流债不断, 却也只得了这么个儿子。

 

    从小千娇百养的长大,天衍宗里的众弟子个个都跟捧宝贝似的供着他, 为了这宝贝疙瘩开心,左玄之独立而居,不参与宗派往来,当初更是多次撇下老而脸去求宗主, 让苏清望收自己儿子为徒。

 

    平日中虽说是抑着心疼,看着他热脸往人家冷屁股上贴,但那也顶多就是点不痛不痒的小闹腾,就是受受苏清望无视的冷眼。

 

    然而, 这次这宝贝疙瘩却是结结实实的吐血,甚至断了条肋骨,左玄之这名副其实的儿控,这会儿可真是疼到了心眼里。

 

    安慰完自己的宝贝疙瘩, 左玄之将头转向另一边,森然的视线毫不掩饰的射向了正倒在地上, 血流一身的萧玦身上。

 

    萧玦此刻瘫躺在地上, 周身的鲜血早淌一地, 而在他胸前, 有着一道足以横跨他整个胸腔的剑痕。

 

    血肉翻滚中可见肋骨森森,很明显方才那一击的对轰中,他虽然挡住了冲击,却也被肆虐的剑气摧残的很是凄惨。

 

    觉差到有人的靠近,萧玦口中溢着鲜血的同时,艰难的动了动眼珠。

 

    旦见一位眉宇阴沉的白发老者出现眼帘,而在那双不时闪动着寒芒的眸眼中,萧玦看到了赤裸裸的杀意。

 

    身为宗派,天衍宗自是摆脱不了俗套,少了自成势力这一项。

 

    天衍宗内以宗主无悠与大长老为首各执半权,手下各有一股势力。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