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救命,抢来的机缘有毒

 

第68章 

  李迟意:???

  “呸,祭他们崇拜的那个古神。”东方傲天道,“幸亏有个祭祀小姐姐人美心善,把我救了。”

  李迟意停下来,若有所思:“这是人牲?”

  以人为祭祀品,如今在云深大陆已不多见。然而这并不是因为百姓开智,意识到这是蒙昧陋习,而是随着修真兴盛,人们不再信仰需要人牲的凶神,更相信修真成仙一说。

  倒是南蛮湿地地处偏远,多瘴气毒虫,与外界隔绝,里面聚集着许多未开化的人族部落,仍保留着祭祀上古凶神的习俗,兴巫蛊,善诅咒。

  这种信仰玄而又玄,上古凶神活跃的时期距今已有数万年余久,能活到现在的凶神能有几个?

  有修真者不信邪,曾集结闯入南蛮湿地,在当地大动干戈,最后竟然死在了这些毫无修为的普通人手上,亦是出乎所有人意料,十分邪姓。

  南蛮部落大大小小上千,信仰凶神五花八门,需要人牲的不少见,这样的部落也比其他要更强盛一些。也不知道这个四足部落信仰的是哪一位凶神。

  然而不管怎样,对外来者来说还是十分危险的。想到这,李迟意便觉得离开刻不容缓:“你回去收拾东西,我们立刻走。”

  东方傲天连忙道:“小师兄,不能走!”

  李迟意皱眉:“怎么?”

  东方傲天凑近他,低声道:“我要留下来救人!”

  李迟意:???

  东方傲天哪里能告诉他这是系统的任务,托辞道:“小师兄,他们用人当祭品,这是在谋杀!这也太残忍了,那些被祭祀的人何其无辜!”

  李迟意脸一黑:“你自己都救不了,凭什么本事去救人?说话做事要过脑子。”

  东方傲天忙道:“不是——”

  一个绿衫银冠的少女走了过来,东方傲天表情一喜:“小师兄,先进村子再说。”

  李迟意顺着他的目光落在绿衫少女身上,见她面皮极白,唇红欲滴,娇俏可人,头戴银冠,身着当地服饰,自有一股异族的风情。

  那名叫笙笙的少女朝东方傲天努努嘴,带着两人往坞堡内走。坞堡内部通道复杂,少女带他们拐了好几个弯,这才到了一间无人的小屋里。

  “这里是安全的。”少女转过身,对他眯眼一笑,笑容甜美,“你是傲天的师兄吗?我是苏笙笙。”

  早在看到她的面孔那一刻,李迟意心底就掀起了惊涛骇浪,此时听到苏笙笙三个字,他反而冷静下来:“你就是救下我师弟的姑娘?苏笙笙?”

  苏笙笙一愣:“是我。”

  李迟意:“在下李迟意,多谢姑娘出手救下我这不成器的师弟。”

  众人见过礼后,东方傲天忙道:“小师兄,你刚刚误会我啦,我要只是一个人,怎么敢这么想呢,主要笙笙也是这么想的,我们想一起救人!”

  李迟意表面不动声色,实际上已经飞速地思考起来,她为何在这里?还是以当地祭司女儿的身份?

  苏笙笙来历成迷,上一世,直到此女投毒东窗事发时,展仙门的人也仅仅只知道此女是东方傲天路边捡来的孤女,在门内修行数十年,默默无闻,修为不高不低,若不是在众弟子面前被审,他甚至都不会记得这个人。

  他本来还在担心东方傲天已经没有前世那般招摇,恐怕引不来幕后黑手,没想到苏笙笙换了个身份,仍是如期而至。

  李迟意打断说得口干舌燥的东方傲天,看向苏笙笙:“我这个师弟头脑简单,他一时冲动我不奇怪,但是苏姑娘,你是你们部落祭司的女儿,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引起多大的后果吗?”

  苏笙笙道:“李师兄,实不相瞒,我是我爹跟外族女子通婚所生,幼时曾在母族生活过一段时间,是以知道古神势微,如今外头都是修真者的天下。以祭祀换来神迹,根本比不过修炼己身,身登天道。”

  李迟意道:“所以你是准备破坏祭祀,劝说你族人走上修真一途?”

  苏笙笙:“没错,正是此意。”

  李迟意挑眉:“你就不怕你族信仰的古神降怒?”

  少女叹道:“只是李师兄有所不知,我是祭司的女儿,因此也对祭祀内情更加了解一些。部落以人牲祭祀这么多年,我爹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见过古神出没。那些人牲,全是死在族人的愚昧手中。”

  “比之一个或许早已经死去的古神,更可怕的还是来自人的威胁。”苏笙笙道,“李师兄以为呢?”

  李迟意一听,顿时笑了。

  如果她是认真的,那么这一世的苏笙笙真是天真得可爱。

  但到底有什么问题,李迟意不说。这少女是在前世给他师门下毒的苏笙笙,这一世,就算是作死死了,又关他何事?

  当下,他嘴角一翘:“苏姑娘可有详细计划?愿闻其详。”

  苏笙笙跟东方傲天对视一眼,面露喜色。

  想是东方傲天曾经跟苏笙笙说过他师兄的厉害,苏笙笙对李迟意的加入十分欢迎,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苏笙笙的计划里,由于她是下一届祭司的候选人,这次祭祀她被获准帮忙。等到祭祀开始时,她会想办法带两人一起进去,伺机救出那些作为祭品的人,然后亲自揭开以往那些神迹,其实都是他爹伪造出来的。

  李迟意随意指出了几处漏洞,三人讨论过后,进一步完善了这个计划。

  讨论完毕,苏笙笙又带他们回到居民区,将李迟意安排在东方傲天的房间旁边,这才走了。

  苏笙笙一走,他就转头看向东方傲天:“是她先提议的还是你提议的?”

  东方傲天一愣:“是笙笙提议的。”

  李迟意冷哼道:“人家画了个饼,你就信了?”

  东方傲天不解道:“可是小师兄你不也答应下来要帮她么?况且我觉得她这个提议挺好,那祭祀根本就是搞封建迷……坑蒙拐骗无知村民,根本没有古神的存在,我们跳出来揭穿它天经地义,小师兄你在顾忌什么啊?”

  李迟意:“按她的说法,古神可能已经消失,自然该选择更有前途的修真。然而若古神真的消失,那么村子四周的结界如何解释?”

  东方傲天瞪大眼睛:“这……”

  “况且,修真是有门槛的,不是什么江湖伎俩,任何人都能学会。信誓旦旦说要说服族人放弃信仰,转而修真,那她是否考虑过她这一族人究竟有无灵根可以修炼?”

  “修炼到后期需要大量天材地宝,又能提供多少?光有宏愿,却不考虑实施起来是否可行……”李迟意顿了顿,意味深长道,“不是蠢就是坏。”

  东方傲天顿时哑口无言。

  沉默了一会儿,他忍不住反驳道:“就算如此,那些当祭祀品的人就不用救了吗?他们掳走其他部落的人,也有像是我这种外乡人,如果之前不是笙笙,我现在也没法站着跟小师兄你说话。”

  就在此时,窗外忽然传来蹄声跟嬉闹声,两人顿时被吸引去注意力。

  窗外有村民驱赶牛车,往坞堡中央方向走去。牛车上囚笼里关着数个衣衫褴褛的人,目光呆滞,面黄肌瘦,似乎是受到极大的折磨。

  等到牛车完全离开,李迟意:“那就是人牲?”

  东方傲天咬牙低声道:“什么人牲?他们私下把这些人称作畜牲,根本不当人看。”

  李迟意看了他一眼。

  其实自己刚刚说的那些,普通人稍微一想就能想得到。

  他的这个师弟一方面可能是系统有任务,另一方面恐怕是因为曾经差点沦为祭祀品,对他们感同身受,所以在苏笙笙找到他时,才不假思索一口答应下的吧?

  李迟意冷哼道:“我只是说她天真,可没说不帮你。”

  要追查到上一世的幕后黑手,目前只有苏笙笙这一条线索,他自然要想办法留下来监视她,如今有现成的理由送上门,再好不过。

  东方傲天顿时眉开眼笑,伸手去揽他的肩膀:“我就知道小师兄你对我好!”

  东方傲天一靠近李迟意,李迟意袖子里的小蛇就钻出来咬他。东方傲天连忙后退几步,他再怎么样也看出来这蛇对他其实敌意满满,不由悻悻道:“师兄,你这宠物比大佬还喜欢吃醋啊。”

  李迟意:???

  东方傲天叹道:“你不知道以前我一跟你靠得近,尉铮大佬就瞪我。”

  李迟意默了默,嘴角一翘,忍不住道:“物似其主。”

  东方傲天只觉得自己狗眼作痛:“哦,原来是尉前辈送的啊。”

  他一直疑惑,自己明明有攻略系统,可遇到的这些妹子,不是有缘无份就是动机不纯,总之就没一个攻略成功的。再后来受了血泪的教训,他才意识到,一切跟他只有十八点魅力值没关系,这特么的根本就是穿错了,带着个把妹系统穿越到腐女设定的世界,他还能有什么前途啊!

  东方傲天忽然想到:“对了小师兄,尉前辈怎么没跟你一块来啊?”

  李迟意脸色一变,赏了他个爆炒栗子,冷哼道:“与其打听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好好潜心修炼!”

 

 

第69章 

  既然决定要管这件事,李迟意就不再催东方傲天走了,给师门报了平安后,接下来几天,李迟意跟东方傲天各自在房间里修炼,静待四足部落的祭祀典礼到来。

  李迟意也曾经偷偷探查苏笙笙的住处,但并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之处,不过李迟意认为她身为祭祀继承者,却一味想要破坏祭祀这一点就已经很可疑,之前那理由也就骗骗东方傲天罢了。

  时间过得飞快,四足部落的祭花,祭祀很快就到来了。

  这是整个村落都要庆祝的节日,当天晚上,全坞堡上下男女老少,皆穿红戴绿,脸涂青叶汁,成群结队,往祭祀地点簇拥而去。

  冰天雪地,黑暗的原野上,成簇的火把连成一条长长的光点河,李迟意跟东方傲天也混在其中,两人伪装成挑夫,走在队伍的头部,一手架着装有人牲囚笼,一手举着火把,火焰明亮,连呼出的雾气都能看到。

  东方傲天一张脸都裹在大花袄子下面,只露出一双眼睛,以免有人认出他的脸来。苏笙笙穿着祭祀服,与其他几名祭祀少女一路翩跹而行,古老的颂词随着空灵的歌声飘渺,显得诡异又神秘。

  队伍方向正对着几座较大的石峰,四足部落的目的地应该就是这石峰里。

  果不其然,半柱香的时间后,队伍走进了山脚的溶洞之中。

  这溶洞是天然形成,人为改造的痕迹明显,墙上有油灯,被人一盏一盏点亮,地上有石阶,蜿蜒而下,通向暗处,四足部落的现任大祭司,苏笙笙的爹,此时正手舞足蹈,走在队伍前方,打头开路。

  队伍大概走了大半个时辰,溶洞里的空间越来越大,李迟意想像了一下溶洞地形,应该是呈梨形,上窄下宽,如今他们已经走到底部,泥沙氵朝湿,不远处就是冰凉的地下河,抬头看去,只能看到望不到头的黑暗,让人毛骨悚然。

  岸边立着一方石台,台上雕刻着乌龟图腾,洁白的石板上挂着干涸的水藻,看样子年代十分久远。大祭司示意挑夫们把四个笼子放在石台四角,囚笼里的一些人清醒过来,知道死期将近,开始疯狂地敲击笼子。

  在一旁观望的村民们大声呼喊道:“大祭司大人,请求您行祭祀之舞,保佑我们来年收成更好!”

  “保佑我们猎物粮食更加丰实!”

  四足部落的村民们并非十恶不赦的恶徒,他们发出的愿景十分质朴,只愿古神保佑他们的生活安乐,幸福安康。而就是这么一帮勤恳老实的村民,此刻却对牢笼里凄凉哭喊的人牲视而不见,视线虔诚而热切地集中在大祭司身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