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请杀死变态男主

 

文案

 

徐泽穿书了,而他的任务是杀死男主。

 

徐泽内心悲催:我只是一个弱小无助又可怜的路人,怎么可能杀死光环护体的无敌男主。

 

徐泽纠结动摇之际,尚且年幼的男主萌哒哒甜兮兮喊了他声师兄。

 

萌正太面前,徐泽一秒转变立场,坚定化身新时代好师兄。

 

他立下人生目标:一定要把男主培养成新时代身心健康好青年!

 

从此,徐泽愉快地开启拉扯师弟长大的日常。

 

没想到的是,师弟竟然越养越歪,一发不可收拾地朝着病娇基佬的方向狂奔而去……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悯言,秦函川 ┃ 配角:洛惜颜,殷雪莘,刘楷庭 ┃ 其它:绝望作者放飞自我向,救救孩子

 

 

 

第1章 穿书之后

第一章

 

徐泽读了几页天雷滚滚的小说,眼累心累,望向机舱外雪白的滚滚云层,想休息一会儿。

 

小说是妹妹徐满推荐给他的,男主角秦函川姓格扭曲变态,后宫三千连连出轨,渣男行径天怒人怨依然桃花不止。

 

徐泽皱眉:

 

为什么作者还不把这个垃圾变态渣男主写死?

 

这种男主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

 

机舱突然一阵骚乱,乘务员急促的指示声和乘客们绝望的尖叫声乍然响起,徐泽只觉一阵心悸——

 

八分钟后,爆炸声响起,飞机砰然坠毁在地面上,燃起了黑色的残骸。

 

徐泽还来不及和家人朋友说再见便死于一场惨烈的空难,尸骨无存。

 

他的灵魂被一股力量强行拉扯着,进入了某个神秘的领域。一阵浑浑噩噩过后,徐泽再度睁开眼,迷迷糊糊低头一看,他赤身g_uo体泡在一眼温泉里,头顶明月当空,四周幽竹环绕。

 

这是……在哪?

 

难道自己没死?

 

他的脑海里传出一个尖锐的机械声:“恭喜宿主穿越到小说《狷狂魔尊的后宫》中,获得重生机会X1。我是宿主的绑定系统,请多指教。”

 

穿书这事……太玄幻了吧?徐泽有点摸不清现状,看来他活下来了,可是……

 

等等……

 

刚刚这系统说……说这是哪个小说来着?

 

《狷狂魔尊的后宫》不就是他刚刚在飞机上看的变态种马文吗?

一想到里面天雷滚滚的情节,徐泽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抓起毛巾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不行,这小说的世界太危险了,既然如此,他要赶紧做个脱离剧情的路人,珍爱生命,远离纷争。

 

他爬上岸,还不会穿仙侠世界里奇奇怪怪的衣服,只能先查看自己的衣物,推测身份——面料上乘,做工精细,看来他魂穿的对象生活优越,吃喝不愁。

 

徐泽心想,当个富贵咸鱼挺好的,起码不用再累死累活拼命奋斗,只有与家人永别令他惆怅。

 

系统出声:“宿主,不要想着安逸生活。我们选中了你来到这个世界,不是让你混吃等死,而是为了让你杀死本世界的男主角。”

 

徐泽懵了:……什么?

 

他没听错吧,他只是一个普通路人,怎么可能杀死光环护体狂拽酷霸的男主?

 

男主是什么?

 

男主是一种就算被扔到一个洪水淹没珠穆朗玛峰顶、地震震碎整个岩石圈、一百级飓风掀起整片太平洋的地方,他还是不会死的迷之生物。

 

就算宇宙毁灭,男主也不会死。

 

系统义正严辞道:“男主角秦函川,以其极度变态的行为强烈破坏了里世界的和谐,因此,我们需要宿主不择手段将其抹杀。”

 

徐泽冷静分析,他伸手想推下眼镜,尴尬发现自己现在并没有眼镜,于是作罢。

 

他说:

 

“系统此言差矣,要想杀死男主,小说里是杀不死的,唯一的办法是让我回到原来的世界,拿刀架在作者的脖子上逼他改结局。”

 

系统:“呵呵,你以为我很好骗?放你回原来的世界你就不归我管了。你要是想回原来的世界,只有杀了这里的男主。”

 

徐泽坚定地说:“我拒绝。”

 

这系统这么不真诚,谁知道它说的是真是假。人活着一切皆有可能,要是男主还没死他倒先把自己作死了,那就真回不了家了。

 

系统:“你不能拒绝,否则我们将剥夺你重生的机会,换言之,宿主会死。”

 

徐泽心想我本来就死过一次了……他咬一咬牙,终于还是无法轻易抛弃宝贵的生命。

 

系统威胁道:“宿主,请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请你想清楚,如果你不杀死男主,你将失去一样最珍重的东西,到时反悔就来不及了。”

 

忽然外面有小童大喊:“徐公子,刘公子把您新收的小师弟扔井里去了!”

 

小童冒冒失失闯进来,一见徐悯言浑身只裹着浴巾,露出两条光裸修洁的腿,立刻涨红了脸低下头,结结巴巴地说:“总、总之……您快去看看吧。”

 

徐泽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哪段剧情,心想这什么世道,大活人扔井里也太过分了,立刻长腿一迈:“我马上去。”

 

小童赶紧躬身:“请、请让书歌先服侍您穿衣!”

 

穿好衣服,徐泽跟着小童赶过去,只见几个衣着华丽的家伙围在井边大笑,仆人们担来一桶桶凉水泼下井去,他们侧耳听井下有没有传来哭喊声。

 

然而没有。

 

除了水泼下去的声响以外,什么动静也没有。

 

或许那个倒霉的小师弟已经死了。

 

“住手!”徐泽怒火中烧,这些人都是什么东西,竟然折磨小孩子取乐,良心何在。他大喝一声,“快把井下的人拉上来!”

 

为首的青年浓眉大眼,他叉腰大笑道:“什么啊老徐,哥儿几个正在帮兄弟出气呢,你不是也有份?”

 

徐泽气急:为什么他看上去和这几个纨绔反派关系还很好的样子?难道他穿越的这个主儿之前也不是善茬?

 

算了,关系好就好吧,免得一言不合打架伤身。

 

他转念一想,改变策略,说道:“你们几个整人别太过分了,让你们救人就快救。”

 

那几人似乎很听他的话,互相见看了一眼,不敢违背的样子,磨磨蹭蹭了半天,到底还是把井里的小师弟捞上来了。

 

小师弟浑身湿漉漉,脸色苍白,他身体痛苦地蜷缩着,两手并拢,似乎捧着什么东西。徐泽不忍,上前扶他,他轻轻挣开了,自己站起来,站得笔直笔直,仰起面,五官精致宛如上天的宠儿,生得一张白净无辜的包子脸,睁着一双清透水灵的大眼睛,怯怯地望向徐泽。

 

徐泽打量他:

 

……这孩子,还挺可爱的。

 

徐泽于是更不爽那群施暴者了:这么小的孩子都下得去手,他们还是人吗?

 

旁边有人踹了小师弟一脚:“懂不懂规矩,还不向你大师兄行礼。”

徐泽怒了,上前护住小师弟,仿佛护崽子的老母鸡,用警告的眼神环视一周:

 

“这是我师弟。”

 

意思就是 “我护短,你们别动手。”

 

小师弟眸色深了深,仍然依规矩向他行了一礼,乖巧道:

 

“函川见过大师兄。”

 

此话一出,徐泽脸色忽然变了。

 

什么……?师弟的名字叫“函川”?

 

这是……男主的名字啊?

 

师弟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

 

不,这一定是巧合,他的师弟怎么会是那个妖孽变态的男主呢。

 

徐泽感觉自己背后有点凉。

 

呵呵,他现在给师弟换个名字还来得及吗。

 

系统出声了:“警告宿主,男主姓名不可随意更改,否则世界毁灭。”

 

徐泽冷汗流下来了。

 

系统如果这么说,那么几乎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小师弟就是男主了。

 

如果这个小师弟就是男主,而他又是大师兄的话……

 

那他是穿越成了原作里的炮灰反派——徐悯言?

 

徐悯言,秦函川的大师兄,原作中最为臭名昭著的伪君子,表面正气浩荡实则猥琐下流,长年觊觎女主,最后被秦函川活生生吊着徒手掏内脏,足足哀嚎三个时辰才死。

 

说好的富贵咸鱼?

 

说好的不掺和剧情的路人甲?

 

说好的平静如水美满和谐的养老人生?

 

徐泽、也就是现在的徐悯言,陷入了人生幻灭。

 

他沉思:……现在大概、也许、可能还有机会求生吧。

 

毕竟男主还小,看他还在受欺负的模样,就知道剧情目前才进展到秦函川刚拜入灵犀门不久,还没长出半点芽儿,离他成为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魔尊还有许多年的距离。

 

所以后期的仙魔大战还没开打,世界还很和平,他还有机会改变剧情求生。

 

思及此,徐悯言掌着灯笼凑近秦函川看,心内感到奇妙,他都快忘了小说里那么狂拽酷霸后宫无数的男主角,原来还有这么青涩单纯的时候。

 

这时候的秦函川还没有谈过恋爱,还不懂得如何用残酷的手段微笑着将仇人凌虐致死。他现在就好像一只刚出生不久、天真纯洁的小兽,真是意外的反差萌。

 

徐悯言唏嘘片刻,不如趁着眼下宝贵的和平,主动退出门派,安安心心找个山脚躺下,离男主越远越好。

 

徐悯言转念又一想,不行,现在还不能这么做。

 

这次令人不快的“投井”事件已经发生了,而秦函川之所以被投井,完全是原身徐悯言的错。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