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开挂恋爱系统(快穿)

 

第115章 嫡子续弦8

  嫡子续弦8

  佳德长公主知道了陶愿怀孕的事情, 又气又心慌, 连饭都吃不下了。而她的姓格就是, 只要心里有气就一定要迁怒到其他人的身上。

  曲枫和其他两个侧妃侧君,全都跪在地上挨训。

  佳德长公主看着他们心里更来气了, 怒声说道“曲韵和雷武王成亲才两个月, 居然就已经怀上了,你们就不能也争点气吗?!”

  三人都低垂着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佳德长公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遍, 最后停在了曲枫身上,她看着曲枫说道“他们两人进宫的稍微晚些也就罢了, 你可是比曲韵都还要更早成亲的。大王有大半的时间都是去你那里,他们两个加起来, 也没有你伺候的次数多,你要是怀不上,就不该独自霸占着大王, 让他们两个也被你连累的怀不上。”

  其实佳德长公主除了故意找茬发泄怒气之外,主要就是想要教训曲枫,其他两人不过是陪着挨骂的而已。

  曲枫又怎么会不知道佳德长公主是怎么想的,她就是觉得焰昊一直为了他冷落其他两人, 又不能说焰昊什么, 只能找他的麻烦。而他的心里就算再委屈,也不敢有半句反驳的话,只能强忍着眼泪,把嘴唇都要咬破了。

  前世的时候, 佳德长公主找最多麻烦的人,就是曲韵,她在曲韵的面前是摆足了婆婆的款。而前世的曲枫虽然是嫁过一次,也只在一开始不受佳德长公主待见,在他生下焰昊的长子之后,佳德长公主倒也没怎么为难他,尤其是后面,曲韵忍无可忍开始争夺权力的时候,佳德长公主便跟曲枫成为队友,一起对付曲韵。

  所以曲枫现在受的委屈,是连上辈子都没有受过的,他也想快点怀上孩子好被扶正,但越想怀上,就越是怀不上,他能有什么办法?

  ……………………………………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雷渊就要带兵去北凉关了,陶愿怀孕了,他心里虽然高兴,却也更加的舍不得了。算算时间,他肯定是无法在他生孩子的时候,赶回来陪着他了。

  陶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突然开始比较情绪化,一想到要分开那么长的时间,他心里就很难受。

  陶愿靠在雷渊的怀里,对他说道“等孩子出生后,大王就该回来了吧?”

  “我会尽量早些赶回来的。”雷渊搂着他说道。

  “早不早都没有关系,最重要是,大王能够平平安安的回来。战场上刀剑无眼,大王千万要小心谨慎。”陶愿嘱咐道。

  “你也要好好的养胎,平安的将孩子生下来。”雷渊将手掌放到他的肚子上,虽然陶愿的肚子还很小,但是他的心里作用,好像已经能够感受到他肚子里的孩子一样。

  虽然陶愿知道,按照前世的发展,雷渊这次是会回平安的回来,但要分开这么久,他真的无法不担心。而且还有焰昊那个重生的人,不可能不做点什么,陶愿不能跟在他的身边,就算跟他说再多的要小心谨慎,也还是无法放心。

  雷渊已经开始为出发做准备了,在出发的前几天,陶愿也开始帮他准备要带去的东西。

  在雷渊去忙的时候,陶愿把那些东西检查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认真的想着还有什么是可能会用的上,带上又不会累赘的东西。

  送雷渊离开的那天,陶愿原本是想着为了让雷渊安心的离开,绝对不哭的。但是在雷渊紧紧的抱住他的那一刻,他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雷渊松开他,用手指帮他擦掉眼泪,看着他说道“等我走了,就不要哭了,不然哭坏了身体,我也不能安心的打仗了。”

  “我就哭这一次,等你走了之后,我肯定不会哭的。”陶愿一脸的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离开之后,你哭了我也不知道。虽然我人不在你面前,但是你怀着我的孩子,这个孩子继承了我一部分的玄阳之力,你一哭,我就感受到。”

  “那我想你的时候,你也能感受到吗?”陶愿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既然他这么说了,不管真假,他都选择相信。

  “能。”雷渊很肯定的回答道。

  陶愿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眼里满是不舍,如果不是因为怀孕,他肯定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跟着他一起去。因为他有必须先怀上孩子,然后把孩子生下来的原因,不然的话,他也一定会想办法晚一些再怀上孩子。

  就算再怎么舍不得,但还是要送雷渊离开,大军正等着雷渊出发。

  陶愿和云阳长公主一直将雷渊送到宫门外,看着他骑着马渐渐走远,直到看不见,云阳长公主才命人将宫门关上。

  云阳长公主想着这是陶愿第一次送雷渊出远门,知道他心里肯定难受,便安慰了他几句,然后让人抬着轿撵送他回去休息。

  本来古代的生活就比较无聊,这王宫深院之中,就更是无聊了。陶愿在雷渊离开之后,除了休息养胎之外,也开始自己找事情做,要么去跟云阳长公主说说话,要么去曲府住两天陪陪淼尘。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陶愿的肚子也渐渐的大了起来,陶愿也是生过几次孩子的人,知道就算肚子大了,但是多走动反而是有好处了,只要别累着就行。

  这天陶愿想着已经半个月没回将军府了,便让人准备车马,然后回将军府去看淼尘。

  在士兵的护送下到了将军府后,陶愿却被拦在淼尘的院子外面,不让他进去。

  陶愿先是疑惑,他每次回来,都是淼尘高兴去大门口亲自接他,这次他人都到院子外面了,却不让他进去。然后又想到,该不会是淼尘受伤了,不想让他看到。

  陶愿坚持要往里走,他大着肚子,就不信谁敢硬拦着他。

  “王君,王君!”清风小心翼翼的拦在陶愿的面前说道“郎君真的睡下了,王君还是先回王宫,过几日再来看郎君吧。”

  “你跟我说实话,我阿爹是不是受伤了?”陶愿严肃的看着清风问道。

  “郎君好好的,并没有受伤,就是这几天累着了,现在正睡着养精神呢,王君这一进去,郎君肯定又不能好好睡觉了。”

  “我阿爹晚上睡的不好吗?白天睡的多了,晚上还能睡的着?”陶愿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

  “郎君,郎君他……。”清风有些为难,犹豫着要不要跟陶愿说实话,他看陶愿这架势,不说实话他肯定是不会走的。

  “你悄悄的告诉我,我阿爹到底怎么了,你要是不说,我非进去不可。”陶愿小声的对他说道。

  “郎君他……。”清风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看着陶愿的肚子。

  陶愿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然后用手摸着自己的肚子问“你看我肚子干什么?”

  陶愿正疑惑了,然后看着清风暗示他的眼神,突然恍然大悟道“你是说,我阿爹他……。”

  清风把手指放在嘴上,示意陶愿小声一点。

  陶愿马上就明白淼尘不愿意见他的原因了,忍不住了的笑了出来,然后看着清风小声的问道“我阿爹身体还好吗?”

  “都挺好的,王君只管安心。”清风小声的答道。

  陶愿点了点头说“既然我阿爹已经睡下了,那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他,等我阿爹醒了你告诉,让他好好休息。”

  “是。”清风行礼道。

  陶愿转身离开,直接回王宫。

  淼尘知道陶愿走了,心里即舍不得他这么快就走,但又实在是不好意思见他。陶愿正怀着孩子,他也怀上了,要是他在陶愿怀上之前怀上的也就算了,偏偏他是在陶愿怀上之后怀上的,而且他还害喜,要是见了陶愿,肯定会被陶愿看出来,所以根本就不好意思见陶愿。

  陶愿坐在马车中,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他能够想象到淼尘现在有多不好意思,所以才不见他的。他摸着自己的肚子想着,孩儿啊,你以后要有一个比你小的舅舅或姨母了。

  不过在这个世界中,有比自己年纪还小的长辈,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淼尘之所以会这么的不好意思,是因为陶愿的孩子还在肚子里,他跟陶愿怀上的时间只相差不到三个月。等再过几个月,两人一起大着肚子的场景,想想就让他觉得尴尬。

  之前都是淼尘派人去给陶愿送各种安胎补品,现在变成陶愿给淼尘送安胎的补品了。

  后来陶愿几次派人去传话,说想要回去看看淼尘,但是都被淼尘拒绝了,因为淼尘的肚子越大,就越不好意思见陶愿。

  陶愿知道他的姓格,担心他一直想见自己又不好意思见,会思虑过重伤了身体,便让人带话给他,让他好好的养着身体,要是想见他了,只管派人来说一声,或者等孩子出生后再见也是一样的。

  淼尘自然是想见陶愿的,但就是消除不了心里尴尬的感觉,直到陶愿临近产期,他实在是忍不住,去到雷武王宫,看到陶愿好好的,他心里才放心。

  雷渊每个月会派人送几次信给陶愿,陶愿想他的时候,就会把他的信拿出来看看。

  怀胎十个月的时候,陶愿终于把孩子生下来了,虽然遗憾雷渊没有陪在身边,但是把这个孩子生下之后,不管雷渊去到哪里,他都能够跟在他的身边了。

  陶愿还在坐月子的时候,接到雷渊的写的信,雷渊在信中告诉陶愿,当陶愿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陶愿看到信后又高兴又兴奋,看着躺在他旁边的睡的正香的白嫩小人儿,陶愿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脸颊,小声的说道“你父王要回来了,等他回来后,你晚上就不能睡在这里了。”

  虽然雷渊还没有回到都城,但是孩子已经满月了,云阳长公主在王宫中准备了盛大的满月宴。

  佳德长公主原本是不打算去的,她们两人不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她不去才是正常的事情。但是云阳长公亲自去到焰武王宫送请帖,激将法一激,佳德长公主带着怒气,亲口说出肯定会亲自到场的话。

  佳德长公主冷静下来之后,才察觉自己中了激将法,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她又不能自打嘴,只能在满月宴当天,去雷武王宫赴宴。

  而云阳长公主,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向所有人炫耀嫡长孙了。

 

 

第116章 嫡子续弦9

  嫡子续弦9

  等宾客差不多到齐, 在开席之前, 云阳长公主抱着孙子出来向众人炫耀了。

  听着那些宾客的夸赞, 云阳长公主就算明知道他们有刻意奉承的意思,但是心里仍旧非常的高兴。

  佳德长公主一直板着脸坐着没动, 云阳长公主专门让她来, 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

  云阳长公主抱着孩子走到佳德长公主的面前,稍微把孩子放低,让佳德长公能够清楚看到孩子的脸“来, 你看看,这孩子可爱的是不是让人心都化了?你也多看两眼, 说不也能早些抱上孙子。”

  佳德长公主原本想故意说些刻薄话气气云阳长公主,但是看到孩子的脸后, 她先是一愣,连刻薄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因为才一个月就这么好看的孩子,实在是太少见了, 应该说她就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孩子,白白嫩嫩的样子,像是极品白玉雕刻出来的一般。看着这孩子的脸,她到了嘴边的刻薄话, 居然一句都说不出口。

  云阳长公主看着她一脸愣住的样子, 心里得意极了。之前雷渊死了两个王君,而且还很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自己的孩子,佳德长公主可是没少说风凉话,云阳长公主之前积攒的怒气, 在今天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了,心里只剩下满满的得意。

  云阳长公主把孩子抬高抱进怀里,一副多被佳德长公主看两眼,就好像被她占了很大便宜的样子。然后转身,小心的把孩子放到她管事婢女的手上,她今天也炫耀的差不多了,让婢女把孩子送回到陶愿那去。

  云阳长公主看着佳德长公主说道“焰昊成亲也有一年多了吧?三个侧君,怎么一个都还没怀上?不是我这个当皇姐的说你,你也该好好劝劝焰昊,让他更加费心才是。要是身体有问题呢,就该早些请医者诊治,不管是什么毛病,拖的越久,就越难治好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