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不嫁何撩喵![重生]+番外

 

第112章 

  慕天廖摒去心中的杂念, 也脱了鞋爬床。在这期间, 他习惯成自然地将黑猫抱到自己怀里再躺下。

  等下意识做完之后, 慕天廖瞬间瞪大眼——等等!

  黑猫其实也没多少睡意——事实上修为到了他这个层级,有睡意反而是一件古怪的事情。先前是因为封印压制了他的力量,要对抗封印需要消磨他的精力, 才会整天都一副睡不够的模样。

  只不过他看慕天廖似乎是累了, 想带他来这儿休息——这个人类在睡觉的时候, 总是最安心的时候。

  至于某些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出于八荒玄天兽一贯的责任心,他不会行动。

  察觉到人类将自己推开的动作, 黑猫睁开了他那双漂亮的琥珀色双眼。在夜色之下, 那双眼宛若宝石,蕴着幽光。

  “我们会举办结婚大典, 正式向所有人宣告我们的结合。所以一切都不用担心。”

  小黑猫口中吐出的声音仍是人形状态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配合眼前这个可爱元素居多的体型,倒是有几分奇妙的违和感。

  慕天廖身体一僵,道,“就这么草率地决定了吗?”

  不仅那么快地接受自己,还问自己结婚大典的日子……这种事情, 到这种层级的家族头上, 不是应该会慎重决定吗?

  这种“我看最近的日子挺不错的大家快点办一下”的微妙感是怎么回事。而且更微妙的是,慕天廖明显感觉得出来妖皇与玄雨都比自己还期待那所谓的结婚大典!

  “草率?什么叫草率!”

  黑猫扒拉到人类的胸口上,拍了一下自己的媳妇以示不满, “你喜欢我,我也看得上你,这不就够了?已经够认真了,哪来的草率!”

  慕天廖将手掌覆在黑猫身上,“跟我就这么结婚了,你不会后悔吗?”

  “先定下契约的是你。”

  黑猫突然道,“明明是我该问你有没有后悔。”

  慕天廖勾起嘴角,“怎么可能!”

  “那不就行了,毛病那么多!”黑猫咕哝道,顺势趴在了慕天廖的胸口之上。

  “说起来……”

  “怎么?又有什么毛病了?”

  在黑猫嫌弃的眼神之下,慕天廖双手开始在黑猫的耳朵周边摆弄,时不时小心翼翼地捏一下那柔嫩的小耳朵。

  黑猫甩甩头,但随后就没什么驱赶的动作了。明明摆出了一副高傲的,生人勿进的姿态,但是慕天廖去作弄他的时候,他似乎从来都不会制止。

  “妖皇殿下说,我可能在妖皇宫待过一段时间。”慕天廖道,“但是我一点记忆都没有。”

  “没有也罢,因为很单调。”黑猫安慰道。

  “怎么个单调法?”

  “一直在我这里。”黑猫扬起了头,似乎十分自豪,“从来没有人能从我手中抢过你。”

  “但是我好像被父亲带到了天灵界……”

  “……”

  黑猫瞪了慕天廖一眼,似乎是很不满他的拆台。

  “难道煤球你不会觉得感觉怪怪的吗?”慕天廖侧过身,枕着手臂,黑猫从他的胸口处滑了下来,贴在他的心口处。“果实化形什么的,我还是很难想象出来啊……”

  他记忆的起点,不管是在荆家手上还是在父亲手上,都是在天灵界开始的。在那之前的记忆他并没有。

  这也很正常,谁能指望一个婴儿记事?不如说他竟然能记得从自己化形之日开始之后的事情,就已经足以令人惊讶了。

  看玄云的样子,他似乎已经猜到自己原先就是那所谓的灵种。那么他不会觉得奇怪吗?

  哪知黑猫理所当然地道,“有什么奇怪的?”

  “……”

  “我自己也是妖兽化人形,在人界那边不也是奇怪吗?”说到这里,黑猫还小小声地嗤了一声,“少见多怪。对我来说,是你就足够了。”

  “……”

  慕天廖有些无奈。想到黑猫的一贯态度,他都不好说黑猫是会说话还是不会说话了。明明总爱说些口不对心逞强的话,但不经意之间,也会说出一些让人面红心跳的话。

  ……不管怎么样,越是与煤球相处,他越觉得这人身上宗带着几分可爱。

  慕天廖抱住了黑猫,道,“我也是。”

  是你,就行了。

  入睡之后,慕天廖隐约梦到了一些场景。

  偌大的宫殿中,小黑猫叼着小小的,宛如宝石一般的果子,上下流窜。它的身后,几只个头不小的白色妖兽紧追不舍。

  “玄云,不准吃独食!”

  “说好今天灵种给我们修炼的,你怎么能抢呢!”

  “天呐这家伙速度怎么这么快!”

  黑猫只在高处俯视那几名追不上的同辈。轻哼一声就叼着嘴里的东西离开了。

  拐了几个弯,进入了一个小洞口之后,黑猫霎时间团成一团,将灵种放在自己腹部——睡觉。

  真的只是单纯扒着灵种睡觉。

  这样的争抢随时都会上演,以至于到了后来,妖皇宫众人都默认那可助修炼的灵种被黑猫给独占了。

  化形之初,少年倚着树,得意地道,“没人可以从我手上抢走你。”

  随后他攥紧了那小小的灵种,眼中是属于妖兽的占有欲,“你是我的。”

  梦醒,睁眼。

  黑猫在一旁闭目养神,见慕天廖醒来了,便化作人形。身形高大的男人一站起来,仿佛阳光都要被遮个干净。他看着慕天廖,道,“怎么样,精神点没有。”

  慕天廖打了个呵欠,从床上坐起。手中空空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于是他一脸期盼地看着男人。

  玄云:……

  对于今天的妖皇宫来说,他们见到了比昨天更恐怖的一幕。

  那个玄云太子,不仅仅走正门了,还……还……

  太可怕了!可怕到让人不敢转述。每个见到慕天廖的宫人,对慕天廖从心底油然而生一股敬佩之情。

  因为昨日只是在小范围绕了一下,轰动虽大,但是影响区域没有那么广。而今天,大众也完全反应过来了。

  “天呐,我以为昨天只是暂时变化哄一哄嫂子的!”

  “我也是!”

  双胞胎窝在墙角,脸上是一致的惊恐。

  “我们昨天只是被赶出来。”

  “对啊,换成以前,玩潜伏游戏,大哥都要追着我们打的!”

  “别乱说!”玄雨道,“明明是你被追着打!”

  “这不是重点。”女孩冷哼一声,学玄云像了个十成十,“重点是,大哥昨天只顾着跟嫂子亲密接触,完全不管我们了!”

  “对啊!”

  对于昨天被“原谅”,两人都是心里庆幸。

  因为大哥是家族中少见的黑色变异种,少到整个妖元域独一只,并且有着超乎寻常八荒玄天兽的天赋。于是他们从记事开始,便总会一起窝在各种角落,观察兄长的日常起居。

  向强者学习,才能变为强者嘛!

  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加之双胞胎们偶尔会搞点破坏——其实也不是有意的,就是吃了点东西,不小心碰坏了一些东西,把一些东西弄洒什么的。玄云也不会对他们客气了。

  在妖元域,太子殿下从来与“好脾气”这个词挂不上勾。虽然不会对自己的弟弟妹妹频繁动手。但是只要被他抓到现行,免不了一顿教训——那个男人,连血脉之亲都不会放过!

  他们甚至怀疑,如果是父皇母后去惹了玄云,结局也会是被修理被教训——父亲说过,白色种会下意识不去招惹黑色变异种。他们两个是血脉太近导致意外地没那么惧怕玄云。

  但其实还是会怕的。

  两只妖兽化形成了小男孩与小女孩,瑟瑟发抖地抱在了一起——真的会怕的!

  他们无法忘记那一天,他们两个密谋着把哥哥重视的灵种叼走了。

  然后就……

  他们无法忘记那一天,强行轰开他们卧室门的大哥的身影。

  宛如恶魔降临。

  自那之后,他们虽然还是会玩潜伏观察兄长,但是已经收敛很多了。

  “现在怎么办?”

  “怎么讨好嫂子?”小男孩琢磨了起来,“他敢把大哥抱在怀里,还抱那么久!”

  “这样的嫂子不是一般的手段能讨好的吧?昨天那个真的不是偶然?”

  两人一同点了点头,达成共识——

  “比大哥更强的人出现了!”

  “堂堂妖元域太子被一个人类当做宠物抱在怀里”的消息,终于到了妖皇宫捂不住的程度,犹如蝗虫过境呼啸而过,几乎所有的妖兽都知道了妖皇宫发生了什么事。

  “煤球,真的不用给你留点面子吗?”

  先前在回妖皇宫的路上,玄云因为失言惹慕天廖发脾气。在原谅男人的时候,慕天廖便说,之后要变成煤球老老实实被他抱着。

  只是真的到了妖皇宫,他顾虑玄云的面子,最终还是不让他在带自己游览的时候变化,而是挑在进了深处,没什么其他人的时候。

  谁知道,几个转角,就遇上了在那里守着的一片八荒玄天兽,以及妖皇妖后。

  现在,慕天廖实在是手痒,便让煤球给自己抱着,不断撸毛,顺道绕去看看昨天的那个花园——也就是双胞胎口中的“种嫂子遗迹”。

  然后,剩余的听说了名声但没亲眼见过慕天廖的那些人,就震惊了。

  他们认错谁都不会认错妖元域的太子殿下!

  “不用。”

  黑猫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正那东西从来没好过。”

  想到一路听闻的“妖元域太子恶行”,慕天廖也只能尴尬笑笑。

  之后,慕天廖听说,一则传闻在妖元域传开了——太子殿下找着伴了,就是那个他要找的慕天廖。

  后来,传言变成了:太子殿下去了人类那边一趟,找到了一个十分强大的人类慕天廖做伴侣。那个人类十分强大,强大到能让太子老老实实当宠物。

  再后来,传言更加可怕,说是:太子殿下自认在妖元域找不到伴了,便前往人界那边骗了一个人类回来。哪知人类察觉到自己是被骗回来的,迅速逃离,于是太子就去找人。

  之后,传言又进化了:太子去人类那边看上了个人类,掳回了妖元域。结果不小心搞丢了,就吩咐手下找人,没成想那个人类十分强大,强到太子都只能乖乖当宠物被抱着的程度。所以昔日牛逼哄哄的太子殿下,如今正凄凄惨惨地被管教着。

  最后一则流言听起来最离奇,但却是最受妖元域欢迎的一个说法。特别是许多人表示非常乐意看到太子殿下沦落到这个结局。足以见得内心对玄云敢怒不敢言的妖兽有多少。

  慕天廖听罢,哭笑不得。

  培养根基的地方灵气浓郁,显然是特地布置过的。慕天廖逛了一圈,发现种植在周围的灵植虽然都有些无精打采,但是看得出都是名贵的品种。而且它们共同的特点就是……

  慕天廖摘下了一个果子,捏了捏。

  看起来都很好下口!

  根基并不是埋在土里的,而是泡在灵液之中。当知道玄云为了自己,硬生生造了一个灵泉出来之后,感动到无以复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