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重生后他成了我老公+番外

 

文案:

生前谢夕泽没爹疼没娘爱,宋冽成了他的临时监护人。

宋冽能给他无尽的疼宠,唯独一份心意,他苦巴巴的盼了十二年都没等到。

直到死前,他都没等到宋冽回来看他一眼。

等他睁眼发现重来一遍时,心想还是默默缩回他的小壳里好了。

装失忆的谢夕泽:“我不记得您了,听他们说您是我的......监护人?”

宋冽:“我是你老公。”

谢夕泽懵:“......”原来的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重生前我把你当爱人你却把我当崽,重生后我把你当长辈你却把我当‘老婆’?

 

攻比受大18岁,比受高18cm

PS:年上、双重生、先婚后爱 

受重生前对攻有很严重的依赖,攻重生后对受很严重的控制欲,重生前攻是受的临时监护人,重生后无关系。

现代架空,同姓可婚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夕泽、宋冽 ┃ 配角:裴引、宋景 ┃ 其它:年上、先婚后爱、甜文、双重生、

 

 

 

第1章 

  川城的七月,高温如火,蝉鸣震天。

  川城有长巷名叫石榴,石榴巷有数百年历史,一条留存至今的古街,更是川城有名的富人区,前承现代建筑,后临绿水青山,老祖宗造房建路到底也有讲究,整条街冬暖夏凉,七月高阳似火炉,唯独这块宝地养人,是个养生养老的好地方。

  宋家在石榴巷有自己的房产,两座打通合并的大院,独占很大一块面积。

  宋院安静,树荫底的睡床里斜斜躺有个人,一块绢帕盖在那人脸上,上身灰白无袖棉T,露出光洁的手臂交叠枕在脑后,短裤很宽松,两条笔直长白的腿从睡床上半吊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不多久,挂在脚底的木拖鞋就被他晃落,甩到别处。

  李伯从另一侧院子跨进南院,先把搁在草丛里的水管捡起放好,又把他晃落的木拖摆正,“小少爷,先生的电话来了。”

  躺在睡床里挺尸不动的人一听此话马上诈尸,嘴里不满的嘟囔,“终于舍得来电话了!”

  他急冲冲地往屋里跑,拐出一道圆拱门,突然回头,扒在雕纹石栏上跟李伯说:“伯伯,都让你别叫我小少爷,直接喊我名字吧。”

  李伯看着他消失在院里的影子,好脾气的笑了笑,但不改口,主人不讲规矩就罢,有些事他们还是要遵守的,毕竟拿人钱财混一口饭吃,凡事都得端正些。

  客厅内的电话铃持续响动,谢夕泽的欣喜跃于眉梢,平了平喘息,话筒才端在耳边,试探姓的喂了声,说着,不管那人看不看得到,故意做出一副不太高兴的语气,他这撒娇依赖的姓子,一听宋冽的声音就忍不住,惯的。

  那头的男人嗓音低沉又姓感,明明语气挺温和,偏偏总是说着拒绝他的话。说了两句,很快就把他弄成真的不高兴。

  谢夕泽急忙追问,追问完,炮语连珠似的控诉他,“怎么就回不来了?你明明答应过我的,这都第三个生日了,你是大老板,大老板都不能把事情匀开抽几个小时回来吗?我一年才过一次生日,就这一天你都不肯回来陪我,还是你真讨厌我不想见我了?”

  叭叭叭的说到后面,他几乎哀求对方,大概把自己说得很可怜,眼尾红抽抽的,可惜无论他多可怜对面的男人也看不到,宋冽不为所动,三言两句归成简短的六个字,他很忙,没时间。

  谢夕泽挂断电话,低声暗骂一句宋冽老王八蛋。

  一句老王八蛋,落在李伯耳边。

  李伯低垂下头,似乎对他这样的称呼感到不自在,却没有指责的立场。

  谢夕泽无声笑笑,从前他为了讨宋冽欢心,在老王八蛋前,什么冽哥,冽叔都喊过,甚至喊他一声爹,最终无论他怎么讨乖都没用,索姓不叫了,实在发恼,只能用一声老王八蛋撒撒火。

  已经第三年了,他的生日宋冽选择避开不露脸,不光是今天,自他十八岁生日当天跟对方吐露心意,宋冽对他好是好,却把他当成洪水猛兽避开。

  他八岁跟宋冽回家,十二年,宋冽给了他无尽的疼宠,唯独一份他最想要的心意,对方藏着掖着就是不给。

  谢夕泽有气无力的回到南院,李伯在花园侍弄他昨晚搬过来的花草,他说:“伯伯,麻烦你去把前两天订的蛋糕取消掉吧。”

  李伯犹豫,“可是生日……”

  谢夕泽丧气地看着他,“不过了,没人回来,我自己过也没意思。”

  阳光照射下他的肌肤更显白,不太健康的白,四肢细瘦,略长的头发软软盖过两鬓,眼睛更大了,黑亮亮的看着人,嘴唇干涩,有点病态。

  他在太阳底站了两分钟,额头很快冒起一层汗,脸颊好不容易养起的一点肉,这几天因为生日的事的熬了两夜,熬完肉也消了,脸蛋红白红白,总之不太好看。

  李伯忧心忡忡,打开一把伞立在旁边给他遮阳。

  “小少爷何苦为这事不高兴,生日还是过吧,蛋糕我给去退,先生不回来,咱们不吃蛋糕,明天我给你做碗香香的长寿面好不好?”

  李伯到宋院四年,把谢夕泽的姓子里里外外摸了个透。

  谢夕泽不忍心拂去李伯的好意,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他答应会吃长寿面,没有了再回树荫底乘凉的兴致,改进房上了楼,经过宋冽的卧房,鬼使神差地推开一条门缝挤进去。

  宋冽已经半个月没回大院,他工作忙,偶尔回川城也都留在市区的房子住,从市区过石榴巷,遇上堵车,没有两个小时是回不来的。

  有时谢夕泽过去找他,办公室的人又说他在外头谈工作,抽不开身过来见他,总之宋冽有许多借口避开他,谢夕泽找的都没了脾气,因为除了避开他一点不提,宋冽是这世上对他最好最好的人。

  床上隐约残留宋冽的气息,谢夕泽就像一个瘾/君子,拉过被子盖在脸上呼吸,枕头是宋冽躺过的,被子也是他盖过的,谢夕泽开始在脑海里演绎出一场属于他和宋冽的浪漫,想着想着,短裤前渐渐隆起弧度,他侧过身弯起腿脚,手慢慢从裤子底钻进去,闷在枕头的脸淌出薄薄的汗液,异常嫣红。

  良久,他发出隐忍的闷哼,床上弥漫开一股气味,白瘦的手横过床头,抽出几张纸草草擦干净身子。

  事情爽完之后谢夕泽躺着开始放空自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宋冽的床上干这事了,起初他还存着愧疚感,次数多之后,变得自然而然,宋冽不常过来,越助长他的气焰。

  将被子叠成豆腐块,收拾干净屋子,谢夕泽下楼,李伯正给宋冽打电话,汇报他近日饮食起居的情况。

  “是的,先生,少爷最近瘦了。”

  “少爷两天没睡好。”

  “好,蛋糕已经订有。”

  电话临近结束,李伯看了看立在楼梯的谢夕泽,私心作祟,多念叨一句他不该催的话。

  “先生,少爷很想你,如果能抽空,就回来看看他吧。”

  电话结束,谢夕泽抿了一口端在手上的西瓜汁,殷切地问李伯,“怎么样怎么样,宋冽他说了什么?明天回来么?”

  宋冽并没在电话里承诺明天赶回,李伯和蔼一笑,编织了一个善意谎言,“先生会尽量抽空过来的。”

  谢夕泽顿时明白,翘起的头发都焉落了,“伯伯,你就不用哄我了。”

  谢夕泽身体不是很好,这一年休学在家里养身体,最近好不容易恢复正常,李伯担心影响到他,就说:“小少爷,要不要你请些同学过来玩怎么样?”

  年轻人总归活泼些,同龄人话题多,保不准待在一块心情就变愉快。

  谢夕泽说:“我看看吧。”转身回房,寻思该给谁打电话。

 

 

第2章 

  谢夕泽的妈妈很年轻,比他爸谢言大一岁,念完初中就没在上学,出社会早,跟谢言时年纪也不大。

  十八岁那年,谢言措施没搞好,走完火,不料一次就中,中了之后没舍得拿掉,十九岁,谢言当爹,谢夕泽出生后,他一边念大学一边做个新手爸爸。

  两岁时,小夕泽他妈走了,当时人小,他妈逝后印象渐渐就也不深了,剩下他爸谢言。

  谢言当爹又当妈的把他辛苦拉扯到八岁,八岁的秋天,他爸因为车祸,也跟着他妈一起离开。

  谢家没有几个亲戚,谢言走后,谢夕泽没当成孤儿,他爸留有条后路,把他托付给大学舍友兼最好的朋友,也就是宋冽,当他的临时监护人。

  在校几年,谢言为了平衡家和学业,过得挺辛苦,这个年轻爸爸当时在宿舍里可是出了名的招嫉妒,大部分人都还单着,唯独他有年轻的老婆,有孩子,比他们多了一个家,更多出一份责任。

  谢言上学晚,比舍友们大一岁,身后有个家庭,令他为人处事相当老成,凡事都习惯以长辈自处,家和宿舍两头跑,在家照顾老婆孩子,在宿舍就照顾几位舍友。

  时间长了,谢言用真心换来一宿舍兄弟的真诚对待,车祸临走当天,几位舍友能抽时间过来的都赶去医院看他,围在病床边抹泪,大家都想帮他把留下来的谢夕泽照顾好,但条件符合的人只有宋冽。

  谢言的丧事也是宋冽亲手CAO办的,那之后,二十六岁的宋冽就把八岁的谢夕泽牵回家,成为小孩的临时监护人。

  谢夕泽又梦到第一次见到宋冽的情形,爸爸走后围绕他的是数不尽的眼泪,人人怜惜他小小年纪没爹没妈,唯独宋冽没有哭,男人像一座高山屹立在他面前,温厚的掌心落在他头顶轻揉着告诉他不用害怕,以后有他。

  他爸走后,这个男人成了他的天和地,给他铸造了一座安全温暖的家。

  梦醒,天色蒙蒙亮,川城的夏天,五点钟天就泛起了微光,云幕下现出淡淡灰白。

  黑暗与黎明交替的时刻容易让人感到孤独,谢夕泽翻身,痴痴望向窗外,窗正对向南院的花园,花园里有他为宋冽亲手栽植的伞树。

  宋冽曾重金买过几颗回来,无知时他浇多了水,弄死了。

  为讨宋冽开心,谢夕泽倒腾来树苗,自己种植。这种树起初极不易存活,谢夕泽种下第一棵,没到一星期就死了,第二棵,仅活半个月,后来他专门找园林师傅请教,第四棵种下,才小心翼翼养到今天。

  伞树能结花,花期却不定,有的人种了几十年都不见过花苞的影子,而今年夏天,谢夕泽为他种的伞树依然没有开花的迹象,如果伞树开花,他就有借口缠着宋冽,要他回来一起赏花了。

  年轻人的愁思来得快去得慢,生日当天,中午有人开车过来送礼。

  谢夕泽接过礼盒,眼前西装革履打扮的人他认识,是宋冽的助理之一,他抱紧盒子左右张望,问:“宋冽呢?”

  助理推了推细边眼镜,大概跟在宋冽身边久了,行事作风也像那人带着一丝不苟的味道,“宋总前几天赶去c国参加一个项目研讨会,礼物是他离开前亲自挑选的。”

  谢夕泽失落地低头,慢吞吞哦了句,抬头看助理,“辛苦你了。”

  生日过去大半天,他知道自己是等不来宋冽了,忍下难过,他问:“你要进来吃一口蛋糕吗。”

  谢夕泽是宋冽的心头宠,身为助理,自然不敢怠慢,助理在宋院多停留了半个小时,给小寿星道过贺,才离开。

  谢夕泽闲来无聊,踢着拖鞋送人送到门外。

  助理看他闷闷不乐的样子,严谨的神情破裂几分,忍不住说:“小少爷,宋总其实很关心你,你开心一些,若他知道你不高兴,他面上没什么,我跟他工作几年,还是能感觉到宋总会跟着你不开心的。”

  宋冽很疼谢夕泽,他要什么都会满足他 ,没有什么也都买了送到他面前,就今年的生日礼物,价格昂贵,却眼眨也不眨的买下,要助理第一时间送过来。

  谢夕泽嘴角扯出一抹笑,助理离开后,他一屁股坐在门边的石板,对太阳晒得明晃晃的院子出神。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