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渣攻,你媳妇正给你儿子找后爸+番外

 

第79章 

  唐宅近几天气氛有点压抑, 即使唐家即将迎来唐煜的婚礼却感觉不到半点喜气,除老爷子的病越来越严重压的唐宅的人喘不过气外, 唐家人的不在意才更是根源,没有人在乎这场婚礼。

  “呯!”

  “都滚出去。”

  一声玻璃摔碎声伴随着爆怒声在唐宅响起,唐家人大气不敢出, 慢慢离开大厅。

  唐一把水放到茶几上,拿着药恭敬站在一旁, 等老爷子脸色慢慢平静下来后才把药递过去。

  “我不吃,我没病。”

  唐老爷子用力拍开唐一的手, 哆哆嗦嗦想撑着拐杖站起来,无奈手抖的厉害, 几次尝试都失败了。

  “嘭!”一声巨响, 茶几上的茶壶被扔过来的拐杖甩落在地,又是一声乒乓脆响。

  “去,找人给我重新做一把拐杖, 这条一点也不中用了,一点也不中用了……”

  老爷子喃喃着喘气,苍老的面容带着疲惫, 唐一看的心酸, 最近老爷子总是半夜惊醒, 醒来后就神神叨叨绕着唐宅走, 绕累了回房刚躺下又说门没关好,拍门声吵的他睡不着,一会骂是谁半夜在走动, 一会又说太冷,总之,晚上的唐宅是丁点声音也不能出现,为此连老爷子以前不听都睡不着的唐宅大钟钟声也被停掉。

  “老爷,我立即让人去换新的,已经中午了,您先回去休息一会吧!”

  唐一把管家叫过来收拾客厅,扶着还在喃喃自语的唐家老爷子离开客厅。

  站在二楼目睹这一切的高南担心问道,“妈妈,怎么办?那个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唐芯脸色有些苍白,艳红的指甲陷在掌心内引起一阵阵疼痛,对于高南的问题,她想说不是真的,却骗不了自己;老爷子已经快五六年没再管唐氏,现在唐氏不动产却在秘密进行清算,再对比最后唐家发生的,那人所说的话可能姓太大了。

  “妈妈,如果外公真立了遗嘱,唐明不可不知道,他一定会采取行动的,我们要赶在他之前拿到遗嘱。”高南看看母亲,仍是一脸不愤,却仍是没主的样子不禁有些恼火,不过想想,他妈的智商大概也就是打扮的漂亮点到外面跟别的男人约会而已,这些年要不是他教她如何在唐氏挪钱,她哪能活的这么潇洒?

  高南虽不高兴,但这毕竟还是他妈,接着说首,“外公看样子过不了多少会彻底痴呆,妈你是财务总监,唐氏不动产清算总要经过你的手,你要拖着还不容易,等外公彻底傻了,谁还能查的出来。”

  听到高南的话,唐芯终于回过神,无声点点头,儿子所做的事她当然知道,她也不想的,毕竟那个是她父亲,可是从她第一次从唐氏挪钱,她已经回不了头,反正父亲本来就得了阿尔茨海默病她只不过用药物让病情加快加重而已,等她得到唐氏,他会奉养父亲一辈子的。

  在唐家不仅唐芯开始收敛起来,连唐明也更加低调了,唐泽冷眼看着家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不动声色,这些年家里这些人到底如何他看的一清二楚,如果他没猜错,小宁成小煜成婚后必定会入唐氏,这些人这些年在唐氏肆无忌惮搜刮,也是时候害怕了。

  小宁入唐家,会很难,而经过这两个月的思想挣扎,唐泽最终决定,仍是选择作为陪伴者,并支持小宁入唐氏。

  其实这些年唐泽能冷眼看唐氏这么败落除老爷子防他从没给他实权外,他对唐家越来越心冷也是导致他对唐氏不上心的原因之一,不过现在不同了,小宁来了,他会辅助他守住唐氏,即使小宁为的另外一人。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暑假,楚攸宁迎来他与唐煜的婚礼。

  这场婚礼唐家并不想宣扬,并没对外宣告,楚攸宁也没有通知跟他要好的白清跟李御,连被他喊一声哥,远在军营的沈凌都没通知,这场婚礼宾客只有唐家人,一群不祝福他婚礼的人。

  前天晚上楚攸宁在家收拾好东西就没再睡下,而是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收好,盖上防尘布,呆坐在客厅一整夜,也没想什么,只是盯着地板发呆而已。

  第二天是唐泽来接他,一身新制的西服把这男人衬得越加挺拔英气,楚攸宁拉着个箱子对唐泽挥挥手,看到唐泽嘴角扬起的笑意突然觉得,这个人,其实还算个好人,哪怕沈凌总说他没安好心。

  楚攸宁跟着唐泽来到唐家刚下车唐煜就扑了过来,咧开嘴笑的傻呼呼的。唐煜拉着楚攸宁咋咋呼呼转圈,非缠着楚攸宁说他好看才拉着楚攸宁跑进唐宅。

  这场婚礼没什么忌讳,也没什么必须要有的礼仪,唐老爷子只请了一个老人家当主婚人,时辰一到就遵从古礼三拜成婚,这其间还发生一个小插曲,唐老爷子之前请人给楚攸宁跟唐煜做的礼服俩人都不愿意穿上,只愿意穿楚攸宁带来的喜服,气的唐爷子大发脾气,不过最后在唐一的劝解下,还是顺从俩位新人的意思。

  行礼前除老爷子发一顿脾气外,唐煜也差点被楚攸宁收拾了,只因俩人换好衣服后,唐煜拿块红布要楚攸宁盖头上,楚攸宁坚决拒绝。唐煜第一次在楚攸宁面前倔起来,非要楚攸宁盖,气的楚攸宁掐着他脖子按在沙发上猛揍,这可不玩笑的,结结实实打在肉上,痛的唐煜泪眼汪汪,要不是唐九在旁边不断说着结婚不能掉眼泪,不能掉眼泪,说不定唐宅就淹水了。

  俩人闹过后,还是楚攸宁赢了,唐煜像个小媳妇似的委委屈屈把红布盖到自己头上,把楚攸宁气笑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想着把红布拉开,唐煜却死活不让,非要盖着,最后楚攸宁没法了,把红布系在自己手腕上,唐煜才消停下来。

  楚攸宁跟唐煜俩人的喜服都是唐装,唐煜暗纹色彩偏沉,楚攸宁的亮一些,俩人穿上后,显得格外喜气。楚攸宁拉着唐煜站在落地镜前,看着镜子里的唐煜,有瞬间的恍惚。

  唐泽站在一旁,眸光略显暗沉,“小宁,恭喜。”

  楚攸宁眯眼一笑,“谢谢。”

  唐九也在房间里,他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唐煜的表情,看这个少爷到底是“谁”?

  在“少爷”第一次对他说,“别多管闲事”时他以为少爷恢复了,后来经过试探,发现不过是昙花一现,但已足以让人兴奋。

  这件事唐九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暗自观察起少爷,这还真让他发现端倪。

  不过据唐九猜测,那个“少爷”能出现的时间非常短,直至半月前唐九又在用窥探的目光看唐煜跟楚攸宁打闹被“少爷”抓个正着时唐九才发现,原来“少爷”已经学会“装傻”,那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真的耐人寻味。

  也正是半月前的抓包,唐九开始为“少爷”做事,第一件事就是收集唐氏跟唐家的灰色生意的各种情报、资料,这些年唐氏由唐明、唐芯管理,唐家的灰色生意则由唐一跟唐泽打理,前者想要调查不难,后者是难如登天,唐九是这样想的,可最终他才发现,原来前者也不是块好啃的骨头,这唐明扮猪吃老虎不要太成功,唐氏高层都快被他完全掌控了。

  有调查就要有汇报,为此唐九闹出不少笑话,很多次明明是“少爷”,可说着说着,突然就变成自称为昭华的少爷了,每次等他说完后发现被昭华少爷一脸无辜看着的时候,唐九特别想去死一死再回来,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唐九一通缠的问他刚才说的是什么,唐九表示很害怕,如果昭华少爷跑出去嚷嚷他可就完蛋了,要知道他现在还是在唐一手下做事,如果被他知道自己在撬他老底,他会死的很难看。

  唐九从不知一个人的人格能转换的如此自然,正常来说不都是要经过头痛、发烧什么的才会转换吗?难道他少爷连这点都特别天才?为此,唐一还查了不少资料,发现少爷这种情况还真是特别少有,千万个分裂人格的人中只有一个,这刚好被少爷赶上。

  是的,没错,唐煜有双人格,刚发现这个事时着实把唐九吓到,不过吓着吓着也就习惯了。只是,楚攸宁不知道吧?唐九突然有点期待了,楚攸宁的姓子在唐九看来可不是好欺负的主,如果少爷一直瞒下去,那可有好戏看。

  行礼时辰定在傍晚,虽遵从古礼,却没有红烛、炮仗、宾客与祝福,不过对于俩人来说,有彼此已经够了。

  主婚人唱礼:

  “一拜天地。”

  万里红霞为媒。

  “二拜高堂。”

  唐煜双亲、楚攸宁爷爷牌位为命。

  “夫妻对拜。”

  十指紧扣,生死与共。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将相伴而行,直至生命的尽头。

 

 

第80章 

  这场婚礼, 唐老爷子没参加,这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唐煜对此没反应,楚攸宁也不在意,唐宅大厅虽没怎么打扮, 唐煜房间还是焕然一新,红被, 红烛一应齐全,最让楚攸宁无语的是床上还有莲子跟花生。

  楚攸宁把现场颁发的结婚证放到床头柜里, 坐到床上拿起花生直接“咔擦咔擦”掰着吃,边吃边道, “嗯, 五花味的,还不错,谁教你的?哪来的?”

  听到楚攸宁的问话, 唐煜左手绞右手,小声说道,“昭华在电视上看的, 这是唐九带昭华去买, 唐九想要没有味道的, 昭华不给, 昭华知道弟弟喜欢吃这个。”

  唐煜邀功的脸特别得意,楚攸宁“嗯”了一声,想着这床今晚还能睡不, 全是五香花生味。

  “弟弟?”见楚攸宁没赞他两句,唐煜拉拉楚攸宁的衣角,“还有……”

  楚攸宁挑挑眉,“什么?”

  唐煜见楚攸宁今天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胆子也大了起来,对着楚攸宁的脑袋比了比,不太高兴说道,“弟弟,这里,没有红布。”

  “笨蛋,这叫盖头,在这呢!”楚攸宁抬起左手手腕晃了晃。

  唐煜不愤,嚷嚷道,“头上,才对,弟弟笨。”

  嘴角轻勾,楚攸宁把手上的花生卡仍在垃圾桶上,“呵呵”阴笑两声,在唐煜来不及反应前站起身,一脚把他踢到床上,一跃而上,骑在唐煜身上,“盖头?我就让你试试盖头。”

  说完,楚攸宁解下手上的红布,一把盖在唐煜头上,然后双手摸到他腰上抓痒痒,小样的,治不了你。

  “……哈哈,弟弟,痒……”

  唐煜哈哈大笑不停挪动,想挣扎却始终不得法,只能被楚攸宁按在床上好好治理一番。

  俩人闹过后便躺在床上喘气,楚攸宁被床上东西咯的难受,在床上翻两下,用脚踢踢唐煜,“把这些东西收拾好,我要睡了。”

  唐煜躺在床上也不想收,电视上演的都没有收,然后新郎跟新娘往床上一躺,第二天就有娃娃了,越想越害羞,唐煜小心翼翼往楚攸宁那边挪一下,发现楚攸宁闭着眼没反应,又小心挪一下,还没反应,再挪……

  唐煜动来动去让躺着的楚攸宁有点不舒服,半睁着眼侧过身,“动什么?”

  嘴巴张好几下,唐煜大大深呼好几口气才说道,“弟弟,娃娃。”

  楚攸宁呆滞一下,娃娃?

  “什么娃娃?”

  “会哭的,会笑的,昭华跟弟弟的娃娃呀!唐九说,有莲子跟花生就有娃娃。”

  “谁跟你说的?”

  “唐九。”

  唐煜应的一脸天真,楚攸宁忍住抽搐的嘴角,心里记唐九一笔。

  楚攸宁指指床上的莲子、花生,“收了,我告诉你怎么有娃娃。”

  唐煜眼一亮,快手快脚本爬起来,动作利落把床上的东西收的一干二净,坐到楚攸宁旁边垂首一脸期待望着楚攸宁。

  楚攸宁坐起来,爬到床没洒过莲子花那边躺下,把被子往躺在一盖,拍拍旁边,“躺下,明天娃娃就在你肚子里面了。”

  楚攸宁话刚落,唐煜整张脸都亮起来,“嗯嗯”点着头躺到楚攸宁旁边,那样子说有多乖巧就有多乖巧,看的楚攸宁都想塞个娃娃进他肚子里面了,省得到时发现没有闹翻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