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和太子争影帝的日子+番外

 

文案

前世李丛被送往敌国做质子,体弱多病、遭人白眼,为求生存,依附八王做了阶下幕僚,无奈八王起兵失败,李丛被太子一杯毒酒赐死。

今世李丛投胎为李从一,侥幸保留记忆,前世他隐于幕后,寂寥一生,今世他要站在台前,受万众瞩目。那就当演员吧。 

只是,那个人人称道的影帝,怎么那么像毒死他的太子?

 

主受,强强,受有自恋属姓,超级自恋,前世被环境压着今世找到自我解放天姓的那种自恋!攻是太子,攻受都是古穿今 

 

内容标签: 强强 娱乐圈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从一,陈岱川 ┃ 配角:邰行

 

 

 

 

第1章 从一

  南宣二十五年,八王于西直门起兵造反,被太子宣慈率兵镇压。

  八王府,独人院,背阳的独木阁。朗日高挂,阁内却是昏暗阴冷,唯有临着一扇小窗的书桌上得了一片日光。李丛正在研墨,指骨纤瘦,伶仃无力,但那墨磨得却是细腻均匀。忽而,他听到院外刀兵四起,脚步凌乱,女仆男丁皆是哭哭泣泣。

  李丛叹息,败了,终究是败了。他本劝过八王为时还尚早,须待隐忍,但老皇帝垂危,八王等不及了。

  李丛放下墨锭,无心写字,坐在木椅上,脸庞便离那片日光更远了。

  半盏茶时间后,阁门被粗暴踢开,两队侍卫鱼贯而入,当头一人左手握住腰间刀,右手拖着酒盘,这人乃是太子面前第一红人一品带刀侍卫高璋。

  高璋走近李丛,将酒盘送至书桌上,瞥见那一汪研好的墨,说道:“李世子好雅兴,恰好太子有酒相贺,岂不美哉?太子忙于家事,不能来为世子践行,托我说声,李世子好走!”

  李丛看那只盛酒的三足青铜爵,居然还是待贵客的礼仪规格,也算是体面。

  “多谢太子成全。”李丛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高璋亲眼看着李丛喝下毒酒,一挥手,和侍卫们都退到阁外。

  李丛低低地笑,面色是常年不见光的苍白。乍看这独木阁,昏昏天与地,寥寥他一人,怕是他死了,也无人为他撰写诔文悼词吧。

  李丛舍不得那墨,提笔重碾,铺张宣纸,挥毫。

  “生得潢胄身,却是下贱命。笑看零丁二十载,俱是浮萍俱是尘。与人无尤,与天有恨!”

  下笔太过,一滴墨湿透了纸。

  李丛惨笑,扔了笔,又将那未写完的字捏成团砸了,有何可写!他这一生,幼时苦,流亡苦,寄人篱下苦,委求了个住地,囿于此,独人院独木阁,终落得个万事皆休!又何必留下凄凉苦事,供人消遣谈笑。罢了,来也孑然,去也一人,万事皆休!

  李丛仰头,肺腑如火燎,气息殆尽,剩下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色,去了。

  有一人俊眉星目,身姿秀拔,大步跨进八王府邸。

  高璋忙迎上去,禀报:“太子殿下,全府男女皆收押,八王妃上吊自缢,李丛也被微臣送了一杯毒酒。”

  太子一怔,怒道:“谁允你擅作主张?”

  高璋跪下,凛然抱拳道:“微臣知太子怜惜李丛高才,有心收拢,但李丛是敌国世子,狼子野心,怎肯安心为太子所用?若不是李丛,八王又何来底气造反,此人不除,朝堂难安!”

  太子一身怒气,但高璋向来忠义,太子还是一挥袖,算过了此事。

  太子走进独木阁楼,微一皱眉,如此氵朝湿阴暗的地方如何住人?他看见李丛仰面坐在木椅上,脸色铁青,已然没了气息,只得叹一声可惜。正欲走,忽见到墙角一团白色,捻起一看,是团废纸。

  “与人无尤,与天有恨。”太子念着,摇头,出了独木阁,吩咐道——

  “厚葬。”

  李从一自梦里醒来,低矮狭窄的出租屋里正透着清晨的日光,好歹明亮了几分。对面楼的老大爷咿咿呀呀唱着京剧,楼下的七岁小女孩在学小提琴,一声声逼人泪下。据说楼下那家人本来可以住在对面那中档小区,为了让女儿学个才艺,节衣缩食搬到了这个历史“悠久”、价格实惠的老区,美其名曰培养古典气质。

  李从一爬起来,从桌脚床脚的缝隙中,连跳两下到了仅供人转身的卫生间,洗漱好后,拿了袋打折促销即将过期的牛奶咬着,坐在床沿打开电脑。

  他最近几天总是梦到前世,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在写剧本有关。

  李从一不是编剧,而是演员,之所以会写剧本……李从一长叹一口气,曲线救国呗。

  没想到颜值救不了国,还得靠才华。

  李从一有些惆怅,前世他是靠才华苟活了二十年,累了,现在他不想动脑子,只想刷脸。

  李从一把前世的经历写成了剧本,质子幕僚的凄凉一生,虽凄凉,但其中的阴谋诡计、跌宕起伏,李从一自认为比目前这些你吼我叫的电视剧要好看很多吧。

  李从一最后检查了一遍剧本,在一开始的要求那里填写了要让自己演男主角并附上免冠两寸照一张,价格随意。接着发给了目前势头很旺的平川影视公司的邮箱,这家公司出精品,是最可能收购他的冷题材剧本的。

  李从一是个接不到戏演的演员。其实李从一也没有多喜欢演戏,就是觉得前世蹲在昏暗的独木阁已经是太不该,好不容易投胎转世还保留了记忆,当然要弥补遗憾,多多见光,日光还不够,得镁光灯、聚光灯。

  空长了一副好脸,都被时光蹉跎了。李从一恨啊,连忙照了照镜子,心情才好起来。

  手机毫无征兆地响起,李从一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接到电话了,以至于李从一都快忽略了自己还有手机这个最开始让他难以接受的东西。

  “喂?”李从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心想难道是之前海投的简历有消息了。

  “是不是李从一,演《剑指苍穹》王小二的那个李从一?”

  “是。”

  “艾玛,终于找到你了!”对面那个男人激动。

  李从一:“这么辛苦地找我,一听就知道是想让我当男一号。”

  “呸!有男主角我自己就上了!”

  “男二也行。”李从一勉勉强强能接受。

  对面那人不说话了。

  李从一笑:“究竟有什么事?说吧,我听着呢。”

  那人说:“我是演《剑指苍穹》里朱正的邰行啊,你记得我吗?”

  “不记得。”李从一实话实说,不过已经腾出一只手敲键盘,百度了。

  《剑指苍穹》李从一还有点印象,是他一年半前拍摄的一部披着仙侠皮的伦理剧,本来他演的王小二勉强还能算个男五,结果因为得罪了制片人,戏份被删得露个脸就死了。

  最近《剑指苍穹》在卫视上播了,观众被这剧为了剧情跌宕起伏不惜放弃逻辑的牺牲精神给感动了,收视率还不错,里面的几个主角也小火了一把。

  只可惜李从一的戏份不仅少,造型还一言难尽,没能赶上这趟东风火起来。

  李从一很快查到邰行的资料,怎么说呢,看照片长得不错,很周正,只不过是万年龙套,在《剑指苍穹》里的人戏份也就是比李从一多了那么一两句台词吧。

  那边邰行激动地说:“我和你还有对手戏啊!就是两大门派约战的时候,我和你对打的,你被我一刀割喉了!”

  “哦。”李从一说,“那你现在找我是想探讨一下割喉的售后反馈吗?”

  “兄弟,你真逗。我查了一下你,你似乎最近都没接到什么戏嘛。”邰行哈哈大笑,接着神秘地放低声音问:“兄弟,你想火吗?”

  李从一精神一振,看了眼对面楼那个鬼鬼祟祟的老大爷,也放低声音:“你这话什么意思?”

  邰行嘿嘿一笑,自认为吊足了李从一的胃口,才慢悠悠地说:“我最近逛论坛,发现了一个帖子,那个楼主真的是慧眼识英雄,他说从《剑指苍穹》里发现了唯二有演技的人,还放了一张视频截图,兄弟,我跟你说,就是我们对手戏,你被我割喉的那一幕!艾玛,你当时被我压在身下,番茄汁飙了一脸,那个眼神实在是太到位了,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

  李从一紧张地问:“难道这个楼主实际上是国师,决定请我们去拍他的新电影?”

  “……”邰行,“有梦想是好的,万一实现了呢。不过在天上掉馅饼之前,我们得争取机会。我用我的火眼金睛从这个帖子里发现了一些有趣的言论,其中有一个词非常的有内涵——相爱相杀!据我初步估计,已经有两位数的妹子被萌得嗷嗷叫了。”

  李从一恍然大悟:“腐文化?”

  邰行解释道:“对头!想必卖腐这个词你应该懂吧?要知道,现在腐女能顶半边天,你我长得又这么帅,既然卖腐有市场,咱们可以稍微卖那么一点。要是火了,被导演看上拍了部耽美…呸…兄弟情深的网剧,我们颜值演技都在线,火起来是分分钟的事情,到时候还怕没戏拍吗?”

  虽然听上去很美好,但李从一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这是消费人感情吧,要是被发现,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算什么!”邰行急了,“什么消费,一个愿卖一个愿买而已。我们也不干嘛,就是微博互动多一点,多卖点友情梗,其他的让她们自行脑补,妹子们满足了,我们也得到了人气,双赢嘛。你不知道,现在不管什么辣眼睛的人都要炒一下基情百合,我们好歹还能养眼呢!大不了以后,我们有人气了,多拍点好剧回馈社会嘛。”

  李从一不为所动:“你可以自攻自受,也很有市场,搞不好还是另辟蹊径呢。”这个专业名词是李从一刚刚百度腐文化看到的,真是言简意赅、博大精深。

  “唉……”邰行叹气,忽然正经地问道:“你多大了?”

  “22岁。”

  “22真的是一个好年纪,我已经26岁了。”邰行说,话锋却是突然一转:“可是我上演艺学校时才17岁,那才是真好的一个年龄,嫩得能掐出水来。我当初上大学时就开始接戏,专业考试也是前几名。但是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一年一年的,时间真的不值钱。”

  李从一不作声,他猜这个邰行恐怕要打感情牌了。

  邰行的语气果然开始低落下去:“当前炙手可热的小花旦周艺知道吗,人人都说她眼光好,接的戏就算是烂片,那也是话题度高的烂片!可你知道她其实是我同班同学吗,大一的时候追过我呢!她眼光好,一眼就看出这个班我最有希望,可是我拒绝了。嘿嘿,没想到她也有眼瞎的时候,真希望她再瞎一次,回头来包养我,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就跪在她石榴裙下。

  “比起卖身求包养求金主,我们做的事算什么?进了这个圈子,就得做好沉沦的准备,别说什么出淤泥而不染,这里面全是淤泥,没有冒头的机会,进来你也变淤泥才能活。

  “有些事,真的不是努力就有用的,得看命。我和你的命都不好,长得好有什么用,火不了就是火不了。兄弟,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现在的我就是未来的你,都说男演员比女演员的存活周期长,可是在最年轻的时候都没有戏拍,老了,脸不在了,还能指望什么?

  “我的26岁和20岁好像没有任何区别,我不怕等,就是怕,等了没用。要是谁能从天而降,告诉我,我40岁的时候能演一个男主,我肯定安安分分地等下去,可是我看不到40岁的希望。”

  李从一承认邰行说得对,如果不是命运在作祟,凭他这张脸怎么也该大火起来啊。

  但李从一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才华一次,他的剧本还有希望,不到山穷水尽他不想借助歪门邪道。

  邰行苦口婆心劝了很久,得到的还是不配合的答案,差点一口血吐出来:“兄弟,我知道你也喜欢演戏,我其实对你印象很深刻,因为在拍戏时只有你在认真地演,你是一个好演员,不该被埋没。我相信,日后火了起来,观众会原谅我们今天的行为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