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我爱种田

 

第64章 特殊的追求

  “开玩笑的吧……喂, 你们别动我啊, 崔老板一定是开玩笑的。”布莱迪被几个beta拉到空间站外头的空地去, 还有人去搬他来时用的救生舱。

  崔栖氵朝在一旁席地而坐,没有看布莱迪。

  布莱迪大喊:“这只是给我一个教训对不对?我受到教训了, 我知道错了!”

  他鼻青脸肿,原本英俊的脸上沾着血污,眼睛快睁不开了。这是被崔栖氵朝揍过一顿, 又被崔汀他们揍了一顿的结果。便宜是半点都没占到,简直白白比崔栖氵朝高了半个头。

  崔栖氵朝的体术比起布莱迪确实一般,而且他平时也不怎么训练, 不像布莱迪伤好得差不多,还坚持在做恢复训练。

  但在一方持有武器的情况下就不一样了, 布莱迪就是再猛也要掂量一下。

  崔栖氵朝把布莱迪摁地上揍完, 又让人来, 说这次真要把他放生了。

  “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胆大包天,调戏我们氵朝弟。”崔汀的表情可一点儿也不像没想到, 她笑嘻嘻地说, “就不该放生,应该放风筝。”

  崔湖也道:“我看也是, 可惜了现在没什么活儿干, 不然让他犁个两亩地再放生。那个, 毕达哥拉斯呢,弄来没。”

  正说着,已经有人把机器人都拖过来了。小白正踩在方方头上, 方方想跑,还是它堵住的。

  它不过是一眼没看到而已,那个臭不要脸的布莱迪就去骚扰崔栖氵朝了,如果当时它在场,肯定给布莱迪脸上划满道道。这到底是什么吃多不干活的alpha,简直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毕达哥拉斯呼天抢地:“我不,我不离开主人,不要啊,你们不要这样对我!”

  “叫个屁啊,你主人姓骚扰,你就是赔偿。”这是崔湖提议的,把三个家居机器人留下一个打扫家务——他怕现在资源紧张,崔栖氵朝做个两用机器人,每天出去捡完粪回来给他泡茶。

  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极有可能。

  有布莱迪本人在,很快就解开了核心程序的生物锁,不需要用到什么黑客技术,然后再修改一下权限就行了。

  剩下的方方和圆圆,给它们锁在布莱迪的救生舱外头,也不多占布莱迪便宜了。

  这俩同样一直哭丧:“崔老板,不要把我们主人放飞啊,外面很危险的!”

  “崔老板,崔老板你说句话啊!”

  “毕达哥拉斯!老毕!!”

  毕达哥拉斯:“方方!圆圆!主人!!”

  崔湖冷酷地把毕达哥拉斯的程序关了,现在它的权限已经开放,声音当然说没就没。

  布莱迪被塞进了救生舱,逃生路线已经设置好,他会被弹射到其他星球上。

  崔栖氵朝走过去,出于人道主义嘱咐道:“放一点补给。”

  布莱迪睁大眼睛盯着他,“你真的要赶走我?”

  崔栖氵朝冷冷看着他。

  布莱迪非常难以接受,外面是什么形势还两说,主要是他这辈子没受过这种待遇,眼看崔栖氵朝都要让人盖上舱门了,他连忙气咻咻地告发道:“他根本就不是因为我骚扰他赶走我,只是因为我不怎么干活!”

  “还有吃得多。”崔汀趴在救生舱边缘笑嘻嘻地说。

  布莱迪:“……”

  崔栖氵朝也无所谓地轻笑了一下,这件事来得早的人不用猜都知道。

  “……你过来,我有件事告诉你。”布莱迪深吸一口气,咬牙对崔栖氵朝道。

  崔栖氵朝低头看他,“你就这么说吧。”

  “只能告诉你。”布莱迪板着脸道。

  崔栖氵朝把舱门盖上了。

  布莱迪:“……”

  “就不能惯着他!”崔湖在旁边道。

  布莱迪在里面拼命说些什么,但是因为舱门密闭,根本听不到一个字。大家看他说了半天,崔汀才笑呵呵地说:“要不打开听听?”

  她把舱门又打开了。

  布莱迪瞪着他们,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是林顿公国的四皇子,被人害了才流落至此,你们帮一下我,我一定会有所回报的。你要人,要地,要钱,还是要我娶你……”

  听到这里,崔栖氵朝不想再继续了。

  “现在还有封建皇权残余?”他说着,用脚把舱门再次关上了。

  只能看到布莱迪在里面睁大眼睛愤怒地说些什么的样子。

  其他人呆了一瞬间,立刻也嘻嘻哈哈起来了,反正他们的境地已经是最惨了,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一切事宜还不是崔栖氵朝做主。农奴还能给主家CAO心的啊?

  崔湖倒是想想说了一句:“林顿一直有争斗传统,现在执政的皇室之前作为流亡政府在外面飘过几十年,前些年才复位,现在国内都不平静,也是太有钱了。这么说来,他所谓以前在这里的基地,可能就是那时候流落在外所住。”

  所以离开后,那里就荒废了,如果不是这次遇难,估计也不会再回来吧。

  崔汀甚至玩笑道:“会不会是骗子啊,这不是老式骗局么,‘我是林顿的皇子现在流落在外,你给我打一笔钱,回去后我让你做男爵’……”

  哦不对,放在崔栖氵朝这儿,应该是:“你救了我,我以后给你一千亩地。”

  “放生了。”崔栖氵朝没理,直接一摁弹射键,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就这么被赶走的布莱迪,就咻的一声飞射出去,瞬间已经离开了大气层,不见踪影。

  仰头看了两秒,大家齐齐收回目光。

  “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崔栖氵朝一声令下,众人作鸟兽散。

  事发突然,一直到晚上,都有人以为布莱迪还在,问起来才知道走了。

  “什么?为什么他可以走?”

  “汗了,人家就不是俘虏啊……被赶走好像因为想骚扰崔老板。”

  “还听说他走之前说自己什么皇子,可能想花钱摆平,崔老板是什么人,当时就把他放生……不,放飞了。”

  “什么玩意儿,骗人的吧?”

  “不知道,当时说完就射出去了。”

  “……”

  ·

  布莱迪就这么被崔栖氵朝迫不及待地踢出了无人星,从此空间站再没有一个吃干饭的。

  再几天,天气也完全冷了下来,出门不穿防护服肯定要冻伤。崔栖氵朝开始顶着发情期安排新一轮的工作,利用新飞行器上的工具,让人到处去采矿。

  无人星能够作为无人星,这里的矿产当然是不丰富的。这个不丰富是相对而言,没有太大开采价值,比如崔栖氵朝之前发现的液态矿,对他来说足足够了,却不足以满足那些大国、大公司的需求,开采下来的成本不划算。

  崔栖氵朝这次主要是让人去采些硫酸钙、石灰石、铁之类的回来,后者不用说了,石灰配比一下可以做农药,明年要用的多了去了。

  另外农机方面,也要持续制造,崔栖氵朝一直在画图,还有空间站和飞行器上可利用的地方也都被他种上了菜。

  冬天工作时间短,到了夜晚崔栖氵朝就会让人回来,这么工作了大概三个月才停止外出,转而专心制造农机,时长仍然保持与室外一致,总得来说就是以休息为主。

  之前拜托丽莎找来的种子,部分室内栽培也长出来了,崔栖氵朝割了几把蒜苗和几颗辣椒,再切一块腊肉炒了一大锅菜。

  这个腊肉是用在无人星上猎到的某种动物腌制的,别说,肉质还挺好,有肥有瘦,大约三分之一的肥肉,三分之二的瘦肉,还连着一层皮。切得薄薄的,和红辣椒、蒜苗一锅炒,肉渐渐变色,肥肉渗出油,几乎透明了。

  本来腊肉就是很多盐腌熏出来的,不用再放盐,做之前还得用水泡泡。多放蒜苗,把咸味冲淡一些。

  “我闻到腊肉的味道了!!”

  工作完的光头农奴们闻到手工腊肉特殊的熏香味就开始嚎叫着,其实过去几个月,他们的毛发该长出来了,可是体验过光头后,好些人觉得这样也很方便,省得清洗,反正出门有防护服也不怕冻伤脑袋。所以眉毛可以留好,头发竟是继续刮光。

  华夏人的腊肉和西方熏制的肉虽然步骤有些一致,但风味不大一样,好在无人星的各位都挺能欣赏。不欣赏也不行,这里从老大到管事的全都是纯华夏人,华夏胃,天天做华夏餐。

  今天的晚饭是腊肉炒蒜苗,配上高粱饭。

  腊肉咸香下饭,那一点肥肉完全不会让人觉得腻,反而成了点睛之笔,和熏制的干干的瘦肉一起入口,油得恰到好处。再说了还有蒜苗,这刚刚割下来就清洗下锅的蒜苗脆嫩清甜,又沾上了腊肉的咸味,咬起来咯吱响,还有红辣椒一起炒出来的香味与微辣。

  一大口蒜苗配一块腊肉,再狂扒高粱饭,粮食的消耗量特别高。

  崔湖也吃得很香,他还保持着些斯文,那些雇佣兵出身的光头却像是饿了几天一样,风卷残云,一会儿功夫盘子就精光了,还在嚷着要加饭。

  崔湖小声对崔栖氵朝说:“氵朝弟,这些秃子也很能吃啊,不能再供应他们高粱米了,米会被吃光的。”

  起初是说给秃子们吃飞行器上的干粮,但是人家表现得还不错,天天他们吃干粮,这边吃米吃肉总不好意思吧,于是也时常招待上肉菜。

  这些家伙能吃啊,每次都要加饭,冬天还那么长,高粱米、面拢共也就一千斤,经得起怎么耗。

  崔汀掰着手指算了算,“不是还有一百斤高粱,可以再拿出一部分啊,反正播种一亩不是只要两斤。”

  崔栖氵朝立刻道:“不行,哪里至于到那个地步,饿死爹娘不吃种子粮。”

  崔汀:“……”

  她都没听过这句话,爹娘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只是一句俗语,但是崔栖氵朝说出来,就透着一股他真能把爹娘饿死的味道。

  “仔细安排,降低供应频率就是了。干粮和米、面换着来,不要一开始就把米吃光了,最后干巴巴地一起喝营养液。”崔栖氵朝是算过的,他们储备的食物完全能度过这个冬天,还绰绰有余,当时囤了很多肉和菜。

  只是不单一消耗太多,导致食物搭配失衡,饮食乏味才是最重要的。

  吃会儿干粮吃会儿罐头,再吃会儿生菜高粱,偶尔崔栖氵朝在室内种的芽菜、蒜苗之类长好了,割一茬吃,再换着点做法,有时是高粱粥,有时是高粱饼,岂不是也很快活。

  饶是如此,崔栖氵朝也得暗想,这些人比他前两个位面喂过的学生和农奴都能吃多了。

  不但是职业上有区别,中世纪农奴是苦过的,给把豆子就能开开心心了,学生们其实只要味道正常也都能接受。

  这些雇佣兵就不一样,拿了佣金就花天酒地,这时候科技相比之前两个位面发达一些,有台料理机什么味道尝不到,珍贵食材全都能批量养殖了。他们吃东西,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喜欢就狂吃,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

  比如,崔栖氵朝就看到有光头农奴吃饱了,居然吃片健胃消食的药片,过会儿继续吃,就因为喜欢腊肉的味道。不是没吃过好的,就是乐意。

  这种特别的浪费行为当然要制止,哪有那么多储备粮够你这么挥霍。

  崔栖氵朝正在嘱咐着,忽然听到一个值班的beta来汇报,“老板,有外人靠近。”

  又有外人靠近?难道是崔家又雇人来了?

  崔栖氵朝立刻放下碗筷去查看,一看图像,上头只有一个老熟人,丽莎,她穿着防护服,只露出眼睛,但崔栖氵朝还是认出来了。

  “她怎么来这儿了?”崔栖氵朝虽然后来没和丽莎再见面,但心里预测得到现在的情况,以及丽莎应该知道他们住在这里,那个坐标随着崔家的悬赏,还有哪个组织不知道?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