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系统破损指南+番外

 

第87章 退休杀手日常(25)

 

  另一边, 宁淮终于吃了些东西, 但脑袋还是有些晕乎乎的, 吃下去的饭菜也堵在胃里面,像是随时要从嗓子眼逆行而上似的。好在海船走的这条航线只要五天的路程,他们已经前行了三天, 再坚持两天,就可以上岸了。

  当夜,叶无幽没有回房间, 而是在甲板上等人睡的晕乎乎时,就摸进了宁淮的小房间。

  小心翼翼抱着宁淮的头,把他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叶无幽揉着宁淮的太阳穴, 顺便输入一点真气帮他缓解不适。没过一会儿, 宁淮就没有恶心感,安稳的睡了过去。

  叶无幽把人放回床上,掖了掖被子,盯了老半天之后,快捷而迅速的凑到宁淮唇边亲了一口。但亲了一口之后, 却也不满足了,他继续输入真气,舌头却撬开宁淮的牙齿, 深入其中,吸吮翻搅。

  过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难怪白数和林夜喜欢亲来亲去, 阿淮的嘴原来这么甜。

  看着有些红肿的唇,叶无幽无声一笑,压下身体中四处流窜的热氵朝,在宁淮额头上吻了吻。

  好吧,其实是酸酸甜甜的……

  叶无幽一直照顾宁淮到凌晨,期间断断续续给宁淮输入真气,等船舱中传来响动,他才偷偷摸摸又回到自己的小隔间里。

  船员是两班倒,夜班的要去睡了,白班的便起了。

  叶无幽回来没有直接睡下,而是打了水在房间里擦洗换衣,船上的卫生条件简陋,凑合凑合。

  他们从盛罗县出发,到云州港港口,又在船上待了三天。

  日子这般过着,叶无幽发现自己的考核期就要过去了,转正后他的职业还未知,叶无幽有些烦躁。他打开系统,登录了一个新人交流论坛。

  精神世界的任务,每年两趟新人的集体考试就够本了,剩下的零碎任务是给一些休假者的福利。转正后要转职业,长时间做精神世界的任务,容易变成傻子或者疯子,只有真实世界才能长久工作。

  职位太多,种类太杂,叶无幽却极度认真。

  快穿者不行,他没资格。精神世界的快穿者无不是天才就是疯子,真实世界的快穿者有寿命限制,活不到三百年以上的不录取,不然早晚客死他乡。

  而年龄不够的真实世界快穿者,无一不是兼职就是找人,一般不会超过五个任务。

  后勤部也不行,文后勤他不会物理化学造飞机,武后勤他打不赢巫师术士修仙者。

  技术部也不行,他不会电脑不会生物不能搞研究。

  很文盲了,但是当初为什么自己会被招生办的看上?难道是因为人品?叶无幽想不到。

  所以,综合全部条件,叶无幽只能在大熙本地找工作!

  逛完论坛的叶无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等待几天后的成绩放榜和任务分配。

  凌晨的海面很安静,叶无幽靠着墙迷迷糊糊快睡着时,另一边的房间突然传来奇怪的响声。

  不是宁淮的房间,另一边是……白数和林夜的房间。

  白数醒的早,眼睛没睁手就往林夜下面摸,林夜在他身边时,警惕都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林夜本来抱着人睡的好好的,突然被惊醒,然后哭笑不得的把人制住。只是没想到,他越是按着白数,白数就越在他怀里扭的厉害。

  一个清醒一个不清醒,扭着扭着两人就扭成了一条麻花。昨夜两人也折腾了,不过叶无幽不在,没想到早上这会儿倒被撞上了。

  白数哼唧哼唧,眼角带泪打了个哈欠,手法娴熟的抓了一把小小夜。林夜压在他身上,闷哼一声,捉住白数的脚腕子,侧着分开双腿,慢慢挤了进去。

  因着昨夜的开拓,白数到没有多难受,就是一脸懵逼的清醒了,然后攀着林夜的肩膀,亲了亲他的耳朵。早上被这么叫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正是因为早上,动作之间和夜晚的狂热不一样。

  亲吻和喘息都是慢悠悠的,两人视线相交,感受着被窝的体温和对方砰砰的心跳。

  这样安稳的日常,真希望能过一辈子。

  叶无幽在听清响动时就出门了,与其听别人吱呀吱呀,不如去给阿淮做早饭。

  干香菇泡发切丁,青菜香菜香葱切丁,米加水煮沸,加香菇丁和青菜丁熬煮,最后关火,撒上香菜和香葱。

  再用芝麻香油煎六个鸡蛋,烙的金黄时盛起。

  这是昨晚叶无幽找到的最不需要技术的早饭教学,营养、味道、香气,叶无幽很满意。

  船上的菜很贵,都是卖给那些有钱大老爷的,香油,香菇干都是宁淮自己带的,鸡蛋是船上的。总的来说,这样一碗粥,不便宜。

  叶无幽过去时,宁淮已经醒了,穿好衣服在门边看海。

  宁淮一觉睡醒,整个人清爽无比,头不晕腰不软,感觉一口气能上六层楼。

  叶无幽把食盒放到桌子上,宁淮好奇的跟进来,却被叶无幽摸了摸额头。

  “好了?”

  “嗯,不晕了。”神清气爽,就是有点饿。

  手的温度离开额头,宁淮对叶无幽笑了笑,他昨夜后半截睡的迷糊,但刚开始还是记得叶无幽来照顾过自己。

  宁淮肚子叫了一声,不好意思的接过叶无幽递过来的粥碗。昨天只吃了半碗饭和一点土豆丝,找就饿了。喝一口粥,嘴角有些疼。

  嘶,宁淮捂着嘴角莫名其妙。

  叶无幽压下得意的不行的眼神。

  六个鸡蛋宁淮吃了两个,剩下的四个无疑是叶无幽的。火候掌握的恰到好处,有几个还是溏心蛋。

  宁淮夸了叶无幽几句手艺不错,这人却厚脸皮的承认了。

  “没想到你做饭也有一手。”

  “跟着你天天看,怎么也得会几样。”

  “没有用导航小精灵?”

  “……”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回家……”

  “回家你做饭,我帮着你打下手。”

  “……行吧。”

  吃完饭后,白数溜溜达达过来,看到吃空的盘子一阵哀嚎:“谁做的饭?没有用宁弟弟的独家秘方?”

  叶无幽冷漠道:“我做的。”

  白数:“哦,那宁弟弟吃了,好吃吗?”

  宁淮气色好多了,吃饱了也有力气:“不错。”

  白数说:“好就是好,不咋样就是不咋样,宁宁你不能偏向他啊,不过还有么?”白数就喜欢用卖萌的手段获取宁淮的同情,叶无幽斜了对方一眼,把一个袋子扔过去:“自己做去!”

  东西到手,白数说:“那不打扰两位了,我和阿夜做饭去了。”

  白数和林夜给了厨房大师傅一锭银子,然后才被允许在摇晃晃的小厨房中黏糊糊的熬粥。

  宁淮大好,不晕船了,叶无幽便带着人游船。

  船没什么好游的,但碧海蓝天还是挺有看头,宁淮都浪费三天了,得在上岸前好好看几眼。

  远处碧蓝的海水,近处是船桨打起的白色泡沫,越深的地方蓝色越蓝,遥遥可望的海岸边,海水呈现淡淡的青色。远处是褐红色的礁石,浪涛拍打,头顶偶尔有燕鸥之类的鸟儿划过,白色的躯体肆意翱翔。

  船上有三教九流,甚至还有一位去南海边县上任的官员,宁淮和叶无幽去甲板上吹了会儿海风,为免宁淮又着凉,叶无幽早早带人下去了。

  一路平稳,只是晚饭时刻,那位据说住在豪华套间的县令……身边的管家突然来找宁淮。

  管家年龄大,却似乎有常年驾船的经验,对乘大船适应良好,走在船舱内也很稳当。

  “这位公子。”管家客气道:“这几日我家老爷都食欲不振,但昨日听船员说,公子这边有开胃解腻的小菜,今日老爷依然没胃口,老儿便来求买一些。”

  宁淮连连摆手:“这位叔太客气,都是农家人自己泡的萝卜罢了,不……”不要钱。

  叶无幽:“二十文。”

  管家爽快道:“好。”

  宁淮坐在床头,眼睁睁看着两人把他这个泡萝卜的主人扔在一边,自己完成了二十文的生意。

  等那位管事走后,叶无幽嗤了一声:“江湖人。”

  “江湖人交给我们,阿淮不要和他们交往过近。”叶无幽如此嘱咐道,“那人一身武艺勉强和白数打个平手,却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他是我们乘坐的这艘船上那位县令身边的人。”

  县令的管事,江湖人。

  宁淮对着这些倒不感兴趣,而是问:“你们三人拜过把子吗?我听白公子叫你叶三。”

  叶无幽坐到他身边:“林夜的身手和我不相上下,他年纪大些,大我一岁,所以排第一。”

  宁淮问:“那白……”

  叶无幽:“叫什么公子,如果阿淮不介意,叫他二哥。”

  宁淮:“也行。”

  叶无幽:“你叫他大嫂他更喜欢。”

  宁淮:“……”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完毕

=3=么啾么啾支持本仙女的仙女宝宝们(* ̄︶ ̄)

 

第88章 退休杀手日常(26)

 

  “林夜以前, 接的是最难的任务, 身上杀气很重。白数做的是……情报工作, 今年二十。我收尾打杂。”叶无幽简单介绍了一下他们以前的分工,说起白数的年龄,语气很是奇怪。

  宁淮也奇怪, 他才十八,所以白数二十有什么问题吗?

  叶无幽看了隔壁一眼,小声说:“白数十岁就开始撩林夜了, 那时林夜十九。”

  隔壁的墙突然梆的响了一声,然后梆梆响个不停,宁淮对此啼笑皆非,又加上隔壁的动静, 忍不住问了一直以来都被忽略的问题:“你今年多大?”

  他没有仔细看过叶无幽的个人资料, 那是对方的隐私,因此当初匆匆一眼没有扫到年龄。

  隔壁突然安静下来,似乎要听叶无幽回答这个问题,宁淮也期待他的答案。

  “二十八。”

  宁淮嗯了一声,“……”

  然后, 下面说什么不会显得尴尬,问这么清楚干什么,查户口吗?

  他是不是无聊, 不如下棋。

  宁淮从箱子里摸出一盒黑白棋子:“来下棋。”

  叶无幽:“真不知道阿淮还会下围棋。”

  宁淮:“五子棋。”

  脑海动一动,知道五子棋是个什么棋后,叶无幽安静下棋, 不废话了。

  隔壁舱房,白数偷听完毕,问林夜:“老林,你知道小宁多大吗?”

  林夜不知道,但看一眼能猜出来,“左右十八。”

  白数听完,一把将林夜按到床上:“你大我九岁,他大宁淮十岁,啧啧啧,以前还好意思笑我。”

  林夜亲了亲白数耳朵:“他笑的是我。”

  白数抱住他:“不管,笑你等于笑我。”

  林夜低低嗯了一声,两个人抱着什么也不做,却安心极了。他蹭蹭白数的头发,又软又顺。他以前,很久以前摸过一回,却是又硬又刺的。

  最好,不要再变回去了。

  ……

  第五天清晨,站在甲板上就能遥遥看到港口,半个时辰后,宁淮被白数拉着手腕走在前面,林夜和叶无幽保驾护航,剩下六个打手拿着行李,踏实站在了南海府的土地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