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天下第二权臣+番外

 

第75章 

  载着男人的马车已经离开许久, 林妍也被侍女扶上了马车,她担惊受怕道:“小姐, 您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 上次在九华寺祈福的时候, 您就非要一个人, 结果就遇上了那么个歹徒, 还是得亏了那位魏公子,要是哪天真出了什么事,夫人得把我剥了皮不可。”

  林妍有些心虚,不过因为带着面纱,没让侍女瞧出来:“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虽是这么说, 但那个男人真要见她, 总是有千般法子。对方身份尊贵,而她不过一个弱女子,除了依他,她还能有什么法子。

  自己都快要嫁人了, 那人却始终不曾提出来要娶她,或许他从头到尾只是在玩弄她。

  想到这一点,林妍俏丽的面容又变得煞白。

  临近傍晚的时候, 魏宁才回了府。

  徐元嘉问他:“子规又是为何事缠身,连回来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

  正月初一,仍然是一大家子一起吃的饭,唯一的区别是, 他身边的位置上没有魏宁的踪影。

  他也没有太当回事,毕竟魏宁是在宫中朝见圣上,很有可能被皇帝留下。

  结果之后才有人告诉他,魏宁的马车在正午之前就出来了,魏宁本应该早些回来的。

  他去旁敲侧击地询问王氏,按照惯例,魏宁最晚也是在午时回来。

  结果临到傍晚,魏宁才出现在院门口。

  搁在平日也就罢了,魏宁有自己的空间和秘密,他不能干涉太多,要给彼此留够一定的喘息放松的余地。

  可是今儿个是正月初一,这么重要的日子,不是重要的人,魏宁怎么会耽搁这么长时间,他问一句也不过分。

  更何况,昨儿个晚上在床上,魏宁还说好了今日会早些回来,果然男人在床上说的都是鬼话,根本信不得。

  魏宁显得有几分疲态:“我肚子饿了,先吃东西吧,有什么事情,等待会再说。”

  见他如此,徐元嘉没再说什么,反而主动替他布菜,盛了一小碗骨头汤给他:“天气凉,喝点汤暖暖身体。”

  魏宁不仅喝汤,还小酌了几杯,但也只是浅尝辄止,就算是再苦闷,他也从来不会用过量的酒来麻痹自己。

  待到夜深人静,服侍的仆侍都去歇息了,魏宁才对徐元嘉道:“今儿个回来的时候,我见到了个熟人。”

  徐元嘉问他:“我也认识么?”

  魏宁在京城里生活了二十来年,能够接触到的熟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魏宁颔首,又说:“你还记得当初去九华山遇到的人?”

  魏宁一提,徐元嘉便想起来:“你是说你救下的林妍?你怎么会碰到她?”

  大家闺秀,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在家中么:“你这遇到是如何遇到的,入了林家府邸?”

  魏宁解释说:“是在大街上遇到的,瞧见了蒙着面纱乔装打扮了的林家小姐,她还梳着已婚夫人的发髻。”

  林妍一向衣着素净,却难得换了件特别鲜艳的大红色衣衫,发髻也更改成妇人打扮,想来也是为了和人见面。

  毕竟如果是未出阁的女子,旁人看到了,肯定会忍不住多瞧几眼,但如果是已婚妇人,有人无意扫到了,可能也只会以为是她身边之人是她的夫君。

  徐元嘉顿时觉得酸溜溜的:“我怎么不知道,子规还懂得这些。”

  他当真怀疑魏宁到底是不是喜欢男人了,虽说他觉得每次魏宁都很享受,可他在某些方面对女子的了解,总让自己觉得很有几分矛盾。

  若是魏宁是个女人堆里厮混的花花公子也就罢了,可偏偏魏宁不是。

  魏宁态度坦然:“祖母也是女子,姜嬷嬷也是,还有府中的丫鬟,如何分辨已婚妇人和未婚少女,大部分都是从发髻,这些事情,我小时候就知道了。”

  他又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傻子,他懂得东西比徐元嘉想的多多了好么。

  这个说的倒也是,魏宁小时候应该参加了不少宴会,他的娘亲也该教了他一些常识姓的东西。

  脑海里幻想了小魏宁的样子,徐元嘉眉眼柔和几分:“这倒是我的不对,只是林妍换了打扮,便是不想旁人把她认出来,子规只是远远见着,怎么就能断定是林妍。”

  林妍就这么漂亮,这么值得魏宁惦记?

  不是他爱拈酸吃醋,这是他作为世子夫人的直觉,那个林妍,对魏宁而言,绝对同其他女子不一样。

  魏宁当然不可能同徐元嘉说前世今生的事情:“习武之人,不管是耳力还是眼力都比寻常人更好些,上次元嘉离得我那般远,人海茫茫之中,我不也一眼瞧出是你了么。再说了,街上人少,我也是驻足确认了几番,才肯定她是那位林家小姐。”

  其实他当真是一眼就瞧出了来了,可这一世两个人没有什么交集,真说了实话,徐元嘉能用醋把他给淹了。

  他这是善意的谎言。

  眼瞅着话题都要歪了,魏宁说:“好了,你还想不想听到底我今儿个在外头做了些什么,若是不想听就算了,要听就先别打岔。”

  徐元嘉歪话题的能力太强了,他一说话,自己就被人带着走,虽然这样子他一下子就不觉得伤悲春秋,彻底从回忆中脱离出来,可这样下去,还能不能好好说正事了。

  “你说你说,我不说总行了吧。”徐元嘉嘴上这么说,却紧紧地盯着魏宁看,他要仔细观察,魏宁是不是在同他说谎。

  魏宁被自家世子夫人看得不自在,他决定重新掌握主动,又道:“你这重点就抓的不对,难道你就一点不关心同林妍在一起的其他人是谁么?”

  徐元嘉不说话,就使劲瞅着他。

  两个人对视半天,魏宁才反应过来:“我又没有让你不能说一句话!”

  徐元嘉才道:“我关系她做什么,只要不是你就成,总之你要记得林妍已经定了亲。”

  “我自然知道她定了亲,这件事一开始你就告诉我了,还絮絮叨叨得说了三遍。”

  徐元嘉理直气壮地道:“重要的事情当然要说三遍。”

  “同林妍定亲的人,我也认识,但街上那一个,不是他。”

  那个是个弱书生,没有这么高,也没有这么壮。

  等一下,徐元嘉的脑子高速运转,突然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林妍红杏出墙,给她的未婚夫戴了绿帽子!?”

  可以啊,那日他看着那小姑娘,因为对方没有什么恶意,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说实话,林妍看起来真不像是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可若非如此,如何解释林妍乔装打扮出来私会的事情:“莫不是你看错了,林妍可有什么同她容貌身段相仿的姐妹?”

  “林夫人只她一个女儿,林大人还有两位庶女,一位远嫁,一位不过豆蔻,身量还未长开。”

  世家贵女,女子来了葵水,便可以嫁人,十三四岁议亲,十五六出嫁,到了十九二十,那就是老姑娘了。

  特别情况,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嫁人也不是不可能的,比如说上一世,林妍嫁给他的时候,年纪就很小。

  他那个时候,想着林妍是怕他,所以多有怜惜,可是后来,怜惜着怜惜着,林妍喜欢上了旁人。

  不,也许他们认识在前,自己在之后。

  他今儿个去查了那时林妍孤身一人出现在寺庙后院的事情,对方作为大家小姐,撇开侍卫本就不正常。

  他不想同林妍打交道,就没多想,今日偷偷跟上那个男人的马车,又动用人脉去查,直到傍晚得了消息,才得知,那日林妍的确是主动甩开的侍卫,很显然,她是单独约了人见面。

  当时她约的人,应当就是今儿个同她私会的男人。

  徐元嘉问他:“那同她私会的人,我可认得?”

  如果不是这样,魏宁干嘛这么CAO心一个陌生女子的事情,林妍又不是魏家人,林家同魏家也没有姻亲关系,出了事,那丢脸的也是林家,同荣国公府毫无干系。

  他认得魏宁的旧相识可不多:“是左琛,还是代王?还是燕十二他们几个之一?”

  魏宁迟疑了片刻,然后道:“都不是。”

  同林妍私会的男人上了马车,他私下里命人偷偷尾随,结果回来的人同他说,对方的马车,缓缓的从小门驶入了代王府。

  代王是王府的主人,自然不会从小门进去。

  他缓缓开口:“今儿个上朝,几乎所有人都来朝见了陛下,只除了一位皇子,他是代王的兄弟,越王姜珞。”

  越王姜珞同代王姜恪,是双生子。

  姜恪是兄长,姜珞则在其后。

  齐国信奉神明,孩子生下来便有神明庇佑,龙凤是祥瑞,但一模一样的双生子,则被认为不祥,人们多认为,其中一个是妖怪变的,就是为了蛊惑人心。

  但一般双生子羸弱,大多数只能活一个,也没有谁会刻意去杀掉其中的一个孩子,而是任其自然。

  代王姜恪,是齐国的福星,他的双生兄弟,姜珞,则是不祥。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世今生的时间线,我发现很多人有点茫然,帮你们捋一捋吧。

  关于世子的设定一开始就是世子喜欢女人后来被女人伤透了然后在军营中觉得男人挺好的(前文多次表明世子上辈子是个武将走的是从武路线),他更喜欢男人这样子(虽然男姓中天生基佬比较多,但是本文设定就是这样)

  徐元嘉和世子都不是天然基,这一世,世子开始对祖母说天生断袖只是为了娶男妻,不这么说他的行为举动就显得很奇怪,不然他能对女人硬得起来,祖母一定会必须要求主母是女子,因为必须延续香火,特别魏宁还是独生子,他娘他爹生了他一个就死了。

  实际上当朝男宠盛行,很多世家子弟娶了老婆也很多豢养男宠,都是双姓恋,人家还觉得你很有风雅,穷人家可以结契兄弟,男子可婚,世家子弟娶男妻是会被取笑的,时代背景一直是这样描述的(我不喜欢骗婚,骗婚gay佬死全家)

  林妍的设定是这样子,六七年前她爷爷就很厉害,但是爹还没有那么厉害,上辈子柿子命悬一线,高僧说林妍结婚能救他,吴王是皇后的儿子,为了儿子,皇后只能牺牲林妍的婚事,而且从门当户对来说,林妍是和柿子相配的,只是当时柿子是纨绔,而非才俊,配林妍,其实人家看不上的,而且后来林妍家里越来越厉害,她越看世子看不上(心里有人)

  这一世柿子提前醒了,冲喜结婚取消,但是柿子变成才俊,配林妍完全ok,老太太就提议亲事(时间线大概在柿子入朝几年之后)但属于那种,很多家姑娘都让相看,林妍只是其中之一那种

  林妍上辈子心里有人也写过了,黑莲花不至于,她没有那么厉害,大概就是为爱脑子里进了水,以前我看电视剧的时候很多这种脑子进水的大家闺秀,比如说当初那个梁山伯与祝英台,祝英台的哥哥喜欢的女人,结婚当天,要祝英台帮忙逃婚,让她和跟个穷书生私奔,结果最后穷书生其实是渣男,沦落风尘,还老倒贴给穷书生钱那种,为爱痴狂,她当初也把深爱自己的有钱的未婚夫抛弃了

  在前妻林妍出现的时候,我有描写柿子的心理活动,就是对林妍心理创伤,不过好像有一些地方小细节确实可能存在bug,发现了提出来我前面会小修的,爱你们么么哒

 

 

第76章 

  “孪生兄弟, 他们长得很相似么?”徐元嘉接触过一对长相一模一样的双生子。

  妇人生产,大多数是在生死线上走一回, 怀了双生子的妇人则尤其不易, 他接触的那对, 生下来便没了娘亲, 一个身子强健, 一个无比羸弱,因为“克死”亲娘,父亲另娶,对双生子便有几分照看不周,大概生下来没有几日,便死了其中一个, 活了那个健壮的。

  就这样, 活下来的也不受待见,被视为害死母亲和兄弟的“妖怪”,明明是个顺利存活下来的幸运儿,活得却比死去的那个还要可怜。

  当然, 这是封闭的小地方,相对更为落后愚昧。想来皇室之中,并不存在这种状况。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