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重生之不做极品+番外

   

第75章 运货上船

  章树回到家, 刚把背篓放下来,章奶奶和李木槿就围过去了。

  有一只小奶狗颤颤巍巍地伸出头,那水润的小黑眼无辜地看着他们, 立刻就收获了一个抚摸。它又急忙往下挤,钻进它的兄弟姐妹的肚子下面, 只留了一截小尾巴露出来。

  章树把章爷爷今天早上扎好的狗窝拎出来, 然后把周楠给小狗们的稻草拿出来团了团塞进去, 再把小狗一条一条拎出来放在里面。

  小狗到处嗅了嗅, 发现里面还是有狗娘的味道的, 便安心蜷缩在了里面。

  “阿树, 它们怎么那么小啊?它们要吃什么东西,喝奶水吗?”

  “它们都已经断奶了,晚上喂点剩饭拌点肉汤给它们吃就行了。”喂狗晚上的一顿得喂饱,晚上吃饱了才有精神看家。

  “哦,这样啊。对了,你看了我哥的那个朋友吗?是个怎么样的人?”李木槿又想起了这一茬。

  章树神秘地笑了笑,然后趁其他人围着看狗,把李木槿拉进房间。“我觉得你哥好像是看上别人了。那个人是个哥儿,叫周楠,姓子大大方方的,长得端端正正的,看上去还不错, 就是家里穷了点。”

  李木槿斜着眼睛看他, “你观察的挺仔细的呀。”

  章树大呼冤枉, “这不是你叫我看我才看的吗?我是为了看清楚点回来好告诉你。自从小时候第一次遇见你,我就没再看过其他哥儿姑娘的。”

  李木槿挥了挥手,“算你说的过去。你怎么就觉得我哥看上他了?”

  “你哥那样子你也清楚,除了对阿爸说话还客气些。但他对那个哥儿轻言细语的,生怕得罪了人家,帮人家做点事就高兴的不行,就像我对你一样。”

  李木槿看着努力表白心意的章树,“我发现自从你去了南海郡回来,这嘴巴就变得更会说了,是不是到什么不该去的地方了?”

  章树行的端坐的正,“那是我们老章家的传统,在外人面前笨嘴拙舌的,在自己媳妇儿面前就舌灿莲花,能说的不得了。你看我爷那样,平常不言不语的,在我奶面前,话多的不行。”

  “好吧好吧,就算我冤枉你了行了吧,我要出去看小狗,你别跟着我。”李木槿挺着微凸的小肚子出去了。但这件事他却是放在了心上,准备找个时间悄悄告诉他阿爸一声,让他帮着相看相看。从章树的描述来说,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家里穷怕啥,到时候他们随便拉扯一把就上来了。

  章树其实明白李木槿为什么这样多疑,因为他始终不愿意告诉他去南海郡的途中到底发生了哪些事。

  这些事要是告诉他们,下回他再去南海郡,那么一家人里估计只有他自己能睡的着了。既然已经平安回来了,那些事就让它们沉在海底吧。

  目前最要紧的是赶快把干粉条弄出来,他和人签了五月初十送货的契约,到时候拿不出东西或者延误了时间可就糟糕了。

  从河道出发去南海郡,上次他们花了十天,因为停船的时间比较多,所以一般九天就能到。

  也就是说,章树最晚五月初一就应该出门了。今天是四月十五,还有十五天的时间。

  根据李木槿账本上的数字,这两天的时间大概收了有四千多斤的春薯。自己村里好像收的差不多了,但是别村的还没开始收。

  章树估计了一下,大概能收个一万四千多斤左右。按照一文半两斤的价钱来看,大概需要十三四两银子。干活的人工按事的轻重来付钱,大概也需要十三四两左右。再加上其他的花费,比如买大缸,置磨盘之类的,买架子以及一天到晚烧着的柴火等等。光是做这些干粉条的本钱大概就要四十两左右。

  他年前赚的七十多两银子,现在差不多已经快花光了。有时候想一想觉得还是挺疯狂的,往常搁家里种田做地的时候,哪里能花这么需要,都够一家人过上个五六年了。但是想一想,要是种田又哪能赚这么多呢?

  根据春薯的出粉率,差不多两斤半左右就能出一斤粉,比秋薯要高一些。一万四千多斤的春薯,大概能出五千六百多斤的粉条,到时候三十文一斤卖出去,大概能赚二百二十两左右的银子,除去成本也能赚一百七八十两!

  而且就算其他的卖的便宜点也没关系,光是那一千斤的生意就差不多把成本赚回来了!

  章树把钱算出来的时候手都发抖了,算完以后他就去了后院,现在就去做干粉条!

  此时的后院十分忙碌,没一个人是停住的,干这活离家近,太累也不会,而且章家人厚道,每天下午都要给她们上一些点心裹肚子。

  章树去了荡浆的那个屋子,和章爷爷章奶奶一起干了起来……

  十五天的时间稍纵即逝,结果却出乎章树的意料,他们一共收了一万八千多斤的春薯,周围的村子都把春薯用牛车装过来卖,有些比较远的甚至担着担子到亲戚家歇一晚然后再来卖。

  看着一张张布满风霜的脸上那喜悦的表情,章树有些不是滋味。他从小衣食无忧,村子里也比较富裕,所以他不能很深刻的体会到,没钱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自从到了周楠他们那个村子,他才发现,像那样的村子真的很多,有些人甚至连盐都吃不起。但他们很知足,即使顿顿都吃野菜汤,也还是能保持脸上的笑容。

  和他们比起来,自己真是幸福太多了……

  十四天的时间出了五千斤的干粉条,其他的章树等不了了,就决定以后在本地出手,卖不了的留着冬天摆摊卖酸辣粉条。

  村长家的牛车也被借来了,一趟一趟的往县城河道运送干粉条。这些干粉条放在麻袋里一扎一扎地用油纸包了放好,最后都被抗进了停靠在岸边的一艘大船的船舱里。

  南少爷家的大船是四百料左右的船,大约能载重两万四千多斤的货物,故而在章树的货物放上去之后,南家还放了一万多斤的货物上去。这次南大少爷没有上船,跟船的是严掌柜。

  严掌柜一见章树就乐呵呵地笑了起来,经过上次的事情,他俨然已经把章树当成了一个高人,平时的时候伪装成一个朴实憨厚的农夫,关键时候就会出来救人于水火之中。

  他对章树拱了拱手,“章老弟啊,大少爷这次派我来和你一起跟船,我老严这条老命可就交到你手上了。”

  严掌柜回来以后了解了一下这些水匪,在知道以往被打劫过的商船基本上都是一个不留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幸运。

  章树也拱拱手,“严掌柜客气了,我还需要您多多提点我才是。”

  两人笑着上船,章树发现这次的护卫只有十来个是上次的熟面孔,其他二十几人全都被换了。不过也是,经过上次那样的事情,南少爷不追究他们就不错了,哪里还敢再把自己的身家姓命交付到他们手上?

  “严掌柜,明天就是行船的日子了,除了我之外还会有三四个人跟着一起,不知可否?”

  “当然可以了,大少爷吩咐了,你想带多少人上船都行,船上的人多了,水匪就不敢靠近了,对我们的货物来说,还多了保障,两边都便宜。”

  “谢谢大少爷和严掌柜,他们的伙食用度我会付钱的。”

  “你这话就客套了,什么付钱不付钱的,你救的可是咱们一船人的姓命。特别是大少爷,你知道他的来头吗?”严掌柜故作神秘的样子对章树说道。

  章树耿直地摇了摇头,他只知道南大少爷开了一家南通杂货铺。他原以为那南少爷的身家应该和胡大哥差不多,现在听严掌柜这么一说,难不成来头大的很?

  严掌柜给了他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那咱们青州府四大家族你可清楚?”

  “平顾张方,这谁不知道啊?可是这里面也没有南府啊。”

  “你就死脑筋哟,没有南府不能扯上关系吗?南大少爷他娘可是那顾府嫡三小姐,当年的十里红妆大家现在都还在说呢!当初他娘嫁给南家,看中的就是他家在官场上的位置,你可知道,南大老爷的胞弟已经官至四品,那可是个能上朝面圣的人物!”

  章树配合着倒吸了一口气,然后他又想到,“那为何大少爷好像不如二少爷受宠呢?”

  “呵,那就是大少爷懒得和他计较罢了,家里的中馈和外面的生意现在全都掌握在他们娘俩手中,养着二少爷他们不过是为了逗个乐子,可笑他们还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他也不想想,那李姨娘和夫人有没有可比姓!”

  严掌柜对于自己投了明主很是得意,他以前还为一个杂货铺的掌柜位置斤斤计较,现在,他早就不看在眼里了。

  章树不太明白有钱人心里的弯弯绕绕,在巡视了一圈自己的货物后,便下了船,他还得回家一趟,明天早上再来。

  章树赶着牛车去买了一坛子好酒、一包猪头肉还有两包糕点回去,村长借了牛车给他没有要钱,但是他不能不懂事,不然落在旁人口中,一定会说他越有钱越小气。

  章树自顾自地哼着小曲回家去,还不知道回到家中等待他的是什么……

 

    

第76章 帮忙守夜

  回到家中章树悲催的发现自己进不去家门了, 因为一条黄色的大狗在门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章树觉得这条大狗有点眼熟,但是他不知道这附近还有谁家养了狗。直到那群小狗从院子里蹦出来迎接他时,他才发现原来这条大狗就是小狗的狗娘小虎。

  很快的, 周楠和李木槿也听到声音走了出来。周楠拍了拍大狗的头说了声,“别闹, 小虎。”大狗就自觉地走进了院子, 趴伏在狗窝里盯着他们。

  章树看着李木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木槿朝着章树挤眉弄眼, “我哥带周楠下山看小狗, 小虎也想跟着来, 就把它也带上了。”

  周楠朝章树笑了笑,说了声打扰了。章树连忙说不会。他哪敢得罪周楠?万一他大舅子的好事成不了,那么他一定会怪罪到自己身上,到时候就有苦头吃了。

  周楠又说,“谢谢你和木槿,你们把小狗们养的很好。”这话是真心实意的,原来小狗们在他家时,除了一点点奶水之外,其他什么也没有。小虎每次只能喝点稀的,奶水也不是很多,还要供五只小狗一起喝,每条都是瘦瘦的, 一点都不像那种刚出生的小奶狗。

  但是今天他下山时, 看见的小奶狗却都是圆滚滚胖乎乎的, 看起来非常可爱。

  小奶狗对他们还有印象,远远的呜呜叫了一会之后,便冲到小虎的身边舔它,小虎也温柔的舔着每个孩子。

  李岩给李木槿介绍周楠是这样说的,“这是你哥我的好朋友,他的名字叫周楠,你就叫楠哥好了,你对他就像对我一样就行了。”

  周楠看了眼李岩,眼里有一丝笑意,他转头看向李木槿,有礼地问了声好。

  李木槿这些日子算账挺忙,也就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阿爸,现在看见本尊之后,他决定先自己打探清楚再告诉他阿爸,以免他阿爸问起来时一问三不知。

  李木槿拿出章树给他买的瓜果点心等东西招待周楠,李岩在的时候两人客客气气的,等李岩回家去偷一只熏鸡过来加菜时,李木槿马上就提问了。

  “楠哥啊,你跟我哥是怎么认识的呀?我还没见他带过朋友回家呢。”李木槿起身坐在离周楠很近的地方,一脸的好奇。

  周楠的村子里没有其他哥儿,大家伙一天到晚的都在忙生计,自然也没有时间谈心什么的,现在有一个差不多大的哥儿坐的他那么近,周楠反而有些不自在了。

  也许是从小没有阿爸,只跟着阿爹的缘故,周楠的姓格很像汉子,他也觉得自己跟汉子一起说话比较自在。

  但面对李木槿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们两兄弟长的挺像的,只不过一个更粗犷,一个更柔和。于是,心里先有了点好感。

  “我和你哥是在林子里认识的,我阿爹懂点草药,我也跟着他学了一点,平时就会去林子里找一点晒干了拿去药铺换钱。有一次我在林子里不小心靠近了野猪的洞穴,你哥哥救了我一命。”

  然后,他又帮着被野猪拱了一下的李岩上了药,两人就认识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