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异兽治疗师+番外

 

文案:

一梦五百年,从修真界回来之后,他只想治疗那些可怜的异兽。

嗯!顺便撸一撸毛.......

结果变成了万兽迷,每只都哭着喊着求抱抱。

只不过之前捡到的小崽子怎么摇身一变成了联邦的将军还光明正大宣布他是他的未婚夫?

磨牙:小崽子不听话怎么办

忠犬:多半是惯的,亲一下就好了

这是一个被异兽缠上又被异兽的主人缠上了的故事。

极度外冷心热的面瘫将军大人VS从修真界穿回来的高岭之花

美食+萌兽文

小受的金手指很粗很大,苏爽文。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禾墨,钟擎 ┃ 配角:异兽们 ┃ 其它:未来,科幻,虫族,异兽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在修真界惹得无数灵兽争风吃醋的大能,某一天灵魂竟然回到了自己原来的身体。身体废柴不要紧,他手握绝世功法,结契强大异兽,前有联邦第一将军开路,后有从修真界追过来的灵兽保护,在星际时代开始了医兽,恋爱,打虫的鸡飞狗跳生活。本文文风诙谐幽默,情节搞笑逗趣,主角前期弱小,后期逐渐强大起来,虽然主角修炼时间很长,但是被宗门保护得比较好,性格坚韧带着纯真。与一般的爽文不同,文中更倾向于描写主角与异兽之间的日常,卖萌为主,战争为辅,温暖欢快的基调,值得一读。

 

                                                                  

 

第1章 

  木蓝星。

  平民区。

  如同之前在每一个梦里梦见的一样,笔直的小路上,妖娆的七尾花隆重盛开,嫩绿的茎藤缠绕在金属色的栏杆上,蜿蜒向上,爬满了整面墙壁,只露出些许缝隙。

  偶尔有循着味道过来的拇指大的飞虫,在靠近的瞬间就被七尾花用馥郁的花液层层裹住,不过几秒就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如七尾花残酷美丽的花语—在甜蜜的沉溺中死去。

  记得爷爷跟他说过,七尾花是在他出生那年种下的,为了保护年幼的他不被木蓝星的蚊虫骚扰。

  说来也怪,他的父母都不是吸引蚊虫的体质,到了他这里,完全是相反的两个极端,禾墨海记得爷爷跟他说这话时笑眯眯的模样。一转眼,沧海桑田。

  七尾花种植不易,价格更是昂贵,爷爷用了一小半的积蓄才买到了种子,花了无数精力才把七尾花培育成现在的模样。

  他的记忆中,爷爷永远是笑呵呵地拿着花铲给七尾花松松土,时不时转过头看一眼正在坐在藤椅上认真看书的小小的他。

  十六年的时光,足以让矮小的嫩芽长成如今的灿烂花墙。

  禾墨与爷爷的家,就在花墙后面,一座不大不小,温馨而又舒适的家。

  走到墙壁中央,禾墨用手掌对准金属墙按下去,只听到清脆的一声嘀响,一块门悄无声息出现。

  “久违了主人,欢迎回来。”智脑墨兰永远出现在第一时间,冰冷得金属音不带有任何感情却让他如此怀念。

  有多久了,没有听到墨兰充满冰冷与机械感的声音。

  一年前,他被爷爷去世的消息刺激得浑浑噩噩,匆匆忙忙赶回去,却在学校里被机甲系的学生误伤,失去意识躺在医院直到昨天才苏醒。

  别人认为他只昏迷了一年,只有他清楚明白地知道,他的意识去了另外一个匪夷所思的陌生世界,呆了整整五百年。

  他附着的身体是个悲催的家伙,被同父异母的兄长赶出来饿死在路边,他的意识不知怎地进入了这家伙的身体,算是捡了个便宜。

  这家伙的身体拥有水木双灵根,他靠着出众的灵根,在哥嫂震惊惶恐的目光下被仙师选中,进了修真界顶尖门派驭兽宗,不过短短一百年就从初入门派的无名小卒变为声名赫赫的大师,不仅实力达到化神期,一手御兽绝活更是让修真界大能叹服。

  可谁能想到,除了灵根出众的因素以外,他的成功还归咎于他无意间得到的一本无名功法,后来,他取名为星辰诀,顾名思义,凝聚星辰之力。

  花墙后面是个小小的花园,木蓝星最负盛名的花都种在这了,还有不少果树,都是禾墨爱吃的,现在正是花朵妖娆盛开的季节,果树上只浅浅结了些青涩的小果子,离成熟还得有段时间。

  最靠近花园的房间是餐厅,餐厅右手边是厨房,前方是客厅,顺着客厅里的木质楼梯盘旋而上,楼梯的左右便是爷爷与禾墨的房间。

  爷爷的骨灰盒放在爷爷原来的房间,和照片放在一块。禾墨默默打开门,静静地望着房间内分毫未变的摆设,最终目光触及爷爷遗照上慈祥的笑容,久久未动。

  良久,禾墨伸手,抚摸着照片冰凉的材质,漆黑的温润眸子划过深刻入骨的悲伤:“爷爷,我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文章:《被八个主角联名举报以后》戚少卿走上了一条培养反派处处与主角作对的路,又名《我为反派披战袍》

 

 

第2章 呵

  对于禾墨来说,在修真界的五百年更像是一场梦,梦醒了,他醒了。

  他所属的世界完全不同于修真界,人类本身不具有强大的能力,必须依靠外物,才能得到强大的武力。

  而这个外物指的是异兽或者机甲。

  能够得到异兽承认的人类可以和异兽合体,得到异兽强大的作战能力,速度体力得到大幅度增强,如果和异兽的契合度非常高,甚至可以使用异兽的天赋异能,而不能得到异兽承认的人类只能通过机甲展示武力。

  但机甲的能力远远比不上异兽的能力,而且机甲价格极高,整个联盟供平民使用的机甲也不过只有几百万架罢了,要知道,整个联盟的人口单单一个旅游星球木蓝星就有几十亿常驻人口,且机甲中使用的能源石产量稀少,价格昂贵,若是动用大能量武器,能源石消耗得更快,除非是财大气粗的家族会购买机甲进行星球勘探,平民是基本没有这个能力的。

  每一个联盟的公民从出生起就渴望得到一头承认自己的强大异兽,然而事实的真相是普通的异兽数量繁多,但单体能力强悍的异兽稀少,就算是普通异兽,人类能够与他们合体的数量也仅仅是百中有一。

  换句话来说,能够得到异兽承认,与之合体提高自身素质的人类,占据了整个联盟的百分之一,这个百分之一大部分还是普通的f-d区间的异兽,越是高级的异兽繁殖越是困难,故c级以上异兽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已经是可遇不可求了。

  这个世界不是和平的世界,因为联盟时刻遭遇着虫族的威胁,它们无处不在,杀不尽,灭不完。

  在保护罩外的星球,随时都有虫族的踪迹,它们吞噬着任何有生机的地方,将万物化作虚无,它们是联盟最强大的敌人。

  不管是异兽还是机甲,都需要大量的联邦币。

  至少目前的禾墨支付不起这个价格。

  年幼时,他也曾和其他少年一般,渴望着独属于自己的异兽,所以他才会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驭兽宗。

  在驭兽宗中时,他见过比异兽更为强大通灵的灵兽,也见过神秘莫测的妖兽,邪恶多诡的魔兽。

  经历过人人倾轧的修真旅程,他更在乎兽纯粹真挚的感情。

  回想着以往幼兽们毛茸茸一团挤在他身边哼唧哼唧的模样,禾墨浅色的唇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随即勾起惆怅,他离开以后,它们会怎样呢?!

  会因为找不到他而哭唧唧吗?会缠着主人去把他找回来吗?会静静守在他曾经的院子中等待他归来吗?

  。。。。。。

  夜幕降临,不大的花园中,禾墨安安静静地坐着,一缕缕华光从天际的星辰上穿梭而来,缠绕在少年孱弱的身体上,慢慢渗透,如同母亲最温柔的怀抱,抚平少年微微皱起的眉。

  被引来的星辰之力并未全部进入少年的身体中,很大一部分分散在空气中,还有一部分被花园中的植物们吸收,在夜色中,它们显得格外精神抖擞,贪婪地用力吸收着星辰的力量。

  很快,一夜过去了。

  禾墨睁开眼,被露水微微湿润衣服上密密散落着黑灰色的不明物质,带着阵阵恶臭。

  对此早有预见的禾墨表情平静地进了浴室,利用半个小时利落地洗刷干净换上洁净的衣服。若是还能修炼法术,一个清洁术就能清理干净,何须如此麻烦。

  突然有些怀念修真界呢,少年浅浅一笑,苍白毫无血色的肌肤在沐浴后涌起几许健康的红晕,静谧的黑眸格外精神奕奕。

  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体没有灵根,在修真界学的功法,在这里完全用不上,幸好,他的依仗是星辰诀,只要身体内拥有完整循环的经络,便可修炼功法引来星辰之力。

  。。。。。。

  木蓝星是有名的旅游星,一年到头游客络绎不绝,接待宇宙飞船的降落点每天至少得接待数十艘商用客船,近三十万的客流量。

  木蓝星主城水央城坐落于木蓝星最大大陆板块中央,掩盖在透明的保护罩下的城市一年四季被鲜花树木覆盖,大街小巷随处可见木蓝星盛产的植物芬芳,不管走到哪一处,鼻尖都能闻到清淡的花香。

  禾墨的爷爷拥有一间小店铺,专卖木蓝星植物的种子以及盆栽。在爷爷去世后,店铺的所属权便移到了禾墨名下。

  店铺不大,只有六十平方,里面打理得井井有条,淡黄的砖面,雪白的墙壁,走进去就觉得眼前一阵舒适。一包包种子有序地摆放在咖啡色柜台中,可惜木框上摆放的盆栽植物已经死去了大半,剩下的也都是一副营养不良随时准备殡天的模样。

  禾墨打开店铺的大门通风,把枯萎的花草清理出来倾倒在垃圾桶中,圆滚滚的全能机器人亦步亦趋跟着他,眼球中一阵红光闪烁,刚刚从漫长的沉睡中苏醒的它显然很不明白小主人为什么要自己动手。

  “叮咚,欢迎光临田园花草。”

  几名游客好奇地走进来,三男二女,为首的高挑女孩子蹙了蹙精致的眉眼,纳闷地瞧了几眼木框上濒死的盆栽,迟疑地朝着店里忙碌的少年问道:“这里是卖花草种子的店吗?”

  禾墨一愣,他没想到刚开门就会有人进来,几秒后才回过神开口道:“抱歉,还未开张。”

  “没关系,我们就是想进来问一件事。”高挑女孩子注意到柜台中摆放的一包包种子,笑道:“听说这里的店铺有七尾花的种子卖,想跟你打听一下哪家店铺有的卖。”

  禾墨有些愕然,知道他家有七尾花基本都是熟人,但是这群小家伙很明显就是游客,他们怎么会知道的?!

  “我的确有七尾花,但种子从没在店铺里出售过,请问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这里有七尾花种子的?”如果是熟人介绍的,倒是可以给点他们种子。

  七尾花价格在花卉中算是比较昂贵的,爷爷也是奔波了许久才买到,花了很多心思才长成今天郁郁葱葱的模样,可以说,七尾花就是爷爷的象征,这么多年浓厚的爱意,都深藏在其中。

  卖给陌生人,禾墨是绝对不同意的,但如果是爷爷的朋友介绍过来的,禾墨不会介意给些种子。毕竟爷爷走后,他昏迷不醒,还是靠着爷爷的老朋友们,爷爷的后事才能够被打点的妥妥帖帖。

 

 

第3章 

  只是一个普通的疑问,却成功地让店里突然变得死寂,安静地只听得到浅浅的呼吸声。

  正在嬉笑打骂的三男两女,好像成了一群被吓得不轻的小动物,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不约而同噤声,扭过脸五双眼睛齐刷刷瞪得溜圆盯着禾墨,抿着嘴惊吓的眼睛一眨不眨。

  足足静默了半分钟。

  这群笨蛋!

  高挑的女孩子首先回过神来,懊丧地暗骂一声,努力地撑起笑脸打着哈哈,试图让气氛不那么尴尬:“我们是听别人说这家店种子质量好才进来问问的,巧合巧合。”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