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追逐

 

 

【书籍简介】

     他是父亲正妃唯一的孩子,被万人爱戴景仰,聚集无限希望的大王子,王位的继承者──洛格。

    

    可是洛格恨云霄。恨丽蓉娜妃生下的這個十三王子!因為他的出生,使他不能再独占丽容納妃的关爱。

    

    自小便饱受大王兄欺凌的云霄,渐渐养成了淡泊的性格。在被人遗忘的宫庭里,编织著只属于他与梦想中的少女──苏丽儿一起冒险的故事。

    

    但是,人总是会长大的。

    

    当洛格再度注意起这个昔日最痛恨的对象時,却发现幼时的恨意早烟消云散,杵在眼前的,是神仙一般美丽的人儿。

    

    洛格对云霄的宠溺、伤害、情意与癫狂,都是令云霄抗拒不了又头疼不已的缘由。

    

    想要再回到平静的冬庭、想要再对苏丽儿说说心里的話。而这一切,竟已变成一种奢求。

 

 

 

第一章

 

    他憎恨云霄!

    憎恨这个由丽蓉娜妃生下的弟弟!

    

    身为父亲正妃唯一的孩子,虽然很小就失去了母亲,洛格依然是最被父亲宠爱关注的孩子。母后的娘家,是国中的开国府爵,两个舅舅,执掌着朝中的军权。

    而他,是最聪慧、伶俐、有天分,被万人爱戴景仰,聚集无限希望的大王子--------王位的继承者。

    可是洛格恨云霄。

    恨丽蓉娜妃生下的这个十三王子!

    洛格还记得美丽温柔的丽蓉娜妃。

    长发如瀑布般顺肩而落,唱的歌如黄莺般动听;她细长的手指,可以奏出萦绕山谷的音乐;当时三岁的小洛格,总认为她就是自己的母后。

    抱着自己在花园中玩耍,细心帮自己洗澡,会为了自己一点点不小心而擦破的伤口哭泣的、温柔的、最叫人喜欢的丽蓉娜妃…………

    

    可是,在一个小鸟欢啼的清晨,丽蓉娜妃没有如往常般来洛格的宫殿陪伴他。

    洛格惶恐不安,飞奔到宫殿,让一群宫女保姆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后跑得满头大汗。

    丽蓉娜妃就躺在床上,还是温柔得如丝似水,宠爱地把洛格抱在膝盖上。

    “洛格,你喜欢弟弟吗?”身为正妃的儿子有直呼其他侧妃封号的权利,洛格历来叫她做丽蓉娜妃。丽蓉娜妃笑得好欢喜:“你快有个新弟弟。丽蓉娜妃要生弟弟了。”

    当时云霄还没有出身,他呆在丽蓉娜妃的肚子里,应该还是一块尚未成形的肉。

    丽蓉娜妃想生男孩,每一个妃子都想为王生个儿子。

    洛格知道什么是弟弟,他已经有五个弟弟、三个妹妹,还有几个出生就死了的不算。可他望向丽蓉娜妃一直用白皙的手指来回抚摸的小腹的一刻,忽然产生无法言喻的憎恨。

    

    我不要弟弟!

    他呆呆望着最好最好的丽蓉娜妃说:“我不喜欢弟弟………”

    丽蓉娜妃是我的!丽蓉娜妃是我的!

    洛格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他知道说出来丽蓉娜妃会不高兴,会不喜欢。三岁的年纪,他已经知道隐藏,知道心计。

    “弟弟在明年就会出生了,你要好好和他玩啊。洛格是哥哥呀。”丽蓉娜妃抱着洛格,如常的哄他,和他嬉戏。可惜她没有注意,洛格看着她还没有隆起的肚子,眼里流露的是一种不应该出现在孩子眼中的光芒。

    

    丽蓉娜妃待洛格如自己的孩子,她喜欢洛格,疼惜从小就失去母亲的洛格。王不是非常宠爱丽蓉娜妃,她不是最美丽的妃子,但洛格喜欢她,在宫中,真正维护丽蓉娜妃的,是这位三岁的大王子。

    三岁,洛格已经知道利用他的身份保护丽蓉娜妃。丽蓉娜妃是他的,是洛格的母亲,不是那个讨厌的小弟弟的。

    绝对不是!

    

    肚子一天天在隆起。终于,大腹便便的丽蓉娜妃无法再陪伴洛格游戏。

    洛格不肯和其他人玩,只好无聊地待在室内,看丽蓉娜妃亲手带着笑意织小弟弟的衣服。

    “看,洛格,这是给你冬天戴的。”丽蓉娜妃拿起一顶新编织的小帽,招手叫洛格过来,给洛格戴上。

    洛格笑着戴着新帽在屋里四处跑动。

    “这是给弟弟的,好看吗?”丽蓉娜妃抿嘴,拿起另一顶小小的帽子问。

    洛格停下脚步,用他炯黑的眼珠冷冷瞪着那小小的帽子。

    想---------把这碍眼的帽子剪个粉碎!

    “丽蓉娜妃,我要出去玩!”他趴在丽蓉娜妃背上撒娇。

    “不行啊,小弟弟要出生了,丽蓉娜妃想亲自为他准备衣服哦。母亲织的衣服才最合小宝宝的身。”

    不能出去玩!丽蓉娜妃不能陪我出去玩!

    洛格不动声色,把这笔帐算到小弟弟的身上。

    

    终于,小弟弟要出生了。

    宫女们出出进进,忙碌不停。王没有来,他有很多妃子,也已经做了太多次的父亲。对于偶尔才宠幸一次的丽蓉娜妃,他并不在意。

    可是洛格在意,他睁着孩子的眼睛,被众人恭敬地拦在门外。

    “洛格殿下,你不可以进去。”

    “现在不可以进去的,洛格殿下。”

    …………………..。

    他听见丽蓉娜妃的惨叫,吓得脸色苍白。惶恐不安、焦躁惊慌,三岁的孩子居然也可以知道这样的滋味。

    丽蓉娜妃一直在唤着王的名字,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进出的宫女、大夫,脸色越来越苍白、越来越苍白………..

    

    王终于来了,熙熙攘攘一群人跟在身后。

    “怎么样了?”

    负责的大夫跪在地上,面如土色:“禀告陛下,丽蓉娜妃生下一位小王子。可是…..可是……..”大夫害怕得连声音都发抖。“可是丽蓉娜妃身体细弱,已经…….已经保全不了了。”

    王听了,愣了片刻,长叹一口气:“保全不住……….唉,丽蓉娜还很年轻呐。好好安葬吧。这个孩子,赐名---------云霄。”

    安葬?

    丽蓉娜妃死了么?

    象被雷辟中一样,身体僵硬着,动弹不得。

    洛格站在一旁,已经呆住,连哭泣的本能也失去。

    丽蓉娜妃没有娘家,她是被大臣送上来的美人。她的死亡,换来的不过是帝王的一声叹息。

    洛格伤心,他当时太小,不知道怎么表达悲伤。这么深、这么痛、这么的孤单和心悸………….

    可是他很快找到目标,找到表达悲伤的方法。当他第一次看见皱巴巴,哇哇大哭的云霄,他就知道,是他,就是他!害死了丽蓉娜妃!

    云霄、云霄,他会憎恨一辈子的名字。

    

    云霄象卑微的草,生长在宫中。他和洛格一样,没有母亲。

    可是他和洛格没得比。

    洛格是大王子,他的母亲是正妃,他有在朝中举足轻重的外公和舅舅,他还有--------云霄一生也盼望不到的父王的宠爱。

    云霄……..

    云霄没有母亲,没有外公、舅舅,无依无靠。王的儿子太多,云霄并不能引起他的注意。或者说,他已经被父王遗忘在深宫。守着一座偏僻孤寂的冬庭,没有声息的长大。教导他的老师、服侍他的仆人,都由宫里的总管分配,全部是老迈无能的、偷懒怠慢的。

    顶尖伶俐的,自然是分往洛格的大王子宫----------亮宫。

    

    也不能说没有人注意云霄,洛格一直很注意他。

    云霄四岁,洛格在兄弟们面前动手打了云霄一顿,只因为云霄见到他没有行礼。七岁的小男孩可以对四岁的小男孩造成很大的伤害,云霄在床上昏了两天。没有人为云霄出头,每个人都奉承洛格。王更是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

    可是洛格意识到,不应该动手,不能让云霄死得太快。云霄死了,他就不能报仇了。

    他有很多方法报复云霄,为丽蓉娜妃报仇。

    

    云霄七岁,洛格用大王子的身份罚他在太阳底下晒了一天。这次的处罚没有任何原因,如果一定要给一个原因,是因为洛格认为云霄对他-----------“不敬”。

    云霄还小,他和洛格争吵,引来众人的责骂和兄弟们的攻击。没有人帮他。王知道了,派人过来责罚云霄。

    “我要见父王!”云霄大叫,泪在眼眶中滚来滚去。

    可是他没有见到父王,他被关在专门责罚王子的黑暗的小屋子里,饿了整整两天------对大王子不敬饿一天,不听管教饿一天。

    

    十二岁,云霄已经学会不和洛格争辩。他找到自得其乐的方法,开始不再理会父王的忽视和兄弟们的排挤。

    宫里小人的鄙夷脸色,当然也不会再带给他任何的感觉。

    他不再跑到母妃的画像前哭泣,不再用害怕的眼光望着洛格,不再为冷言嘲讽动气。

    他任洛格戏弄,任洛格用可笑的罪名折磨他,可是一回到冬庭,那个属于他自己的冷落的小地方,他就开怀起来。

    

    洛格恨云霄,憎恨象毒蛇一样咬着洛格的心。

    他英俊的脸庞总不自禁转向冬庭的方向,他风靡无数王公贵女的闪亮眼睛总在望见云霄的时候发出锐利的光芒。

    他恨云霄………

    恨云霄害死了丽蓉娜妃,恨云霄在吃够了苦头后还可以安然躺在冬庭的草地上望天空的白云,恨云霄不再害怕他,恨云霄每次被他戏弄,却只用淡淡的一丝看不见的笑容回应。

    还有,恨云霄越来越出众的俊俏,那无论是从父王还是从丽蓉娜妃那里都无法继承而来的俊美,让洛格恨得咬牙切齿。

    最恨最恨的,是云霄居然对他不在意,对他-------人人尊敬爱戴畏惧仰慕的大王子洛格------不、在、意!

    

    所以,云霄十五岁那年,洛格带着少年早成的冷静和威仪向父王请求:“丽蓉娜妃以前对洛格很好,洛格看云霄王弟一个人太过孤单,不如要他搬到我的亮宫。”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