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身份系列之先生(下)

 

 

文案: 

水无攸懊恼啊,好酒贪杯竟然害他在齐康手里失了身, 

呜呜呜,他真想找堵墙一头撞死啊,先生竟然被学生给上了,这传出去他还要不要做人? 

然而可怕的是,那混账太子学生竟然食髓知味,一次次的耍尽手段迫他就范。 

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个绝妙的主意,要这混小子去讨赐婚的圣旨,谁知他就真的讨来了。 

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当心渐渐失落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却并不是两情相悦天荒地老的幸福结局。 

战场上齐康的眼神,令水无攸痛彻心肺。 

此去经年,只怕……再也不能得见心爱的人一面。而转眼间,便是生死两茫茫。 

深宫中,是谁望穿了双眼?寒夜里,是谁痛断了肝肠! 

当救命恩人终于肯放手,当终于可以踏上归家的路, 

当重聚就要结束那些积攒了无数的悲凉和心伤。 

那些痛苦,到底要用多甜蜜的爱情才能补偿?

 

 

 

第十一章

    

    京城的马车很快到了,水无攸也不似先前那般虚弱,伊犁军队遭受重创,一蹶不振。冉国军队乘胜追击,直拿下了对方十六七座城池。然后伊犁军队便退守赫连草原之西,竟是不要这些城池了。

    边境线重新划分好,京城圣旨下来,着李路将军继续戍守边疆,其余大军随林老将军和楚将军班师回朝。

    这一次,齐康牵挂着水无攸的身体,两人便随军行走。每日里聊天看书,倒也不寂寞,一来二去,和那楚将军便熟悉了起来,水无攸看齐康与楚将军言谈投机,心中暗暗高兴,自思皇上果然是深谋远虑,经过这一次事,齐康就算是在军中站稳了脚跟。

    小闵子和叮当却都对楚天长的男妻感兴趣,不住的问他夫人是不是长的国色天香,不然怎会得他如此宠爱。

    楚天长一开始但笑不语,后来禁不住齐康也好奇起来,只好笑道:「内子容貌倒不出奇,只是温柔安静,和他相处,令人如沐春风,我每日里不管在外面多累多烦,只要一回家,经他软语温言几句,便觉那些烦累一扫而空。」

    齐康和小闵子叮当都失望道:「温柔安静算什么好处啊,哪个闺秀不是如此?若要你这么说,哪一日定要抽空去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人。」

    楚天长说到妻子,连眼神似乎都温柔下来,闻言哈哈笑道:「其他人犹可,唯独太子就罢了,您是什么身份?当今太子未来的皇帝陛下,内子胆小,若知道您的身份,定然会吓昏过去的。」

    齐康没好气道:「至于就爱到这步田地吗?大不了我去了,不告诉他我是太子,也不用他参拜就是了。反正你记着,你家我们是去定了。」

    话说到这里,楚天长也无奈了。只好答应下来。

    到了京城,自然是极隆重的欢迎仪式,皇帝陛下亲自来到十里亭迎接自家那有出息的儿子和三军将士,一连十几里地,都是红毡铺地鼓乐喧天,将士们自上至下,皆有赏赐,人人欢喜不尽。

    接着又是大宴群臣,水无攸在边关的事迹早传回了京里,一下子迅速蹿红,由一个倍受冷落的降臣变成了大红人,每日里邀约拜访不断,直应酬了一个多月,方渐渐平静下来。

    这一日直到中午,也没一个人来,水无攸坐在榻上,刚念了声「阿弥陀佛,可总算是让我耳根子清净了些。」就听外面一声高唱:「圣旨到,水无攸接旨。」

    「不是吧?这……这怎么又来了圣旨?」水无攸一口酒还没吞下,连忙狼狈的爬起来去接旨。

    这些日子齐康就住在他家里,寸步不离看着他,水无攸已经三个多月滴酒未沾,只馋的都快抽风了,好不容易昨日宫中降旨,把那小祖宗给叫了回去,他这才喘了口气儿,战战兢兢直等到现在,确定齐康不会突然出现,谁知第一口酒刚送到嘴里,就来了圣旨。

    圣旨一下,水无攸被轰的半天没爬起来。皇上大大的表扬了他在边疆所立下的功劳,但是又批评了他放浪不羁的行为。如此一来,功过相抵,所以答应的那几坛子贡酒就没了。

    贡酒没了,这不过是让水无攸的眼睛红了红而已,真正把他轰的魂不附体的晴天霹雳是下面的旨意。

    圣旨上说,鉴于水无攸行为放浪,不足为帝师,但是才学机智过人,又有可以让太子借鉴学习的地方,所以从即日起,升他为东宫侍郎。每日早起进宫陪太子读书习武。

    传旨太监估摸着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圣旨,连打赏都没要就灰溜溜的走了。

    这里水无攸拿着圣旨看了半天,方咬牙切齿道:「齐康你这个小兔崽子,我……我我我……好歹也舍身救了你两回,你不感激我,扣我贡酒也就罢了,你……你竟然把我从先生一下子降为伴读,啊啊啊……气死我了。」

    叮当却是很高兴,接过圣旨笑道:「公子,这差事就不错了,你本来就是才学过人行为放浪嘛,行了,别抱怨,还不赶紧趁今日这清闲功夫,先喝个够,以后进了宫,怕就没这个便宜事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水无攸连忙爬起来,奔进屋里抱着酒瓶没命般的死灌了几口,还不等把瓶子放下,就听院外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太子真是深知先生为人啊。」

    水无攸吓的把酒瓶都摔在了地上,回身叫道:「杨青,小闵子,你们……你们怎么过来了?。」

    杨青放开捂着叮当嘴巴的手,呵呵笑道:「殿下吩咐我们过来看看先生,说先生要是在家乖乖静养,就让您歇一天,明儿再进宫。若是偷着喝酒,让我们即刻就宣你进宫,若你不从,就强行带进去。先生,敢问您的功力可恢复了吗?」

    「那个臭小子……」水无攸气的身子都颤抖了,可惜只骂了一句,就看见杨青来到了近前,试着运了运气,他最后还是颓然的一耸肩,认命道:「算了算了……我们进宫吧。」

    

    水无攸万万没想到,他这一进宫,再想出来可就不容易了,人家都是妃子们说「一入宫门深似海。」谁知放在他这个伴读身上,竟也同样适用。

    转眼间,进宫陪读一个月了。水无攸无数次想要回家,无奈齐康就两个字:不许。

    试图和对方讲道理,但每到此刻,对方就立刻由那个风度翩翩温柔多情知书达理的太子殿下变成了一个蛮横士兵,管你怎么磨嘴皮子,就是送你两个字:不通。

    俗话说,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何况是水无攸,这一个月来,每天只有晚上让他喝两杯酒,其中一杯还必须是暖好的,补血补气的药酒,那药酒还是用黄酒泡的,这让水无攸士可忍孰不可忍,因此打从这天起,他性子上来,就不肯理会齐康了。

    齐康从回宫后,也着实忙碌,皇上喜他稳重聪明,逐渐让他帮着分担了一些政务,然后他仍要勤学不辍,更何况这些日子,他对武学也痴迷起来,所以一天里其实没多少时间在东宫,可他不在,自有下人们看着水无攸,不让他离去不让他喝酒。

    水无攸一连闹了几天脾气,齐康也无奈了,这一日傍晚,从乾宁宫回来,看见水无攸无精打采的坐在藤萝下那张椅子上,他想了一想,就微笑着上前道:「怎么?觉得闷了?」

    水无攸抬头看了他一眼,没理会。却听齐康又笑道:「若是闷了,我便让你出宫散一天心如何?」

    一语勾起了水无攸的伤心事,站起来气愤道:「我只是你的伴读,又不是后宫的妃子,为何要被你强行关禁在宫中?有家也不能回?你说看着我不让我饮酒,可现在我身子调养了几个月,已好的差不多,我自己便是大夫,难道还不知轻重吗?」

    齐康痴痴看着他的愤怒模样,那眼神深沉的竟让水无攸打了个颤抖,疑惑的看着齐康:「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書香門第

    「没什么。」齐康微微一笑:「既然你想出宫,明天我就和你出去一趟。」说完便转身离去。

    水无攸呆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忽觉这几个月来,眼前的少年竟似深沉了不少,那双眼睛里盛着的东西,自己竟看不透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明天能够出宫是个好事儿,最好自己能想想办法,从此后就不用进这东宫来,则是最好了。

    齐康所说的散心,其实并不是逛街,一大早,他和水无攸梳洗停当,便带着小闵子叮当和杨青大摇大摆的来到楚府。

    楚府的下人们见这带头的两位公子都是人中龙凤般的人物,哪敢怠慢,连忙飞奔进去通报,然后带他们进去。

    只见院中站着一个布衣青年,见到他们微笑施礼,周围几个丫鬟仆妇们倒都穿着绫罗绸缎,且姿容不俗。

    彼此介绍了身份,齐康也没说自己是太子。

    青年微笑着将他们让到屋里,齐康等人都好奇的偷偷拿眼瞄他,见他果然走路是跛着脚的,心中都觉有些怜惜,便不肯好奇盯着,一起在椅子上坐下。

    青年让人上了茶,然后笑道:「几位是来找将军的吧?真是太不巧了,将军下了早朝,被几位将军叫去射猎,不知何时才会归来。」

    齐康「哦」了一声,却不走,一边喝茶,一边拿眼仔细打量这位京城里最具传奇色彩的男妻,只觉他相貌普通之极,莫要说和水无攸的月华之姿相比,就算是宫里随便拉出一个太监,也要比他俊美许多,他怎么也想不到,楚天长为之钟情的,竟是这么个对象。

    再随便说了几句话,就觉这楚夫人见识谈吐倒还不错。楚天长说和他相处便如沐春风,现在看来倒也不假,对方态度不卑不亢,嘴角边始终一抹温柔笑容,的确令人舒服,就是话有些少,自己等人若不挑起话题,很快便会冷场。

    到得中午,连水无攸都觉没办法再在楚府赖下去了,正要起身告辞,忽听门外脚步声响,接着楚天长的爽朗笑声响起:「小可,今日运气不错,猎到了一只熊,我让人抬去收拾了,咱们晚些吃饭,我让人给你蒸一个蜜汁熊掌。」

    「啊,将军回来了。」那被叫做小可的青年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一下站了起来,跛着脚走到门边,此时楚天长已经进屋,先抱过小可,正要往他脸上亲去,就听他急道:「有客人呢。」

    楚天长往他身后一望,不由得愣了,然后连忙翻身拜倒,大声道:「参见太子殿下,臣不知殿下驾临,有失远迎,真是罪该万死……」

    「啊……」小可惊叫一声,方才的淡定自若全都不见,惊疑的看着齐康,「扑通」一声,也跪了下去。

    齐康连忙亲自上前搀扶起楚天长和小可,一边笑道:「我说过我来了不报身份的,却让你给揭穿了。」又对小可道:「夫人不用紧张,我与楚将军是很好的朋友,从边疆回来,事多繁重,好容易今日觑了个空子过来,你便当家常来朋友那样便行了。」

    小可点点头,却是正眼也不敢看齐康了,急忙出去吩咐厨房整治宴席,这里楚天长坐下和他们说话,一直说到未时初,午宴方上来,丰盛非常,其中更有许多齐康和水无攸都没见过的菜肴,几个人都吃的十分开心。

    齐康见楚天长十分的疼爱小可,席间不停给他夹菜,嘱他多吃,怜爱之情溢于言表,不由得笑道:「楚将军可做京都所有夫君的楷模了。」

    小可涨红了脸,从知道齐康是太子后,他就显得有些拘谨。忽听楚天长笑道:「太子殿下,你现在或许还不理解臣的举动,但是如果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自己倾心相爱的人,当你无时无刻的不想对她好,走到哪里都牵挂惦念着她,看到她开心你就觉得开心,看见她烦闷你心里也不痛快,想尽办法只为博她一笑,到那时候,你就不会笑话臣了。」

    齐康停了筷子,细细咀嚼楚天长这一番话,目光不自禁的就停驻在了水无攸身上。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