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棺中人

======================================================================

书生X鬼魂

一世相爱不得相守

一世输给命运

若能爱,便去爱

管世间艰难种种

人世苦短,匆匆数十年,相伴太难

只有全心全意的爱过,才没有遗憾

【这篇是在寒武纪年吧首发的,情节改动了一下,搬来JJ】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古色古香-爱情

作品风格:悲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18522字

第1章 一

月凉如水,玉轮高悬。

深山老林里,忽的出现一座斑驳院落,高墙红瓦,隐隐可以看出旧日的气派。

一只黑鸦飞来,栖息在枝头,隐在黑暗中,定定地看着院中。

一书生着粗布麻衣,背上背着书箧,行至斑驳的朱红漆门前,犹豫了一下,屈指叩了叩。

“咳,晚生路南浔,无处投宿,请求叨扰一晚。”

“叩叩叩。”

“叩叩。”

“晚辈路南浔,夜深无处去,打扰……”

大门“哐”地一声吱吱呀呀地朝里开了。

路南浔探头探脑地走进去,深夜里看不仔细,只觉得宅子里极大,曲径幽深,仿佛多看几眼,暗处中便要窜出几只怪物来。路南浔抖了抖,许久不见来迎的下人,不远处的厅堂倒是亮着昏黄的灯光,他便自去了。

厅堂里还是没有人,路南浔索性绕到后院,找了一间空厢房便草草睡下了。

这一日,跋山涉水,也是真的累坏了,不一会儿,房中便传出轻微的呼吸声。

院子里空空荡荡的,黑暗中有人嘻地笑了一声,“长得还蛮可口的……”

“呱”的一声,黑鸦抖落几根羽毛,往东边直飞而去。

 

翌日清晨,路南浔早早地醒了,自去院子里打了井水洗漱,来到正厅时,饭桌上正摆着几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路南浔的肚子适时地“咕噜”一声,嘴里道着“叨扰叨扰”,一手拿了一个,便在四处走动起来。

此刻在阳光下方才看清这宅子果真极大,东西两厢加起来大抵有二三十间厢房,路南浔昨晚宿下的客房后面就是个花园,南面植了棵玉兰,亭亭如盖,繁茂的枝桠往下投出一片宽大的阴影,路南浔直觉得那里该放一把躺椅。

正中有个碧绿的池塘,波光粼粼,几朵粉荷羞答答地开在水面,随风送来荷叶的清香,池塘中央竖着个小亭,路南浔踏上木桥,走近了才看清亭子上方悬挂的牌匾,上书“弄月阁”三字,横折竖钩之间透着一股狷狂傲气,可见此间主人不禁文采了得,更有一番风流性情,路南浔更加好奇起来。可掀开垂幔往里看,除了石桌石椅便无甚特别之处,路南浔惋惜地叹了一声。

路南浔走遍了整个宅子,偌大的房子里竟然不见一个活人,普通人都该在这时候感到惊慌,可路南浔偏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也不觉得害怕,如此正好,一来清净,二来便没有人会管他要他那所剩无几的盘缠。

“景虽好,却无书。”路南浔摇了摇头,刚想转身走开,却见转角处那间厢房的房门竟无声无息地开了一条缝,路南浔喜不自禁,走过去推开门,“吱呀”一声,一排排的书架映入眼帘,路南浔露出惊喜的神情,几步上前,慢慢地抚摸那陈旧木纹,上好的沉香木,这主人果然也是个爱书之人,书架上不见积尘,想必是每隔一段时间便打扫一番,路南浔抽出一本《中庸》,书页干燥,翻动间可闻及淡淡的玉兰花香,留白处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注解,正是出自湖心亭题字之人的手笔。

路南浔挑了几本,便将屋子里的躺椅搬去了玉兰树下,一边纳凉一边摇头晃脑津津有味地读起来。

到得中午时分,饭桌上又放上了几个热腾腾的馒头,路南浔打了点水,就着清甜的井水吃了,下午继续看书,晚上回来依然是馒头。

路南浔心想自己寄人篱下还是不要有诸多怨言的好,但是嘴里实在淡出个鸟来。

他四处看了看,“不知道是哪路大仙好心施舍在下饭菜,但是馒头实在是吃不下了,可否换点别的?”说完,他又忍不住自己笑起了自己来。

第二天果真换了别的——素菜包子。

路南浔乐了,愈发地好奇这宅子里的第二个“人”。正午时分,路南浔早早地躲在大厅的屏风后面,想一窥真相,可是足足等了一个时辰,都不见任何活物出现,饭桌上空空如也。

晚上路南浔还继续守株待兔,依然没有结果。

他摸了摸饿扁了的肚子,嘟囔道:“好心人,出来跟我说说话吧,好生寂寞呢。”

待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回应,他只好妥协:“这样吧,我出去一会儿,你要是有吃的呢,就放在桌上,我保证不偷看,好么?”说完,便出去了。

转头再进来时,还真有吃的放着,只是比起往日要凉了。

“素菜包子还是吃的寡淡了点,还有别的么?好歹赏点油沫星子呀。”

路南浔幽怨地叹了一口气。

深夜,院子里又变回静悄悄的,有人气急败坏地跺了下脚,“这人类怎么这么难伺候?”

这次,却有人回了一句,“也不知当初是谁贪嘴。”声音慵懒而低沉,如山涧间流水击打山石的清脆和冷冽。

 

又过了几日,路南浔忍不住开口:“你不能出来见我,连跟我说说话都不可以么?”

“这宅子里太也冷清,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路南浔本以为还是跟之前一样,却不料,过了一会儿,有个软软萌萌的声音轻轻地道:“今天元宝哥哥出去了,我,我是第一次来给你送饭。”

路南浔惊喜地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铜钱。”

“铜钱,你好啊。”

“你……你好。”

铜钱似乎有点怕生,而且刚学会说话不久,讲话磕磕绊绊的,但是对人却不怎么设防,路南浔逗弄着他说了很多话,知道了他有个哥哥叫元宝,还有个主人,但当路南浔说道想要见见他们时,铜钱又不吭声了。

 

翌日,饭桌上没有了香喷喷的烧鸡,也没有了大白馒头,路南浔便知道昨天逗弄铜钱的事坏了。

路南浔道:“好神仙,我再也不打歪主意了,莫生气,我没有恶意。”

等了一会儿,没人回答。

“大家好歹住在同一间屋檐下,我寻摸着,大家可以互相认识认识,大恩大德,我路南浔没齿难忘。”

“哎~这样吧,我还是出去避让一下,这次我也不偷看,可以么?”

路南浔走了出去,却没有像上次一样遵守承诺,而是偷偷地趴在窗棂处往里望,正看到一条白色的大尾巴在眼前一晃而过时,头上被一颗天外来石砸中了。

“哎呦~”路南浔惨叫出声,大尾巴愣在当场不动了,眼睁睁地看着外面的路南浔皱着眉头揉脑袋。

大尾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你们凡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骗人!你怎么可以骗人!”

路南浔:“……”

路南浔看着这只口吐人言哭的惊天动地的狐狸,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路南浔:“呃……你,你先别哭。”

狐狸:“凭什么!你能偷看我还不能哭!人和人之间还有没有信任可言!”

路南浔:“我……我是无心的,况且,你也不是……人。”

狐狸:“那你就是有意的!”

路南浔:“……你叫什么名字?”

狐狸哭得抽抽搭搭的,斜睨了他一眼:“我叫元宝。”

路南浔:“原来你就是铜钱的哥哥。”

元宝:“我不是铜钱的哥哥,我是狐狸,他是龟。”

路南浔:“……可他叫你哥哥。”

元宝:“叫哥哥就一定是兄弟吗!你还不是说好不偷看还是偷看!”

路南浔:“我听铜钱说你们有个主人是么,晚辈想当面给他道个谢。”

元宝:“看吧,我就说凡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偷看完我还要打主人的主意!没门!”

路南浔:“小狐狸,你就帮帮我吧。”

元宝:“死心吧,愚蠢的凡人,主人才不会看上你这么丑的人的。”

路南浔:“……”

沟通无果,路南浔便只好作罢。

说来这路南浔也是个妙人,寻常书生在这荒郊野岭外,遇到一两只山精野怪的早被吓破胆了,偏他还怡然自得地跟妖怪聊起天来。

夜里,还是可以听到小狐狸的呜咽声,“嘤嘤嘤,主人,我错了……”

随后,“砰”地一下落地声,世界清静了。

 

 

 

第2章 二

自从有意撞破那一幕之后,路南浔便发现平日里死寂沉沉的花园变得很热闹。

譬如铜钱老是喜欢趴在池塘边晒太阳,稍微挪动一下便从石沿上掉下来,“啪叽”摔了个四脚朝天,铜钱死命地挥舞着四条小短腿都无法翻过身来,路南浔看见了,便顺手撩一下,铜钱讨好地拿头蹭蹭他的手背。

铜钱还很喜欢拖路南浔的袜子来咬,每次都被他咬出好几个洞,路南浔缝缝补补,耐不住铜钱实在对袜子的执念很深,便由他去了。

元宝最喜欢五颜六色的琉璃珠,被路南浔撞破之后也索性不管了,幻化成人型呼朋唤友地到空地上玩弹珠。眨眼功夫,各路精怪都齐聚而来,孩子们嘻嘻哈哈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下冷清的大宅子才总算有了人气。

路南浔半躺在椅子上,摇头晃脑,“诗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耽,宜尔室家,宜尔妻孥。”

“书呆子。”话音刚落,一颗石子砸在他头上。

“谁?”路南浔坐起来,左右望了望,不见人影。元宝眯着眼睛趴在地上瞄准,铜钱迈着短腿晃晃悠悠地挪过。

路南浔继续躺下来,在暖暖的微风中渐渐入睡了。

他看不见高大的玉兰树上坐着一个人,正拿一脸嗤之以鼻的神情看着他哈喇子流了一脸。

 

到得晚上,路南浔在床上辗转反侧。

随手披了一件外衫,便到花园里闲庭信步。

月色很好,在青砖铺就的地上倾洒一泼泼水银。

路南浔走向弄月阁,白日里平淡无奇的小亭子此刻在月华的洗浴下却变得神秘莫测起来,四面垂下的纱幔竟能无风自动,淡淡的七彩光芒透出来,一派光怪陆离,耳边隐约响起仙乐般的声音,路南浔看得痴了,缓缓走上前去,却在伸手拂开垂幔的时候,光芒骤的一闪,继而迅速褪去,四处又变回静悄悄的,仿佛一场海市蜃楼,又犹如沙漠旅人濒死前的一丝幻觉。路南浔呆呆地揉了揉眼睛,掀开的那一霎那,他分明看见一个身穿月白长衫的男子,在他闯入的时候瞬间皱紧了一双好看的眉头,妙目含水,肤色白皙,惊为天人。

空气中还浮动着玉兰的暗香。

“莫非是天上的神仙,长得……可真好看。”路南浔看见地上有个香囊,想是那人遗落的,便捡起来揣进了怀里。

一路且歌且行:“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回到房中,一夜好梦。

屋外一直有双眼睛带着好奇一路目送着他。

 

“书呆子!”元宝咋咋呼呼地在耳边嚷嚷。

路南浔翻了个身继续睡。

“你个死书呆子!快醒醒!!”元宝一把掀开路南浔身上的薄被,卷成一团丢到床尾。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