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身份系列之先生

 

 

文案: 

一个被俘投降的降臣,好酒贪杯,胸无大志。 

水无攸实在不明白,这样的自己怎么就会被皇帝老子选中,成为太子殿下的先生呢? 

第一眼看到太子,就因为他眼中的恨意惊讶。 

呵呵,看来这小孩子也是对自己这个先生的身份十分不认同啊, 

那正好,就由他向皇帝老儿请辞吧。但令水无攸怎么也没想到的是, 

那前一刻还立场坚定的太子齐康却在下一刻知道自己是要陪他上战场之后变的欢欣雀跃起来, 

一口就答应了让他做先生,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行了拜师礼。 

边塞遥远,这一对组合颇为奇异的先生和学生, 

却在一路慢慢的磨合中渐渐体会到对方的好处,两颗心被慢慢的聚拢到一起。 

战事频繁,随之而来的是刺杀,陷害,阴谋,还有生死一线的战斗。 

齐康对水无攸的感情由感激到怀疑再到最后的坚信不疑,慢慢发展成一种连他也不敢直视的情愫。 

凯旋回京,水无攸的任务已经结束,可齐康却不想结束,不,不是不想结束,而是…… 

他想让水无攸重新尝试接受另一个身份,这一次,他要的是天长地久,一生一世。

 

 

 

第一章

 

  冬日午后的阳光照在庭院里,两棵老树在寒风中傲然挺立。几盆大型的盆栽错落有致的分布在小院各个角落,是那种四季常青不怕寒冷的植物。

  虽是寒冬时节,这院中却是生机盎然。

  摆设简单的大厅里,一个人正在慢慢的喝茶。明黄色的长袍,英俊的面孔,只是轻轻掀起茶盖的一个动作,竟然就透露出几许指点江山睥睨天下的霸气。

  这人身后站着两个目不斜视面色严肃的青年,另有一个约莫五十岁左右的老人,他的表情就放松多了,一张富态的脸上没有半丝胡子,眼中始终充满让人觉得舒服亲切的笑意。

  只不过候在大堂里伺候着的管家可一点也没觉得那笑意有多让人亲切,事实上,现在要是能有一条地缝让他钻进去,哪怕那里潜伏着一条毒蛇,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进去与蛇为伴的。

  「你们主子,是每日都出去吗?」许是看到了管家的紧张,唯一坐在座位上的英俊中年人微微一笑,轻轻的啜了一口茶。

  「回……回皇上的话,我们公子平时好酒,所以……所以每日都会出去喝酒,不到傍晚是不会回来的,但今天,奴才……奴才已经派人去找他了,想是……不必皇上等到那么晚……」

  管家还很年轻,俊俏的脸上布满了汗水,诚惶诚恐的语气。

  也是,面对这位冉国被誉为千古一帝的皇帝陛下,他一个小小管家,还能保持着身体基本的站立形态,并且言语还没到语无伦次的地步,已经是值得嘉奖了。

  「听说你们府里的人,都喜欢称呼他公子,这却是为何?」皇帝陛下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饶有兴致的盯着管家询问。

  俊俏的小管家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心想皇上啊,你要不要八卦精神这么旺盛啊?难道你不知道你一开口说话,我腿肚子就要哆嗦上好一阵子吗?我现在还能站住,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皇帝的话谁敢怠慢,因此小管家努力的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在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并尽量用平静的口气道:「回皇上,我们公子在江南军中的时候,就只是一个军师,没有品级的,所以上上下下都管他叫先生,像我这近身伺候的人,就只叫他公子了。」

  「哦,原来如此。」皇帝点点头,又拿起桌上茶杯:「可是朕怎么听说水无攸虽然才高八斗智计过人,但他并非百无一用的书生,他的武功据说很高啊,当年若非你们孤军深入为吕将军所趁,以军士性命相要胁,只怕他只身也能逃走的。」

  小管家的脸上一红,心想皇帝陛下你揭人疮疤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一脸的平静啊,就算我们公子洒脱不羁,这被俘投降也是件丢人的事好吧?你今日来,不管怎么说,应该也是有求于我家公子的吧?总不能您老兴致上来了,特意过来探望一个降臣。

  想是这样想,嘴上却仍恭恭敬敬道:「回皇上,我家公子听说是因为从小体弱,所以跟着一个大和尚练练内家功夫,主要是治病养身用的,不过他天资聪明,所以到最后也算是武功不俗,但他轻易不用,平日里也不在战场上厮杀,只因他体内先天不足,这武功只能撑一阵子,无法久持。」

  「哦,是这样啊。」皇上点点头,又喝了一口茶,微微皱了下眉头。

  小管家是个伶俐的人,连忙躬身道:「陛下,茶凉了,奴才去给您换一杯。」说着就要上前。

  却见皇帝摆摆手道:「不必了,你说话有条有理,难得又这么年轻就能得到你家公子的赏识重用,你叫什么名字啊?」他说完,像是要表明真的不用换茶般,又啜了一口凉茶。

  「回皇上,奴才跟着公子姓,名叫叮当。」

  「噗」的一声,皇帝陛下一向过人的定力在瞬间土崩瓦解,一口茶全都喷在了面前青砖地上。

  他瞪大了眼睛,失声道:「水……水叮当?素闻水无攸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怎的……怎的给你起了这么一个好笑的名字?」

  叮当一张脸都快扭曲成苦瓜了。闻言咬牙切齿的小声道:「回皇上,公子……公子是在喝醉的时候给我起了这个名字,后来等他清醒了,奴才求他另起,说不要叮当这么难听的名字,结果他却说既已起好了,岂有再改之理,让奴才……让奴才凑合着用吧,所以……就叫到现在了。」

  两名青年和老太监都同情的看着叮当,心想好可怜啊,瞧这小家伙漂亮的,本该配一个好听的名字才对,怎的偏偏就摊上了那样一个主子,若不是皇上在眼前,只怕这小管家就要抱头痛哭了。

  皇上显然也没料到竟是这个答案,愣了半晌,忽然展颜笑道:「素日里许多人在朕面前说起水无攸,褒贬不一,如今朕虽未见到他的人,不知他究竟如何,但有一点已经可以肯定,这人……必定十分有趣。」

  叮当心想有趣什么啊?那家伙就是恶劣,哼哼。

  刚想到此处,就听院门「轰」的一声被打开。

  「刷刷」两声,站在皇帝身后的两名青年立刻抽出腰畔宝刀,却见叮当摆手道:「不用紧张不用紧张,不是贼人闯进来,这定是我家公子回来了,奇怪,难道家丁没和他遇上吗?怎的还是这副做派?」

  「这像什么话啊?自家的大门竟然用脚踢。」老太监也忍不住说话了,心中对水无攸本就没什么好感,此时就更加的瞧不起对方。心想着这厮该不会是对皇上不满,所以刻意糟蹋皇上赐给他的宅子吧?

  对于水无攸的踢门行动,皇帝陛下也是好奇的,站起来走到门口,这才明白过来。

  只见水无攸两只手臂各抱着一坛子酒,正摇摇晃晃往屋里走来,走了几步,忽然开口高声唱道:「东门酤酒饮我曹,心轻万事皆鸿毛,醉卧不知白日暮,有时空望孤云高……」

  叮当额角上的青筋都隐隐爆了出来,心里恨恨道:「我的公子啊,祖宗啊,你还在这里心轻万事皆鸿毛咧,我看你的确是醉的不知白日暮,不过以后你还能不能看见孤云高,这可就难说了,我让你每天醉了不醒醒了不醉,这下好了,让皇上堵住了吧?」

  水无攸的声音十分好听,这几句歌唱的也没跑调跑得不成样子,总体来说还算是很动听的。

  就见他唱完踉跄了两步,细长的丹凤眼努力睁了睁,然后又使劲甩了甩头,于是那黑亮如瀑的一头散发就也随着他的动作四散飞舞,配着他匀称挺拔的纤长身材,一尘不染的如雪白衣,秀美无双的容貌,倒真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天上谪仙下凡的气质。

  不过谪仙一开口,那份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立刻就荡然无存了。

  「叮当,有……有客人吗?还是……我已经……已经醉到看你重影的地步了?不对啊,以前看你重影,顶多是长出两个脑袋,今日怎么这身子也分了好几个?」

  「公子,这是……」叮当急了,一边低吼一声,就要窜出去摁着水无攸下跪磕头。可还没等说完,就被皇上一摆手给拦住了。書香門第

  皇上迈步跨过门槛,走下台阶,来到水无攸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忽然笑道:「还是当日在朝堂外跪着时那一派宠辱不惊的气度,只不过今日酒醉后倒多了几分可爱。」

  「谁……谁说我醉了?我觉着自己今日还是控制住了的,不然……不然这两坛子美酒我能安然抱回来吗?吴掌柜的小气那是全京城都出名的,难得今日让我抠来两坛子杏花白……」

  水无攸高声分辩着,细长丹凤眼一点也不避讳的看着皇帝,皇帝也就饶有趣味的听着他说。

 

  谁料想不等听完,就听「咕咚」一声,面前的水无攸竟忽然跪下,语气惶恐道:「臣……臣不知陛下驾到,未曾……未曾远迎,还望……还望陛下恕罪。」

  皇帝哭笑不得,摇摇头道:「你醒酒倒是醒得快。朕今日只穿了便衣,还想着或许能瞒过你一阵子昵。你怎的不说自己罪该万死?还未曾远迎,朕哪敢指望你远迎,这没让朕等到太阳下山,已经是你水公子给朕面子了。你这可是真真的罪该万死,你却巧,还敢让朕恕罪。」

  水无攸小心将两坛子酒放在地下,然后爬起来,笑嘻嘻道:「臣……臣一条条回答皇上问话。首先,皇上要瞒着臣,不该穿明黄色的便衣,这明黄乃是皇家颜色,除了陛下谁敢用啊?何况陛下的气度也在这里,所以虽然当日离皇上远,没看清面目,但今日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说到这里,又使劲儿甩了甩头,似乎是要借助这个动作令自己保持清醒,然后又笑道:「第二,臣当然不能说罪该万死,万一臣说了,皇上你正等得不耐烦,气头上来一句『那你就去死吧』,臣就这么稀里糊涂送了命,多冤啊是不是?」

  「还……还有第三。」

  水无攸一边说,一边伸出两根修长纤美的手指摇了摇,却听皇上没好气道:「这是二,你醉到连数都不会数了吗?」

  醉眼朦胧的翩翩公子低头一看,哦,果然是二,于是连忙又加了一根手指,又在皇帝面前摇了摇,这才接着笑道:「皇上……皇上您今日也真是来着了,臣……臣急着将这两坛子酒送回家,唯恐被宵小偷走,所以……所以此时方回,不然……便是宿醉不归这种事,臣也是经常干的。」

  「你还敢说。」皇帝气的都开始磨牙了。

  水无攸却不知害怕为何物似的。一颗脑袋如同拨浪鼓般前后左右摆着,然后高叫道:「叮当,叮当,你这兔崽子哪里去了?贵客驾临你还敢躲懒,出来……」

  「别叫了,他比你强得多,伺候半下午了。」皇上一边说着,也觉奇怪,心想那小管家怎不应声呢?回头一看,却见叮当已经吓昏了,此时一名青年正扶着他,不然只怕就要倒在石阶上。

  「这……这胆小如鼠的家伙,公子我……我还没害怕,他……他就吓昏了。」水无攸踉跄着上前,在叮当脸上拍了拍:「快……快醒醒,给……给皇上安排……安排晚饭,没……没肉的话,就把后院那只大黄鸡宰了,哦,出去买点也行,虽然肉价现在贵,但这是御膳,过后可以去御膳房领银子……」

  要不是这一次来找水无攸的确有重大的事情,皇帝陛下非一脚把眼前这没正形的家伙给踢进护城河里不可。连那个老太监都看不过去了,摇头叹道:「哎哟,这可怜的叮当啊,摊上你这样的主子,他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水无攸抬起头,努力的眯缝着眼睛看那老太监,忽然咧嘴笑道:「是……是陛下面前的红人陈公公吧?嘿嘿,不用替这小兔崽子担心,他……他活的比我还滋润着呢……」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