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身份系列之皇兄

 

 

  内容概要: 

 

  高天是因为真的对他皇兄没了法子,才不得不篡位的。 

 

  他太爱高歌,也从未隐瞒过自己的感情。 

 

  但就因为如此,那个白痴家伙竟屡屡拒绝他的邀约,连被蚂蚁咬了一口都能拿来做逃避的理由。 

 

  可是,篡了位又如何?那人仍是没心没肺的。 

 

  想贬他到采石场受一段时间的苦,让他珍惜现在的幸福吧,谁知他却在采石场里如鱼得水,甚至不愿意回来了。 

 

  怎能让他如愿,高天这样想著,就把人又抓了回来。 

 

  正当幸福暗暗滋生的时候,三弟谋反,烽烟又起。 

 

  就连高天自己都没料到,在这场平乱过程中,竟会生出如此多的事端。 

 

  在他以为幸福唾手可得的时候,上天却又偏偏残忍的敲醒了他。 

 

  造化弄人,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 

 

  他与他,最后是否还能得回那本不应失去的幸福呢? 

 

  身份系列之皇兄梨花烟雨 

 

  身份系列之皇兄---1 

 

  秋风起的时候,正是宁京城一年中最清,最浓,最醉人的季节。 

 

  连年的风调雨顺,将之前因为频繁对外用兵而造成的民祸最大限度的弥补起来,同时,因为太子与五王爷的英明仁厚,将由他们的父皇一手败坏的失色河山整理的重新焕发光彩。 

 

  不仅如此,五王爷的英勇善战,使之前频频进犯的四夷番邦全部臣服,年年进贡,国内也因为五王爷的富民政策而百废俱兴。终於恢复了三十年前那个最强盛富饶的大宁国。 

 

  因为以上种种原因,百姓们对监国太子和五王爷的爱戴,那是如春江潮水般连绵不休,只不过对於太子来说,比较残酷的一个事实就是:百姓们之所以也爱戴他,并不是他的政绩有多出色,而是因为他英明的信任并重用了异母兄弟——五王爷高天。 

 

  换句话说,就是在百姓以及臣子们的心目中,高天王爷是大宁国的神,是高於一切的存在,太子得他辅佐,是太子不知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再换句话说,就是大家其实并不怎麽把太子放在心上,重要的是高天能否一直为大宁国外安番邦,内定国运。 

 

  最后换句话说,就是:民心所向的全部都是五王爷高天,如果做个民意调查的话,最起码会有八成以上的人同意皇上改立高天为太子。 

 

  今日恰好是立秋,沈迷於修道炼丹的皇帝不问朝事久矣,一切朝政都把持在太子和五王爷高天的手中,只不过为了表示对他们父皇的尊敬,所以两个人还是坐在监国太子以及定国王爷的位子上,听取大臣们的奏报罢了。 

 

  今年宁国的天灾几乎没有,以往总爱瞎折腾的几条大河也难得的安分到现在,因此朝堂上除了一些某某国家又将进宫进贡,某某国家又请求将公主送来和亲的无聊奏报外,实在没有什麽有新意的东西,听得高天和太子高歌几乎快睡著了。 

 

  总算挨到大臣们都散去了,高天自定国王爷的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抬头向上望去,目光先掠过高歌坐的监国太子的龙座,然后嘴角边便带出一抹亲近意味极浓的微笑,对高歌道:“皇兄,今日正逢立秋,臣弟府里刚好来了一个南方的厨子,据说蛇羹炖的极好,几道出名的南方菜也做的出色,不知能否请皇兄赏脸,到臣弟府中尝尝新鲜滋味,也不枉那厨子投到了我府里来,如何?” 

 

  高歌笑得云淡风轻,温润的声音如珠似玉,好听之极,他道:“是麽?让你说的我也食指大动,只不过真是不巧,今日九弟云儿先请了我,且我已经答应下他了,五弟府中的厨子反正也不会辞去工作,不如改日我再亲去品尝可好?” 

 

  高天的神色一滞,面上的笑容却越发和煦,一步拦在高歌的身前,道:“皇兄就宠著高云,浑忘了我也是你的弟弟,自从父皇将我立为定国王爷之后,皇兄离我是越发的远了,让弟弟即使有心亲近,却也摸不著门路,都是弟弟,皇兄何故厚此薄彼,难道就不怕我伤心吗?” 

 

  高歌收了面上的喜乐之情,正色道:“天儿不许胡说,可知这番话若传到有心人的耳中,免不了变了味道,太子与五王爷不和,这可是会动摇国之根本的大事,你如今已经是定国王爷了,事事当为大局考虑,再不可说这些小孩子话,云儿毕竟还小,你和他争的什麽,我答应你,日后有时间,定然去你府上,这总可以了吧?” 

 

  高天哼了一声,道:“皇兄真看自己还没登上帝座,不需要金口玉言是吧?所以你就可劲儿的说这些根本就实现不了的诺言。”他又往前凑了一步,伸出手去攀住高歌的肩膀,认真而凌厉的看著对方:“皇兄,这一次就不能遂臣弟的意吗?就不能推了云儿吗?” 

 

  高歌的脸上微微变色,将高天的双手推了下去,捂著肚子哀叫道:“哎哟,哎哟,我……我怎麽肚子又疼起来了,不好,定是昨晚偷吃御膳房里的那条红烧鲤鱼,结果吃坏了肚子,哎哟,哎哟……”他说完转身就向后殿跑去,一边呻吟不止,哪里还有刚刚那股监国太子的风范。 

 

  高天气得一拳砸碎了龙案上的狮子镇纸,在心里恨恨道:你……你就会来这一招,好啊,装吧装吧,我看你能装到什麽时候,表面上向天下展示出一副兄友弟恭的和平景象,暗地里却拉拢高云疏远我,高歌,你……你真的以为我这般好糊弄吗?若不是对你还存了那一丝感情,哼哼,我何至於等到今日,你是不是就以为我真的爱你爱到没你不行了?呸,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天下俊男美女多得是,我怎会为你神魂颠倒不可自拔,今天是立秋,你不肯来赴我之约,那就等著吧皇兄,中秋之际,臣弟一定会送给你一份厚礼的。 

 

  身份系列之皇兄---2 

 

  在这一刻,高天终於下了一个在他心中筹划犹豫了几年却始终不肯实施的决定。 

 

  天下人都知道,宁会帝沈迷於炼丹修道,因为过量的服食丹药,体内积毒已深,因此除了整日在千秋宫静养打坐外,是根本不理朝事的。而五王爷高天所掌握的内情,则远比平常臣子百姓要多得多,他已从御医处得知,自己的父皇,那个从没有让自己体会到一丝父爱的衰老男人,是绝对撑不过八月十五了。 

 

  坐在窗前,看著窗外时不时就飘下一片落叶的梧桐树,高天的双眉轻轻蹙著,英俊出色得足以令大多数看到他的女子为之尖叫的面孔上,是一丝深沈的决绝之色。 

 

  他已经反复推敲过自己的计划,就连一向讲究小心谨慎的他,也只能用“天衣无缝“四个字来形容这个计划。 

 

  这不是自大,事实上,高天在面对敌人时,除了会给自己强大的信心之外,往往愿意高估敌人,这样,才会制定出完美的计划或者圈套,将那些被他刻意高估了的敌人一网打尽。 

 

  这个计划他从几年前就已经开始暗中筹划,到现在,人事已经安排的没有一丝遗漏,只要老天再厚爱他一次,给他一点点的运气,不,只要老天不给他捣乱,这个计划就可以提前开庆功宴了。 

 

  只不过,高天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他从小就倾慕著的太子皇兄,是这世上他唯一看不透的人,有时精明如狐,有时呆傻如牛,还一贯的乐天,如果不是偶尔看到他闪烁著精光看向自己的眼神,高天会毫不怀疑的相信,皇兄绝对是一头只能被自己牵著鼻子走的憨厚老黄牛。 

 

  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而这一点也是他对自己的计划最有信心的一点:无论高歌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他都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没错,他太重感情了,对於自己这个已经严重威胁到他地位的五弟,他除了在暗地里疏远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一丝牵制他的行为,究其原因,大概只是因为怕自己伤心。 

 

  高天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样一个容易被感情左右的人,是绝对不难打败的。 

 

  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高天的眼里一片肃杀之意:“皇兄,这是你逼我的,胜者王侯败者贼,就算我兵败成贼,也绝不愿意永远只能远远的仰望著你,我要将你捉到我的身边,让自己成为你的第一个男人,然后,再狠狠的……将你丢弃。” 

 

  他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其实这世上,谁也不会因为没有了谁而活不成,皇兄你知道吗?美人与江山之间来做选择,只要不是傻子,都会选择江山的,因为……拥有了江山,就会有数不清的美人,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高天的面上又满满的尽是怨恨之色:“我让你亲近高云不亲近我,我让你远远的躲著我,我让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却还残忍的利用它来牵制我,哼哼,我要让你后悔,我要让你看看,我高天是不是真的离了你就不行,我呸……”随著话音落下,一只名贵的九龙杯在他手中应声而碎。 

 

  会帝三十二年秋,八月初五子时,宁会帝因服食过量仙丹而得登仙榜,永弃红尘。太子高歌继位,始为澜帝。 

 

  十日后,五王爷高天以宣真旨逐昏君为名,率一众亲信包围皇宫,当众宣称宁会帝死前,曾秘密撰写一道旨意,声称太子平庸,不足为帝,因改立五王爷高天为帝。 

 

  虽然所有的臣子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现在兵权完全落入高天的手中,且绝大多数臣子都是高天的心腹,因此立刻附议,刚继位十天的高歌就在这种看似荒谬绝伦的情况下被轻易的废了他的皇帝位子。 

 

  而因为他从不结党营私,因此到最后竟然没有一个心腹大臣,更没有一个忠义的臣子肯站出来替他说句公道话,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大宁国可以没有高歌,却决不能失去高天,而朝堂上那些不知变通的所谓忠臣,早就在几年前都被高天以各种理由给贬到了穷乡僻壤之地。 

 

  御秀宫中,高歌半倚在那张精致的龙床上,失神的看著床头桌上的一个木人,半晌,他方伸手拿起了它,对著它苦笑道:“天儿,你……你终於还是做了,你果然比我绝情的多,看来这些年我的忍让并没有融化你的野心,你……你总是以喜欢我为理由来逼迫我,很好,原来你的喜欢,就是这样的,呵呵,天儿,你果真是我的好弟弟啊。” 

 

  身份系列之皇兄---3 

 

  一个太监匆匆的跑了进来,急道:“皇上,五王爷已经向这边来了,皇上赶紧逃吧,所谓成王败寇,现在大局已定,五王爷是不会放过你的,只有你死了,他才能心安理得的登上龙座啊,皇上,老奴在这里顶替你,你……你赶快换了老奴的衣服,逃吧。” 

 

  高歌抬起眼,微微一笑,清秀的面孔因为这一笑,竟然添了几许妩媚,他的声音依然温润动听:“你以为……朕逃得出去吗?无论朕换上什麽样的衣服,都瞒不过天儿手下那群狼的眼睛的,更何况,朕即便逃了出去,又能如何?从此后千里逃亡吗?”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