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流云恋风

 

 

文案:

     一个是行踪诡异冷情宫中的淡漠少主,一个是外人眼中无所事事的富家风流公子,他们之间能有什么交集呢?

 

一次莫名其妙的同行,一场二十年前的儿女情长,恩怨纠葛,这样迥然的两个人又能擦出怎样的火花?

 

简言之,就是俩男男怎样相识相知相爱的故事嘛╮(╯▽╰)╭(其实是你概括无能吧,拍飞……)

 

淡漠痴情温柔少主攻vs伪风流热心爽朗富家公子受(这是什么属性?呃……好吧,我又概括无能了)

 

保证不坑,1vs1,年上温馨向,偶有小虐(弱弱说一句,其实在我看来不虐),人家就是一颗玻璃心(滚吧你),废话少说,上正文^-^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昕篱慕临风 ┃ 配角:叶雨倾齐奕天萧子卿无影 ┃ 其它:古风年上温馨向he

==================

 

  ☆、少年公子

 

  “少爷,”一个仆人打扮的小厮跑到湖中的一个亭子中,弯腰对着正在喂鱼的白衣少年耳语一番。

  只见那少年面容清朗,眉目如画,听着小厮说完,莞尔一笑,将鱼食尽数投入湖中,起身拍拍手,“走,去环梅馆逛逛。”

  环梅馆,京城最大的青楼。 

  时至傍晚,正是环梅馆生意最为兴盛之时。莺歌燕语,婉转千回,恩客不断,其中不乏王孙公子,达观显贵。

  白衣少年笑得满面春风,一脚刚迈进楼中,就有一群莺莺燕燕围过来,“云少爷,您终于来了,好些天都没见你了。”“是啊,云少爷这些天都不知道来看看我们这些姐妹们。”“……”

  云昕篱被围得水泄不通,仍是不失风度的笑着,“各位姑娘说笑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哟,这不是云少爷吗?您可算来了,好些天不见,妈妈和姑娘们都想死你了!”老鸨笑得花枝乱颤,“姑娘们,招呼其他客人去,云少爷请随我来,还是老位置,妈妈我去给你上上好的香茶。”

  “那就有劳妈妈了。”云昕篱有礼一揖,便随老鸨来到二楼。

  “云少爷,今天我们这儿来了个新人,名唤清清,一会便出场献舞,您要不要看看?”老鸨殷勤地提议。

  “不了,还是请妈妈帮我问一下沐姑娘今晚是否有空。”云昕篱仍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老鸨赶忙笑道,“是是是,你瞧我,当真是糊涂了,再标致的人也没法和咱们沐姑娘比呀,我这就叫人去问问。”

  云昕篱不再说话,端起桌上茶杯轻轻啜饮,确实是好位置,整个环梅馆尽收眼底,千娇百媚,婉转承欢,终不过是一夜风流,却仍有无数人沉溺其中,乐此不疲。

  已有不少人注意到楼上那位少年,皮肤白净,身材修长,眉目间全是风情,却没有丝毫女气,确是风流潇洒,翩翩公子。

  不久,一个身着青衣的小丫头来到少年桌前,恭敬地福了一礼:“公子,沐姑娘有请。”少年微微一笑,起身随那丫头离开。 

  这时,楼下已有人小声议论,

  “刚才那少年是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能让名动天下的环梅馆花魁沐雪相邀,除了云府的那位少爷,还有谁?”

  “他就是云家少爷,唉,白长了一副好相貌。听说这位少爷整日无所事事,风流成性,今日看来不假。”

  “说起他和沐雪啊,还有一段渊源呢!”

  “还有这事?说来听听。”

  ……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一枚,鞠躬^_^表示第一次写文,还是耽美文,只为博君一乐,望各位大人海涵,不喜勿喷,不要走开,第二章马上奉上

 

  ☆、初遇

 

  环梅馆,清雅阁。

  房间布置的与普通闺阁小姐相差无几,窗边案上横着一把古琴,引人注目的是内侧书桌上整齐地摆放着文房四宝,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这里竟然是环梅馆花魁的内室。

  此时,众人口中千金难买一笑的沐雪正静静站在窗前,俯视城中夜市繁华,峨眉婉转,长发如瀑,夜风轻轻拂起淡白裙衫,一抹水蓝几不可见,遗世出尘,宛若天人。

  “沐姑娘,可是在思慕在下?”云昕篱仍是一副世家公子模样,一纸折扇摇得好不自在。

  沐雪回身,嫣然一笑,“云公子还是这么爱说笑。”

  回到桌前,亲自倒上一杯茶递上,慢慢靠近,却是凑到云昕篱耳边,轻声道:“西侧第三个厢房,还有一个时辰。”

  说完便转身来到窗边,笑容清浅:“如此良辰美景,沐雪为云公子弹奏一曲可好?”

  “美人相邀,不胜欣喜。”说罢,两人相视一笑,悠扬琴声响起。

  ***   

  西侧厢房中,林清清正独自垂泪,手中紧紧握着同心结,“爹爹,杜郎。”

  几日前帮爹爹进城抓药,竟被骗卖到青楼,几次想逃,还没出门就被捉住,倒弄得自己浑身是伤,前几日知道杜杬来青楼找自己,被打得鼻青脸肿拖出去更是悲痛欲绝,得知今晚要被迫接客,准备一死了结,却被恰巧路过的沐雪看到,沐雪告诉她,今晚会有人来带她离开这里,杜杬在城郊等她 ,还给她带来了当年她亲手为杜杬编的同心结,虽然自己并不认识那位自称沐雪的女子,但那双清亮的眸子却让她莫名心安,也让她原本已经绝望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

  林清清甩甩头,擦干自己的眼泪,将手中的同心结握得更紧。

  突然,身后一阵响动,“谁?”林清清紧张地回头,只见一黑衣少年跳窗而入,“嘘,别出声。”

  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拦腰带着跳出窗外,等落在马背上飞驰出城外时才惊觉,突然想起沐雪的话,一展几日来的愁眉,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不久便到城外,刚一抬头就看到杜杬激动地飞奔而来,林清清下马飞身而去,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清清!”“杜郎!”一声呼唤之后就是紧紧相拥,久久不语。

  云昕篱看到两人的欣喜模样也很高兴,不由笑出了声,这时那激动的一对儿才发现竟差点忘了这个大恩人,忙跪下致谢:“多谢恩公出手相救。”

  “哎哎哎,你们快起来,我可受不了你们这样的大礼。”云昕篱把他们扶起来,“快回家吧,要是真想谢我,哪天咱们有缘遇到了,就请我吃芙雪酥吧,我最爱那个了。”说完还眨眨眼,故作神秘地靠近他们,“少放点糖,太甜了不好吃。”

  两人被他逗笑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公子的恩情杜杬和清清铭记在心。”

  看着两人一脸感激与真诚,云昕篱心中也是高兴,“你们快走吧,我也该回去了,我帮你们准备好了马车,也好快些。”

  两人坐上马车离开,发现车中竟放了一袋银子,才想起两人刚刚光顾着激动竟然忘记问恩公的姓名,心下后悔不已。

  云昕篱目送他们离开,舒了口气,心道,可千万别让娘知道。

  见四下无人,索性随手折枝练起了功,身形矫健若飞,与传言中不识武学,风流却无能的云家大少全然相反。

  一个潇洒的空翻,手中柔软的枝条竟直直穿向身后树身,树叶纷纷落下,云昕篱勾唇一笑,拍拍手,神清气爽正准备回去,突然发现身后草丛中有些异样,近去一看,竟然有个人倒在哪里,面色惨白,双唇紧抿,眉头微蹙,额上密密布满冷汗,忙检查一下,发现身上并无伤口,大概是受了内伤,便把他扶起,封住他身上几处大穴,轻声问:“你还好吧?”那人抬眼看他一眼,竟似有些恼怒,张张嘴还未来及出声,就虚弱地倒在他怀里。

  云昕篱怀疑自己眼花了,这人怎么回事,自己好像并不认识他吧,怎么闹得跟自己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一样。

  不过,云昕篱现下可没工夫琢磨,随即将人抱起放在马背上,赶回府上叫人请了张大夫,又托人好生照顾才回到环梅馆。

  翻窗进入清雅阁,沐雪还在抚琴。

  看他回来,沐雪便知事已完成,几下转合回拨,轻松收尾。

  “人送出去了?”明明是问句,沐雪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等会儿可有好戏看了。”云昕篱一脸得意。

  “直接将她赎出来就是,哪里用这样麻烦?”沐雪有些不解。

  “谁见过云家大少爷做过好事?再说了,那样岂不是太便宜你那位妈妈了吗?”

  沐雪笑着摇摇头,这人还是和当年一样。

  “对了,西厢的人是你支开的吧,这么顺利还多亏了你。”

  “公子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公子对梓妍有救命之恩,梓妍不敢相忘。”

  云昕篱笑笑,“都过去这么久了,沐姑娘不必放在心上。”收起笑容,“你妹妹还是没有消息?”

  沐雪听后神色有些黯然,摇摇头,随即又释然一笑:“这样未必不是好事,至少没有什么坏消息。”顿了顿,又轻声加了句,“梓馨,总会找到的。”似是说给云昕篱听,又似是说给自己听。

  “放心吧,你们姐妹情深,总有重逢的一天。”云昕篱有些笨拙地安慰道。

  沐雪对他笑笑,示意自己没事,便转开了话题:“我一直在这里抚琴,不会有人起疑,献舞时辰快到了,估计他们一会就会发现人没了,不去看个热闹?”

  云昕篱刚要说好,突然想起自己刚救回来的那人,终究有些不放心,叹了口气:“我还有事,这个热闹恐怕是看不成了。”

  “正事要紧,梓妍送公子下楼。”

  众人眼见沐雪亲自将云昕篱送下来不禁惊讶,这位云家少爷竟能让沐雪亲自相送。

  “云少爷怎么不多留会儿,既然下来了,不如看了歌舞再走?”老鸨殷勤地迎上来。

  “不了,妈妈,我还有些事,改天再来。”

  “好好好,公子慢走啊。”

  云昕篱向沐雪一致意,便起身离开,心里有些可惜错过了一场好戏。

  摆摆手,心想,罢了罢了,明日可能就传开了吧。

  不知家里面的那人怎么样了……

 

  ☆、似有渊源?

 

  青萝软帐,烛影幢幢。

  恍惚中感觉周围有些吵闹,似乎是一些脚步声,好像还夹杂着一些说话声,好像是什么老爷、大夫的,听不清楚。

  慕临风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勉强努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神色复杂的脸,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云昕篱赶回家时正好遇到准备回去的张大夫,问清后,知道那人受了严重的内伤,不过没有性命之忧便也放心了。

  送走了张大夫,云昕篱走进房里。

  丫鬟晓晴迎上来:“少爷,你回来了。”

  “他怎么样?有没有惊动爹娘?”云昕篱压低了声音。

  “那位公子身体虚弱,中间醒了一次,又昏睡过去了。夫人今天睡得比较早,不曾惊动。至于老爷……”晓晴犹豫了一下,“老爷听到动静来了一趟就回去了,神色有些奇怪。”

  云昕篱似乎有些紧张:“爹他,有没有说什么?”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