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叶落湖面羽空凝

 

文案

杨柳汀洲,映红桥倒影,

满庭花雨,坠落成无寐,

只想寻回那个诺言,还需等待几个轮回,

狎玩尘世,谁将憔悴写霜绡,

羽落非零,风亭月榭,

落花流水,情意低诉,

一转生死几转回等苦了谁,

羽落非零,风亭月榭,

灯花旋落,爱时境迁,

淡烟残照还听闻你笑语……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羽,尹焉 ┃ 配角:李韵,燕漱儿,李陵,李从嘉…… ┃ 其它:五代十国

==================

 

  ☆、草虫(1)

 

  梦里叶落,谁晓秋吟?

  六月飘雪,谁独抚琴?

  雪影无痕,孤声执笔。

  落羽非零,隔时凝空。

  湖起涟漪,物换星移。

  伊人未归,梦里叶青。

  叶羽齐舞,几辗轮回。

  一位女子,小步急促的赶在大街上。小雨纷纷,路上的行人欲将魂儿断开。没有多少人举步,街上只有一些做生意的垂头丧气,待在货物后,活像一尊尊神佛。

  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空旷的街道。

  漫天的星光,隐隐约约的透过青色天,随雨一起堕落。月光不再皎洁,只让人还曾觉得它的存在。

  女子穿过大街,拐过小巷,最终在一家的门前停下。直立那门口,犹豫了一会,咬咬唇,那苍白的下唇,留下了牙印,似乎表明不再犹豫。

  便伸手敲了敲门,雨滴从屋檐跌落,停留在白暂的肌肤上,荡起了几个圈。

  “咚咚咚”

  “咚咚咚”

  雨声,犬吠声,敲门声,铿锵成一气,静静听闻。一阵起床点灯撑伞的声音,也连惯成章。终于,门开了。

  一位从睡梦中惊醒,还揉揉睡眼的男子:

  “谁啊!有什么事明天说不行么!”似乎,对此很是不满。可是再揉揉,便失声道:

  “尹焉!”微微高昂的呼唤,犬吠声更加的激烈了,天空中的雨滴似乎也应声而愈加的猛烈。杨羽一愣忙着将女子拉进庭院,忙关门。女子咳了咳,止住了门。有些颤道:

  “杨羽……”

  “焉,怎么了你讲呀!”用手拉了拉女子,还是有意无意的不希望女子着凉了。半拉半僵的,女子如同挂在屋檐下的风铃,被风来回摇曳,任由遗漏的雨滴打在面若白霜的脸上。

  女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直视着对方,缓缓道:

  “羽,我被父母决定嫁给尹令的儿子,因为为了保住全家上下人的命。虽然知道,你我情投意合!”顿了顿,有些少许的无奈又满待期许的,轻轻细语:

  “你会来抢亲么”柔柔的问到,一双圆溜溜的大眼就怔怔的看着杨羽。

  男子沉默了一会,咽了咽口气。

  “会的,不是说过一起执手到老么”女子望着男子,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嫣然一笑,足以倾城的笑容撕破了原先苍白无力的脸庞。

  然后,轻盈的像燕子般,在雨中飘去。男子,望着那若隐若现的星光,怔了怔关上门。身后一后老妇人,在丫鬟的撑扶下,走了出来:“羽儿,谁来啊”

  “没啊!奶奶,外面的犬吠得甚,我出来看看!”

  妇人喃喃自语;“明明有人说话啊!”望向丫鬟,男子使了眼色,丫鬟见色:

  “夫人,我也没听到!”

  妇人摇摇头;“越老,越是不中用了!”男子笑盈盈道:

  “哪有啊”示意回屋,丫鬟扶妇人回屋,自己也回去了。

  雨还是下着,连同那个约定都一起尘埃落定。等待时光的磨砺,是石,可否攻玉。

  第二日,晨曦穿过长空,给大地送来了温暖。男子准备好了戎装,手挥长枪,正准备出门。老妇人突然叫住了他,明知劝不回。

  便挥了挥手,让丫鬟送汤过去:

  “羽儿,先吃些汤水!奶奶己知晓事情的原委,也不拦你。”

  丫鬟回头看着妇人 ,有些举棋不定的走了过去。

  男子感激涕零,咕噜咕噜一饮而尽,便走,刚出三步。只闻妇人:

  “倒”,男子应声而倒。

  “哼……,祖传三步倒,忤逆子孙……”!

  女子在一路顺利中,躇蹰满志期许变故,可最终绝望的接受事实。那绝望生成恨,恨慢慢的在心中生根发芽!

  当男子醒来时,已是第三天的傍晚。只见妇人和丫鬟在床旁,心一下掉冰窟窿里。

  失约,失人!用恶毒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奶奶,自己的奶奶只是淡淡的:

  “羽儿,奶奶也是为你好!好男儿志在四方,看开点。要是为了尹焉而坏了复国大事……”

  男子不支一声,心中却暗骂道;

  “ 为什么?为什么偏要我背这个破罐子得天下又如何”

  可打心里明白奶奶的苦,国亡家破,这些年头是如何艰难的走过来的。于是,便终日坠情于酒,只有酒才让他忘却。

  可"举杯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这样一个周而复史的梦,在雪白的世界,一小男孩奔在湖面上,湖面已是结冰。

  旁边亭宇上的雪盖住了瓦片,背后的树林,静谧得连滴水的声音,也那么清晰。

  幽郁的琴声,穿林飘来。天空中还飘着小雪,一直下,似乎要脱尽雪花。在雪花中一片落叶和一片浮羽,齐飘而下。不停的旋转……

  好似自已一样,醒了,总是望不到头。

  后来,成了酒楼的一道风景线。后来,他慢慢的消失在人们视眼。

  一年后,爆发战乱。所谓的正义之师已打到小镇,过后总免不了烧杀虏虐。正如马群之中不免有害群之马,天空开始阴霾。

  一群士兵冲入尹府,尹焉正收好东西。准备逃跑,却被拦了个正着。为首的奸笑到,

  “哎哟,不错哦!”

  叫别的去搜,自己为所欲为。刚关上门,踏出一步,便来不及反应的被匕首刺中。

  恨的根生蒂固,在此刻原形毕露!尹焉,怆惶的逃出,毕竟,寡不敌众!去别的搜的还弄不明白什么一回事,只见刀尖的鲜血。

  突然,有人惊呼;

  “少将军,被杀了!会去禀报李陵将军”

  她不在恋战,刚拐过小门,便与大队人马相碰。后面的惊呼,让前面的人为之怔。

  气宇不凡的大汉,冷冷的说到:

  “站住,杀我儿,是得尝命的!修得跑”

  别的尹令,尹令的儿子,夫人等一干众人被带到。大汉:

  “谁是她丈夫”人人自危的往后退,一位身材貌是高大的男子,被搁浅在岸滩上。离众人有一步之遥。

  他颤颤的道;

  “她与我没关系!从进府那天起,每天都被她毒打,简直成了她的出气筒。更别说别的了!”

  一阵嘲笑,如浪儿一样的涌来,他尬尴的笑了笑。

  大汉叹了口气,提剑迅速的刺向尹焉。她似乎也不再与命运抗挣,像干涸池塘的鱼儿一样。

  原本就是如此,连自己最信任的人都抛弃自己了。还有什么可以相记于世,不如一了百了。

  就在一呼吸之间,一道黑影以掩耳不及的迅速挡在尹焉身前,大汉嘲笑一声,轻蔑的:

  “找死”。可当剑刺穿黑影胸膛的那一刻,大汉后悔了。

  一把推开尹焉,抱着黑影的那个人。吼到:

  “李飞,快快!快叫李飞!”然后,恭声到:

  “少主,挺住啊!李军医快到了!”

  一个瘦骨如柴的人匆忙的赶到,手忙脚乱的拔剑,止血。

  “怎样?”

  “怎样?”

  大汉很是焦急的捏住了瘦骨如柴的人的衣裳,询问道。

  黑影慢慢的说到;“李陵,你儿子李巩的那一剑,我挡了!之后,就别再难为焉了!”

  又对尹焉说;“焉,又不起!又失约了,不能陪你,执手到老!”

  尹焉的恨之树,很快凋零,枯萎到没了!对着杨羽又恨又气的说;

  “不!”然后,一下子,晕眩过去了!

  杨羽努力的睁开双眼,耳旁的一切都听不到,只是模糊的在夕阳中,那梦中的雪景。

  飘落旋转的落叶,突然跌到湖面。

  重重的凿开了冰封的湖面,一串串记忆飞出来。

  将落叶冲回与浮羽一个高度,一阵风将它们带走。丝丝琴音震撼天地。

  叶舞愁红,遗恨春秋;

  雪花旋落,翦香为约;

  鸾辂音尘,惊回好梦;

  箫消琴陨,筹帷厌久;

  轮回反转,狎玩尘世;

  叶羽乘风与天长,千山隔;

  凝落彼岸比地久,万水流。

作者有话要说:  

 

  ☆、草虫(2)

 

  很快,这件事就如同秋天的落叶一样,散落在每一个角落。人们也时不时的唠叨两句,久久不熄。

  可谁又曾知道,它的终止却是所谓正义之师的少主死了。只是,没人知道为什么!杨老夫人,都快被逼疯了。自己含辛茹苦的培养了20多个年头的希望就被这样的浇灭,很想让尹焉陪葬杨羽。

  可杨羽死时,再三的乞求杨老夫人,别为难她。杨老夫人也只能恨铁不成钢,谁叫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一季的风似乎有些殇,在悼哀什么!

  当一位,郎中手挎着药箱,摇摇头的从杨羽的房间里走出来。

  “大夫,敢问小儿”?一位年迈的老妇人,在年轻的女孩的扶持下,缓慢的靠向那一字眉与,略显偏瘦的高个子男人时问道。

  “夫人,还另请高明。在下医术不济……”边道,边双手做辞退之礼。

  “清儿,去那些诊费与大夫”老妇人听了高个子男人的话,便于身旁的丫鬟说道。

  “是的!夫人”女孩儿,听毕,一鞠身应道。

  “大夫,请与我这边来!”

  那高个子男人随着女孩儿,渐渐的绕过梁柱,脚步声渐渐的遁远。老妇人独自一个人漫与在房屋之中。之前的事暂且告一段落,有些人有些事,注定要被埋没在岁月的潮流中。

  她静静的望向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孙子,安详的睡在中央。因为自己也明白为了复兴大业,孙子从小就没真正的自由,什么都的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更深远的去思索。不便于倒致一步走错,而满盘兼输。或许,现在他真的可以自由了。那杆长枪,安安静静的躺在主人的身旁,不时还发出一丝丝寒光。

  杨老夫人看着看着,晶莹的泪珠,便顺着脸颊上的皱纹掉了下来。轻轻的叹了一声“唉”边叹边摇摇头。

  “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随着杨氏的揭杆起义,陆续许多的地方也积极响应。有的自立,也有不少的人,很是识时务的加入了杨氏的正义之师。

  南唐本是吴越的,只是,奸臣当道,权倾朝野。

  天空很是明朗,但却已黄昏。余辉悄悄的即将溜走,让黑夜降临。阳光,缓慢的撤离,小桥,流水,人家。

  岸边的吆喝声渐渐走远,在一座府邸里。一个高大的汉子负手的在踱来踱去,显是很焦急。这时,突然有两名身着甲胄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其中的一名很快的,摆手向踱步的汉子行一礼:

  “李帅,这是薛家军的薛豪!他们曾多次的想加入我们杨家军,几经波折,现在终于来了!” 另一名很是会意的也行了一个礼道: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