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突破万男强师兄

 

 

文案

葛格:“师兄,这招刺剑这样对吗?”

展笛上前直刺向葛格面门,“这样。”

曲翰音:“陈兄,最近有所进益,咱们切磋一下 啊。”

展笛上前:“我来。”

陈珏黑线。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珏,展笛 ┃ 配角:司子昂、余高壮 ┃ 其它:

==================

 

  ☆、炫耀没商量

 

  今天是紫华宗大喜的日子,掌教之子陈珏大师兄结成金丹,每个人都喜气洋洋,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

  是呀,修真界百年为一代,陈珏大师兄是这一代第一个结成金丹的真人,这不仅是大师兄的骄傲,更是紫华宗上下所有人的骄傲。到时候一出宗门,那都得抬着头走路,那个剑宗的齐景辉先天剑胎算什么,我们大师兄结丹了!什么?御道宗的连和顺天资过人,我们大师兄结丹了!一个字,爽;两个字,倍爽;三个字,非常爽!

  按照紫华宗创教的规矩,凡结成金丹的弟子都必须祭告祖师,以慰其在天之灵。其实有什么在天之灵啊,咱都是修真的,谁也别骗谁。人死之后坠入轮回,哪还记得前世的事。再惨点的直接魂飞魄散彻底消失于世间,更不知道生前身后事了。说白了这祭祀啊,就是红果果的炫耀!

  没错,就是炫耀,想那紫华宗掌教陈阳朔向来和剑宗掌教曲翰音不对付,一见面就吵架那是寻常,吵出了火能抄法宝干一架,倒霉的每次都是御道宗掌教肖宏信,谁让他就爱多管闲事,还每次都挡在两人中间,这不是找打吗?要说也就是他个老好人,不和那两个不靠谱的计较,不然禹舟小世界的三巨头天天打架,谁还领导咱广大的禹舟修士去抢资源啊。

  这次的祭祀就是陈阳朔为了气曲翰音专门办的。本来吧你紫华宗自己插三注香,磕三个头对着祖师像絮叨絮叨也就完事了。他非要广邀修道同仁观礼。

  我擦,曲翰音第一个就蹦了起来,将传讯玉符摔了个稀巴烂,冲着自己的大弟子就是那个先天剑胎齐景辉絮絮叨叨一个时辰,中心思想就是陈阳朔那个王八蛋就是故意的,都是你这个小混蛋惹的祸害我丢人现眼,你就是现在给我结丹也晚了。看什么看给我滚去修炼,齐景辉果断滚了,换来曲翰音一个摔过来的茶杯,果然是小混蛋,让你滚你就滚,都不知道安慰一下老子!齐景辉……

  同样收到传讯玉符的肖宏信就镇定多了,哦,结丹了啊,观礼啊,和顺徒儿,你看这上门道贺得要礼吧,本来如果你比那个陈珏早结丹,这送礼的就成了他们,收礼的就是咱们了。所以呢,这原因在你,这礼呢,就从你那出吧。连和顺咬牙,要不要这么抠。

  而其他收到消息的都兴致高昂的准备贺礼,踏破千难万险也要去观礼。原因?这么好的和三巨头打好关系的机会都不抓紧,那不是傻子,就是脑子打结了。

  综上,在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陈阳朔笑容满面堆得脸上全都是褶子都不在乎了,我儿子结丹了,我骄傲!你们行吗?你们行吗?你们不行!哇哈哈哈,果断仇恨一拉一大把。

  要说不服不行,母爱大如天啊。陈珏之母王若琳那是一等一的美人啊,当年和陈阳朔结成道侣,瞎了一地的狗眼。没想到美人薄命,因先天经脉堵塞,勉强修到凝脉期就再无寸进,眼看寿元就要空耗决定为陈阳朔留下一个念想,你小子别想等我死了再找其他女人,留下个儿子给我好好培养。遂耗尽体内真元为腹中胎儿洗筋伐髓,脱胎换骨。果然生了个天资过人,资质上上的儿子。王若琳也在陈珏出生后香消玉损。

  这不,王若琳算是遂了心愿,陈阳朔在陈珏出生后天天围着他打转,什么白骨精、蜘蛛精都没有儿子重要,统统滚一边去。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真是,用曲翰音一句话,你特么的还是爹么,你就一儿奴!

  陈阳朔表示,我儿奴我骄傲,你生个儿子我看看!一句话让曲翰音闭嘴,谁让人家自称自己的剑就是自己的老婆,得了,剑是不会生儿子的。曲翰音脸色憋得通红,丢下一句我有徒弟就匆匆跑了,换来陈阳朔不屑一笑。徒弟!徒弟再好也没自家的儿子好!

  看吧,一语成箴!我儿子果然是天下最好的!儿控的爹果然二货不解释。 

  紫华宗不愧为禹舟小世界的三巨头之一,光是紫华山脉七大山峰就绵延千里。尤其是主峰紫华峰不仅大,而且高,光是那上山的台阶就一眼望不到头,哎呦你说什么?都是修士飞过去?不说没有筑基的修为根本不能飞,就是能飞,你敢在紫华宗主峰这里飞飞看,看到从山门外一直排到观礼台那的弟子了吗?妙妙钟被砍死都不带付法律责任的,你这是藐视紫华宗,是大罪,死了都没人说你是的。

  这就是大宗的气派,你想搞还找不到这么多的弟子呢!曲翰音表示,臭显摆什么呢?也就是哄哄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门小派,我剑宗立教万年可比你这个才千年历史的后进宗派底蕴深厚,简直就是小人得志、暴发户行径。他才坚决不承认自己胃里的酸劲都可融化法宝了。

  观礼台就设在宗庙的祭祀台旁边。祭祀台上除了正常的祖师牌位,各种牲礼和灵果,还多出了一个玉盒。人们纷纷猜测着玉盒内盛着什么神秘东西,居然一直不打开。

  陈阳朔身后跟着陈珏,带领紫华宗众人,除了站岗的都在他身后排开,哗啦啦一水的紫色法袍填满了观礼人的眼,唯有腰带颜色不同用以区分所处山峰的不同。

  曲翰音冷哼一声,形式主义!齐景辉四十五度望天。 

  肖宏信揉揉眼睛,呀,看不清了。连和顺四十五度望地。师父什么的,必要时候是可以选择性不认的!

  陈阳朔上前,将玉盒打开,一道残影从内飘出,是一个穿着白色广袖长袍,身材修长却看不清面貌的人向,随风摆动,飘飘欲仙。

  曲翰音凑近肖宏信:“据说紫华真人没有死,看来有七分可信,你看那道影像很像是元神化身,如果人死了,这元神化身可就消散了。”

  肖宏信点点头:“紫华宗虽立教晚,但能与你我二宗并立,也是有一定的底牌的。你不要整天和陈兄吵吵打打的,坏了和气。”

  曲翰音轻哼一声:“就是看不惯他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肖宏信无言。 

  “紫华宗第三代掌教陈阳朔祭告祖师紫华真人,紫华宗弟子陈珏力压绝代,结丹封真人,号青珏真人。望祖师庇佑其仙途广阔,长生久视!”陈阳朔祭告一番,点香跪拜,身后众人都跟着跪拜。

  陈珏又上前一番祭告,无非是陈阳朔那一番话,期望祖师庇佑之类的,再表表决心,一定忠于紫华宗,为紫华宗的发扬光大而奋斗什么的。

  陈珏刚刚二十岁,正是意气风发,热血青年的年纪,但见他身材颀长,容貌清俊,气质温润,正是广大女修们的最爱,可惜眉头紧蹙,不知有什么忧心事缠绕。按说这么大的喜事还皱眉就不应该了啊,你让别人还有活路嘛。

  礼毕,就该宴请宾客了。就有紫华宗弟子将众人引领到紫华峰的一个侧峰,这个侧峰名为天蕴峰,是紫华宗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这里是整个紫华宗景色最为优美的一座山峰,贯穿整座山峰的灵溪从峰顶九曲十八弯的流下,每一处转弯处就是一片花海,花海中各色灵蝶翩翩飞舞。宴席就摆放在花海中。

  众人来到这里,就是元婴后期的曲翰音和肖宏信都要陶醉其中。

  “每次来这里,都有一种身心被洗涤的感觉,紫华宗得天独厚有这么一处灵地,实在是羡煞我等啊。”肖宏信本身修炼的就偏向于御自然万物为己用,对这里的自然之力感受最深,忍不住对陈阳朔感叹一声。

  “肖兄喜欢这里,就常来啊。”陈阳朔得意一笑。

  曲翰音瞥了陈阳朔一眼,“看你这副德行就想揍你,真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啊。” 

  “喂,想打架啊,来,谁怕谁!”陈阳朔说着就要挽胳膊和曲翰音打一架。

  肖宏信太阳穴一突一突的跳着,往两人中间一站,“还要不要身份了,都多大的人了,还当自己十八岁吗?”说完瞪了陈阳朔一眼。

  陈阳朔不干了,“明明是曲翰音那个嘴贱的挑的事,你瞪我干什么?”

  “谁让你今天又是炫耀儿子又是显摆天蕴峰的。”肖宏信面无表情拨开两人径直向座位走去。“今天值此良辰美景又有美酒相伴,两位不如干一杯?”肖宏信举起酒杯冲另外两人说道。

  两人对看一眼又各自把头扭开,不过都给面子的喝了一杯酒。

  “还不痛快呀两位,我有一法既让你们能分出个高下,又能不失身份,就是不知道你们乐不乐意。”肖宏信轻晃酒杯闻着袅袅酒香,一边漫不经心说道。

  “什么办法?”陈阳朔和曲翰音同时问道。

  “父债子偿,没儿子的徒弟上”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陈阳朔嘿嘿一笑,“曲翰音,你就等着挨虐吧,哈哈哈哈。”

  “不公平,那陈珏都已经是金丹期了,你不能派他出战。”曲翰音虽说自信自己的弟子也是很优秀的,但就算凝脉后期对战金丹初期那也是很吃亏的好不好,要知道境界之差并不是量的差异而是质的改变,除非有极品功法加上极品法宝可以让人短暂的越级战斗,一般情况对,越级对战只能是死的翘翘的。

  “那就让他压制一下修为嘛,怎么你不敢了?”陈阳朔嬉皮笑脸的对着曲翰音说道,每一个字无不透露出他高人一等的姿态。

  曲翰音哪能受得了他的这种刺激,噌的站起来,“比就比,老子还没有怕过谁。景辉,来和他儿子打一架。” 

  齐景辉正扎着头为师父的智商默哀呢,没想到就被点了名,只得站出来冲陈珏行礼道:“还请青珏兄指教。” 

  陈珏虽被陈阳朔娇惯,脾气还是很温和的,但是今天一直有种忧心的感觉,就不欲多话,只说一个“好”字。让齐景辉气结,我说请指教,你就好,还真当自己能指教我呢,同等境界下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一枚,欢迎各种评!

 

  ☆、切磋

 

  曲翰音让齐景辉出战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是剑宗年青一代的大师兄,也是对剑的领悟最深的,已经修出剑芒,只要再继续磨练机缘一到也许就能领悟剑意,而只有领悟了剑意的修者才能真正的称之为剑修,曲翰音相信,齐景辉修为境界比不上陈珏,但在剑的修炼上应该能领先一步。

  齐景辉与陈珏相对而立,随着齐景辉从背后抽出佩剑,他的气势开始攀升,眼中隐有剑芒闪过。而陈珏在齐景辉契机牵引下也把自己的气势升至最高,背后黑剑颤抖发出“锵、锵”之声欲脱鞘而出,陈珏手臂朝后摸了摸剑柄,却并没有将之拔出。

  见状,齐景辉不由皱眉,这是被轻视了?还是被轻视了?心中一阵恼火,“还请陈兄拔剑。”

  陈珏面无表情注视着齐景辉,也不拔剑,也不说话,就是沉默。齐景辉只觉在陈珏的注视下压力骤增,冷汗直冒。如果是金丹时期的陈珏能给齐景辉这么大的压力,齐景辉相信,却不相信在同等境界下还能给自己如此压力,他是如何做到的?

  齐景辉知道不能再任由陈珏散发气势,不然不用打了,直接认输得了。

  齐景辉一个起势,剑尖直指陈珏咽喉,陈珏侧身一避,闪过齐景辉的剑,却见齐景辉一挽剑花又朝着陈珏咽喉而来,陈珏抬手敲上齐景辉手腕,剑身晃了一下带着齐景辉身子往下压了压,而陈珏早已收手站在了不远处。

  齐景辉立直身体,眯了眯眼睛,有两把刷子嘛,就陪你好好玩玩。原来他刚才根本就没有出全力。在剑宗处处都是出类拔萃的齐景辉和他师父曲翰音一样,都不相信在同等修为下,陈珏的剑的领悟比自己深。

  见陈珏还是没有拔剑,齐景辉握剑的手紧了紧,“陈兄小心了。”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攻了过去,剑身一晃变化万千,好像有数百把剑在虚空中,让人看不清他手中的那把剑到底在哪,这正是齐景辉修炼的剑法“气象万千”,每一把剑都可虚可实,随主人心意而变化,你觉得这把是真去攻击,他却把真身变换到你身后,让人防不胜防,修炼至大成,能变换出上万把剑身,甚至也不是只有一把真剑,而是上万把都是真的,组成一个庞大剑阵,真是杀人越货好帮手!现在齐景辉也只是修炼出了五百把虚剑,但虚虚实实间,就可伤人于无形。更何况齐景辉已修出剑芒,他的剑根本不用近敌人身就可发出剑芒攻击敌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