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画楼西畔桂堂东

 

文案

 

念衍阁有两位阁主,一个长的好看点,一个长的难看点。

  长得好看点的说,只要你去隔壁宁光寺,虔诚地烧烧香拜拜佛,我就可以为你做一件事。

  长得难看点的说,只要你去京城宋府,见一眼宋大公子宋衍,夸他一句好看,我就可以帮你杀一个人。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乔装改扮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喃  许凭阑 ┃ 配角:宋衍  颜景  云官予  安肆意 ┃ 其它:朝廷与江湖恩怨

 

 

 

 

  ☆、第一章

 

  小皇帝颜景云继位这年,改国号为永平。

  先皇驾崩前,哆哆嗦嗦地拉着宋寒辰的手,一句一喘的交代后事。

  “爱卿,咳咳...,朕的时候要到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咳咳..,就是景云这孩子了,...咳...”

  说着,用另一只没抓着宋寒辰的手指了指龙榻旁边第三个烛台,

  “诏书...咳,诏书在那盏烛台里,爱卿,咳咳..,你替朕拿出来。”

  宋寒辰默默抽出自己被捏青了的手臂,起身走到到那盏烛台前,上下摸索了一阵,诏书从台柱里滑落出来。

  原来老皇帝早就定好继位的人了,竟然不是太子凌云,而是端妃的小儿子景云。

  龙榻上的人又连着咳了几次,最后一声带着些许哭腔,

  “辰儿,你是朕,咳咳...,一手栽培起来的,你一定要护着景云,咳咳...帮他守住这江山....”

  宋寒辰一只腿跪在龙榻前,双手捧着诏书,面上平淡依旧。

  “臣一定不负皇上,不负三皇子。”

  颜青云又轻咳了一声,双手平放在身体两侧,随着一声哀叹,缓缓闭上眼睛。

  “辰儿,再叫朕一声云叔罢....”

  永昌三十六年,皇帝驾崩,一朝太平盛世成为过去。

  只可惜,先皇到死,也没能听见他的丞相叫一声第一次见他时那句亲切的称呼。

  小皇帝是被宋寒辰抱着坐上龙椅的,三岁的颜景云拽着他的衣袖不放,学会的第一句话不是叫父皇母后,而是祈求眼前这个人,含糊不清地说出了一句“别走。”

  宋寒辰扶他坐好,自己则站在左侧,离龙椅只有三寸的距离。

  老太监含泪宣读完先帝遗诏,颤颤巍巍地将诏书递给宋丞相,后者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接过诏书半跪在小皇帝面前,高声喊了一句,

  “吾皇万岁万万岁。”

  一时间,朝堂上呼喊万岁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吓得小皇帝死死抓住龙椅的座垫,半晌都没敢放开。

  同年七月,颜景云坐在皇位上,听宋丞相宣布大赦天下。

  大牢里因为杀人未遂被抓进去的二流杀手许珘就这么被放出来了。

  许珘被放出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求着柳淡烟带着自家儿子许凭阑去宋府治病。

  除了天子本人,最有钱有势的当数京城宋家。

  同时,宋寒辰的医术也是最为出名的,相传他的夫人就是被这精湛的医术给迷住了,死心塌地地跟了他十几年。

  柳淡烟牵着许凭阑的小手,站在宋府前久久不肯进去。

  虽说是为亲儿子治病,柳淡烟心里还是有一丝埋怨,她和秦素安的梁子京城还有人不知道吗?几年前的事闹得满城风雨,如今又眼巴巴地求着人家相公给自己儿子治病,任谁听了也要茶余饭后一顿笑话吧,她真的丢不起这个人。

  许珘躲在暗处,看她迟迟未动,有些着急地朝她打着眼色,柳淡烟忿忿地瞪了回去,这才抬脚朝宋府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被小厮给拦了下来,

  “夫人留步,请出示您的请帖。”

  柳淡烟心里疑惑了一下,听到宋府里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暗暗猜想自己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什么请帖?”

  小厮向前迈了一步,逼得柳淡烟不得不往后退,

  “今天是我家大公子的七岁生辰,有魏管家派送的请帖才能进去。”

  柳淡烟怨恨地瞪了小厮一眼,心想,一看你就是新来的,老娘跟秦素安争宋寒辰的时候,你怕是还在家门口逗蛐蛐玩呢!

  许珘一看情况不对,急忙跑了过来,朝柳淡烟递上一个眼神,又往小厮怀里塞了几张银票。

  “这位小哥,有话好说,还麻烦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你们老爷的故人前来探望,有非常紧急的事情寻他帮忙,通融通融。”

  小厮把许珘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将银票退了回去,

  “我可以进去通报,不过银票就免了,您自己留着给儿子买糖吧。”

  说着,低头摸了摸许凭阑的头,转身进了府中。

  “呵,除了塞钱你还会干什么?”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闭嘴!什么夫人,我说了在外面要叫我柳小姐,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

  “不敢不敢,这不是太久没见夫..,太久没见小姐,心里思念的紧,就这么叫了,小姐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了吧。”

  “哼,我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才遇到了..”

  柳淡烟话说到一半,低头看了看专心啃手指的儿子,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

  许珘趁她不注意,拿手在她脸上轻轻刮了一下,

  “我可是攒了几辈子的福气才娶到这么好的娘子哩!”

  柳淡烟又瞪了他一眼,红着脸不说话了。

  早在几年前,柳淡烟可是京城出了名的美人,好多世族大家的公子哥们抢破了头也要挤进锦云阁一睹她的芳颜,谁能想到最后竟然许给了许珘这么个人,如今容颜不复当年,姓子却依旧泼辣,恐怕也只有许珘能忍受得了。

  虽说许珘人没什么本事,哄人却有一套,不管柳淡烟多讨厌他,他都能把她哄得高高兴兴的,按许珘自己的话说就是,“不需要什么别的本事,哄柳家小娘子开心就是我最大的本事。”

  两人说话的功夫,宋府里出来了个人,原先的小厮则毕恭毕敬地跟在那人后面,许珘见了又一闪身躲到暗处去了。

  “原来是许夫人,几个月前府上重新换了下人,小邹没认出夫人来,招待不周,我先替他向您道歉了,还望许夫人多担待。”

  柳淡烟微微向前走了一步,牵着许凭阑朝那人欠了欠身,

  “是我唐突了,没提前打声招呼就来了,魏管家不必多礼,只是我儿的事,恐怕还要麻烦魏管家了”

  “许夫人哪里的话,能帮上夫人,实在是魏某的荣幸。”

  说完朝身后的小厮递了个眼神,小厮马上快步到柳淡烟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许夫人许公子这边请。”

  柳淡烟进去后,许珘暗暗松了一口气,正扶着胸口准备再顺顺气,抬头便撞上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许老爷既然来了,何不随夫人公子一起进去?”

 

  ☆、第二章

 

  魏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我今天还有事要办,就不进去了嘿嘿,代我向宋寒辰问好!”

  许珘拔腿就跑,却被身后的人拽住了后领,一时间动弹不得。

  “来都来了,又赶上我家大公子生辰,进去喝一杯吧。再说了,我家老爷还等着您进去叙叙旧呢。”

  许珘听到“老爷”两个字,双腿一软,知道今天是逃不掉了。

  宋府内,前后两院都坐满了前来祝贺的人,不分高低贵贱地围在同一张桌子上,吃着笑着。

  柳淡烟跟着小邹一路来到前厅,此时的宋寒辰和秦素安正拉着大儿子宋衍给宾客们敬酒,前者余光瞥见了门口的大人和小孩,对宾客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放下酒杯留了秦素安和大儿子宋衍继续招呼客人,自己则朝那边慢慢走了过去。

  宋寒辰没有停留在两人面前,而是径直从旁边走了过去,留下一句,“跟我来罢。”

  几人又一路走到后院,绕过十几桌宾客才到了最里面那间药房。

  宋寒辰打开门走了进去,抬眼一看,已经有人先来了。

  宋府二公子宋喃正跪坐在宋寒辰常坐的那张椅子上,手里捧着一卷医书,边读着还打起了瞌睡,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惊得从座位上跳了下来,跟门口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宋二公子本就长得可爱,一双大眼睛圆溜溜的,盯得许凭阑心里直发怵,好像偷看医书被发现的是他一样。

  “喃儿,过来。”

  宋寒辰手一挥,宋喃已经小步跑了过来。别看宋二公子只有三岁,走起路来可是稳稳当当。

  一张口便是浓浓的小奶音,听的柳淡烟心都酥了。

  “爹爹,什么时候开饭呀?我想娘喂我吃饭了。”

  宋寒辰将他抱起来塞进小邹怀里,又捏了捏他肉肉的小脸蛋,

  “跟着小邹去找奶妈吧,你娘和哥哥在前厅招呼客人,你就别去打扰了。”

  宋喃点了点头,被小邹抱着出去了,路过许凭阑的时候还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想着,这个小娃娃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像个女娃娃,就是白得太吓人了,可惜可惜。

  宋寒辰朝房内走去,在宋喃刚坐着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招了招手示意柳淡烟坐到对面来,又将桌上的垫子推了过去。

  “把许小公子的手放在这上面。”

  柳淡烟抱着儿子坐过去,看了看无精打采的许凭阑,轻轻地捏着把他的手腕放了上去。

  “依脉象来看小公子并无大碍,只是微微有些体虚,可是身上有什么不适?”

  柳淡烟叹了口气,轻轻挽起了许凭阑的衣袖,一直挽到大臂才停下,一条明显的红丝线般的血管从手肘一直延伸到大臂,还有继续向下延伸的趋势。

  “凭阑刚出生的时候是没有这个的,许珘就出去了一会,孩子手臂上就莫名其妙多了个红点,床边还留下了封信。”

  宋寒辰嘶了一声,

  “信上可是说,若想救令公子的命,只有三年后方可开始?”

  “对....起初还只是个点,如今凭阑已经三岁了,点也成了线,只怕....”

  宋寒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柳淡烟便没再往下说了。

  “下毒的人还算好心,三年是个很好的缓冲期,年份多了少了都会影响发生毒变,看来,他只是有意报复,并不是真的想取令公子的命。”

  “这么说,凭阑真的是中毒了?”

  “嗯,而且还是一种剧毒。”

  柳淡烟下意识用手捂住了嘴巴,担心地看着面前的儿子,而后者倒是满脸天真,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那..还有救吗?”

  宋寒辰摸了摸下巴,转身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医书,对着上面抄了几个方子递给柳淡烟,

  “这几副药可以暂时缓解病情抑制毒素深入体内,不过,每三年就会毒发一次,虽不会太严重,但想要彻底治好,怕是有些难度。”

  “这毒叫什么?”

  “万箭穿心。”

  所谓万箭穿心,顾名思义,毒发时像有几万支箭同时射入心口,毒不致死却箭箭钻心,每每将要昏迷的时候又使毒发者顿时清醒过来,硬生生承受穿心之痛,想死却不能死,生不如死。据柳淡烟了解,先前中过这个毒的,就连青莲山的季道长都没能挺过去,早早地就趁着毒没发作的时候结束了自己的姓命,也不知道这许珘的亲儿子能不能逃过这一劫。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