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觉得魔头贼可爱怎么办

 

文案:

江湖有个榜。

名唤恶人榜。

榜首是杀人不眨眼的鬼门门主鬼煞。

排行第二的,是冷血恶医。

然而他们是一个人。

残暴程度可想而知。

刘旷被这魔头抓走后,可谓是姓命堪忧。

然而,刘旷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面容狰狞,姓格变态,他看着就吓得腿脚发麻,恨不得立刻跪地求饶的超级大魔头在偶然一次发在偶然一次毒发之后——

变!得!超!级!萌!

心肝儿都颤了,恨不得搂着抱着亲亲亲亲亲!!

——————————

第一天的求助:被魔头抓走了怎么办?

第二天的求助:突然觉得魔头贼可爱怎么办?

第三天的求助:亲魔头用哪种姿势才不会被打死?

第四天的求助:棺椁和唢呐队哪家好,求推荐!!

————————————

鬼煞:你既然说喜欢我,那活着不能离开我,死了也不能忘记我。你下地狱,我也要去地狱把你找回来,你魂飞魄散,我也要把你的魂魄一点一点拼起来。

…你不准扔下我。

————————————

贼甜贼甜贼甜!!!!

1V1,HE

 

排雷:男主们前期非好人。

后期有轻微玻璃渣,但基调还是欢快哒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旷,鬼煞 ┃ 配角:垃圾桶,白轻砚,花离颜,莫少华 ┃ 其它:穿越,金手指,系统

 

 

 

第1章 楔子

  路上黑不隆冬的,没有监控。

  正好。

  刘旷抽完最后一口烟,毫无公德心地把烟头扔到地上,用脚狠狠地辗了半圈,又猫着腰子靠近目标物。

  唔,这个垃圾桶倒是贼新贼新的,估计是刚投放过来的。

  拿出去卖,说不定还能卖个好几十块钱。

  刘旷把绿色塑料垃圾桶里的东西倒了个一干二净,喜滋滋地推着走了。

  今天“收成”惨淡,好不容易偷了个人的包,没想到那人不知是智障还是什么,那么大一个包里竟然就放了一个老年机和一些糖,连几十块钱都没有,神经病啊…

  刘旷推着着垃圾桶向前走着,不知怎么,平地上竟然也会一脚踏空,他竟然直直往下坠了下去,犹如跌入万丈深渊!

  “啊啊啊啊啊————”

  刘旷很快失去了意识,一张发出淡淡光芒的金色符纸从他怀中的垃圾桶里飞了出来,在他身边环绕了一圈,旋即,也在一瞬之间化作金色的粒子缓缓飘散在一片混沌黑暗中。

  “什么人啊这是…这刘旷,品德也太败坏了点吧…”

  垃圾桶在一片黑暗中发出淡淡的白光,无奈地叹了口气,“苪桐仙子也真是的…怎么没告诉我刘旷是这种人啊…感觉想回天庭好难啊…”

  —————————————————————

  在凌云大陆,武林中人闲来无事,合拟了一些榜单,其中有一个榜,叫做“恶人榜。”

  榜首的是鬼门鬼煞。

  第二名是索命恶医。

  恶人榜的由来,也是因为一群武林侠士聚在一起,感慨世上为什么会有鬼煞和恶医这等冷血残酷之人。

  不。

  这两个,简直算不得上是人。

  鬼门门主鬼煞,传言说,从四年前开始,他就已经是地狱阎王一样的存在,杀个人,就如同剁饺子馅一样简单。

  如果说鬼煞是血淋淋的杀人狂魔,那么恶医,他就是一个让人心寒彻骨的地狱恶鬼。

  而现在,这名恶医正坐在宰相府大堂的高座上。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大人微微弓着腰,他嘴唇颤抖了两下,终于还是抖出了一句话:

  “神医,您若是救犬子一命,小人必定以重金相谢…”

  恶医忽然发出一声不知该称为愉悦还是嘲讽的轻笑。

  大厅里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恶医止笑,手持一块精致糕点,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这人脸上覆了一张精致的银灰面具,露出一双凌厉双眸,可这双眼睛,单单是不动声色的盯着人看,就能让人脊背发凉,额头冒汗。

  该是糕点味道不错,那人懒洋洋地开口:“宰相大人,您还真是两耳不闻江湖事啊。”

  宰相心中一沉。

  江湖传言甚多。

  但关于恶医的传言,每一个都让人心底发颤。

  像是问穷苦人家索要黄金百两,问富贾之家索要千金为仆。

  武林榜前十中最年轻的高手为治恋人失明的双目,跪在雪地三天三夜。

  恶医走到高手面前,踢了踢那人冻僵了的膝盖。

  笑道:“我医她,你自废武功好不好?”

  没有人知道恶医心里到底想的什么。

  他似乎只是单纯的为了制造痛苦。

  人们都恨他。

  不,与其说是恨他。

  不如说只是恨那些血淋淋的抉择。

  “那我该…”宰相的声音沙哑的很,小心翼翼的,似飞蛾扑火,妄求最后一抹希望。

  “你的官位。”恶医挑眉笑道。

  静默。

  病弱儿子眼中最后希望都破碎了,他阖住双眼,万念俱灰。

  恶医发出一声嗤笑,起身向外走去。

  到了门槛处,忽然顿住了,仿佛是忽然间又想到了什么。

  他转身,又折了回来。

  时间有一瞬间的凝固,众人只觉得忽然看见了希望,众人心脏都被提了出来!

  莫非——

  但只见恶医大步流星地走到桌子边,端起了果盘。

  “我就当跑路费了,不介意吧。”

  恶医挑眉笑道。

  众人才回过神来,表情僵硬。

  宰相身子气地发抖,他的夫人捂住嘴,身子顺着柱子滑了下来,一声哽咽从指缝中溢出。

  随后,丫鬟小姐个个泣不成声。

  病榻上那个大公子,牵强地扯了扯唇角,眼神呆滞,连泪都流不出来了。

  宰相府那个刚从江湖跑回来的大小姐看着恶医离去的背影,恨得指尖都嵌入掌心。

  她突然喊道:“恶医公子,我听闻鬼门门主鬼煞说想取你姓命,你这些天可要小心一些了!”

  恶医有着诧异似地转过头,问她:“为什么?”

  大小姐垂眸,声调倒是极力克制冷静:“鬼煞想杀人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恶医看着她,忽然笑了起来。

  尽管他带着面具,看不清眉眼,但是他低低的笑声中竟然给人一种他似乎很是愉悦的错觉觉。

  “你过来。”恶医对大小姐说。

  大小姐狐疑地看着他。

  她咬了下嘴唇,最终还是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恶医看着她,低声笑道:“不要妄想我们会自相残杀,因为鬼煞再暴戾恣睢,他也不可能杀了……”

  恶医忽然低头凑到大小姐耳畔,声调低沉诡异地如同鬼神的呢喃:

  “……他自己。”

  大小姐瞳孔骤然紧缩!

  她惊得后退了一步,她呆呆地看着恶医,张了张嘴:“你、你是鬼……”

  随即,恶医笑着从大小姐肩上取出一枚不知何时扎进去的银针,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嗯,我是。”

  “鬼煞杀人的确不需要理由,你这句话我很喜欢。”恶医的语气几乎称得上是诡谲,“……但是很抱歉,我对自杀没有兴趣。”

  大小姐嘴唇颤抖了一下,发出一声呜咽,她看了看银针,又看了看肩膀,随即她的表情变地震惊而恐惧,她疯了一般地摸了摸自己的嘴,除了几声呜咽,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不能说话了。

  她被这个恶鬼变成了哑巴!

  而恶医依旧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你可是知道了一个大秘密呢,你不会告诉别人吧,而且,以后不会随便造什么谣了吧。”

  大小姐眼睛忽然变地绝望。

  世人憎恶的恶医,世人恐惧的鬼煞。

  然而这两个比地狱恶鬼还要恐怖的人竟然是同一个人。

  那么这个人……这个人到底是多么令人恐惧的存在?!!

  不,他怎么会是人!他分明是从地狱爬出来吃人的恶鬼!!

  而她!只不过说了一句话,就被他毒成了哑巴!!

  我要——

  她脸色煞白,眼神忽然变得坚定狠毒,她绝望地想:我要和他同归于尽!

  大小姐突然抽出头上的簪子朝着恶医刺了过去——

  可恶医只是后退了一步,如若不是衣袖晃动,几乎没人看得出他出手。

  “噗——”

  大小姐猛地摔倒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恶医站在一丈开外,冷冷地扫了一眼,发出一声不甚在意的嗤笑。

  蠢。

  他不知遇到过多少个这般空有一腔愤怒却总是自不量力的蠢货。

  宰相和夫人颤颤巍巍地跑过来,扶起地上昏过去的女儿,冲着恶医道:

  “你把……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恶医气定神闲道:“她醒了告诉她,今天她运气不错,毒没带全,但是如果她不能管住自己的嘴,就不是哑一个月这么短了。”

  恶医忍不住想要长叹一声。

  啊!今天可真是善良呢。

  他打了个哈欠,转身离去。

  恶医走出去相府大门,眉眼还留着未散的嘲讽。

  呐,你看这世人,好像他是医就必须要救人一样,他提了条件,若世人不愿去舍弃,他又成了一个冷血恶毒的“恶医”了。

  明明是自己不舍得,人死了,却偏偏把憎恨转移到自己身上了。

  真是过分。

  忽然之间,一股来自上方的气流,直直地冲恶医袭来!

  恶医眉头一皱,瞬间跳到了几丈开外。

  与此同时,一枚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了那团气流。

  银针刺入的瞬间,那团黑影也猛地落在地上。

  原来是个已经昏过去了的人。

  恶医皱了皱眉,走上去观察。

  如果偏要他评价这个生物的话——他只想知道这是哪座山上下来的猴子。

  毕竟,这人头上是一团扎眼的、彩色的毛发。衣不蔽体,毫无内力。

  恶医挑眉,用脚踢踢那人的脸。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