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首辅居然不宠我+番外

 

文案

 

双城无数次攥紧拳头哭唧唧的发毒誓,以后再也不喊某个有钱人“哥哥”了。

 

 

 

后来——双城:啊,你们不认得我啊?那没有关系,你们认得叶首辅吧?对,就是那个玉树临风,只手遮天,权倾天下,颜值爆表的叶首辅啊!他可宠我了,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只要我想要,他什么都依我。最关键是,他对别人都不讲道理,唯独对我讲道理。从来都不舍得碰我一根手指头!”

 

 

叶祯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不要说话了,别人都以为是我把你宠成这样的。”

 

 

 

◆◆◆以上都是废话,求收才是真哒【突然伸爪】◆◆◆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朝堂之上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双城(李时语),叶祯 ┃ 配角:写了你们也不看 ┃ 其它:首辅

 

 

 

  ☆、久别重逢

 

  

  滨州。

  “老爷,不好了啊,双城少爷又在学堂惹事了!”一个穿着灰色衣裳的小厮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连位上的人影都还没瞧清,便一骨碌跪在了地上。

  “没眼色的东西,没看见有客人在?”

  立马就有呵斥声传来,叶柄气的吹胡子瞪眼,暗暗又对着小厮递了眼色。

  “小的知错,小的知错。”小厮吓的连连告饶,这才瞧见厅里还坐着一位白衣公子。

  这位公子模样极好,抿着一双薄唇,似乎在笑,拿起茶杯轻呷一口,“表叔何须动怒。”随后又偏过头来对着跪在地上的小厮轻声道,“双城怎么了,你接着说。”

  小厮听这位公子说话还挺和气,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抬眼看他时,又猛然一惊。这公子说话虽轻,可双眸深深,沉不见底,一身衣色虽素,可却是极好的缎子。于是便知身份肯定不一般。语气更加恭敬道,“回……回公子,今日不知怎的,教书先生斥了双城少爷几句。双城少爷气不过,毁了教书先生的戒尺,又同几个人将先生绑了起来,奴才过来时,双城少爷正在先生脸上画丹青!”

  闻言,叶柄脸皮抖了抖,似乎早就知道叶双城素来行事作风,还未来的及说上什么,就见那位公子已然起了身,大步往外头走去,身后立马跟上来一众随从。

  “快快快,带路带路!”

  叶柄连声喊道,连口茶都顾不得喝了,一叠声的催,又仰天长叹了一声,往腿上一拍,自言自语道,“唉,作孽啊!这……这……这早不来晚不来,偏生这个时候……嗨!”

  待叶柄至学堂门外,恰好见方才那公子已然翻身下了马,大步流星的往里头走。叶柄也不等下人搀扶,匆匆下了轿子跟了过去。

  就听里头吵闹,待众人进了门口才得以瞧见真容,俨然闹的不成样子了,一群学生哄笑着,满屋子的书本乱飞,桌椅板凳倒了一地。

  其中最惹人注目的当属一个蓝衣少年,只见他约莫十八、九岁,生的极其清秀,眉眼精致如泼墨,鼻梁高挺,身形动如狡兔。一头墨发高高束起,额间又绑了一条墨蓝色额带,垂下略长的额发,更显得神采飞扬,一举一动又透着几分肆意。

  这便是叶家长房嫡次子叶双城了。

  叶双城一脚踩着倒在地上的书桌,旁边一位花白股子的教书先生,正反绑着双手,赤着脸瞪人。

  叶双城哼了一声,微俯过身去,手里的毛笔墨迹淋漓,神色很是认真画着什么,忽而一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先生变绿头乌龟了!”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白胡子的教书先生脸上趴了一只巴掌大的乌龟。

  人群立马爆发出惊天的笑声。

  “哈哈哈,叶双城真有你的!”

  “哈哈哈,不看不看,乌龟下蛋!”

  教书先生气的眉毛胡子乱翘,几乎晕厥,语无伦次的斥道,“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

  双城闻声收了笑,又伸手给乌龟加了条短尾巴,更显得憨态可掬,此时听教书先生训斥,便扬眉正色道,“先生说的极是,古往今来都是这个理,今天要不换个新鲜的词,乌龟不可吃也?”

  “哈哈哈……”

  “哈哈哈……”

  人群又是一阵笑声传来,教书先生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怒气冲天,若不是被绑在椅子上,恨不得起身将这个顽劣的学生痛打一顿。

  叶双城捏了捏羊毫毛笔的尾巴,顺手蘸了蘸墨水,脑中忽而灵光乍现,刚想再给教书先生画两抹胡子,手才提起,就被人紧握住了。他一下子就皱了眉,狠狠挣了一下,手腕处如同禁锢,丝毫动弹不得。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怎么这么不识趣?”

  叶双城咬牙切齿,森森道。可刚回头就见一俊朗公子,衣袂飘飘,霁风朗月,好似从画上走出来一般。此时正眉头微皱,眸色沉沉,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盯着他看。

  ——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谁呀?

  叶双城微微愣了愣,随即怒起,下意识的要挣脱手腕上的禁锢,却不料被握的更紧了。他一疼,想也不想,便口不择言的骂道,“你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还不快放了本大爷,要不然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好让你知道本大爷的厉害!”

  那位公子眸色更深了,声音泠然,缓缓传来,“叶祯,你哥。”

  叶双城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狠啐了一口,“我呸!你是我哥叶祯,那我还是你老子呢!我哥早八百年去京城升官发财娶老婆了,你在这冒充我哥?是不是想死?”

  毫不客气的骂了一句,叶双城余光忽而就扫见了不远处的叶老爷,也就是他远房表叔叶柄。

  只见他满脸急色,对着叶双城又是使眼色,又是摆手的,最后才满脸痛色的一拍大腿。

  叶双城“咦”了一声,见他今日着实反常,这才品出几分意思来。全身的血液一瞬间冲上头顶,整个人噤在那里,好半晌儿才哆嗦着反问一句,“你说,你是我哥,叶祯?”

  那位俊朗公子冷笑一声,松开手要去揪叶双城的衣领。

  就见叶双城猛的尖叫一声,吓的场上的众人脸色一变,待他们齐齐看过来时,就见双城跟只猴子似的,猛的挣脱开来,几个箭步往外窜去,仿佛实在逃命。速度之快,让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叶祯望着叶双城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方一回身就见叶柄凑了过来,“贤侄啊,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吧?你看这学堂……这……”

  略点了点头,叶祯轻抬手,立马就有五六个随从上前,将翻倒的桌椅板凳扶起来,重新摆放好。如此,在场的学生们全都低着头,连往日胆子最大的叶双城都吓跑了,他们便像是无头苍蝇,不知所措。

  叶祯淡淡的目光一扫,眉眼间透着几分凌厉,只一声,“都回去坐好。”立马唬的一众学生坐了回去。学堂里登时一片寂静。

  叶祯亲自给教书先生松了绑,又拱手赔礼道,“在下叶祯,叶双城长兄,幼弟顽劣,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先生海涵,回去后我自会好好教训他,绝不会轻饶。”

  教书先生原本满心的怒火,预备着要喷发,此时一听来人自报家门,忽而眼睛一亮,抓住叶祯的手腕道,“你说你是叶祯?可是滨州叶家长房嫡孙,当今内阁首辅大人叶祯?”

  叶祯轻点头,“正是在下。”

  教书先生不听不要紧,一听立马老泪纵横了,也顾不得脸上还画的乌龟,将这些日子以来叶双城种种顽劣事迹说了个遍,直说的唾沫星子四溅,最后顿了顿,语重心长的对着叶祯道,“首辅大人啊,您这般年少有为,才华横溢,日后可得好生管教管教令弟啊,可别再让他出来祸害人了啊。”

  叶祯听的眉头微皱,见教书先生恼的直摇头叹气,遂点了点头,招来下人好生将教书先生带下去休息。

  在场的学生都是一些大户人家的少爷,此时一听叶双城的兄长乃当今内阁首辅,一个个面露惊色,不由自主的就多看了叶祯几眼,只觉得他模样出众,气度不凡,通身自带一股子清灵之气,可又分明有些常人所没有的成稳内敛。只那样静静站着,就无端给人一种威压之感。

  一众学生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叶双城,心里顿时泛起疑惑,总觉得这兄弟两人模样品性天差地别,不该是亲兄弟才对。

  只是这些,叶双城毫不知情。他从学堂跑出来后,赶忙的跑回了叶府。

  府里的下人们见他神色慌乱,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一时间都吓了一跳,还以为叶双城是在外头闯下了什么了不得的祸事。可又不敢出声问,毕竟叶双城在叶家,甚至整个滨州,可都是响当当的混世魔王,素来只有他欺负人,没哪个敢欺负他,就连叶柄都不敢对他指手画脚。

  叶双城哪里管的了下人们的心思,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小院子,随后在屋里东摸西找,很快便收拾出了一个小包袱。也不说旁的,白着脸,背着就往外走,正巧被贴身小厮秋茗拦住。

  秋茗见他家少爷神色匆匆,又瞧见他身上背着的包袱,心里猜想他又惹出了什么祸事,预备离家出走,于是伸手一拦问道,“少爷别急,这又出什么事了?在学堂又跟人打架了?还是又被教书先生训斥了?离家出走可走不得呀!”

  双城“呸”了一声,秀气的眉头一翘,一把将秋茗轻推开,嘴里嚷嚷着,“起开起开,你家少爷何时怕过这些?”

  “少爷天不怕地不怕,那您还跑什么?”秋茗苦笑,抬眼见双城已经一脚踏出了院子,可随后不知怎的僵在了原地。

  双城背着小包袱,此时一见眼前的俊朗公子,不知怎的,心里突然一慌,理智告诉他要赶紧跑,可脚下却像生了根似的,半点动弹不得。

  “怎么,你这是…要离家出走?”

  叶祯低头,看了一眼双城背着的包袱,淡淡问道。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搞骨科哦,我不敢搞骨科的

?_?

我赌五毛钱,这两人不是亲兄弟

QAQ

……求预收,救救孩子吧~就在隔壁~

文名《飞升不如捡破烂》

本文又名《仙门脱单手册》、《强行吃萝卜的一百种方式》

白迟第一百零八次飞升失败后,终于成功的被掌门师兄逐出师门。

他默默的叹了口气,背上自己的小包袱打道回府。

可老天就爱跟他开玩笑,他出生的村庄被大火烧了,整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

白迟望着眼前荒草萋萋的孤村,人生头一回知道什么叫走投无路。

后来,他成了当地有名的捡破烂王。这整片垃圾场都是他的!

 

  ☆、接回家

 

  

  双城头皮一麻,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快被冻住,一阵寒意从头顶蔓延到指尖。忽而瞟见院墙边上有棵歪脖子老树,立马眼睛一亮,将包袱丢开,脚下生风,迅速的窜到老树边上,几个瞬息间便攀上了高墙。

  哪知高墙下面早已经候着不少的家丁,小厮,一个个惊慌失措,忙不迭的喊道。

  “少爷,少爷,当心脚下!”

  “双城少爷,快下来吧!”

  “双城少爷……”

  叶双城正骑在上面,见下面人多,一时间脸皮抖了抖,不知道该不该下去,很是进退两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