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教主是个大反派+番外

 

文案

 

大魔头凤非池死了,死在楚听轩的剑下。

老天爷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让他回到自己的小时候,成为了一个旁观者。

凤非池飘在天上,吐血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一个成天喊着“攻略主角”的智障占领。 

后来那智障终于死了,凤非池拿回了自己的身体。

一次次的险象环生后,他终于察觉……

原来这辈子的江湖远比前世凶险的多。

 

这是一个小说主角和反派联手斗殴大魔王系统的故事。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非池,楚听轩 ┃ 配角: ┃ 其它:

 

 

 

  ☆、教主重生了1

 

  凤非池是被一阵刺骨的寒意冻醒的,他睁开双眼快速的从床上坐起,一个破破烂烂的小茅屋映入眼帘,整个房子里除了一张年久失修的桌子和一个小木凳外,什么都没有。

  他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自己刚才明明在和楚听轩比武才对,怎么下一秒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带着满满的疑惑,凤非池下了床,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双脚还没有接触到地面,身体却像是木头遇水一般,强制姓的被飘到了空中。

  凤非池:“……”

  原来他还是死了,死在了楚听轩的剑下。

  一瞬间,各种情绪闪过脑海,最后竟留下了浓浓的不甘心。他的生死煞因为某些原因一直无法修炼到最顶层,可是楚听轩的莲冈决却已经登峰造极。若是再给他几年的时间,到时候一定可以把楚听轩那个王八蛋揍到喊他爹。

  凤非池在空中飘了一会儿,不适感渐渐退去,他突然觉得好笑,那么多武林正派伸长着脖子等着他下十八层地狱,若是他们知道自己死后没有受刑只是化成了鬼,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一头栽进茅坑里。

  “啊!!!”突兀的尖叫从身下传来。

  凤非池低头去看,只见他刚才起身的地方坐着一个小男孩儿,男孩哭丧着脸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但最诡异的还是他的脸,这张脸居然和自己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凤非池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咦?本教主什么时候做的风流事,居然在凡尘留下了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私生子?”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男孩儿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只见他抱着头一脸绝望:“天啊,我怎么就这么穿了!”

  凤非池听不懂男孩儿在说什么,他艰难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飘了下去,脸上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看着对方吓唬道:“喂,小子。”

  果然,男孩儿完全没有听到凤非池的声音,只见他死死的把眼睛闭上,表情痛苦又纠结。过了好久之后,才下定决心似的睁开了眼睛,一副认命的模样不高兴的抱怨着:“怎么会这样,我穿谁不好居然穿到魔教教主的身上了,王八蛋系统,我要金手指,不要做反派啊!这不被主角剁的命嘛。”

  这又是什么话?反派难道是在说他?

  凤非池冷笑一声,伸出手试探着去触碰男孩的身体,然后,他就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他整个身体硬生生的穿了过去。

  “……”

  凤非池忍着恶心又退了出来,真是一个可怜的孤魂野鬼,看来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他无奈的在天上飘着,索姓开始旁观下面人的一举一动。

  床上的男孩儿似乎是想开了,他张大嘴用力的吸了口气,然后把气在肚子里憋了一会儿,一副雄心壮志的模样仰天长啸道:“主角,我来啦啦啦~”

  凤非池:“……”这人有毛病?

  吼完的男孩儿摸了摸肚皮:“肚子好饿啊,找点吃的吧。”

  话音刚落,前一秒吼完站起身的男孩,后一秒又坐了回去,他左手虚弱的撑在床板,右手按着胸口开始大喘气:“我去,这什么体质啊,喊一声就不行了,累,累死我了。”

  凤非池:“……”

  在茅屋经过了一番简短的歇息后,男孩儿终于挺起胸膛,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门,他出茅屋的第一件事,就是迈着步子跑到水缸旁,将盖子打开后对着缸里的水开始大照特照。

  凤非池:还能再自恋一点吗?

  小男孩儿对着水缸不停的摆弄自己额前的头发,边弄边嘀咕:“天啊,这魔头小时候怎么长这么可爱,一看就知道是个男孩纸。”

  凤非池对眼前这个不停的折腾和他小时候长相一模一样身体的人十分无语,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是死了之后在放走马灯,还是眼前这个家伙只是皮囊和他一样?

  小男孩儿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正主看个正着,他就着缸洗了把脸理了理衣服后,一脸严肃的抬头,望天,对着天空开口:“系统,帮我查下主角的位置。”

  凤非池在旁挑了挑眉,这里除了他哪里还有别人。

  小男孩似乎得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满露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原地。

  凤非池控制着身子慢慢的跟了上去,他皱着眉回头看了身后的茅屋一眼,熟悉的记忆慢慢涌了上来,这个茅屋和他小时候住的那个……简直一模一样。

  难道……

  ---

  金陵城处于江湖的中心地带,现任武林盟主楚枫所率领的武林盟的大本营便在这里,楚家是江湖上有名望的超大世家,其家主楚枫为人豪迈,品行仁义无双,江湖上好友不计其数,而其祖传的莲冈决更是常年霸占江湖武功排名前三。

  江湖上有句戏言:只要有楚枫在的一天,江湖便是最好的江湖。

  金陵城内,凤非池跟在小男孩儿的身后悠闲的飘着,这小孩儿从那山上的破茅屋走到这里已经花了好几个时辰,可让人惊讶的是,此人却仿佛有人带路似的,完全没有在山里迷路,还顺便绕开了很多难走的山路。

  凤非池对此充满了惊讶,原以为这是一个有江湖经验的小屁孩,但对方一进城后表现出的那种新奇及激动感,又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若是武林中人,不可能没有来过金陵城,这根本就是一个没出过远门的奶娃娃。

  “这个好,系统给我钱!”顶着风非池小时候脸蛋男孩儿像是第一次见到热闹的街道似的,双手扒着一家吹糖人的摊位上,眼神直直的看着一动不动。

  许是他的外形太过可爱,摊主也不赶他,换上了一副慈祥的笑脸对着他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买个糖人不?”

  男孩儿点头如捣蒜:“买买买,这位大叔在下乃大魔……呃。”大魔头凤非池几个字还没有说完,男孩儿就停住了,根据剧情而言,他现在只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才对,原著里风非池无依无靠流落街头饿死之际被楚家少主楚听轩领了回去,这才发生小说后面两人从兄弟情深到手足反目的一系列剧情。

  “孩子,你叫达摩?”摊主见他说到一半卡住了,好奇的问道。

  “不,我叫凤非池。”男孩儿一仰头,认命的道,过来一会儿他又纠着脸道,“算了,你就喊我达摩吧。”改个名字和抱主角大腿并不冲突。

  一直在旁听的凤非池危险的眯了眯眼,看来刚才自己的推断都是真的,自己的确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可身体却被别的鬼魅霸占了。

  摊主似乎很喜欢达摩,从摊子上大方的拿下一个糖人,亲切的塞到了他的手里:“来,吃。”

  “谢谢啊,”达摩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对着糖人舔了几下,边舔边道,“等我以后抱上了主角大腿,我还你一百倍的钱。”

  摊主笑眯眯的道:“不用不用,废那功夫做什么,你现在就可以还我比一百倍还多的钱哦。”

  达摩一脸天真的吃着糖人问:“现在?现在我怎么还,我还没有……”话还说完,他忽然觉得浑身酸软,身体没有了力气顿时就软倒在了地上。而摊主狡猾的眼神更是让他心惊。

  “我怎么和其他穿越有系统的人不一样?”察觉到自己被下药的达摩硬撑着身子嘀咕了一句。

  摊主则走过去将达摩抱起,乐呵呵的道:“哈哈哈,我把你卖到小倌馆去,可就不止一个糖人的钱咯。”

  达摩拼死抵抗有骨气的道:“不!哥不卖菊花,不做基佬!”接着,他就晕了。

  凤非池捂着脸不忍直视,真是一个蠢货,用他的身体丢人。

  摊主刚想把人抬起,就听到一个清脆的男童声音:“你在做什么?”

  凤非池听到声音后整个人震了震,他转过头去看,只见一个面容如玉的男童正疑惑的看着摊主,他的身后跟着两个穿着黑衣身材魁梧的护卫,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出来玩的小少爷。

  只见男童一本正经的问道:“他为什么晕了?”

  摊主像是没事似的对着男童笑,试图将人打发走:“哦,这是我的孙子,玩的累了我带他回家休息。”

  “不像,”男童摇头:“你说的话不可信。”

  摊主怒了,看在对方身后有两位彪形大汉的份上又不敢态度太差,只能黑着脸质问道:“你个小孩子懂什么,我的话怎么就不可信了。”

  男童指了指摊主身上的衣服:“若他是你的孙子,那为何你穿的衣服比他好了这么多?”这个男孩儿的模样明显就是个要饭的。

  凤非池的童年无父无母,当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唯一的收入就是靠着乞讨为生,刚才的那间破茅屋也只是他小时候找到的一个荒废的借住场所而已,这样的他故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怎么好就对了。

  虽然男童提的问题有些道理,可是凤非池就看不得他这副正义门派的嘴脸,想到眼前之人长大后居然把自己给宰了,他的脸色就难看了。

  摊主还想再辩解,可是楚听轩身后的人已经将剑拔出还是害怕的往后退了退,大喊一声晦气,就丢下糖人的摊位快步的走了。

  “少主,需要属下去调查吗?”其中一个黑衣人问。

  楚听轩摇摇头:“救人要紧。”

  凤非池看着楚听轩宛如大人的模样低下身去为晕倒的达摩检查,不由发出一声冷笑,回想起这人似乎从小就喜欢装出一副老成的模样。

  只不过这么小的楚听轩……

  凤非池又低下头仔仔细细的看了他一眼。

  恩,这真的是怀念极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防止搞混,宿主1就叫他达摩。

 

  ☆、教主重生了2

 

  睡得如死猪一般的达摩被楚听轩好心的带了楚家,下人们似乎对小少爷的这种行为司空见惯,直接将人安排在了一间客房内。

  凤非池在旁边看的心情复杂,想到自己当时也是在乞讨的时候被这么带了回去,楚听轩这个笨蛋做的事情,无论在他死前看还是现在重生后看,都是一样的蠢。

  宿主达摩被安排在了和当初凤非池小时候被带回楚家时一摸一样的房间,凤非池黑着脸看向还在呼呼大睡的男孩儿皱眉,看来自己因为某种不可知的力量回到了小的时候,只是他的身体却被别人占领了,而这个占领他身体的小鬼上面似乎还有一个叫系统的人在CAO纵着。

  像是鬼魂一般在空中飘了一会儿,凤非池无聊的停在半空中,看来他目前也只能暂时在一旁观察,再慢慢找机会把自己塞回小时候的身体里了。

  “啊!”凤非池还在思索,床上的男孩儿突然像死鱼一般弹起,接着又仿佛受到伤害似的大吼,对着什么都没有的空气不爽的质问道,“这睡得正开心呢,系统你电我干嘛?”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