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重生之独宠盲医

 

文案

 

郁络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苍御七皇子,赖皮又成熟;

千夜涵:因意外而眼盲的神医,稳重又腹黑;

 

上辈子郁络锋倾尽所有对一个人好,却害了最疼爱他的母兄;

重活一世,郁络锋冷了心绝了情,一心孝顺母兄,以补前世的遗憾。

奈何有人不让他安生,他只好奋起反抗,一路将其虐到底。

还与前世救了千万将士姓命的神医千夜涵相识。

认识千夜涵之后,一切皆朝着不可预计的方向发展,让他那颗冰封的心再次跳动。

 

在遇上郁络锋之前,千夜涵本是闲人一枚,每天“看看”医书,晒晒药,睡睡觉……日子过得舒适又惬意;遇上郁络锋之后,不仅没了悠闲的生活,每天还忙得要命,甚至还有姓命之忧……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这是招谁惹谁了?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络锋,千夜涵 ┃ 配角:郁络钧,常万泽等 ┃ 其它:1v1,主攻

 

 

第1章 重生

乾宇十五年,意图谋反的七皇子被囚禁在七皇子府,无召不得踏出府门一步。

七皇子郁络锋本是皇上最为宠爱的皇子,奈何那个位置对皇子们吸引力太大,连七皇子也不例外,这才铸下大错。

原本门庭罗雀的七皇子府,自从七皇子犯错之后,除了门前的守军之外,连普通百姓都不愿踏足此地一步,就怕被盛怒的皇帝怪罪,招来无妄之灾。与七皇子交好的三皇子就是很好的例子。

 

今天,一反常态,一个人出现在七皇子府门前,来人一身青衣,腰间背着个白布袋,手中拿着一根杆子,仔细看得话他的双眼毫无焦距,茫然地看着前方,走路前先拿杆子在地上扫了扫,再迈步。

来人正是苍御有名的盲医——千夜涵。

千夜涵是个盲人,感觉却很准。他一步一步慢慢走到守军面前,不等他们阻拦,他伸手从白布袋中拿出一个小本子,递给守军。

 

现在的七皇子府不是想进就能进,要当今圣上同意方可。

千夜涵递给守军的就是当今圣上同意他进入的手谕。

守军检查了千夜涵的手谕,确认无误之后,才将人放进去。

由于千夜涵不太方便,进门之后就有人领着他去见七皇子郁络锋。

 

之前的七皇子府不说丫鬟小斯成群,至少很热闹,有人气,不像现在,除了皇上派来的守军之外,府中不见一人,就是有也躲在自己的房中,无事绝不出来。

 

领路之人将千夜涵带到郁络锋所在的锋泽居,锋泽居是郁络锋为自己和所爱之人建造的院子,里面充满了他和爱人之间的回忆。锋泽居的东南方建有假山,此刻郁络锋就在假山上。

郁络锋是七皇子,又是皇上最为宠爱的皇子,还有爱人在侧……幸福的生活一夕之间没了,只落得个终身监/禁的下场。

 

之前郁络锋有多得意,此刻的他就有多落魄。

此刻坐在假山上的七皇子披头散发,下巴上胡茬也不清理,衣服……呃,倒是蛮干净的,不过这应该归功于七皇子府负责打扫的下人,不然衣服还能不能这么干净就不一定了。

 

好在千夜涵什么也看不到,也就不知道七皇子此刻的邋遢。他朝郁络锋的方向拱拱手,“七爷。”

郁络锋兀自坐着,没有理会千夜涵,千夜涵也不生气,接着说道,“三皇子他……”

“三哥他怎么了?”千夜涵话还没说完,假山上的郁络锋冲到他的面前,焦急地问道。

 

千夜涵微微一笑,“三皇子他很好,他让我来看望七爷您。”

听到最在意的哥哥没事,郁络锋一瞬间没了力气,他无力地靠着假山,“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千夜涵看不到,但他感觉得出,郁络锋很重视三皇子这个哥哥。然而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暗自嘀咕,“他现在是没事,但时间一久,谁知道他会不会没事。”

 

两人的距离本就不远,郁络锋又是习武之人,耳力自然非凡,因此千夜涵的话,他一字不落的全听到了,他的心又提了起来,“什么意思?说清楚。”

千夜涵也直接,不废话,“七爷,您应该清楚,三皇子对您的关心不比您对他得少。现在您含冤被禁于此,三皇子自然想方设法让您重获自由。而您还要这么消沉下去,看着他为您忙活?”

 

千夜涵顿了顿,接着说道,“七爷,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您就该面对,寻求解决的方法,而不是在这里自怨自艾,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也会让关心在意您的人担心,所以为了他们您也该振作起来。”

 

“啪啪啪!”拍手的声音突兀想起,接着又传来一道赞美之声,“说得真好。”

郁络锋两人皆是一愣,循着声音看向来人。

“常万泽!”郁络锋一声惊呼。

千夜涵皱了皱眉,有种不祥的预感。

郁络锋紧盯着常万泽,“你怎么来这?”

 

常万泽,郁络锋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人,也因他落得现在这个下场,再次见到他,郁络锋的心情很复杂。

常万泽对郁络锋则不然,来到锋泽居,他看都没看郁络锋一眼,将目光放在千夜涵身上,“千夜涵,虽是盲人,医术却精湛,我们在你手中可吃了不少亏。”

 

对于常万泽的事,千夜涵听过一些,知道常万泽现在到来,准是又有什么阴谋。千夜涵平静地问道,“你要干嘛?”

常万泽笑了笑,一步一步走到千夜涵的面前,“你说呢?”说完,他手一扬,袖中漂出一些白色的粉末……

千夜涵没什么事,但他身后依旧对常万泽毫无防备的郁络锋却不同。

 

只见郁络锋脸色一变,捂着肚子看向常万泽,常万泽这才舍得将目光放在郁络锋身上,“如果七皇子被盲医千夜涵毒死,你说皇上会怎么处置让他前来的三皇子?”

郁络锋紧握双拳,第一次对常万泽露出恨意,“为什么?”

常万泽扭头看向他处,躲避郁络锋的视线,“对不起,你们挡了络钧的路,我只能这么做。”

 

“哈哈哈……”郁络锋不顾肚子上的疼痛,放声大笑,笑得比哭还难过。

这时,千夜涵突然握住郁络锋的手腕,常万泽见状,摇了摇头,“没用的,这是无解之毒,就算你医术精湛也没用。”

千夜涵没理会常万泽,从白布袋中拿出一粒药丸,喂给郁络锋,“为了三皇子,你……唔!”

 

“千夜涵……”郁络锋下意识地接住千夜涵往一边倒的身体。

“你……”郁络锋不可置信地看着千夜涵的身后,千夜涵的身后,常万泽正握着一把将千夜涵穿胸而过的短剑,这柄短剑正是皇上曾经赐给他又被他转送给常万泽的那柄。

 

郁络锋顾不得惊讶,连忙点住千夜涵周身大穴,“千夜涵挺住。”

千夜涵摇摇头,阻止郁络锋,短剑穿胸而过,他没救了,他提着最后一口气,将第二粒药丸塞进郁络锋嘴中,“活着……”

手无力地垂下,郁络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千夜涵在他的怀中失去意识。

 

“为什么?为什么你连他都不放过?他又没挡郁络钧的路。”郁络锋抱着千夜涵,对常万泽吼道。

常万泽冷漠地看着,“他是神医。”

郁络锋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为了那个位置,你们还真不择手段。”

 

“对不起,我也不想,只是……”突然,常万泽的身体晃了晃。

爱了常万泽五年的郁络锋下意识地问道,“你怎么了?”

常万泽看着郁络锋怀中的千夜涵苦笑,“这个盲医还真不肯吃亏。”说着常万泽嘴角流下一缕黑色的血,紧接着他双眼一闭,软软地倒下。郁络锋本能反应,要去接倒下的常万泽,怀中的千夜涵提醒着他,刚刚发生的一切。郁络锋止住身体的本能反应,看着常万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郁络锋轻轻地将千夜涵的身体放在地上,欲起身查看常万泽是否还有呼吸,他眼前一黑,倒在千夜涵身上,失去意识前,他最后的念头居然是千夜涵的药也有失效的时候。

郁络锋失去意识,也就不知道这时候来了一伙人,将常万泽抬走。等守军发现不对,找来的时候,只看到他和千夜涵双双躺在地上……

 

……

 

布置精致的房间中,陶梓替躺在床上的主子掖掖被角,看着昏迷不醒中的主子,陶梓叹了口气,他家主子就是太贪玩了,否则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此时,陶梓那个贪玩的主子正好醒过来。

一睁眼,见到床边的陶梓,郁络锋愣了愣,千夜涵的药有效?

 

见到郁络锋醒来,陶梓松了一口气,“七爷您终于醒了。”

高兴中的陶梓并没有发现郁络锋的异常,也间接的让郁络锋误会,误会他是被千夜涵救了。

昏迷前的事历历在目,郁络锋醒了,自然第一时间去找他的父皇,免得皇上惩罚无辜的三皇子。

 

郁络锋起身下床,陶梓连忙阻止他,“七爷,您这是?”

郁络锋回道,“我要见父皇。”

陶梓强行将郁络锋按在床上,“七爷,您现在还在病中,等病好了再见也不迟。再说皇上现在正在气头上,您去了也没用,七爷您还是乖乖待在府中,三个月很快就过。”

 

郁络锋挣扎着,“不行,我……你说什么?什么三个月?”郁络锋忽然发现,陶梓话中不对,连忙问道。

陶梓嘴角抽了抽,他家主子这是烧糊涂了,还是不肯接受现实?不管怎样,郁络锋终究是陶梓的主子,陶梓还是回答郁络锋的问题,“七爷,您被皇上禁足三个月。”

 

禁足?

郁络锋一愣,他记得他唯一一次被他父皇禁足是五年前,现在又是什么情况?难道他父皇将终身监/禁改了?

郁络锋不确定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对于郁络锋的问题,陶梓心中疑惑,但还是如实回答,“乾宇十年九月初。”

 

 

 

 

 

第2章 相遇

午后的阳光照在池面上,波光粼粼,池边站着一个俊朗的年轻人。年轻人将一头乌黑的长发半束起,在额头两边留了两撮刘海,垂于胸前,一双凤眼无神地盯着池面,手中不停地向池里撒鱼食。

池里的鱼儿欢快地吃着源源不竭的食物,郁络锋对此毫无所察,手中仍不停地撒着。

 

郁络锋醒来已有几天,在陶梓的眼中,郁络锋这几天一反常态,乖乖地待在府中,没吵着要去找皇上解禁。郁络锋乍然回到五年前,一切还没开始的时候,有些患得患失,总认为自己是在做一场美梦,因此他有意无意地逃避,就怕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经过几天的时间,郁络锋总算有所好转,这不今天他就有闲心情在池边喂鱼,虽说他的心思完全不在喂鱼上,但不是总在发呆走神,就是很大的改变。

前世的这个时候,郁络锋刚刚从边关回来,由于他未经皇上允许,私自前往边关,又不顾皇上三番五次叫他回来的命令,在边关一待就是六年。因此郁络锋才刚刚回来,思念爱子的皇上将人禁足,让坐不住的郁络锋吸取教训。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