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反派好像都被我吓坏了+番外

 

第45章 愿赌就要服输

  001.

  感觉到从被子一角钻进来的那滑溜溜热乎乎的东西, 白莫儒微微睁开了眼,却只借着月光看见了一个黑黑的毛茸茸的正在蠕动的东西。

  白莫儒挪了下身体, 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任由钻进他被窝的人整个人都靠了过来。

  钻进他被子,躲进他怀中的人果然立刻便靠了过去, 整个人都埋首在他胸口。

  白莫儒伸出手去习惯姓的把人搂住,这一抬手, 却摸到了那光光滑滑的东西,他微微愣了愣, 睡意逐渐被那温热的东西驱散。

  黑暗中,白莫儒再次睁开了眼, 他低下头去看着只露出个脑袋尖儿的人, 被子下的手顺着那光滑的背脊往上滑去,从尾骨一直细细抚摸到那圆润而结实有力的肩膀。

  善玉成身上还是有些肉的,平日里掩藏在那白色衣裳下的精壮修长的身躯有着令人羡慕的完美比例, 近乎麦色的肌肤紧实而有力,握在手中都能感觉到那漂亮的线条。

  察觉到白莫儒的动作,把自己藏在被子中的善玉成往上挪了挪, ‘波’的一声从被口探出头来, 露出闷得飞红的双颊。

  善玉成外表十分英俊, 五官清晰而立体, 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不笑时令人敬而远之,但笑起来时总是闪烁着温暖的光芒,让人如沐春风。

  那姓感的薄唇平日里不笑时总是轻轻地抿着, 配上那疏离与一尘不染的气质,总让人有亲吻他的冲动。

  此刻,他脸色那犹如雕刻般轮廓清晰冷硬的五官线条被羞意打破后,却呈现出另一种令人疯狂的魅惑味道。

  “好好的不睡觉,跑到这里来做什么?”白莫儒的声音在善玉成头顶响起。

  说话间,他微低头,在善玉成额头留下一吻。

  自从善玉成决定留下后,他便常常趁夜溜进他房里,分走他半张床。

  夏天的时候,白莫儒还总嫌他身上滚烫滚烫的有些热,可是自从入了秋,白莫儒就逐渐喜欢上了这人猫儿般黏人的举动,因为这人身上总是暖呼呼的,被他抱着犹如抱了个暖炉,让他不可自拔。

  “睡不着。”善玉成这话倒是说得不假。

  他自中午时白莫儒牵着他的手便一直十分兴奋,下午又卯足了劲儿帮白莫儒做了点心,如今他整个人都亢奋着,是以根本毫无睡意。

  而且因为下午帮了忙,善玉成此刻两只手臂都有些酸痛,这让他更加毫无睡意。

  白莫儒眯着眼搂着怀中的人,宽大而有力的手掌抚摸在那暖呼呼的背脊上,顺着毛摸,一下一下的。

  善玉成被摸得舒服,把自己塞进白莫儒怀中的他整个人都变得滚烫起来,他搂紧了怀中的人用脸在那人胸口蹭了蹭,然后闭着眼享受着白莫儒那一下下的抚摸。

  两人时常同被相拥而眠,更是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些,可更多时候白莫儒不消多做什么,只要这样摸摸他,便能让他整个人都舒服得哼哼出声。

  被褥间全然是白莫儒身上的气息,耳边是白莫儒清晰而有力的心跳声,怀抱中是白莫儒温热的身体,善玉成闭上眼感受着这一切,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融作水,变得柔软。

  被摸得舒服了,善玉成还把自己的手臂放进了白莫儒的手掌中,无声的求揉揉。

  “对了,店中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要再招人进来吗?”善玉成问道。

  若是可以,他巴不得每天白莫儒都能像今天这样与他呆在一起,而不是天天躲进厨房中揉他的面团。

  “嗯?”白莫儒闭着眼睛慵懒的应道。

  善玉成想了下,换了个方式与白莫儒说道:“我下午听初五说,之前那住在城隍庙中的两兄弟又来店里了?”

  白莫儒闭着眼轻轻哼了一声,便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初五与我说了,那两兄弟家中之前遭了洪灾,如今已是举目无亲,那哥哥带着弟弟一路逃难至此也没了去处。”埋首在白莫儒胸口的善玉成闷闷地说道:“不如让他们留下帮忙?”

  那样一来,他便可以霸占白莫儒更多的时间。

  “留下?”白莫儒总算开了口。

  “对呀,如今我们店里人手不足,再招人也怕出现小蕊那样的事情,还不如留了这两人让他们帮忙。”善玉成说话时声音在被子中震动,震得他鼻尖有些发痒,两句话说完后他忍不住把鼻尖在白莫儒胸口蹭了蹭。

  善玉成之前见到这两人时,那年龄稍大些的少年正在街上卖身求药,那娇小些的已病了些时日,秧秧的没几日可活。

  他当时便想到了这个主意,所以这才费了些银子把人留了下来,并付了药钱让那小些的治了病。

  话说完,听白莫儒半晌没开口,善玉成这才又轻声说道:“那两人该是举目无亲居无定所,若留下他们,一来呢定不会出现小蕊那样的事情,二来也算是做了件好事。”三来,他也能与他多些时间相好。

  白莫儒没说话,只是被子中还在动着的手证明着主人并未睡过去。

  又等了片刻,善玉成还是没等来白莫儒的回答,他挣扎着爬了起来又把脑袋从被子中钻了出来,轻声说道:“你说可好?”

  白莫儒想了想,带了些睡意的声音才传开,“他可识字?”

  善玉成想都不想便说道:“识字的,之前家里也曾是个小户人家,家里供着两人读了些书,不过遭了水灾就剩他们俩了。”

  善玉成答话答得顺畅,话说完才惊觉自己似乎说漏了嘴,他与那两人该是不认识的,又怎会知道他俩以前的事情?

  惊觉自己说了些什么后善玉成有些紧张地看着白莫儒,后者却像是并未察觉一般又道:“那行,就留下吧!正好店里也需要人手帮忙。”

  善玉成松了口气,又钻进了被子当中躺回了刚刚的位置。

  被子中有些闷,善玉成却喜欢鼻翼间全是白莫儒身上气息的感觉。

  “你作什么问他们会不会识字?”善玉成有些好奇,之前白莫儒招人的时候也没问过这些问题。

  “没什么,只是想着若识字,以后也可以帮着做些账目。”白莫儒声音依旧低沉慵懒,说话时他眼睛都没张开。

  但是这话白莫儒说得慵懒,听在善玉成耳中却如同惊雷,他瞬间便从被子中冒出头来不可思议地瞪着白莫儒,“做账目?”

  店中做账目的事情不是一直都是他在做吗?

  为何白莫儒突然想起找人去做这个?

  黑暗中善玉成瞪着白莫儒的脸,他心中生出一分彷徨不安,他这个掌柜一直做得好好的,难道是他做错了什么所以白莫儒准备换人?

  那可不行!

  这店里的掌柜位子是他的!

  之前是他的,如今是他的,以后也只能是他的,他绝不允许掌柜的位置被换成任何人。

  白莫儒管着店里的点心,他管着店里的账目。这事情可是大家都公认的,怎么能说换就换呢,而且若是换了那他以后要做什么?

  “店开业到如今已经快有两个月时间,店中的一些材料也已经快要用完,过段日子我准备让我哥去采购,总要有个人跟在他的身边才好。”白莫儒扯了扯被子,让有些漏风的被子捂紧。

  善玉成闻言松了口气,但他并没有准备就这样妥协,“我去便好。”这店中掌柜的位置,他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动摇的。

  “你若跟着我哥去,那店中谁看?”白莫儒总算微微睁开了眼。

  善玉成被问住了,这种事情就算是他有心也是分/身乏术,没办法做到两全。

  “哥哥不是会算账吗?”善玉成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白学名读过些书,虽然因为姓格和林雪翠的原因所以读得不多,但是基础的算账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外出去采购,两个人总归要妥当些。”白莫儒道,“加上他又是那样的姓格,若不多个人帮忙看着,怕是被女干商骗去卖了还不知道。”

  善玉成剑眉微皱,白莫儒说的话有理,可是这理却不能让他说服自己。

  知道白莫儒并不是准备换掉他这掌柜后他松了口气,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是店中就有两个管账的了?

  想着自己做的事情即将要被人分出一半去,就好像在他怀中的白莫儒也要被人分走一般,善玉成心里是老大不高兴。

  “明天再说,快睡觉。”白莫儒扯了扯被子,把两人盖好。

  善玉成又躺回了刚刚的位置,他搂着怀中的人,听着那平缓的心跳,思绪却还在这件事情上。

  待到手臂被白莫儒揉揉得舒服了,善玉成又心疼的把白莫儒的手拿在手中揉揉,怕把他累着了。

  不过等他把白莫儒的手臂揉舒服了,自己手臂却又有些酸痛起来,只是这次善玉成却没再舍得让白莫儒给他揉了,他搂着怀中的人蹭了蹭,这才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睡了过去。

  入了秋,秋日萧瑟的味道便在街道上弥漫开,街道两旁原本郁郁葱葱的树都树叶枯黄落了一地。

  偶有秋风卷起,还能看到落叶纷飞的场景。

  次日清晨,阳光躲在层层叠叠的云朵后时隐时现,天气微凉,空气带着几分氵朝湿,似乎酝酿着一场秋雨。

  众人起床洗漱完后,一如既往的去了店中,

  出门时,善玉成就了初五与他说了昨天晚上白莫儒答应的事情,让他先去一趟城隍庙中把人找了回来。

  等到众人在店中开了门收拾完毕后,初五已经领了人到了后门。

  从后门进了院子,初五把那两人领到了在院子中的刘如和白学名面前,并一一介绍了这两人。

  “大的叫作仲清,小的叫作仲江,两人是兄弟,之前住在南边,因家里遭了洪水所以才流落至此。”初五尽职地说完,又回头与刘如说道:“白夫人你放心好了,他们两个可听话了。”

  因之前小蕊的事情,刘如和白学名两人如今都有些怕了。

  听了初五的话,刘如和白学名两人都打量了这因为饥荒的原因而显得有些狼狈清瘦的两人。

  仲清大概十六七岁,人长得清秀,个子不算高,加上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饥荒,整个人都显得瘦瘦干干。

  比起哥哥仲清,那弟弟仲江就要更加狼狈些了,毕竟还是个小孩子,一段时间的逃难让他整个人都显得神情泱泱。

  这两人是兄弟,长得自然也有几分相似之处,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就算别人不说,外人只看着那双眼睛也能猜出两人之间的关系。

  “白公子已经应下了,我也与他们说好了。”初五又道。

  听了这话,刘如和白学名两人这才露出笑容。

  002.

  因为是白莫儒叫回来的人,刘如当即放下了戒心,她连忙过去拉着两人打量了一会儿,然后颇有些心疼地说道:“哎哟,这都瘦成什么样子了?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白学名见了也是连连点头,这两人确实太瘦了。

  大概是因为白莫儒的原因,刘如和白学名两个人最是见不得这样的人,再加上之前较小的那个又病了,难免让两人有几分心疼。

  “既然留下了,那我先带他们回家收拾收拾,晚些时候再带过来让他们熟悉熟悉店里。”刘如说道。

  这两人也来得巧,正好遇上广家包场他们没什么事情做,若换个时间来刘如就没了这样的时间。

  那两人闻言,知道白学名、刘如是愿意把他们留下了,连忙红着眼睛冲着刘如和白学名连连道谢。

  此刻善玉成并不在院中,而在厨房当中与白莫儒一起,所以两人冲着刘如两人谢完之后又回头看了看初五,在初五点完头后,他们才跟着刘如出了院子向着小院那边走去。

  两人之前一直住在城隍庙中,身上的衣服虽然有洗过但已经十分陈旧而且有些破烂,之前刘如把家里白学名和白莫儒两人穿旧的衣服送给了两人,这才让两人有了换洗的衣服。

  但这样是不够的,白学名和白莫儒两个人的身材都比他们两个高大些,衣服穿在他们身上就显得有些松松垮垮。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