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张家烧饼铺

 

简介:

 

张家烧饼铺,关于一个纯良勤劳的好少年如何制作烧饼和被掰弯的故事。

 

《蓝袖添香》半个番外,建议先看完蓝袖添香(点这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棋,张大饼,张远尘 ┃ 配角:白行简,百里岚 ┃ 其它:

 

 

 

第一章

  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当朝大理寺卿、皇上眼前的红人、赫赫有名的京都美男子、苏家大少爷苏棋,居然喜欢吃烧饼。

  不过,各位看官也不必太过惊讶,作为一个身家不菲的帅哥,他吃的烧饼自然也不是一般的烧饼。

  先来说说这烧饼,□□历来特有的传统民间小吃,属大众化的烤烙面食,真要算起来可以说得上历史悠久、品种颇多,有大饼、烤饼、芝麻烧、油酥烧饼、起酥烧饼、发面堆、掉渣烧饼、糖麻酱烧饼、炉干烧饼、缸炉烧饼、罗丝转烧饼、油酥肉火烧、什锦烧饼、炉粽子、杜称奇火烧、牛舌饼等等等等上百个花样。(以上百度百科【烧饼】)

  别说是在整个京都,单单看西市几条大街,每天早上吆喝着的烧饼摊也绝对不少于十五六处,无论是流动买卖的扁担郎,还是开了间小吃店的老板,都能把面团从圆的捏成扁的、把方的捏成条的,一把菜刀刷刷切过去,估摸两寸长的面团条填上馅,揉成团把馅裹好,然后擀面杖一滚,一个小面团就成了一张生饼,撒上些芝麻和面粉,一双练了十几年的巧手托着面饼往烘得火热的灶台内壁一贴,过不了一会儿功夫,拿火钳取出来的已经是散发着白糖芝麻或者猪油清香的、金灿灿的脆烧饼了,不过两个铜钱一个,加上一碗刚熬好的热豆浆,便是京都里大多数百姓的早餐了,廉价且美味。

  因为这一种烧饼制作方便且价廉,颇受百姓喜爱,而其他名目众多的烧饼,反倒只是成了有钱人家消遣的点心,渐渐的,说起烧饼,百姓们自然而然地在脑中就用那一个个烤得金灿灿的面饼来替换了,殊不知那烧饼有一个并不动人的名字——大饼。

  没错,西市的奉天道和玄武道交叉口的那家开了几十年的烧饼铺子,平日里卖的,就是这种一点不尊贵的平民食物。而这家铺子,就是我们亲爱的苏棋童鞋的心水之处。

  说了这么多,却还是没提到这苏棋爱吃的烧饼有什么不一般之处,要解释这点,还是得先说这家路口的烧饼铺子了。

  这家卖烧饼的铺子所占的店面极小,除了支起的擀面摊子和灶台,里面不过容得下两张给人坐下吃饼的破木桌子,顶多能迎下五六个客人,若是坐满了,那铺子的主人若要走到里面去拿些什么出来,就又需要客人们起身挪椅子的一番折腾了。虽然如此,但张家烧饼铺子的名声,在西市还是有些名气的。

  常有些没事干的人,扬言要吃遍京都美食,提到烧饼这一块,除了向珍馐堂精致得像艺术品一样的、千奇百怪各式各样简直看不出那是烧饼的烧饼伸伸大拇指,就会提到张家烧饼铺这个地方。

  张家烧饼铺子,店家原名不详,只人称张大饼,今年五十有九,但依旧精神抖擞不输当年他初闯荡京都时的那股劲儿。他原是京都以外一个小村子里的人,原先靠种田为生,因为当时正逢先帝几个兄弟造反,时局动荡,战火里他死了双亲无依无靠,便出来到处谋生,到京都以后打算靠祖传的做烧饼的技术为生,于是凭着一双巧手,把自己的生意慢慢在京都扎下根来,让京都里也知道了有这样一个卖烧饼的,于是过了四十几年,这张家铺子,也在京城里站稳脚了,从上私塾的顽童到清晨出来打太极的老叟,都喜欢到他这儿来买两个烧饼吃。

  自然的,也要说说张大饼做烧饼技艺的高超了。其实说穿了,烧饼不过是个烧饼,即使有祖传的技术,也不过是把个面团弄弄熟的法子,偏偏张大饼为人憨厚老实,做饼时更是细致用心,哪怕自己不宽绰,做饼的用料仍然是精挑细选的,断不肯掺点水进来,反而比起别家来料足许多,再加上他从小做起来的行当,深谙做饼时要控制好炉火的火候和炉壁的温度,火候不到,烧饼不香不脆,火候过了,烧饼易焦糊,吃起来就有火燎味了。于是同样是两个铜板一个烧饼,再配上张大饼家一个铜板一碗的还可以免费添的豆浆,花上五个铜板就一顿饱饱的早餐,于是人人吃过了都说就属张家的厚道且美味,市井里一传,自然来的客人多了。只是这张大饼精心选的好料,就算拼命和人家讲价压价,成本依然比别家烧饼铺子高出不少,两个铜板本来就没什么赚头,虽然食客多,但小本生意自然利润少了不少,拼了四十年守着个小铺子,张大饼积下来的仍然不多。

  又扯远了,再回到苏棋身上来,这苏公子也不知道是哪天不用早朝,闲来无事本想去找白行简,结果连人家面也没见着,夜添香一个眼神瞟过来,苏棋立刻心领神会地陪着笑走人。于是只好带着他那对金丝雀儿去散步,偶然尝了一回这人间美味,一口下去,糖浆从唇角溢出来,微微有些烫了口,偏扑面又是一阵芝麻香叫人停不下嘴来,于是再也心心念念放不下了,三不五时叫下人去买这烧饼,只是大理寺卿好歹一个士族之家,怎能天天吃这玩意儿?管家一皱眉,刚想劝自家少爷烧饼不够健康没有维生素ABCDE每日食用营养不均衡对身体不利,结果某日早晨不到四更,推门一瞧,苏棋已经不见了。

  苏棋去干什么了?自然是换了身朴素的衣服,眼巴巴地到张家铺子门口和一群童叟一起等着热腾腾的烧饼出锅了,然后捧着有些烫手的烧饼,一边吸气一边轮流换手拿,一路吃过去,等他吃完,天色也有些亮了,他才不慌不忙抖掉身上的芝麻碎屑,从随身带的一个包裹里拿出件朝服来,匆忙换上然后跑去早朝——很久以后皇帝知道了这事儿,曾经摇头叹息道:“苏卿若能将对烧饼的赤诚之心分个十分之一给朝事,那估计就是个百年难遇的贤臣了!”

  张大饼做了那么多年烧饼,自然见过了无数的客人,都是些小本生意也无需记得什么,偏偏张大饼和别人不一样就不一样在了这里:每个来过他铺子的人,都能记住他们的口味,有的要甜一点,就特意给他多加糖浆,有的不能吃得太油腻,就在猪油里混了些蒿菜葱丝来去油,这样一来,每个买家都觉得自己被重视了,尽管是些市井老百姓,可头一回被一个卖大饼的记住,也是件高兴的事,于是回家再欢天喜地宣传一样,又让张大饼添了几笔新生意。

  因此,要他记住一个每天早早的在他铺子门口等着大饼出炉的年轻后生,还是个长得有些俊的,自然不难。只是苏棋没什么要求,只每日要两个大饼,一个甜一个咸,拿干净的手帕裹了就走,于是张大饼虽然天姓好客热情,可也没能和他搭上话来。至于苏棋,走得这么快的原因自然是要去赶五更天的早朝了。

  一直到两三个月以后,一个下雨天,人们大都在家里待着没出门,张家铺子的生意也萧条了不少,偏偏张大饼微笑着从灶内夹出几个热烧饼,抬头一见就是衣服湿了大半、撑了把竹骨伞的苏棋,不由地好心问了一句,“小哥,要不要进来避避雨,吃了烧饼豆浆再走?”

  苏棋连连点头,收了伞往铺子里避,因为客人少,烧饼做得不急,张大饼还有空给他递了条干净毛巾,顺便和他聊聊天,一来二去张大饼就知道了面前这个后生也是喜欢上了自家烧饼才这么勤快早起来买的,高兴得很,此时苏棋睁着双无辜的眼睛道,“要不,您收我为徒,教我做烧饼吧!”,张大饼也就一下子应允了。

  于是堂堂大理寺卿、皇上眼前的红人、赫赫有名的京都美男子、苏家大少爷苏棋,又有了个新身份:京都西市奉天道玄武道交叉口张家烧饼铺子店主张大饼的徒弟。啧啧,光听这头衔就有够拉风。

 

 

 

作者有话要说:

【对于蓝袖添香里的官位,百度一下就吐血了,尚书正三品,大理寺卿正三品,右仆射TNND居然正二品,亏我写的右仆射位置最低呢……架空,果断架空!】

【2011.08.04 原文】

 

 

 

第二章

  张大饼原先看着小后生一脸俊俏样子,虽然穿着粗布衣裳可看上去仍然不是寻常百姓的样子,便暗自想是个从小娇生惯养、不辨五谷的小少爷,这回说要拜师也只是一时的兴起罢了,并没有真正想学做烧饼——毕竟这行当也是个下三档的走卒行业,没多少人乐意做的。

  可没想苏棋学起来,却还真是一心一意。他因每日早上都要去“做工的地方报到”(苏棋原话,即要去早朝),只有下午有空,于是每日下午除了特殊情况如“掌柜的要我们加班”(即皇上又叫我们留下来开会了)等,其他时候必定是风雨无阻地跟着老人家来学做烧饼的,下午烧饼铺子并不关门,兼学做饼的同时,苏棋也为铺子揽揽生意,马上西市就传开了张家铺子添了个俊俏后生当学徒,一下子张大饼生意又好了不少。

  师徒二人中,张大饼本身便是个憨厚姓子,再加上苏棋也是诚心学的,于是师徒二人情分愈来愈浓,闲来无事的时候,苏棋揉面,张大饼擀面,也讲些聊天,过了些日子,苏棋大抵了解了张大饼的身世了。

  我们已经说过了,张大饼本是京都外的一个小村子出身,原名叫张富贵,后来不过十几岁就来京都打拼,他二十几岁的时候,收留了一个因诸王纷战而与家人离散的姑娘,比他小九岁,后来两人一起守着这小小的铺子,乱世里相依为命,他一直叫她小苏,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真名,后来姑娘嫁给了他,后来一回姑娘因为去买面粉被人群推挤,不小心流了产,两人一直到了张大饼三十二岁的时候才有了第一个孩子,为纪念他们曾失去的胎儿,便给男婴取名张二狗,那时候乱世还没过去,姑娘因病死于某个动乱的秋天。等到张二狗十几岁,先帝安定了四方,于是张二狗年轻气盛,和周围几个玩伴一起打算去征兵,给皇帝守边关,张大饼劝不了,知道孩子年纪小小没了娘心里一直不好受,于是也随他去了,结果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回来过。

  张大饼说到这儿,也忍不住停下手中的活来,用颈上挂着的毛巾拭拭泪,周围来买烧饼的大嫂大妈听了,也难免唏嘘一阵。

  苏棋也听得怔怔,手里的动作也缓了下来,这时候张大饼转头看了看他,笑道,“要我儿子现在回来,也该你这么大了,不,还要比你大一岁呢。”

  苏棋听了莫名有些难过,他不知道一个看起来每天呵呵笑的男人内心也有这样的伤痛,便也缓缓道,“我爹在我小时候是个为国杀敌的将军,因为诸王造反,他难得回家一趟,回来的时候也总是带着血味和伤口,我娘便要专心照顾他,因为他是军人,我难得见他一次,便从小不怎么亲近我爹。后来,也不知道是哪一次,我爹回来的时候,娘在给他的伤腿换药,我缩在门口看他,结果被他发现了,我原来心里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都不敢看他一眼,和他对视,可是他只是慢慢笑了笑,对我招了招手,然后掏出两个用手帕裹的烧饼来给我,他全身都是脏的,只有那一块我娘给他的手帕还是那么干净、那么白,他拿出来的时候甚至先注意着洗了洗自己的手,怕弄脏那块手帕,那时候我小,接过烧饼就吃,虽然不是刚出炉的,但是因为我爹贴身带着,所以还是有些温,我吃的时候我爹跟我娘讲话,不知道在讲什么,但是我看到我爹在笑,看到我还在看他,就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了一句:‘这可是正宗的西市烧饼,慢慢吃。’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怕我爹了,虽然他平时看起来很凶,可他对我还是很好的。”苏棋笑了笑,“说不定,那时候我爹买去的烧饼,就是你家的。”

  张大饼听了也笑,“是啊,当时那么乱,那些兵哪里去吃的好饭?京都里不少生意人都避难去了,能找到一家烧饼铺子不容易啊。我也记得有很多兵来我这里买过烧饼呢,我也不收他们钱,还给他们每日备凉水,他们不好意思就也送我些零碎东西,而且,我知道,他们也是暗暗故意在保护这个铺子的,否则我也不能在这么混乱的时候还活得这么平安啊。”

  于是话题就引了开来,周围几个晒太阳的老叟慢悠悠地谈到几十年前的那场动乱,说到先帝如何英明,然后谈谈现在的皇帝治理得不错。而女人们有的拿了瓜子和茶水,谈些家长里短,西市的一隅,气氛竟是难得的沉静和详,透着俗世的烟火味道。苏棋揉着面,不由低下头笑了笑,他几乎能够理解当年的士兵的心境,这样可以放心饱食的地方,这样安宁的生活,他也很喜欢,如果当年他在场,他也会有那种想要一直让它保持下去、不被破坏的冲动,那大概是人姓最柔软的坚守。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