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少侠你命里缺我+番外

 

文案

 

作为临江城背景强大的富二代,林契既不爱大家闺秀,也不喜小家碧玉,偏偏喜欢上了个男人!

  

可是初次见面他就扯掉了人家的裤腰带,让人家春光乍泄,最终成功收获了“无耻”二字。

  

心上人对自己第一印象不好怎么办?

  

当然是依靠温柔体贴、勇往直前、包容耐心、聪明才智以及一颗爱他的心了!

    

你想做的事我都陪你做,不会武功我也可以保护你,真哒!

 

1.1V1,主攻,he。

2.有权有势的执着战五渣攻x武艺高强的冷淡美人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契,白悠铭 ┃ 配角:神秘配角们 ┃ 其它:

 

 

第1章 糟糕的初遇

  早春的午后,阳绅城通往临江城的一条土质小路上,七个蒙面拿刀的劫匪将两人两马堵在了路中间。

  

  这二人年纪都不大,其中一人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手中握着一柄墨蓝色的长剑。

  

  看得出这剑保养得极好,剑刃十分锋利,在阳光下泛着一股寒光,令人望而却步。

  

  在他旁边的男子身着淡青色里衣,颜色略深一点的开衫外袍。一双桃花眼波澜不惊地扫过众劫匪,手中的扇子不急不缓地在胸前摇着。

  

  男子名叫林契,是临江城首富林之平的独子。

  

  此刻林契保持一副沉着冷静的神情,似乎没有丝毫畏惧,只微微侧头低声对身旁警戒着劫匪的黑衣男子道:“汪苑啊,现在这情况是不是需要你给我开条路,然后我骑马赶紧跑啊?”

  

  “是的,少爷。”名为汪苑的男子低声应着,目光却没离开那些目光贪婪的人,“稍后我会先击倒前面挡路的那两个人,少爷你就骑马穿过去,直接返回临江城,我晚点就回去。”

  

  “那你可得小心点。”

  

  “少爷不用为我担心,区区几个毛贼而已。”

  

  “不是,我是说你撂倒那两个人时小心点,别让他们伤到我。”

  

  “……少爷放心,不会的。”

  

  林契松了口气,对于自家护卫他是十分有信心的。那可是他爹费了很多心思才挑选出来的好苗子,请名师从小培养到现在。

  

  可以说如果没有他在,汪苑甚至会正面单挑这群劫匪。虽然难免会受一些伤什么的,但最终肯定会全身而退。

  

  “林少爷,我们只要钱,对您的命没兴趣。您要是聪明,就让您身旁的这条狗把剑放下。”劫匪头子忽然上前一步,用刀指了指汪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汪苑眉头微微皱起,但并没有开口,脸色也看不出什么变化,反倒是林契眼里出现了一瞬间的怒意。

  

  “你这话说得本少爷想打人,”林契说着,目光嫌弃地扫过劫匪们手里的武器,“不过我爹说了,君子动口不动手,更何况你们手里拿的那都是什么破刀啊?”

  

  刀?怎么扯到刀上了?你说谁用的是破刀?

  

  几个劫匪的思绪被带到刀上,下意识低头去看时,林契却忽然翻身上马。

  

  劫匪们立即意识到被林契来了个声东击西,愤怒地握着刀就冲上前要来硬的。

  

  这时汪苑胳膊一甩,就听“嗖”的一声,两枚暗器击中了挡在林契前方的两个人。接着他长剑猛地一挥,划破了一个冲在最前面的劫匪的胸膛,鲜血立即溅了出来。

  

  与此同时林契一双长腿猛地一夹马肚子,喝了一声“驾”,胯|下枣红色骏马嘶鸣一声就飞似地奔了出去。

  

  越过倒地的两个劫匪时,还顺带吓摔了两个。

  

  助林契逃脱后汪苑没有丝毫停顿,也没有去看林契,直接挥剑刺穿一个劫匪的大腿,然后按着他的头飞身而起,黑色的靴底“嘭嘭嘭”三声踹在了三个劫匪的下巴上。

  

  林契回头看了看以一战九却不落下风的汪苑,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扩起来到嘴边喊道:“早点回来!”

  

  “少爷当心!”

  

  虽然逃出了埋伏,但林契也没敢松懈下来,马不停蹄地就往临江城赶。

  

  不仅是因为汪苑提示的话,他自己也忽然发觉有点不太对劲。

  

  这太顺利了!

  

  那两个被暗器暗算的倒了也就倒了,可是那两个被吓倒的算怎么回事?

  

  新手劫匪,心理素质还不成熟?

  

  开玩笑,绑首富之子谨慎都谨慎不过来,怎么还会用这种看到马跑过来都能吓倒的软蛋?

  

  林契越想心里越急,然后他就在骏马狂奔中看到了前方一棵大树后面露出的一截泛着寒光的刀头。

  

  啊啊啊啊啊啊!!!汪苑快回来救命啊!!!这是个双黄蛋啊!!!

  

  林契在心里抓狂地大喊,因为太过用力,甚至呛得自己咳嗽了起来。

  

  然而身后的汪苑并没有出现,前方的树后却突然冲出一个同样蒙面的劫匪,站在路中央,眼中闪着不怀好意的光。

  

  他为什么不躲!

  

  林契心脏顿时跳若擂鼓,他的直觉告诉他,若是他直接这么冲过去肯定又会中了什么埋伏!

  

  林契咬紧后槽牙,心一横,扭身从马背上跳了下去,摔在了一片草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手上被碎石划出好几道血痕,疼得他连连抽气。腰也摔得一阵钝痛,若是平常他肯定是不肯再动一分的。

  

  可是他现在不能停下来,若是被抓,就算那些人只为谋财,他也注定没有好果子吃!

  

  林契咬牙爬起来,他甚至都没有去看那劫匪的反应,踉跄了两步后,拼命向小树林里跑去。

  

  如果没记错的话,顺着这条小路再跑不到半刻钟,就会到达给临江城里有钱人提供凶猛护院犬的养犬基地。

  

  纵使这劫匪再厉害,也敌不过一群猛犬吧!

  

  林契玩命地朝目标地狂奔,他能感受到身后追赶的劫匪正在快速地缩短着两人的距离,他甚至已经听到了那人的喘气声!

  

  一种绝望的感觉立即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可是他的腿却没有停下来,眼睛里是满满的不甘。

  

  就在他感觉身后的劫匪伸手就要抓到自己时,那劫匪却突然“哎哟”了一声,紧接着是一个孩子的“哎呀”声,再接着就是劫匪“嘭”的一声摔倒在地的声音。

  

  林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心中忽然一顿狂喜,这简直是天助我也!

  

  然而林契虽然知道他应该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赶快逃命,可是那道童声却勾住了他的心。

  

  他终是停下脚步,喘着粗气回过了头。

  

  此时入眼的便是那劫匪摔倒在地又惊又怒的神情,而在他旁边则是一个七八岁,着一身粗布衣服的男孩,此刻正坐在地上吓得发抖。

  

  劫匪瞅了一眼林契,似乎胸有成竹一般,然后转过头,恼怒地举起刀就要砍死这个害他摔倒的孩子。

  

  眼看着锋利的刀刃就要划开男孩胸膛的时候,一个拳头大的石头忽然砸在了劫匪的右肩上,疼得他惊乱中把剑甩出了手。

  

  “快跑!”林契朝着那仿佛已经吓傻的男孩大喊。

  

  那男孩仿佛这才回过神来,挣扎地想要站起来。可是他腿软得很,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

  

  但此刻他已经不重要了,劫匪满腔怒火的对象已经完全对向林契了。

  

  “龟儿子!今天老子要卸了你一条腿!”

  

  劫匪扯着嗓子吼了一声,然后捡起刀就怒气冲冲地朝林契跑了过来。

  

  两人本来就不远,林契这一停下来再跑就更没用了。他被劫匪两步追上,一脚踹在肚子上,整个人摔在地上,蜷缩得如虾米一般。

  

  林契还从没体验过这种痛法,当即头脑发懵,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劫匪站在林契身旁又踢了他一脚,林契连声痛呼都没能发出来。

  

  “废物!爷就怕一脚把你踹死,都没使多少劲儿!今个砍你条腿,让你懂懂规矩!”说着,劫匪瞪着三角眼,举起刀砍向了林契的右腿。

  

  林契疼得半眯着眼睛,虽然听到了对方的话,但潜意识却觉得自己今天是要交代在这了。

  

  他心中有恐惧,有愤恨,还有遗憾。

  

  想一想他好像一直都在让他爹娘操心来着,没给他们长过什么脸,如今连个子嗣都没能留下,不知道他爹娘……

  

  “锵!”

  

  林契追悔的思绪忽然被打断,他猛地睁开眼睛,就见林中一个一袭白衣的青年仿佛仙人一般从天而降。

  

  那人衣带翻飞,轻飘飘地落在了满是草屑土渣的地面,雪白的长靴却一尘不染。

  

  如墨的长发由一条绣着云纹的白色缎带规规矩矩地束着,握着长剑的手骨节分明,十指修长白皙,好看得很。

  

  只是他神情非常淡漠,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冬日的山泉,纯净却又冷冽。 

  

  “啊……”林契痴痴地看着,眼睛瞪得老大,身上的疼痛似乎在这一瞬间消失了一般。

  

  劫匪也愣了愣,但和林契原因不同。

  

  眼前这白衣青年气度不凡,一看就不似普通人。不知道是偶然路过,还是就奔着这林家少爷来的。若是后者,那就难办了。

  

  不知道自己那伙兄弟们们有没有搞定那个汪苑,若是及时赶过来,应该还有胜算。

  

  先拖一拖。

  

  “你是谁?你想怎样?你可知老子是谁么?”劫匪恶狠狠三连问。

  

  白衣青年不为所动,淡然道:“抓你见官。”

  

  话音一落,白衣男子没再多言。手中长剑没有出鞘,他速度极快地一步上前,抬手一掌打在劫匪胸口上,打得劫匪顿时后退了好几步。

  

  劫匪一时疏忽吃了一掌,恼羞成怒,眼里冒出浓重杀意。他在地上一滚,就势捡起自己被打落在地的刀,起身就朝白衣男子小腿砍去。

  

  白衣青年立即跃起,左腿蹬在身旁树干上,以此为轴在空中一个转身,右脚狠狠踢在了劫匪的脑袋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