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别人家大师兄也这样吗

 

 

第69章 真相大白

  明烛在一阵野兽咆哮怒吼中醒来,恍惚间看见不远处阵法中有两个人相拥在一起。

 

  他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往前走,等到看清楚面前人时,愣在了原地。

 

  “娘亲!?”

 

  宿晏浑身是血,躺在明昭怀里,脸庞苍白,已经失去了所有声息。

 

  明烛一下跪在地上,伸手去抓宿晏冰冷的手,喃喃道:“娘亲?爹爹,娘亲怎么了?她又生病了吗?”

 

  明昭眼圈赤红,他只觉得在阵法启动的电光火石之间,宿晏突然咬破手指强行让他魂魄离体,而那具皮囊瞬间化为灰烬,封住蔽日崖结界剩余的力量使灵力灌体,硬生生让明昭成为了鬼修。

 

  他呆呆地抱着宿晏,嘶声道:“滚开。”

 

  明烛愕然看他,却被宛如发了疯的明昭一掌挥开,小小的身体直直撞在一旁的巨石上,翻滚着倒在地上。

 

  明烛一口血喷了出来,昏死过去。

 

  明昭死死抱着怀中人冰冷的尸体,宛如发了狂一般,浑身阴寒的戾气席卷着他,将这相拥的两人死死包围着,不许任何人靠近。

 

  “宿晏……”

 

  那个如同疯子一样的男人一声声唤着怀中人的名字,整整唤了半日从无半分停歇,最后他越来越绝望,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在夜幕降临时消失至无声。

 

  明烛再次醒来时,是被身上的剧痛给疼醒的,他满身都是冷汗,艰难抬起头便看到自家爹爹宛如恶鬼般将他的手腕踩在脚底,将一把冰冷却华美的长剑一寸寸往他手背上插。

 

  他猛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身体想要挣扎却一丝力气都使不上。

 

  明烛感受着自己空虚被废的灵脉,接着被人宛如凌迟一般硬生生将炽热如同滚火的陌生灵脉寸寸钉入他的骨骼血脉,只在左手背上留下一抹红莲印记。

 

  之后他昏睡了七天,明浮华哭着来找他,说明昭再给了她一个东西后便直接入了入魔。

 

  那时候的明浮华还是个孩子,根本分不清楚魔修和鬼修的区别,只觉得自家爹爹双目赤红,身上的气势全无修道者的气息,才将他错认成了魔修。

 

  而后,他们被归宁真人接到了日照山,而浮华也得到了明烛被废去的寒冰灵脉。

 

  二十年后,当夜未央再次提起此事时,思维已经成熟许多的明烛这才想起来当年那个夜晚的种种不对来。

 

  明昭为什么要杀宿晏?

 

  可能他并没有杀人,反而是想要和宿晏一起赴死,但是却因为其他原因被阻截了下来,一条黄泉路横贯在二人面前,让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桀骜男人求死不能。

 

  而为何那个巨大的法阵完成后,蔽日崖便恢复了风平浪静,连从深渊底传来的咆哮声也听不到了?

 

  明烛曾不止一次的猜想,那传说中几百年前陨落的那帘根本就没有死,反而像是被五洲大能修士用结界困在了蔽日崖底。

 

  明烛冷冷对上明昭的眼睛,道:“……而妖修灵力滔天,若是那帘未死,这几百年来定然已经长成了整个五洲都无法对抗的存在,所以你们才会想着要将他困死在蔽日崖底。”

 

  明昭微微眯起眼睛,道:“哦?还有呢?”

 

  “能困住灵力逆天的那帘,普通的结界根本无用,所以你们才会每隔数十年让五洲大能修士以身献血祭,方可封印住那帘。”

 

  而归宁真人之所以不让他修炼,便是不想让他成为明昭或周明重献祭的祭品,这样的话,一切都可以说得通了。

 

  明昭一直乱晃的腿突然悄无声息停下了。

 

  明烛表情丝毫不变,道:“我说的,可对?”

 

  明昭冷冷看着他,片刻之后猛地笑开了,他道:“不愧是我的儿子,真是聪明。”

 

  明烛一惊,这些本是他借着那些细枝末微的线索自顾自猜想出来的,得出这个结论时他都觉得自己八成是疯了才会这般想,但是此时看到明昭的反应,他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那帘果真未死?而现在那紫色的惊雷是那帘弄出来的动静吗?他要出来了?”

 

  明昭却出乎意料地摇摇头:“这个你猜错了,那紫色惊雷是令人一个妖修成为大乘期的雷劫,九九八十一道紫色雷劫落下,从渡劫期升到大乘期,到时它就会是堪比那帘的存在。”

 

  明烛皱起眉:“大乘期?”

 

  明昭嗤笑一声:“你不要觉得商焉逢是大乘期,就以为修到大乘期很容易,平常人修到元婴便要花上数十年的时间,你那五师弟也是运气绝佳,身负剑灵脉,又在归宁真人处得到了一把绝世剑,才让他不到三十年便一跃登顶。”

 

  “妖修因为体质比人类特殊,需要的灵力冲破修为瓶颈也比常人高出数十倍,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若是得道,会比我们所有人都要强悍的原因。”

 

  明烛道:“那不是说所有妖修都在几百年前陨落了吗?这一只又是怎么回事?”

 

  明昭解释道:“据说是藏在蔽日崖下百丈的洞窟里,所以才逃过一劫,现在首安城的所有大能都前去了蔽日崖看好戏,若是那妖修没有渡劫成功,那么妖丹妖瞳便会被人争夺一空,而若是他真的渡劫成功了,动摇了二十年的封印大概也要被它冲破,届时它……还有蔽日崖下的那帘两人,便能横扫整个五洲。”

 

  明烛心中一惊,连忙道:“我师父和我师弟也全都去了吗?”

 

  明昭道:“嗯啊,大概是为了给你那小师叔弄妖丹吧。”

 

  “你知道我小师叔是怎么死的?”

 

  明昭险些翻了个白眼,他敲了敲明烛的额头,道:“方才还说你聪明,怎么现在就不开窍了,当年蔽日崖下六个人死了四个,其中一个就是归何。”

 

  明烛有些急不得了:“那师父又是用什么秘法来复活他的?”

 

  明昭耸耸肩,道:“谁知道呢?大概是分命吧,这种秘法并不长久,若是再无妖丹或是镇灵灯,怕是两人都会魂飞魄散。”

 

  明烛呼吸一顿,有些不耐烦地扯了扯身旁不住缠绕的同心绳,道:“你能帮我把这个东西解开吗?”

 

  “你想去蔽日崖?”

 

  明烛道:“我只是去看看,再说你不是在我身边吗?我不怕。”

 

  明昭愣了一下,顿时笑了,他骂道:“小兔崽子,还真会使唤你爹。”

 

  明烛冷笑一声,道:“你也知道是我爹?这么些年来为什么对我不闻不问,又为什么让我对你误会至深?把我耍得团团转很好玩儿吗?”

 

  “好玩。”明昭真心实意道。

 

  明烛:“……”

 

  他更不耐烦了:“快点把我放出去!”

 

  明昭盘腿坐在桌子上,兴致勃勃道:“那你先叫声爹爹来听。”

 

  明烛:“……”

 

  明烛怨恨了渣爹那么多年,虽然一朝解开心结,但是让他毫无芥蒂地立刻喊爹却是完全做不到的,他怒道:“老王八蛋,你别太过分了!快些把我放出去!”

 

  明昭“啧啧”两声,也没强求,他随手一勾,被沈红川放在房间的红莲剑应声而来,被他牵引着如同一滴水般缓慢融入了明烛左手处的红莲印记上。

 

  让红莲剑融入明烛血脉后,他才随手一掐,将那萦绕的同心结变回了普通的红绳,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缠在明烛脖颈上。

 

  明烛有些不舒服地扯了扯,道:“能拿下来吗?”

 

  明昭抓着他的手臂,道:“别那么多事了,把这个拿下来你师父那就能直接感受到,要是让他知道是我把你带去看好戏,指不定下回就不给我买糖了。”

 

  明烛:“……”

 

  你作为鬼修大能的出息呢?被你当糖豆吃了?

 

  明昭说完,抓着明烛从二楼窗户跳出,御风而上,带着明烛一路飞到了天幕。

 

  明烛:“啊啊啊——”

 

  一路惨叫随之升到了半空。

 

  蔽日崖方圆五里处已经落满了修士大能,全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远处一道道惊雷的劈下。

 

  每落下一道,蔽日崖便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声,仿佛是和着血的惨叫令人头皮发麻。

 

  归宁真人带着一种弟子站在行鸢上,衣袂飘飘,望着远处的落雷,眸子泛着微微波光。

 

  夜未央已经去和长夜山庄的人汇合,而周明重不知道是不是懒得起,让周负雪给他在甲板上支了个软榻,此时正惬意地躺在上面睡觉,一众弟子无语地看着他。

 

  此番刀先生没有来,唯一能打的便是归宁真人和刚到元婴的易负居以及明浮华,归宁真人身边除了明烛没人敢靠近,所以陆青空沈娣安和游女全都躲在师兄师姐背后,动物小崽一样探着头畏畏缩缩往天边看。

 

  沈娣安小心翼翼扯着易负居的袖子,喃喃道:“二师兄啊,那就是妖修的渡劫雷吗?怎么看着比之前五师兄的要厉害那么多啊?”

 

  陆青空对这个深有研究,他解释道:“据说妖修大能比人类大能要高出一个档次来,若是将妖修顶端比作人类大乘期,那么我们的大乘期相比较而言的话,就如同金丹一样,不堪一击。”

 

  沈娣安顿时恍然大悟,有些嫉妒羡慕:“妖修的躯体还真是强悍啊,高出人类这么多。”

 

  陆青空闻言反而朝他“嘘”了一下,压低声音,道:“我在看一篇古籍中曾经看到过一句话,据说几百年前鬼芳之所以覆灭,就是因为有上位者和你一样产生这样的想法……”

 

  沈娣安顿时噤声。

 

 

 

 

 

第70章 你救救他

  惊雷一道道落下,随着九九八十一道雷越来越近,围观的修士也越发蠢蠢欲动。

 

  雷劫越到后面越可怖,到八十道时,竟然是夹杂着丝丝银色的紫雷,噼里啪啦从天而降,直直劈在了蔽日崖上,震天的声响响彻方圆数百里。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