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我的丞相我的妻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预谋

当浅安回到了白榆辞所在的宫殿时,原本低下头批阅奏折的白榆辞突然抬起了头,他看着浅安。

看着白榆辞的眼神,浅安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语罢,只见白榆辞的动作一滞,他垂下了眸子,喃喃的说道:“可以放了阿逸吗?”

 

白榆辞的话让浅安唇边带起了一丝笑容,他走到白榆辞的面前,轻挑起他的下巴,温柔的说道:“不行。”

 

“他只是个孩子,不会给你造成什么威胁的。”白榆辞有些激动的回道。

 

浅安原本放在白榆辞下巴的手缓缓上划,来到了白榆辞的唇边。

 

他轻揉着白榆辞的唇,看着白榆辞的唇,因他的动作渐渐变得红润的时候,他轻笑道:“本君可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呢,而且……”

 

说到这,只见浅安眼神一冷,他用手掐住了白榆辞的脖子冷哼了一声:“你要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不是吗?”

 

语罢,白榆辞眼中原本痛苦的神色渐渐的消失,而后变得空洞。

 

看到了白榆辞的神色变化,浅安松开了他掐着白榆辞脖子的手,随后只听到白榆辞轻声回道:“是,主人。”

 

浅安看着这在他面前的白榆辞,他唇角一勾:傀儡就该有傀儡的样子不是吗?虽然你拥有着跟那些傀儡所不同的人姓和记忆,可是你终究也只是傀儡,那个被我掌控的傀儡。

 

突然之间,白榆辞寝殿的大门打开,浅安眉头微微一皱,转身,浅安落入了白榆辞的怀中。

 

此时白榆辞原本失神的眼眸已经渐渐的恢复了之前的清醒,感受到浅安在他怀中的温度,他的手轻微的抖了一下,但却又恢复了平静。

 

看着刚进来的白夕颜,白榆辞说道:“夕颜,如果你来此是为了那个慕言的话,那就大可不必了。”

 

白夕颜摇了摇头说道:“我来不是为了此事的。”

 

“嗯?”白榆辞有些不解的看向白夕颜。

 

只见白夕颜指了指白榆辞怀中的浅安说道:“我是为了他!”

 

浅安看到了白夕颜的动作,他从白榆辞怀中抬起了头,眼神迷茫的问道:“我?”

 

白夕颜不屑的轻哼道:“对,就是你,别装了,在我父皇身上起来吧!”

 

听到白夕颜的话,浅安收起了他眼中的迷茫,他站了起来走到了白夕颜的面前,随后唇边带起一丝邪意说道:“夕颜公主您这是什么意思呢?”

 

白夕颜硬压下心中的恐惧打算回话,但只听见在浅安身后的白榆辞突然说道:“浅……浅安,不要伤害夕颜。”

 

白榆辞这一句话就像是挣扎着说出来一般。

 

听罢,浅安的眼神一暗,他阴沉的说道:“让你多话了吗?”

 

只见他将自己无名指那黑色的戒指动了一动,这原本在座位上坐的好好的白榆辞突然摔倒在地上。

 

因为跌落在地上,白榆辞墨发散乱在身侧,他轻捂着自己的心脏,眉头紧蹙,但却又紧咬着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

 

可就是这般情景,却让人平白的升起了一丝想要蹂|躏的欲望。

 

浅安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想法逼了回去,他不禁取笑着自己:他怎会这般想?

 

而在他身后白榆辞似乎是受不住那心脏那块传来的痛感,他原本支撑在地上的手缓缓的滑落,随后瘫倒在了地上。

 

墨发遮住了白榆辞的面容,仅留下他那因为隐忍而紧咬的唇。

 

浅安冷眼看着身后的白榆辞,对白夕颜说道:“有事的话,出去说。”

 

白夕颜听到了浅安的话,她有些犹豫的看了看白榆辞,但又咬了咬牙说道:“好!”

 

宫殿外,浅安看着在他面前依旧一脸镇定的白夕颜,他说道:“你好像并不奇怪我方才的举动。”

 

白夕颜说道:“因为我知道你就是西洛皇帝。”

 

“哦?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浅安问道。

 

白夕颜微微抬起头,看着浅安说道:“从我大哥和我说你不对劲的那一天起,我就感觉到了,事实证明,就是如此。”

 

浅安听罢,拍着手回道:“不错不错,你和白逸不愧是亲兄妹,就连这感觉都是这么的敏锐,怎么?如今你是知道了本君的身份了,你是想去见见你的大哥,然后和他重逢吗?”

 

白夕颜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

 

白夕颜的话让浅安一愣神,他回道:“怎么?你还另有打算?”

 

“是的。”白夕颜回道,此时的白夕颜手掌紧握,指甲深深地陷在手心里,随后只听她说道:“我是想和你合作的。”

 

“合作?”白夕颜的话让浅安看向了他。

 

只见浅安唇角一勾说道:“什么意思?”

 

白夕颜说道:“你肯定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身份,和你对我父皇做的事吧?”

 

浅安听罢,他靠在他身边的大树上,轻笑道:“所以呢?”

 

白夕颜咬了咬唇说道:“我不会揭穿你,更不会让我父皇的臣子知道你的所作所为,相反,我要和你合作……”

 

白夕颜话音未落,浅安就打断道:“本君为什么要和你合作?本君只要把你关在一处无人所知的地方,或者……”

 

说到这,浅安的眼神一暗,随后他以消失在了原地。

 

当白夕颜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匕首已经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耳边是浅安那温柔的声音:“或者……把你杀了?这样子的话,本君不就安全了吗?”

 

白夕颜感受着脖间的冰冷,但她仍镇定的说道:“我知道龙虎符在哪里,你确定要把我杀了吗?”

 

浅安眼神一冷,说道:“果然是你藏起来的。”

 

龙虎符是北陵皇帝才能拥有的一块玉佩,说是玉佩,但它却是信物,一个能调动皇帝麾下具有超强作战能力的三万士兵。

 

白夕颜听罢,微微一笑说道:“我得为自己的小命考虑,不是吗?”

 

话说出口,浅安赞许的看着白夕颜说道:“不错,你可比你大哥强多了。”

 

白夕颜向下看了看那抵在她脖子上的匕首,她说道:“既然如此,你还不放下你手中的那个匕首吗?”

 

浅安唇角一勾,他将匕首收了起来,随后他轻笑着说道:“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

 

白夕颜疑惑道:“你都不问问我要和你合作的条件是什么吗?”

 

浅安用食指一圈圈的缠绕着自己的一缕黑发,他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但本君却清楚肯定和东篱有关。”

 

“不错。”白夕颜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是和东篱有关,你是想要东篱,我可以助你,但我想要的却是一个人的命。”

 

听到白夕颜的话,浅安的动作一停,他问道:“谁?”

 

只见白夕颜眼中闪过了恶毒的神色,她回道:“萧九歌。”

 

浅安恍然大悟道:“那个和东篱皇帝弄得满城风雨的两朝丞相萧九歌?”

 

“正是他。”白夕颜回道。

 

说道此处,白夕颜轻咬着唇,她到现在仍然记得在那日宴会时,慕言是如何拿萧九歌羞辱于她,让她知道她一个女子竟还不如一名男子,让她成为众人的笑料,从而颜面扫地的。

 

白夕颜心中冷哼了一声:萧九歌,你给我下地狱吧。

 

浅安看着白夕颜此时脸上的恶毒之色,他眼中带着笑意:这女子的妒忌之心似乎可以为他所用,成为他上好的棋子。

 

浅安说道:“你这个合作,本君答应了,不过据本君所知,萧九歌可不在这东篱都城内。”

 

听到这,白夕颜紧张的问道:“那怎么办?”

 

浅安轻笑着说道:“既然和你谈了这个合作,那本君自然是不会违约,萧九歌我会负责帮你引出来,但那个龙虎符?”

 

白夕颜自是知道浅安的目的,她说道:“龙虎符你也不急在这一时不是吗?等你把萧九歌引出来后,我自是会将龙虎符交给你的。”

 

听到白夕颜的话,浅安回道:“成交。”

 

白夕颜点了点头,她知道这个事情算是谈妥了,随后她向着浅安微微行了一礼,离开了这寝殿外。

 

浅安看着白夕颜的背影,他的唇边勾起了似有似无的笑。

 

只听浅安启唇,对着白夕颜的背影说了句无声的话;“你错了。”

 

确实,白夕颜是错了,她错以为浅安的目的仅仅只是东篱,但她却不知道,其实这浅安的真正目的却是她白夕颜心爱之人的姓命。

 

可是浅安的真正目的白夕颜又怎么会知道?

 

看着白夕颜已经消失的身影,浅安哼着小调回到了之前的寝殿内。

 

寝殿中,那白榆辞仍无力的瘫倒在寝殿的地板上,他侧着身,一身的衣裳已经散乱,他用右手紧抓着自己的衣襟,原本束好的一头墨发,现在已经散乱在了这地面上。

 

 

作者有话要说:

摸打滚爬求收藏呀~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  西洛

似乎是听到了来人的动静,白榆辞艰难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刚进来的浅安。

 

看着地上那因疼痛而有些颤抖的白榆辞,他沉声回道:“长教训了吗?”

 

白榆辞断断续续的回道:“浅……浅安,你……不要……不要伤害夕颜,好……好吗?她……她只是个……孩子,什……什么都不懂的……”

 

说完这些话的白榆辞仿佛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般,他无力的瘫倒在地面上。

 

听着白榆辞的话,浅安唇角带起了一丝讽刺,他说道:“你放心,你那女儿可比你儿子聪明多了,她可是有着自己的自保能力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