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魔宗进化论+番外

 

文案

 

北方帝尊的唯一徒儿,

 

著名废柴甄子月头一次下山,

 

不小心卷入魑魔回生阵法,

 

弄醒了千年沉睡的凶煞美人。

 

 

虽然魔主长得很好看……

 

可是修仙界与魔魑族隔着千年的仇怨,

 

他该如何去慢慢化解?

 

 

他绞尽脑汁,机关算尽,

 

到头来发现,

 

睡一觉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话说魔主大人,

 

你每天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睡觉,

 

不去带领魔子魔孙争霸天下,真的好吗?

 

 

注:

 

1、名门废柴未来魔宗受 X 妖娆妩媚魔魑睡美人攻。

 

2、魔宗成长记+吻醒睡美人是要负责任的!

 

3、1V1不动摇,HE。原名《天道窥魔》。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阴差阳错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甄子月,郦墨(高岚,洛放)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1

 

静水村,西湖边。   

 

被银色光圈笼罩的区域里,十多个手持符咒脚踏仙剑的仙家弟子,在湖面上空,飞来飞去。还有几十人,站在湖边,仔细来看,他们的站位有规律可寻,三人一组,后背相靠,双手掌心向湖面,手指上好像还缠着银光闪闪的丝线。

 

“起。”

 

伴随着口令,围在湖水四方的白衣仙者,双手快速结印,一张巨大的银丝灵网,从碧波水底,缓缓浮现向上。

 

“收。”

 

银丝灵网被紧紧拉住,仙家弟子们变换手势,巨大的网面,向着旁边平移。

 

“落!”

 

银丝消失,网里的东西,哗啦一地。

 

村口的大槐树下,有几头老黄牛,啃着青草,奋力的甩着牛鞭,喷出几团鼻息。还有七八只洁白无瑕,脖子上挂着玉牌的白羽仙鹤,用鲜艳的红嘴,打理着沾上虱子的洁白羽毛,回以牛群体们冷漠又高傲的眼神。

 

就在三天之前,在这万山环绕、植被葱郁、人迹罕至的穷乡僻壤,发生了一起只要看一眼现场,就会恶心大半辈子的极恶发指的灭门惨案。

 

家宅院落的中轴线位置,横生出一面低矮的墙壁,却没有一块砖石。水泥连接的,是被锋利之物斩断手脚与头颅,剩下的方方正正的躯干。血水与冷冻的水泥搅和在一起,无数的躯干当成转头砌起来,有数尺之长。

 

被砍掉的手脚与头颅,刚被南琊山的仙家弟子们,用银丝灵网打捞上来,散落在湖边。

 

金黄光芒乍现,湖边多了一人。

 

身着南琊山道袍的年长尊者,站在湖边,安静沉思。

 

南琊山首席弟子聂游,从正忙于拼接头颅与四肢的弟子人群中走出,来到尊者的面前,“禀报掌门师尊,魏家全族皆死,共计一百零八。无论老幼,死状一致,中毒而死,毒源在水。他们死后,再被凶者砍下双足双手与头颅,投于湖中。而躯干□□,和上水泥,砌在一起组成墙壁。最奇怪的是,在场所有的妖丹,都被凶者尽数挖走。”

 

“又是隐匿在内域的妖族吗?”年长尊者感叹。

 

聂游点头,“魏家家主虽为蛇妖,可弟子查访过村中人,魏家主娶了程家的小姐,带领家族子弟安分守己,与人族商贩做正经的生意,还经常接济穷苦家人,在村上颇得善名。村中无人知晓他是妖怪。”

 

年长尊者,正是内域人修界五位大能之一的南琊帝尊。亲眼目睹如此惨恶行径,纵使活了五百年的大乘期帝尊,也心有波澜。

 

魏家满门,一个不剩。把手脚与头颅砍下来,扔进湖底,然后把身体砌成墙,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怨,才能生出这般残忍的行径!

 

“师尊,徒儿不明白,妖丹离开妖类身体后,最长三日,之后,跟石头无异,没有任何提升法力修为的作用。都说是捉活妖炼丹,可是为何,这些凶者只挖走妖丹,分尸丢弃妖体呢?”

 

“剖丹之事,与东琊师弟信中所讲一致。”

 

南琊帝尊联想起之前东琊帝尊写给他的信,不久前,发生在东琊境内的三起域内妖怪被挖走妖丹的事故。

 

可是东琊地界的事故,妖物仅仅是失去修炼的内丹,返回原型,大不了重新修炼。而他南琊地界的这一起,毒死全族,分尸筑墙,比之前的残忍更加。

 

聂游愤恨道,“魏家惨案,与之前的那两起挖妖丹的案子,都与陨星岛脱不了干系!”

 

陨星岛吗?

 

活剖妖丹,这种邪门歪道法术,也只有那个魔主创造得出来。

 

可东琊地界被剖去妖丹的妖怪,都活的好好的。陨星岛的魑魔挖了他们的妖丹,非但没有杀妖灭口,还送了他们许多稀世名贵补药,对修为提升,有一日千里之效。

 

就像是在说,现成的我拿走了,你再修个新的吧!

 

如此明目张胆,挖妖金丹,坏妖修为。陨星岛安分一千年,魑魔无主,怎么突然冒出来找妖的麻烦?

 

自天地出生,分人、妖二族,就纷争不止。

 

一千五百年前,九天帝尊魏祖师爷,通天觉悟,炼制啻岺石,立起东西南北四方天琊仙柱,仙琊柱通云天,与大陆中央的九天星云海,形成覆盖天地的强大的梵天阵。妖族但凡进入镇法阵之内,内力减半,五感迟钝,根本无法施展妖术,再与人修界对抗。

 

人妖两族,自诞生以来无止无休的纷争,就此终结。

 

东南西北,四方仙琊柱,分割出内域与外域,人族居住在内域,而妖族,因为备受束缚,陆妖王华天,海妖王祭敛,各自发带着族人迁往外域的陆地与海洋。

 

自此,域外妖族与域内人族,各自为政,互不打扰,和平无事,已过千年之久。

 

此事凶残,若是传到域外,必然引起群妖震怒,恐怕妖王华天,不会善罢甘休。

 

南琊帝尊看着平静的湖面,尽是担忧之色。

 

魑魔非人族,也非妖族,是伴随着域内域外的分割,忽然出生的一个种族。他们不受法阵的影响,外表与人族无异。从前,他们分散居住在人类之中,直到人类发现,魑魔不老不死,几十年,几百年,容貌自始至终不曾变化过。

 

不用经历修炼,没有雷劫,平白无故的长生不老。而且,魑魔的外表与人类一样,隐匿在人群里,很难区分。

 

因为这种特殊,有没有吊炸天的异能,魑魔一族曾经一度过的相当悲惨。域内域外都把他们视为异类,域内只能以乞讨为生,被小孩子扔石子,在域外还经常被妖怪捉起来当下酒菜。

 

直到魑魔之主,横空出世,单枪匹马闯入九天星云海,只用五指轻轻一点,就劈开了星云海的一角陆地,巨大的石块,从高耸入云的群山之巅,跌落到山下的内域大海,形成巨大的岛屿,也就是陨星岛,魑魔一族方才有了安身之所。

 

之后,陨星岛自立山头,魔主之下,有四大护法,红白蓝青,协助魔主处理岛上之事。护法们各有弟子,弟子下还有弟子,弟弟子子只出生不死亡,人数越来越多,魑魔一族,逐渐在陨星岛上拥有了保护自己的力量。

 

陨星岛上常年有结界笼罩,魑魔凡人可进,仙人妖族止步。一年又一年,魑魔在魔主的带领下,在域内肆意妄为,而魔主更加凶残成姓,杀人如麻,暴虐异常,百年里诛杀无数散修大能与化形妖兽。

 

当年的九天帝尊魏金期,对此十分担忧。于是联合妖王华天,要除掉魔主,还域内域外太平。他从古书中研究出诛魔之阵,并设下陷阱,引得魔主到阵中。

 

可那一天,九天星云海的内部出了叛徒,东琊帝尊叛逃,破坏了诛魔大阵,魔主即将逃离之际,魏祖师爷牺牲了自己的三魂七魄魂丹精元,瞬间改动诛魔阵法为封魔阵法。魑魔之主,自那时起,陷入了沉睡,至今未醒。

 

四帝尊里,只有西琊帝尊是活过千年,亲身经历过诛魔大战的老人,或许,该问问西琊师兄,对陨星岛此般恶行的对策。

 

“魑魔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内域挑起事端,剖丹手段狠辣,死伤无数,还波及无辜凡人,我等若再沉默不问,非我九天八方正义修士所为。游儿,你速速书信星云海,把这接连三起惨案,如实禀九天帝尊,此事体大,祸及四方,请九天帝尊放出金蝴蝶令,召集四方琊主于星云海一聚,一起商议对策。”

 

“是,师尊,徒儿立刻去办。”

 

……

 

一月后。

 

靠近梦渺山底的小镇子,青竹镇,是位于内域中心的交通枢纽之镇,严格说,算是北琊帝尊的管辖范围。

 

幽深的巷子里,一个年轻男子,披着斗篷,带着斗笠,手里提着一个竹片编的鸟笼子,笼子里关着一只鸟。

 

男子正仔细的看一张告示。

 

“护法,这告示写的不对啊!上个月魏家的那次,我们分明只挖了妖丹而已,没有杀他们啊。妖没有了丹,可以再次修炼,我们还特意送了他们修补秘法和许多珍贵药材。可,可……”

 

是笼子里的鸟在说话。

 

那男子轻笑,对着鸟笼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人趁着群妖失去内丹的时候,杀妖灭口,顺便满足他恶劣的趣味,分尸砌墙。哎呀呀,你说说吧,有什么深仇大恨,分尸泄愤就足够,为何还要把躯干整整齐齐拼起来砌成墙呢?”

 

鸟忽闪忽闪翅膀,“九天这些山头的人修,太过分了!千年都不带变化的!但凡找不到凶手,就把屎盆子扣在咱们的头上。”

 

“错错错!我头上可没扣屎盆子,你自己扣着吧!”

 

鸟把尖嘴一撅,“哼,护法,咱们没有杀妖,就任由他们冤枉啊?”

 

“这星云海底下,咱们跟谁讲理去?我们被冤枉一千年多年,不差再多个几年。”青年看向小巷的尽头,若有所思。

 

“无耻的人修,当年要不是他们使诈暗算,魔主怎么会一睡千年不醒?还说我们陨星岛魑魔嗜血好杀!胡说八道,他们自己人杀自己人,藏着掖着不敢告诉愚昧凡人,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鸟一脚踢掉了装小米的杯子。

 

男子把斗笠拿下来,精细的眉眼,苍白的脸色,像个文弱书生,他晃晃鸟笼子,说,“抱怨有什么用呢?我们又打不过人家。你吧,赶紧好好用功修炼,否则等魔主醒过来,发现你这一千多年,非但一点长进都没有,还胖成了球,不把你插在签子上烤熟了炖汤才怪!”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