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病美人+番外

 

  文案:

  五岁时,慕离风成了孤儿,被皇帝接入宫中抚养

  随后,这位乖巧的小郡王便成了宫里的团宠。

  没想到郡王长大之后,却被大尾巴狼叼走了......

  大家长们:磨刀霍霍.jpg

  主受,团宠病弱美人受x重生将军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离风 ┃ 配角:陆景恒 ┃ 其它:朝堂

 

 

第1章 

  重华宫内,蔓草正托着药碗顺着长廊走向主殿,走到一半却被匆匆跑来的小太监截住了。

  “蔓草姐姐!”他连忙喊道。

  “噤声!”蔓草压低声音呵斥道。

  小太监连忙小声讨饶,凑近了一些问道:“公子还未醒?”

  蔓草缓缓摇头。

  “可是出了何事?”她问道。

  小太监脸上这才略带了一丝急迫,却仍不敢高声喧哗:“太子殿下被陛下罚跪在御书房门口,皇后娘娘派人来请公子去给陛下求求情。”

  他们公子乃长公主独子,可惜公主与驸马去的早。帝王怜他年幼,特许接入宫中抚养,如今已过去十几个年头了。

  因他与皇位争夺无关,且姓子乖巧和顺,宫内的主子们自然不吝喜爱。更何况,公子自幼体弱多病,日日离不开汤药,便是铁石心肠的人,见了也得心软三分。

  是以皇后娘娘才会遣人来请公子去当说客,毕竟在暴怒的帝王面前,只有他家公子能说上两句话。

  蔓草闻言微微皱眉,略点了点头:“我晓得了,你且跟着我,我替你问一问公子。”

  “喏。”小太监连忙点头,脸上浮现一丝喜色。

  太子殿下为人宽和,尤其待他家公子最好不过。虽不是他的主子,但他也心疼太子殿下被罚。

  蔓草加快脚步,不多时便到了主殿前。

  长公主之子、今上钦封的淮王慕离风,就住在重华宫紫陌殿主殿的东暖阁里。

  此时,慕离风正安静地翻看着《诗经》,打发时间。

  蔓草轻手轻脚地端着药碗走了进来,进屋见慕离风已经醒了,便笑了笑。

  “公子醒了?”她关切地问了一句,将药碗递给主动迎上来的另一位大宫女静女,福身行了礼,才走到屋内的暖炉前。

  才堪堪深秋,慕离风这儿已经用上了炭炉子。他们从外头进来的也不敢直接走到公子身边,怕带了寒气过去。

  只这药,是万万不敢耽误的。若是凉了,便更加酸苦难以入口了。

  静女将药碗捧到慕离风跟前,一勺一勺地喂公子喝药。病中的美人斜斜地倚在床上,一双清亮的眼睛天生就带着笑意,让人瞧着就觉得心里舒畅,忍不住也挂起笑容。

  “公子,可是苦了?”静女忍不住问道。

  虽然旁人瞧着觉得慕离风眼含笑意,但他们这些贴身服侍的人那里能不知道自家公子到底心情如何。

  公子打小就不喜欢叫人CAO心,便是那里不舒服,也是从来忍着不说的。这药再难喝,他也露不出难看的神色,只是抿唇时微微下撇的唇角,到底还是控制不住。

  静女一瞧他这样,就心疼起来。可药也不能不喝,所以只能埋怨太医院的那些庸医,怎么就没办法让这药好喝些。

  一会儿说吃了蜜饯和糖会减弱药姓,一会儿又说药力不能放甘草否则药姓相克。合着他们公子只能生挨着,顶多喝完药后喝点清水漱漱口。

  慕离风冲她笑笑,道了声“无妨”,终归还是一勺勺将药喝完了。那边的蔓草身子也暖好了,正捧了温过的的泉水来,这水好歹带一丝甘甜,总比清水好些。

  静女替他掖了掖被子,又摸了摸慕离风的手,见有些凉了,忙拿了暖手炉来。

  “这些先不忙。”慕离风拦住了她,又转头问蔓草,“你进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好,可是出了什么事?”

  蔓草也不再强装淡定了,她有些为难地看着慕离风,把小太监报上来的消息说了。

  一来她也担忧太子殿下,二来她更担忧公子的身体。皇后娘娘请公子去当说客,可公子入秋以来身子越发不好了,这么冷的天气出门跑一遭,回来还不知道要病成什么样。

  “皇后娘娘跟前的公公还在紫陌殿外头等消息,您看?”

  “自是不敢让舅母等久了的。”慕离风看向静女,“扶我下床。”

  “喏。”静女不敢违抗,只能和蔓草一起服侍慕离风下床。

  迅速换好了厚实的衣裳,也没戴什么配饰,只匆匆打理了一番,便着慕离风出了门。

  小太监正等在东暖阁门口,见公子出来了连忙跑去叫了两位的大太监来。无衣、常武一直在耳房里候着,来得很快。迅速从宫女手里接过了公子,有他们扶着,行走的速度比刚刚快了不止一倍。

  “路上小心些!”出门前,蔓草叮嘱道。

  两人连忙应下,动作越发轻柔。

  不多时便到了紫陌殿门口,见到了中宫那位公公。那人一见慕离风出来了,总算松了口气。

  “王爷,您身子可好?药可用过了?”

  “我身子还好,药也用过了,多谢舅母惦念。”慕离风耐下姓子答了之后,便焦急地问道,“太子殿下如何了?可知舅舅为何罚他?”

  公公闻言叹了口气:“只听说是因前朝之事,殿下有不同见解,触怒了陛下。只怕殿下还顶撞了陛下两句,旁的便不知道了。”

  牵扯到了朝堂,皇后娘娘不便出面。其他皇子要么在帝王面前战战兢兢或是说不上话,要么与太子不对付。思来想去,也只有慕离风能试试。

  左右也不是头一回,只是这次事情比平时严重些,毕竟是让太子在御书房前罚跪。那地方人来人往的,而且行人多是朝中重臣,跪在那里会使储君颜面大失。

  “本王知道了,这就去御书房。”慕离风心下有了计较。

  告别公公,常武与无衣扶着慕离风上了小轿。若是真徒步走过去,怕是得要了慕离风半条命。

  倚在轿内,慕离风闭目沉思。

  太子被训斥在他的预料之中,帝王年纪大了,开始疑心成年的儿子们了。虽然他如今对太子还非常信任,可在治国上,两人理念渐渐相左。

  帝王不愿意动那些贪官污吏,生怕那些蛀虫联合起来威胁到他的皇位,只要不过分,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一心为民的太子却忍不下,即便自己进谏会顶撞父皇,却还是回回都不肯退一步。

  次数多了,皇帝再好脾气也会爆发。此前多是小惩大诫,可惜太子不愿屈服,这回怕又是因为这事闹的。

  御书房前,一身杏色常服的太子跪在那里,神色淡然,并不见惊慌。

  虽然被罚跪了,但他似乎毫不在意。来来往往的大臣也不敢过多打量他,攀谈是更不敢的,只匆匆行了个礼便离开的。

  慕离风赶到的时候,太子已经跪了小半个时辰了。

  “太子表兄。”慕离风在他身边停下脚步,颇为担忧地唤了一声。

  太子皱眉看向他:“你身子不好,这么冷的天出来做什么?快回去休息。孤好得很,你不用担心孤。”

  “我没事,你等等我。”慕离风低声说道,然后便让太监扶他朝御书房门口走去。

  “离风,回来!”太子无奈地喊道,可慕离风不听。

  每回都叫弟弟来给他求情,让他实在是过意不去,毕竟离风身子不好,出来一趟定要病情加重的。只是母后虽然也疼离风,却更心疼他这个亲生儿子,到底还是偏心。

  太子越想越是歉疚,早知如此今日还不如顺着父皇一些,也免得离风遭罪。

  不等慕离风走到门前,皇帝身边的德公公已经迎了上来:“王爷怎么这会儿来了?陛下他......”

  德公公表情很是为难,压低声音吐出几个字。旁人都没听见,只有慕离风和身边的两个大太监听清楚了。

  他说皇帝心情不好,朝中重臣来了都没让进。

  慕离风担忧地回头看了一眼太子,也只好说道:“既然如此,我便在这儿等一等。你多劝劝舅舅,让他别气坏了身子。”

  “这......”德公公左右为难,慕离风非要在这儿待着,回头这位祖宗病了,他还得吃挂落。

  眼见着慕离风已经回到了太子身边,德公公无奈,只好赶紧叫人去拿了连帽披风和手炉热茶来。不管如何,得伺候好这位主。

  慕离风回到太子身边,用病弱的身体挡在风口上。他不能陪着太子一起跪,不然就是逼迫帝王见他,只会火上浇油,更加触怒帝王。

  太子见了心里又气又急:“你这身体还替孤挡风,快到孤身后来。常武无衣,你们怎么伺候主子的?怀不快替你们主子挡着风?!”

  虽然慕离风出门穿的衣服还算厚实,可这里寒风凛冽,他哪里放心得下?只是慕离风是个执拗的姓子,他实在劝不动。

  “表兄,你怎么惹舅舅生气了?”慕离风没有去管替自己挡风的两个太监,而是担忧地弯下腰替太子将领口拢紧了些,免得冷风钻进去。

  太子心下感动,伸手捉住他的手,果然凉透了。慕离风自幼体寒,手脚到了冬天总是冰冷异常,这会儿更是冻得跟冰做的一样,还不如在冷风里跪了半个时辰的太子。

  “你手这么冷,怎么不带暖手炉?”太子对他的问题避而不谈,只关心慕离风的身体。

  前朝的事,他不乐意拿来让慕离风烦心,省得离风忧思过重,身子越发不好。

  慕离风纤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他这个傻哥哥,真是让他说什么好?听他这么转移话题,慕离风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又是因为那事。

 

 

第2章 

  见慕离风定定地盯着自己不说话,太子的淡然也有些装不下去了。

  他略有些尴尬地移开眼,脸上终于浮现一丝悔意,压低了声音同慕离风说道:“这回是孤错了,连累你也受罪。往后,孤再不顶撞父皇了。”

  前头一句说得真心实意,后面却有些言不由衷。慕离风听完更加无奈了,只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有什么想劝的,也只能回头再说。

  如今,更重要的是打消皇帝的怒气。

  正巧这时德公公带着小太监过来,奉上披风和手炉,又端上热茶。好说歹说要劝慕离风去偏殿休息,慕离风不听,只蹲下身要喂太子喝茶。

  “王爷!诶王爷!”德公公急得团团转,“您可顾虑顾虑您的身体吧!您要是倒下了,可没人能替殿下求情了!”

  慕离风这才犹豫地看了眼着急上火的德公公,他说的有道理,而且也不好总让人为难。于是慕离风暂退一步,说:“我喂表兄喝了茶,再去偏殿。”

  “诶!这就好,这就好!”德公公松了口气,连忙点头。

  虽然皇帝罚了太子跪,可也没说不许喝点热茶。再说了,这可是淮王殿下喂的,想来陛下也不会计较。

  本想让慕离风自己喝的太子,只好乖乖把茶喝下去,又收了慕离风非要塞过来的手炉和披风,这才送走了这个固执的弟弟。

  慕离风走到偏殿门口,突然身子微微晃了晃,有些站立不稳。两个大太监连忙稳住,以免他摔倒。

  跟着过来的德公公顿时心里一凛,赶紧招呼两个太监把人扶进去,剥了外衣塞进被子里。这偏殿是帝王平日里小憩的地方,恰好设了床榻,否则还有些麻烦。

  “你俩在这儿候着,杂家让人去请太医,还有什么需要的,就吩咐外头守着的小远子。”

  匆匆吩咐一句之后,德公公赶忙去茶水间端了热茶,转身敲了敲御书房的门:“陛下,奴才给您换点热茶吧?”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