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镇魂夫夫的日常(面面恋爱史)(剧版镇魂)

 

文案

因为面面太可怜了没人疼,所以在我的剧情里给他安了一个自创CP--姜云枫,嗯,身份的话,他是创世之神,一个比昆仑还厉害的上古存在,哈哈,不喜勿喷(我只是希望有个人能陪他)

大庆的话也自创了cp,红姐也有个百合cp--具体来说事咱门鬼面老攻的前女友哈哈

+(剧情从第三章节开始)

赵云澜,我们打一个赌吧……

 

“先生贵姓啊?"

“免贵姓沈,沈魏。”

“沈魏?!好名字!”

“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删除你的记忆呢?”

 

剧版结局太难受、写一个安慰自己

对了,

自我推荐一下《河清天下》:+傲娇双标帝君+俊美自执闷骚表哥(系列:六国杀伐)HE,强强

《听戏》:将军强受+戏子诱攻。强强

++++++《废稿》+软萌写手受×狂傲年下攻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布衣生活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魏、赵云澜、鬼面 ┃ 配角:特调处的一帮人 ┃ 其它:甜死你啊-

 

 

 

第1章 赵云澜,我们打个赌。赌我们终究还会再在一起。

  雁归至,清风过。

  曾经少年,亦有所爱。

  “赵云澜,你敢不敢赌?”

  “赌什么?”

  “ 赌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们终究还会再在一起。 ”

  向来玩世不恭的青年着一身黑衣,犹如昔日一般勾唇轻笑:“我赌!”剧幕落下,他们换来的是另一个世界的光明,与整个人类的安慰。可又有多少人曾经注意过那时站在时空裂缝中的赵云澜笑的是多么的不舍、疲倦与勉强。

  “哥,你……要去找他吗?”白发白袍的少年坐在空荡的殿宇中朝远行的人问道:“这一路走来你还不孤单吗?你还不怕疼吗?你还嫌不够累吗?”

  “我……早就累了。从决定等他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很累了。一万年,我等他等了一万年,可我换来了什么?我不过换来了和他相处的几年……不够……我……想他……我还想见他……”

  “哥!赵云澜已经死了!你到底明不明白!他已经死了!”

  “我说过的:他这一辈子,我都接住了。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他虽然化作灯芯,但是四圣器尚存于世。我若能发动它们,我定要再去找他。即使再是一万年,我也在所不惜!”

  “然后呢!然后你再遇见他!你再活到回忆中,而他却依旧什么都不知道!最后又什么都不能改变的分开?!哥!值得吗?”

  “只要是他……什么都值得!”语罢,沈巍拂袖快步离去。他是心急的,他想快点再见到记忆中那个吊儿郎当的青年,想再一次受他的要约进入特调处,想再一次和他、和他们并肩作战、至死方休。

  “哥……”你们又可以开始新的一生,那我呢?我又是什么?我鬼面又是什么!你们二人可以任意抛弃的对象?还是你们感情路上推波助澜的存在!

  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而沈巍虽和赵云澜经历了一生一世却仍旧参不透这其中的道义。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无知,答案,只有他们自己明白。

  “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沈巍。”

  “沈巍?”说话的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端正的五官后面散着些许痞气。饶是如此,他俊朗的面容依旧堪比广告上的模特,耀眼夺目。

  重逢的那一刻沈巍心中又喜又悲。他喜自己终于又能和自己一心一意念着的人面对面的再次言语。但他也悲哀,半米之外的男人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的存在。对于赵云澜来说,自己就是一张白纸,而这一切的一切将由他们重新书写。

  “好名字!”赵云澜笑眯眯的和沈魏握了手,他觉得这个男人不仅长得很好看,很对自己的胃口,而且……他抽回手的同时,不自觉地低头笑了笑,他也不明白自己在笑什么,可他就觉得有沈教授这个人往身边一站世界都明亮了。

  赵云澜走后,沈巍隐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终于撤去了先前的掩饰,只余下浓浓的思念与眷恋。他在想他要不要以后都用人类的身份活下去,不再将斩魂使的秘密公开于世。这一辈子,他不求别的,只求这个人能够快快乐乐无灾无难的过一辈子。即使最后的最后,他们面临的还是同样的人与事,至少,他可以在事情发生之前先一步想到能够拯救赵云澜的法子。

  后来,当赵云澜面对大神木后,沈巍终究还是想起了以前的故事--他害怕了。他害怕一切又会重蹈覆辙。

  于是,后来的沈巍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是故意在大神木里留下假记忆误导你,而后故意让你看到我取心头血给你,又故意欲擒故纵地离开你,让你下黄泉来找我,又引导你看了后土大封中删减过的记忆……都是为了让你心生愧疚,让你离不开我,让你最后心甘情愿地陪我去死。”

  千秋依旧,谁的青衫又在畴昔入了你的眉眼,进了你的心田。

  于是,后来的镇魂令主在沈巍决定离开的瞬间化身为万年前教人惊鸿一瞥的昆仑,只为对他说一句话,只为留住他们之间要改存在的幸福。

  “沈巍,回家吧……”

  昆仑山下,烹酒煮茶,入肚的是上辈子的残缺,留下的是此生此世的守候。

  或许,离别,只是为了再相逢。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节与剧情无关

  嗯…文笔渣,构思新奇,请勿喷。你们可以当作剧版的Be是第一世,P大的He是第二世嘛。我只能这么想才可以安慰自己了。里面用了一些P大的句子。有时间我就把这一千多字慢慢扩写如果你们喜欢的话……

  自我推荐一下:《河清天下》(互攻文。傲娇 闷骚)《听戏》(强受诱攻)

  还有还有,我把镇魂个人的短片写完,就乖乖的去写沈老师他们的糖( ̄? ̄)

 

 

第2章 鬼面  心疼我面面

  昆仑山上的那人是他和沈巍心中永远光华流转、白玉无瑕。

  可鬼面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始自终能站在那人身边的只能是沈巍--他孪生的哥哥。

  这公平吗?明明同为鬼王、同是这混沌之地的浑浊之物,为什么他兄弟二人之间的境遇却是如此的天差地别?一个是众人敬仰的斩魂使、名震一方;一个是生灵厌恶的邪神、臭名昭著。

  “昆仑,我鬼面哪一点比不上他?能力?样貌?还是心境?我哪里输过他半分!凭什么他可以坐拥你的魂火然后替你守着这大千世界;凭什么你对我永远都是冷淡、而对他永远都是笑脸相迎……我自认为没有亏欠过你半分,可你、可你们又为什么要一步步把我抛弃至此!”

  千年之后,鬼面重获自由。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昔时皑皑山上青衣长衫、目光超然的男人。

  “昆仑……?”然而再临昆仑,物是人非。这里的昆仑再已没有了当年温润如玉的昆仑,漫山遍野都是些他没有见过的,衣着奇怪的人。“昆仑呢!你们把昆仑藏哪里去了!!”鬼面失魂的低吼。这算什么!他好不容易出来了,他好不容易有能力走到那个人的栖身之处时,老天爷却告诉他--昆仑已经不在了!!

  “那个人是在演什么古装戏吗?”

  “应该不是吧,也没见有人导演啊……”

  “沈巍……”鬼面缓缓站直了身子,嘴角扯开一道残忍的笑容。“沈巍,你那么爱他,一定已经找到他了吧,只要跟着你我便一定可以见到他……”

  “令主,千年不见,你倒是一点都没有变。”鬼面投过面具安静的凝视着面前朝自己开枪的男人:“只是令主以前对我可不是这番不留情意。”

  赵云澜:“……”

  鬼面望着对方疑惑不解的眼神,心中渐渐爬上荒凉之感。他忍不住在心底讥讽自己:找到了又有什么用?他不会记得你,也不会将心中的位置留给你。鬼面转面向着沈巍,似笑非笑。哥哥啊哥哥,你是有多大的本事,才让他眼里除了你一人就再容不下任何的人甚至是一粒沙。

  鬼面看着沈巍斩魂的着装,心道:他应该还没有向赵云澜透露自己的身份。与其看这二人并肩作战,倒不如为他们加一道插曲。

  鬼面心中有了主意后便立即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他无数次的有意将面具置于沈巍刀下,迫使对方停止攻击。赵云澜是多聪明的人,鬼面坚信他一定会瞧出其中端倪。

  “令主,其实你怎样待我都好,借火之恩,百死莫……”

  “令主,我不愿意伤你……”

  “令主,慧极必伤,这么多年了,我瞧你似乎还不明白……”

  鬼面留意到赵云澜神色的变化,自知目的已经达到。巨斧一挥,退隐而去,只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你好自为之。”

  离开沈、赵二人后,鬼面撇开幽畜等,又独自一人趁着月色上了昆仑上。

  “山鬼?应景,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字得了。”

  夜色朦胧中,满天星子摇曳。白雪皑皑孤魂尚且寂寥,但却有人为了他的孪生兄弟风露立中宵。

  名字?名字是什么?名字这种东西很重要吗?为什么那人给沈嵬不过取了一个名字,改了一个字,就能让他笑地那样璀璨动情。

  幼稚一点来说,其实鬼面也在期待有一个人能来给他取个名字。他想和他的哥哥一样,也有一个人常伴身侧,也有一个人关心,也有一个人谈笑。可他这一等就是千年。他等来了囚禁与背叛,等来了世人的恶意,等来了昆仑已逝、再无神者,却唯独没有等来真正想要的人。

  与赵云澜再相逢时,他记得自己说过:因为他的缘故,我好像也有一点喜欢你了……所以我还不是很想让你死……

  他真的喜欢赵云澜吗?他自己都不明白。他只是喜欢赵云澜对于沈巍的关切,喜欢赵云澜只对于沈巍才有的温柔。这算喜欢吗?鬼面在心中默问。

  或许,这是孤独呢太久的嫉妒……

  鬼面将斧放在身侧,自己则反手将胳膊枕于脑后,径直躺在了昆仑上山的一处杂草堆中。

  霜月娟娟。

  鬼面取下面罩,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他本就生得好看,是那种让人瞧过一眼就不愿忘却的模样。面如傅粉、唇若涂朱,眉眼斜长入鬓,发挽青云欺靛染,神仪明秀,比起沈巍甚至还有着几分独属少年的天真与青涩。

  “为什么要带上面具?”有人问过他的哥哥,可从来没有人问过他。他甚至连一次以真面目视人的机遇都没有!活在明处的人,永远都不会懂他这种只配与黑暗为友的人的痛苦。

  想到此处,鬼面不禁扬起苦涩的嘴角。有时他真的很茫然,他既希望自己的哥哥能幸福快乐,毕竟那是他最珍爱的兄长;可他又希望沈巍过得不那么如意,这样,他们之间似乎就不会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放、开、他!”

  鬼面看着愠怒的赵云澜忽然特别想笑。原来无论他设了多少局,原来他无论再二人中间搅和多少此,这两人从千年前至今依旧是那种可以为了对方不惧生死的德行--真叫人作呕!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