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古代架空 » 正文

晓薛晓|聚魂+番外

 

文案

原著向治愈向的魔道祖师同人,cp为薛洋与晓星尘。属于更完后的搬文,lofter名为唔…汪,微博叫随便二框,欢迎关注(/≧ω\)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洋,晓星尘 ┃ 配角:魏无羡,蓝忘机,宋岚等 ┃ 其它:

==================

 

  ☆、(一)

 

  

  那年义庄,薛洋断臂身死,以自身魂精之力重塑晓星尘之魄。

  一年后,于魏无羡所助,晓星尘得以修得有形之身。

  斯人已去,故人不再,只可惜有些情丝从未断却,但终化为悲哀。

  当时魏无羡在薛洋脖颈上找到灵玉一块,为其化法阵所用,后给了晓星尘。

  同时,夷陵老祖赠聚魂灯一盏,只道:“再找到他,好好教化。”

  原是那日,薛洋魂并未完全散去,裂为十魄分散各地。晓星尘含泪道谢,魏无羡笑嘻嘻地道:“不谢不谢,毕竟你是我小师叔嘛。”

  本是孽缘,却越理越乱,难以断却。

  章一. 幼

  晓星尘寻着聚魂灯的指引,来至一处破败街口。这里已经许久无人居住,似是一个被废弃的村落。残垣上攀满青藤,天气阴暗,石子路泥水沥沥。

  晓星尘负霜华,自带一身仙气,不沾尘寰。

  薛洋的一魄应该就在附近,魂灯之光微微颤动。晓星尘紧紧抿唇,不知是难受还是激动,身体微微颤抖。

  那个人……那个人……

  给了那么多痛苦,明明是该厌恶,却又格外思念。

  “哎呀……终于看到人了。”晓星尘突然感到自己被一双小小的手臂抱住,薛洋留下的灵玉微微发光。

  晓星尘转头,继而愣住,那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少年……不,更准确地来说,应该是魂体。

  “大哥哥,你有甜点吗?”少年眼光中都带着渴望。

  这双眼的轮廓太像薛洋了,只是眼神一点都不一样,一个野气凶狠,而这个纯真稚气。

  晓星尘没有想到,他所见的第一魄,会是薛洋的幼体时期。

  曾幻想了很多次相遇,却不曾预料是这种……

  晓星尘蹲下摸了摸他的头:“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眨了眨眼:“薛洋。”

  完全不记得自己了吗,晓星尘莫名有些失落,他道:“你喜欢糕点?”

  薛洋点了点头,脑后的小马尾一甩一甩,突然他像发现了什么:“唔……大哥哥对不起……我好像弄脏你的衣服了。”

  晓星尘的白色道袍被他蹭出了两道乌黑的痕迹,薛洋看他不说话,急急忙忙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不要打我。”

  晓星尘看着他的相貌,儿时便清秀可爱,不难看出长大后的清秀胚子。

  可这副模样与那个薛洋的反差太大了,面前的少年语气甜甜的,充满单纯和稚气。

  “我当然不会打你。”晓星尘不知怎的,眼眶有些湿润,这个魂体有的还是薛洋小时候地记忆。

  未经历断指,未经历痛楚,尽管是弃儿却未失善良。

  还有那句带着怯懦的“不要打我。”

  

 

  ☆、(二)

 

  

  晓星尘勾了勾唇:“我给你去买糕点好吗?”

  小薛洋开心地蹦蹦跳跳:“真的吗,太好了。”

  他还是在一个别人说什么都会信的年纪,晓星尘突然想起过去在义庄薛洋透露的那个故事,他之后的命运,浑身一颤。

  他轻叹:“我倒是宁愿你那时不要如此轻信他人。”

  薛洋没有听清,道:“哥哥,你说什么呀。”

  晓星尘苦笑:“没什么。”

  “大哥哥,你是第一个这样对我笑的人呢。而且还不嫌我脏,还要给我买糕点,”薛洋板起手指数了数,“以后有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帮你干,我不怕累的。”

  晓星尘听了心脏微微抽痛,从他的话中可以想见他过去过得是什么日子。

  如果……自己能早些……遇见他。

  可惜,没有如果。

  聚魂灯发出“簌簌”的声音,催促着,暗示时间将尽。

  晓星尘深吸一口气,微微弯下身,握住他瘦弱的手:“薛洋,你愿意跟我走吗?”

  面前的孩子乖巧地点了点头,还笑了笑,露出稚气可爱的虎牙。

  清风过,魂体散为一缕青烟,被收入灯中。

  晓星尘又是孤身一人,那少年的音容笑貌宛在身旁,还没能给他买一点甜点。

  不过……魂体也没有办法吃东西,还是靠的薛洋那块灵玉才能触碰到他。

  水滴开始掉落,渐渐越砸越多,下雨了。

  晓星尘没有打伞,只是静静伫立,长发很快被淋湿。

  废弃的村落听不见其他声音,只有雨水淅淅沥沥,与偶尔划过的雷声轰鸣。

  聚魂灯重新发出感应,晓星尘似刚从梦中惊醒,突然意识到外界,他转过头,离开了这个地方。

  章二.凶

  雨下了很久才停,晓星尘找到家驿站,简单地换了行装便重返聚魂之路。

  远方山黛被云雾环绕,神秘而僻静,那是山中一座破败古祠,通过被树荫遮盖的小路,便能看到祠前斑驳的牌坊。

  晓星尘未推门便听见祠内有隐约的哽咽声,在窗外看了一眼,发现是薛洋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

  这时的他还是孩子模样,比上一个魄体貌似大了一些。

  看到他痛苦的模样,晓星尘急忙闯入,把薛洋搂进怀里:“阿洋……你怎么了。”

  薛洋当时完全没想到会有人进来,愣住,继而像小兽一样吼道:“滚!”

  晓星尘没放开他,却发现这个魂体一直捂着自己的左手。

  左手小指骨肉尽脱,伤口狰狞可怖,整个左手都蜷缩变形。

  

 

  ☆、(三)

 

  

  晓星尘紧紧抿着唇,这个孩子,应该是当日断指后的薛洋。

  狰狞可怖的伤口只简单地用香炉灰处理了下,他还是很瘦,像饿了好几日的模样。

  真的,他不知薛洋是以如何的意志力才能活下来。

  晓星尘差点忘了他是魂体,想带他去看医师或是买点伤药。正当他踌躇之际,怀中的少年挣扎起来,声音警惕而防备:“你是谁?放开我。”

  晓星尘没有放手,反而把他抱得更紧:“别怕,我不是坏人。”

  薛洋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他咬得极为用力,顿时,白皙的腕鲜血如注。

  薛洋见他微微松手,使尽浑身力气,从他怀中爬出。

  晓星尘见他如此抗拒,也不好再强求,他没管自己的伤口,只是……看到薛洋的模样,感到分外心疼。

  薛洋迅速跑到祠的一旁,不失凶恶地观察着晓星尘。

  晓星尘往薛洋那处走了走,可他每接近一步,薛洋便后退一步。

  少年浑身发抖却还硬装着强大:“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

  晓星尘朝他伸出手来,面色微微发白:“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疼不疼?”

  薛洋听到他提及自己的左手,像是突然被戳到了痛处,眼神一暗,继而狡黠的光一闪而过。

  他放软声音,一点一点走向晓星尘:“你真的只是担心我的伤口。”

  “嗯。”晓星尘蹲下,慢慢把他搂入怀中。

  可未及抱紧,就感到腹中一阵剧痛,听到少年嘲讽的冷笑:“哼,好人?那个硬生生碾断我小指的男人也说他是好人。”

  晓星尘身形晃了晃,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腹部。

  一把尖锐的竹刃扎在里面。

  薛洋趁他不备,笑着逃走,出祠门前挥了挥手中的钱袋,那是他从晓星尘身上偷下来的。

  晓星尘跌倒在地,握住竹刃,拔了出来。他有些无措甚至是无助地轻轻用手阖住眼帘。

  他一直知道薛洋并不是只温顺的小猫,他更接近于毒蛇,他很危险。

  可是,如今,连靠近他都做不到,心脏还是一阵阵地疼。

  

 

  ☆、(四)

 

  

  薛洋偷了他的钱袋,却发现自己绕不出这个树林,四周的一切似是理所应当又是陌生无比。

  想回祠中却又担心晓星尘还留在那里,到时候捉住自己,可不知为遭到如何的对待。

  不过,都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他应该早就离开了吧。不知为何,薛洋脑中突然浮现晓星尘白衣带血的画面,心脏猛地抽痛。

  这是怎么了?薛洋紧紧按住自己的胸口,好想回去再看一看他的伤势。

  薛洋轻手轻脚地走近祠堂,踮着脚从窗牖中往屋内望去。

  那个穿着白色道袍的男子,果真还在原地,他的伤口完全没有处理,血液粘粘糊糊流了很多,已经凝固在白衫上,分外刺眼。

  薛洋呼吸一滞,这个傻子……转而又突然意识到那些伤是自己造成的,心里酸酸的,莫名有些难过。

  晓星尘近日车马劳顿,几乎没有能够好好休息的时间,又因失血过多,思虑过度,倒下后他昏睡过去。

  薛洋是魂体,不能离开此地一亩开外,自然出不了这片林子。

  晓星尘何尝不想去找他,却怕因追逐而把他逼得更急。

  当他再次醒来之时,感觉额上清清凉凉的,愕然地睁开双目,发现他心心念念的少年正站在他面前,拿溪水为他拭面。

  看到他醒来,薛洋飞快地跑开,躲在一边的角落。

  晓星尘略有些吃力地撑起身子:“阿洋……”声音都是沙哑的。

  薛洋愣了几秒,发现他没有追来伤害自己的迹象,过了一会儿才明白那个“阿洋”是在叫自己。

  “你在叫我?”

  晓星尘点了点头,他捂住腹部,却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简单地包扎,用布条裹住。

  “阿洋……你能不能过来……”

  薛洋纠结地抓住自己的衣角:“你为何会认识我?”

  晓星尘顿了顿,突然不知如何回答,只得道:“我……不会伤害你的。”

  薛洋撇了撇嘴,却在转头时突然触及晓星尘的眼神。

  那是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藏着深深的温柔,却又暗溢忧伤。

  薛洋失神。

  等再反应过来时,他已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搂住,薛洋暗骂一句阴险,正准备挣扎,却突然听到晓星尘在他耳边道:“对不起……”薛洋僵住。

  很轻的一句话,晓星尘却重复呢喃了许多便,那些无力那些痛苦那些悲哀。

  他自己都不知自己为何道歉……

  为自己对薛洋受伤的痛楚?为不能保护他的心疼?为天命难违的无力?

  ……

  风飒飒而过,黄叶被吹响,掉落,飘向不知名的远方。

  

 

  ☆、(五)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