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古城谜葬

 

 

 

 

 

《古城谜葬》玄紫珀 

 

 

文案 

 

N年前,沈独孤因为无聊寂寞收养了两个弟弟——沈司空、沈轩辕,

N年后,两个弟弟长大了,不可爱了,沈独孤又酝酿收养一个弟弟,

沈司空说:“大哥,要一只小兔子,乖巧听话的那种。”

沈轩辕说:“大哥,要一只小豹子,机智敏捷的那种。”

沈独孤很合作地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带回了沈家小么——沈令狐。

沈令狐对三位哥哥的评价是:“聪明大变态,毒舌黑怪胎,善变暴力狂。”

……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惊悚悬疑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独孤;沈司空;沈轩辕;沈令狐;谢维晓;宋灵运;柳秦隐;洛相逢 ┃ 配角: ┃ 其它:

 

 

 

一 沈家兄弟 

 

 

 

现在是二月中,E市的春天似乎提早了脚步,窗外阳光明媚,树木枝头抽绿,鸟鸣清脆,一派春意盎然。

  早上八点,沈独孤一如既往地睁开了眼睛。

  他不急着起床,懒洋洋地拿过电话,按了内线。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接起,“喂。”

  沈独孤把被子拨开一点,打着呵欠道:“轩辕,今天轮到你做早餐。”

  “怎么又是我?!”电话那头的沈轩辕很不满。

  “喵!”沈独孤养的黑猫轻盈地跳上床来,迈着优雅的步子蹭了过来。

  沈独孤一边伸手轻刮着黑猫的下巴,一边笑道:“谁让你输给了司空。”

  沈轩辕只好忿忿地起床做早餐。

  

  算着时间,估计沈轩辕差不多弄好早餐了,沈独孤才不紧不慢地爬起来梳洗。

  沈宅是一栋三层高别墅式的小洋房,三楼是书房卧室,二楼是客厅工作室厨房,一楼是沈家兄弟工作的地方——侦探社,大门外一块狂草牌子——三重奏,沈家有三兄弟,因此沈独孤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换上黑色休闲裤,套上黑色毛衣,沈独孤拖着黑色拖鞋下楼了。

  黑猫跳上他的肩膀,舔了舔爪子。

  

  “大哥早晨!”

  沈家排行第二的沈司空养的蓝鹦鹉拍着翅膀打招呼。

  沈独孤对着鹦鹉笑了笑,“蓝蓝早晨。”

  经过蓝鹦鹉站着的鸟架子时,安静地蹲在沈独孤肩膀上的黑猫冷不防一爪子抓出。

  哗啦!蓝鹦鹉反应很快,一个滑翔飞到天花板的水晶吊灯上站稳,大呼:“幸亏小爷身手敏捷!”

  驾着腿坐在饭桌前看报纸的一身蓝衣的沈司空仰头对自己的宠物道:“你就会说这么一句?”

  蓝鹦鹉歪了歪头,蹦出一句:“靠,又偷袭!”

  沈司空点头,很满意,“终于学会用这句了。”

  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的沈家老三沈轩辕:“……”

  这时,一只火狐一阵风似的从一楼狂奔上来,冲到沈轩辕面前一个急刹蹲下,眼巴巴看着他手中的盘子。

  沈家兄弟都有自己的宠物,沈独孤的是黑猫,因为他偏爱黑色;沈司空的是蓝鹦鹉,理由是他喜欢蓝色;沈轩辕的是火狐,同样的红色是他喜欢的颜色,他们的这种颜色特殊偏好,只要跟他们相处半天就可以看出来,从卧室风格,到车子,再到衣服用具可见一斑。

  沈独孤拉开一张椅子坐下,黑猫跳到桌上蹲着。

  沈独孤扫了一眼桌上的早餐,对站起来往厨房那边走去的沈司空道:“帮忙冲杯蜂蜜,要加一勺糖。”

  沈轩辕嘴皮子抽了抽:“大哥,你那罐蜂蜜本身已经甜得掉牙了,你还加糖?”

  沈独孤笑了笑:“天才都是爱甜的。”

  沈轩辕摸摸脸,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论口才,沈独孤和沈司空不相伯仲,他则是最嘴笨的那个,所以沈轩辕很早就有这样一个认识:千万别和沈独孤和沈司空发生口舌之争,不然铁定败得落花流水,外加吐血三升。

  接过沈司空递过来的蜂蜜,沈独孤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头,“乖!”

  沈司空眼皮子一抽,“大哥,请你不要用这种哄小孩子的动作语气,我表示很有压力。”

  沈轩辕一边往馍馍里塞苦瓜,一边附和:“那个什么形容词来着,对了,恶寒。”

  沈独孤喝了一口甜到发腻的蜂蜜,叹气:“你们真是越大越不可爱。”

  沈司空倒了近半瓶醋捞面,哧溜吃了一口才满足地道:“人会变的么,再说,在大哥你的熏陶下,也不可能一直保持可爱。”

  沈轩辕点头赞同,他当年比沈司空醒悟得晚,被沈独孤另类的兄弟关爱折腾得现在还有心理阴影,往事不堪回首啊。

  沈独孤忧郁了,“我无聊么,近来又没有生意打发时间。”

  沈司空和沈轩辕对望一眼,异口同声:“收养一个小么吧。”

  沈独孤无聊了,就代表着他们要遭殃了,死道友不死贫道,找个小么让他折腾吧。

  沈独孤摸了摸下巴,思考着可行性,他瞟了沈司空两人一眼,似笑非笑:“你们打这主意很久了吧?”

  沈轩辕干笑:“你好,我们好,大家都好。”

  沈司空鄙视:“卖广告么,你这个言语匮乏。”

  沈轩辕不跟他吵,因为到最后吃瘪只会是自己。

  沈独孤伸手摸了摸窝在手边的黑猫,商量地问:“你们想要什么样的小么?”

  沈司空道:“要一只小兔子,乖巧听话的那种。”

  沈轩辕道:“要一只小豹子,机智敏捷的那种。”

  沈独孤意义不明地笑了笑,“这个容易。”

  本该高兴的沈司空和沈轩辕只觉得背脊一寒,眼皮跳了。

  

  ***

  

  沈司空和沈轩辕觉得让沈独孤一个人去领养他们的小么很不保险,反正最近没生意,他们便跟着沈独孤一起去了。

  E市的孤儿院很大,在这里的孩子不但有饱饭暖衣,还可以像普通孩子一样得到系统而全面的教育,沈司空和沈轩辕都是沈独孤从这里收养的。孤儿院的孩子们能得到如此好的照顾全赖孤儿院的美女院长林丹凤,这位美女院长温婉美丽,标志性的一头长发让她看起来极具成熟韵味,她手腕极为厉害,每年都让E市叫得上名字的富豪、大型企业主动捐款作为孤儿院的经费。

  看着样貌几乎看不出变化依然美丽如昔的林丹凤,沈轩辕小声地对沈司空道:“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

  沈司空摸了摸鼻子,道:“女人可以为美丽付出任何代价。”

  看到沈独孤,林丹凤未语先笑,“呦,什么风吹你来了?”

  沈独孤伸手拨开她伸过来捏自己脸的手,语带笑意地道:“我这张老脸可经不起你的蹂躏。”

  林丹凤咬唇,瞪了沈独孤一眼,“越大越不可爱。”

  似曾相识的话让沈轩辕忍不住噗嗤地笑了起来。

  林丹凤打量了穿着一件红色风衣的沈轩辕几眼,有些厌恶地点评:“你的品味真糟糕。”

  沈轩辕身高近190公分,脸部轮廓深邃,头发是浅棕色的,有几分混血儿的味道,身形健硕,给人的感觉充满力量,通常男人穿红衣都有一种艳丽感,由于沈轩辕外表俊朗阳光,穿着红衣的他没有了那种艳丽,可是却多了一种说不上的不伦不类。

  听了林丹凤的话,沈轩辕耸肩,“我就是喜欢红色,没办法。”

  林丹凤摇头,“红色适合独孤,不适合你,你俩的爱好咋就不能调换一下。”

  沈独孤眉头一挑,“我不喜欢穿着红信封出门。”

  林丹凤失笑,转着手上的笔笑问:“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什么事?”

  沈司空道:“大哥嫌弃我们不可爱,想找个小么。”

  林丹凤目光在沈司空沈轩辕身上转了一圈,托着腮道:“我看是你和轩辕想找个挡箭牌吧。”说着,她转脸看沈独孤,“独孤,你的两个弟弟真不孝顺。”

  沈独孤点头,“所以我想找个孝顺的么。”

  林丹凤问:“有什么要求?”

  沈独孤道:“小兔子和小豹子的综合体。”

  林丹凤想了一下,笑了:“还真有符合条件的孩子,我想你会喜欢他的。”

  

 

 

二 沈家小么 最新更新:2011-02-11 21:20:13

 

 

                              

  孤儿院的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点——没有父母,或者说没有亲人。也许他们当中有些父母亲人还在世,只是他们父母被抛弃了,是迫于无奈还是不想承担责任,这当中的原因已经无法探究。

  总体而言,人是群体性的动物,需要有稳定的家庭、朋友和社会关系,相同的背景让孤儿院的孩子们较为容易成为朋友,从某种程度上说,孤儿院就像是一个大家庭,大家长自然就是美女院长林丹凤。

  说孤儿院大,是因为这里不仅有独立的教学大楼和师生宿舍,甚至如果孩子们有其他的兴趣爱好,譬如说音乐美术方面的兴趣,这里也有专业的教师开设的兴趣班,此时,林丹凤正带着沈独孤三人往一栋从外面看像是教堂的建筑走去。

  这栋建筑很另类,一般教堂建筑都是白色居多,即使不是白色的,都是属于浅色系,这栋建筑却是罕见的深色系,是黑色的。

  看着这栋风格独特的建筑,沈轩辕好奇地问:“这栋建筑以前可没有,不要告诉我院长你开始信教了,基督还是伊斯兰?”

  林丹凤很没美态地翻了一个大白眼,“本姑娘不信教,即使真信教,我也不信外国教派,信佛教、道教的可能性更大。”

  沈独孤看了林丹凤两眼,忽地笑了一下。

  林丹凤不解:“你笑什么?”

  沈司空在旁唯恐不天下不乱地解释:“大哥觉得你本姑娘这个称呼很有意思。”

  在林丹凤发怒之前沈独孤抢先问:“你不信教,这这栋建筑是怎么回事,不像是你的审美风格。”

  林丹凤看着那栋建筑,脸上的神情淡淡的,她低声道:“这世上有天使就会有恶魔,这里没有天使,只有恶魔。”

  沈独孤一愣,正想问清楚的时候就听见急性子的沈轩辕已经追问:“院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丹凤拨了一下长发,想了想,道:“这栋建筑里的孩子和一般孩子很不一样。”

  沈司空问:“如何不一样?”

  林丹凤略为神秘地笑了笑,“你们自己看。”

  

  这栋黑教堂建筑不高,只有四层,位置比较偏,因为“矮小”,这栋建筑被前面的教学大楼遮得严严实实,从前面看根本看不到这栋建筑。

  林丹凤推开大门,领着沈独孤三人进去。

  意外地,这栋建筑中央是中空的,从下面往上看,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风格有点像围楼,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照得建筑内光亮异常。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