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七人环(网络版)

  

    ☆、生死幻象

 

  叶炜语调非常冷淡,好像死的那个只不过是一个外人而非自己的亲弟弟。这让人在感情上不太能接受。

  胖子忍不住冷笑说:“不对吧,您老刚入伙没多久,可能不知道咱的情况。顾老和老赵也是七人中的两个。他们不是也活着么?”

  叶炜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陈昊,陈昊无奈地摸着下巴说:“的确是这样,但是事情会那么简单么?还有你们忽略了一个人,这个人也许可以解释顾老他们两个人的秘密。而如果这个假设成立,也就能解释叶珽在最后所说的那句不会真正死亡的含义,把先前那些散落的线索连成一线。”

  胖三问道:“谁啊?”

  陈昊说:“你们的好兄弟,老九。”

  说道老九,周玦几个人的眼中都闪过了许多复杂的神色,对于老九也许在周玦几人来说,恐怖更加的深刻,毕竟那是和自己生活了那么长时间的同学。顿时三个人都一下子都泄了气。

  周玦虚脱地问道:“你的意思是顾老、老赵和老九的情况有什么联系?还是说他们其实都是一类情况?老师,我智慧有限,请您用九年义务教育级别的水平给咋们解释。高深的就不必了。”

  陈昊朝着他点头,停顿了片刻,好像还真的在考虑怎么组织语言。他咳嗽几声说:“如果我猜的没错,老九和老赵、顾老都是死过一次的人,而至于老九他为什么会死?同学们都清楚吧。”

  周玦心中一阵抽动,他看着胖三和瘦猴,胖三还真像小学生一样举手嚷道:“因为他被那血气袭击可?”

  陈昊点头说:“如果这样的话,就是看完这本书那个东西就会发现我们。对了,周玦你还记得你第一次看到那个藏刀的男人么?”

  周玦点了点头突然恍然意识到什么,说:“你的意思是说……”

  陈昊勉强地笑着说:“没错,那些人应该都像老九一样,死过一次但是又活了……因为在茹兰的日记记载和你看到的那些片段中,这个姓高的很可能就是那个藏刀人,而他应该也挂了。此外这些人唯一的区别就是对外界的影响,两个是死而复生,而另外两个则是传出病逝的消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尽可能地伪装成了普通人或者是普通的死人。没人会怀疑这样的设定。”

  胖三吓得咬着拇指说:“靠,技术型诈尸?但是理由是什么?”

  陈昊继续说道:“你先别插话,让我继续说。此外就是他们死而复生之后他们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周围的人不会发现他们死过一次或者死后复活的实事,就像剧情被彻底篡改了,单无论环境设定的是活还是死亡,总之再怎么篡改还是会留下蛛丝马迹,比方说老九那蹩脚的谎言,和他后来的诡异变化。所以我们这些当局人是唯一知道真相的活人。”

  周玦努力回忆老九在跳楼之前的情景,很多细节已经变得模糊了。但是他记得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那句我没看,我不知道,放过我吧。他又想到故事中的情节。他说:“陈哥,我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你看看可能么。”

  周玦眼神不确定地说:“这书和这泥板其实都会被那些血气所吸引的”

  “怎么解释?”

  周玦说:“你们想,老九是最后还在看书的人,而我们在寝室门口听到老九最后一句话是放过我,我没看,我不知道。也就是说他在和人求饶。那么那个东西呢?你们还记得刚冲进房间时闻到的那股血臭味和那个模糊的人影子么?那股味道你们没发现和前面所闻到的味道非常的相似,或者说其实我们几乎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那股味道都会隐约的出现。我想那个就是书中人一直躲避的危险。他们也在躲避这玩意。而他们躲避的时候并没有所谓的七人环这本书,有的只是泥板,所以我觉得这本书是泥板的延伸产物。”

  周玦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大家都沉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从众人的脸上,周玦明白大家都有这样的感觉。

  瘦猴说:“还记得故事中翠娘是如何处理虎子的尸体么?”

  周玦道:“毁尸灭迹。”

  胖三不相信地说:“怎么可能,难道说活着的都是僵尸了?那么陈茹兰和叶珽他们两个又做什么解释?逃脱魔爪的悲情男女?最后成功的死得其所?没有被变成恶魔?你们不觉得很矛盾么?我觉得我们的路线肯定出错了。还有死亡时间的问题,相差也太多了。”

  陈昊摇头否定道:“我们的线索应该正确的。他们两个人的死亡肯定和最后他们的失败有联系,否则我们根本不可能会来到这里。最好的证明就是我们找到了过去林旭和茹兰他们的路线。我们现在就在这个村里,而茹兰能够躲到现在估计和叶珽有关系,这两个人都是异数她明白这样的情况下,只有选择保留各种可以保留的线索。躲避那股力量,给我们最大的线索。她是许多推力中唯一一个确定对我们有益的。而其他的线索我还不能确定,毕竟这本书给人的感觉不单单是邪气,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一直沉默扮演听众的叶炜此时说道:“在我们族内是有一个传说……”

  叶炜不管别人的询问目光,只是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下去:“在本族中有一个传说,是关于南朝宋前废帝刘子业之死,民间都传说他是被鬼刀所杀。而内容则是五花八门,主要因为刘子业这个人是个实打实的心理变态。荒淫无度、乱杀大臣、淫乱后宫,做到了完全丧失人伦的地步。有一晚上他做梦做到了一个女人,心中起了淫心,刚要扑上去,就看见那女人满身血污。脸色煞白,指着他鼻子就骂他罪恶滔天,活不长了。第二天早上他还真的就看到有一个宫女长得和梦中的女鬼一模一样,还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他就命人把宫女斩首了,宫女临刑前根本不挣扎,好像一切都和自己没关系似地。但当天晚上刘子业又做了一个梦,依然是那个宫女,依然是怒喝他活不成了,居然还把自己的脑袋扔向他,刘子业看着地上的脑袋对着自己冷笑,和早上的女人一模一样。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一下子就醒了,于是白天就匆匆忙忙带着一大批的祭祀巫师就去华林园的竹林堂。

  而且史料记载的段子是刘子业在那个时候被湘东王刘秘密联合的主衣寿寂之、内监王道隆、学官令李道儿、直阁将军柳光世等诛杀。不过……因为本族的先人就是当年参与那次杀鬼祭祀的巫师之一,所以我们这里留着关于当年刘子业被杀的一则秘闻。

  因为年代实在太久远,所以现在我们能够看明白的也就其中三分之一得内容。类似是说当时刘子业于巳时带领男女巫师五十人、彩女三百人。行至华林园竹林堂。刘子业向天空射三箭,而后众巫师纷纷射箭,就在刘子业认为女鬼已经杀死了。准备带领众人起驾回宫之时,在他的宫女队伍中突然冲出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拉住刘子业的胳膊就不让他走。刘子业当即就用手中的箭刺杀宫女,宫女浑身血污,但是依然不放手。突然他才恍然意识到,这个女人就是昨天被他杀头了的宫女,为什么前面没有认出来。刘子业大惊失色大喊遇到女鬼,救驾,随后寿寂之等人便已经赶到,刘子业错过了逃命时间。连拉弓都办不到。直接被冲上来的人给一刀毙命。

  而我的先祖看到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人一直都拉着刘子业,一直到刘子业断气为止,女人哈哈大笑,但是后续如何,却由于当时过于混乱危机,先祖只顾着保命,也没看见女尸最后怎么样了。这也只是一则隐藏在我们祖记内的一个秘事而已。

  但是先祖认为已经死过一次的人,的确可以复活。并且周围的人会忘记他死过的事实,而这个人会以一种半人半鬼的身份继续存活,而唯一知道他们是否死亡的人,只有那些参与那些什么仪式的祭祀和与其死亡有直接关系的人。否则别人倒死都不会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已经死过的人。”

  叶炜补充说:“我觉得生死错乱只是一个形式,目的是引每一批七人都可以沿着他们指定的路线走而已。运用这种方法有一个非常大的好处,就是无论周围情势怎么改变,对他们来说都没有影响。因为周围的事物早就和他们隔绝了。无论什么皇帝当道,无论什么社会形态都没关系,而他们则可以一直继续下去。”

  胖三捂着脸尽量不让自己抽搐道:“操,太搞笑了吧,太扯淡了。”

  周玦道:“古怪?难道让他们COSPLAY成黑白无常?还是像夜叉似得站在那书架边上?兄弟那是图书馆,不是殡仪馆。再说了,如果不是我们实现知道老九挂了,否则你会觉得那个拿着两包葡萄干给你的老九是一个怪物?”

  胖三听着周玦的反驳少有地没有动气,反而认真思考着,说:“你说的有些道理,照你那么一说的确是,如果不是当事人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死还是活着,照那么说……你说我们……”

  陈昊连忙打断他的胡思乱想说:“没什么我们,如果死了,第一个知道的就是我们,你的记忆中有没有自己已经断气了的回忆?没吧,我们最多只能不知道别人是否真的死了而已……算了,不谈这个。反正那本书是上一批七人环与我们第一个接触点,现在的问题那些死而复生的人到底算是什么样的存在,如果我们解开了谜团他们会怎么样?我们得小心,但是不能被迷惑。我觉得这其中有太多隐藏线。”

  叶炜突然来了精神道:“的确,陈茹兰是因为通过叶珽的帮助才能够保证这样的状态,并且给予我们这些暗示和线索。而你们很有幸地有我。所以即使死亡,我也会让你们真正的死去。大家记得把遗言写一份留给我,我替你们搞一个比叶珽还要牛的线索中转站。”

  瘦猴忍不住地往他脑后拍了下去,不过叶炜灵敏度太高,瘦猴这样闪电般的攻击也只是扫过他的发梢,瘦猴怒骂道:“你他妈的就不能不要张口闭口的就是遗书,遗书你妹!我们的目的是保命、摆脱这种变态的境况。而不是找你来给我们找自杀地点的!”

  叶炜叹着气无奈地刚要开口,瘦猴瞪了一眼之后叶炜倒真的不说了。

  胖三看这情景悄悄地拉着周玦的袖子,在他耳边低估道:“这俩人现在很熟嘛,瘦猴这架势我也只在咱们几个人身上看到过,过去他看不顺眼的布施直接抽就是干脆无视么?”

  周玦抿着嘴想了半天,说:“估计是混熟了吧……你没发现叶炜也不像先前那么ET了么?”

  瘦猴听到两人的嘀咕,瞪了他们一眼说;“那么怎么办?接下去怎么做啊?”

  五个人再一次回到沉默,树林里萧瑟的秋意包裹着四周。那只黑猫静静地躺在叶炜的怀里,它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看着五人,但是一声都没叫。

  于是,接下去怎么办,成了他们最大的问题。

  现在陈茹兰、叶珽的消息到这头就结束了。而所有的线索现在能确认的就是有了有一个人出卖了所有人,另外一个就是翠娘的生死之谜。而至于那些死去又复活的人实在没有办法确定,但是老九、殷叔他们的确是死后又复活了的。如果真的那样,顾老和老赵说不定只是为了守住那本七人环而存在的,那么现在……他们还算是活着的么?周玦不敢想,也不愿意想。他不停地记忆回溯,只希望从过去的点滴中寻找到一些痕迹和线索。

  周玦看众人都没有说话,他请着嗓子说:“要不……我们继续看书?”

  胖三眼中划过一丝惊恐,他抽着眼角道:“现在?前面还闹鬼呢?我觉得不太合适吧……”

  此时周玦才意识到他们还在这篇荒林之中,而天色却越来越暗。他们几个人外加一只猫,一整天没有吃喝,这种状态下看书等于没事找死。

  周玦看着天色说:“先回去,我们不能在这里过夜,否则太危险了。”

  陈昊看着手表说:“没错,我们没时间了。现在是下午六点二十分。我们赶快回去,我事先打电话通知我在南京的接头人,他会带来我需要的东西。”

  胖三看着四周围,阴测测地说:“怎么回去?半路再出现纸人军团怎么办?”

  瘦猴用手指了指抱着猫欣赏秋景的叶炜。胖三马上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周玦满眼疑惑地看着四周心中总觉得还有什么东西没落下,不过现在的确需要离开,至少他们已经得到了茹兰留下的所有线索,至少是他觉得是所有的。但是这些线索真的能称之为线索么?他感到疑惑,虽然周玦和叶炜的解释有他们的道理和依据。但是他依然觉得有很多的问题被模糊地一笔带过,这些问题也许是陈昊对他的隐瞒,但是理由呢?大脑中第一闪现的就是陈昊不信任他。他不安地看了一眼陈昊,心中那份隐隐地怀疑让他无法安宁。他像是自暴自弃地说:“走吧,先回去,回去再说。”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