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七人环(网络版)

 

文案

 

一本残旧的小说,一个诡异莫测的故事,一段尘封已久的秘史。

 

七个人生死难解的纠缠,到底谁才是故事最后的叙述者。谁才是最后的解题者。

 

“这是一本关于承诺的故事,故事里的人不是虚构的人物,

 

作为读者的你也是故事里的角色,你不是置身事外的读者,而是参与者……

 

这是属于你的世界,一个寻找救赎和答案的旅程。”

 

本人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700202453 大家有什么想去那留意最新动态

 

此书已经出版,大家可以从当当、淘宝天猫、亚马逊网站够得。大家懂得~

 

内容标签: 惊悚悬疑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玦,陈昊 ┃ 配角:胖三,瘦猴,冯老九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篇新的文,如果大家以为这是鬼话第二部那就要失望了。因为它是一个独立的中篇小说,我估计这差不多三十多万字可以完结。慢慢磨,这段日子没啥激情。烦事倒是蛮多的。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第三人称已经连续的中篇故事,不知道能不能把握的好。心里也吃不准……希望不要太垃圾就行了。

  火车开得很颠,车厢里弥漫着混杂的气味。在这密不透风的铁盒子里,乘客们麻木的就像是沙袋。每当穿入山道时,就像是进入一个诡异的时空,而火车的灯光便会显得格外的炫目。刺眼的亮和压抑的黑组成了一种怪诞的抗衡。好像车厢里这点空间随时都会被那无尽的黑所吞噬,这些光线便是唯一的保护。

  “你在找什么?”

  “找书……”

  “什么书?需要坐火车?不能去书店找么?”

  “一本救命的书。”

  “救命?救谁的命?”

  “救……”

  话未完,只见火车穿出山洞,一片眩目的光线直射进车厢。火车发出刺耳的长鸣。我看着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他目光呆滞,缓缓的闭紧双唇。但是我并没有听清他最后那句话。我转身看了一眼时刻表,再回头那人已经离开位置,他渐渐地消失在拥挤的人流之中。

  

    

    ☆、多出来的一本书

 

  文星路的转弯处有一栋五十年代的建筑小楼,那是一座图书馆,它规模不大。图书馆的内部结构完全还是过去五十年代的风格,楼面外墙爬满了绿油油的爬山虎。这种植物能吸走了大量的日光和热量,因此走在大楼的过道中感觉不到一丝夏末的酷热,反而因为这层层的斑驳显得有些阴暗晦涩。

  静是这里唯一的气氛。因此再高的人流量,一年四季也是如这样的静悄悄,图书馆最基本的原则便是这点要求,但是毫无声息的另一层意义,就是分外脆弱的平衡。因为你无法知道下一秒会是什么打破静的平衡,哪怕那是一根针掉落在地上,也会让你的灵魂受到颤动。

  周玦收拾完报纸抬头看了看那只老式挂钟,拍了下坐着吃早饭的老赵肩膀道:“赵师傅,我先去整理一下书架。”

  老赵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茶,乐呵的眯着眼:“行啊,那就麻烦你了。对了,这次终于来了批新书,我估计着馆长肯定是要把那些旧书给踢了的。到时候出来帮个忙。”

  周玦眼神划过一丝失算的神色,但是下一秒就换上一张微笑着的脸,因为他中午还得有事,本来想要换班好腾出时间溜出去,可惜现在没机会了。

  现在图书馆还没有正式开门营业,为了节约用电,馆长要求他们只开了当中一排灯,所以早上查书标的活是最烦的。这天本该是老赵查书的。

  周玦贼溜溜地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盯着他,他这才偷偷地带上了耳机,他口袋还有一包烟,他准备躲到最后面的窗户偷偷的抽上一根。周玦想到这点心里稍微爽快了些,哼着小曲、拿着手电筒在一排排书架间来回游荡,他知道并不会出太大的错误,只要注意那种特别松散的书架子就可以了,这活不难,难就难在你得天天那么盯着。

  走了没多久他就已经走到最里面的那排藏书区,按照次序那是最老的一排书架,当初馆长的意思是要扔掉的旧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还是留了下来。他私下里也问过顾老,顾老的神色有些顾忌,只是说上头不允许扔。总之搞了半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架子旧书就那么摆在了这里。但是看来今天是要把这群老古董给踢掉了。他都能隐约间感觉到这些书的悲哀,当然周玦自己心里也知道这纯属扯淡的感觉。

  到了这里,通道灯光已经没了力道,书架还是那种暗棕色的,所以看过去除了一些迷糊的轮廓外就是黑压压的一片,而在这架子的北边就是那间只有晒书日才会开着的仓库。他拿出MP3,把声音调大了一倍。转了转手电筒,径直的走入了旧藏书区。周玦不是经常来到这里,因为这里的味道让他一直无法习惯。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说不出的腐味,这股味道不是臭,而是一种腥味。就像是老棉絮的味道一样。他朝着空气挥了挥手。但是那股味道却根本没有消散,他捂着鼻子走进去,心里想着只要走那么一圈然后就在外面的书架边把时间混掉,到时候就可以回去了。想到这里他又加快了脚步,看也不看书架上的书。

  此时突然他感觉有一个人从仓库里冲了出来,速度极快。不过周玦依稀感觉到那是一个女人,因为她的头发很长,那一闪而过的时候,他只看见了那个人背影的头发像是黑色的纱巾一样飘在她的身后。图书馆里也是有女工作人员的,但是没有那么长的头发的。周玦在后面喊了一句,但是一眨眼就消失在书架之间了。

  周玦没能喊住那女人,还没等他缓过神,突然他又听到他身后传出沙沙的响声,就像是有人在飞快的翻书。他猛地转过身体,发现那间封闭、狭小的仓库不知道何时被人给打开了,周玦感觉不对劲,他觉得可能是有人来偷东西。于是他加快了步伐,整个空荡荡的图书馆里只有他急促的步伐声和呼吸声。而周围的书架则幽暗的竖立在仓库的门口,周玦看也不看的径直穿过,突然间他感觉的脚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因为走得太快直接往前冲了过去,出于本能,周玦马上用手扶着边上的书架。一用力从书架里抽出了一本书,而人则和书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当他还没来得及从疼痛中回过神来,就感觉好几本书噼里啪啦的直接落到了他的身上,他连忙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脑袋。耳机也被他扯了下来,耳机里传来细微的音乐,像某种昆虫的叫声,他刚刚爬起来,却又听到门口传来了顾老的声音,问他出什么事了。他慌张的拍开身上的书对着门口喊:“没事,有些书掉下来了我放好就出来。”

  顾老哦了一声,随后便再也没有声音传来。周玦他快速的抓起地上的书,也不看标号直接混乱地塞回书架上,当他抓起手里的那本书想要塞进去的时候,他发现这本书却怎么都塞不进去,完全没有位置给他,好像这是一本多出来的书一样。他用力的把书往里靠了靠,好不容易挤出了一条缝隙,但是根本不够塞这本书。随后又听到了顾老的声音在门口喊道:“好了没?小周快出来帮忙啊!”

  周玦看了一眼书,这是一本土黄色封面的书,皮子非常的旧,都有些发霉了。但是质量不错,依然很牢固,也没有脱胶。他无奈把书搁在一个角落里。又看了一眼那书架底,发现没有任何绊住他的东西。顾老的催促声又传来了,而且带着几分不耐。

  周玦匆忙地走出来,发现大家都在等着他。他不好意思的笑着说自己不小心摔倒了。

  馆长看见周玦一身的灰,帮他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然后说:“我们进了一批新书,小周和老赵两个人你们帮着顾老把我们馆子那些踢旧的书给弄出来,然后把新书放上去。”

  顾老嗯了一声,略有顾虑地问道:“那最后一排的这次要不要动?”

  馆长摸了半晌脑袋瓜子,最后说:“得!踢了!那么多堆那里又没人看。当初就可以踢了。”

  孤老和老赵对了一个眼神,但是速度极快,周玦还没看出名堂,他们就动手干活了。

  周玦此时还在想着绊倒他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总觉得那像是一个人的手,而且这只手上还有伤口显得非常斑驳。但是几乎在绊倒周玦的一瞬间手就凭空消失了。就像那个一闪而过的女人一样,周玦不相信这个世界真有什么鬼神,不过他也并非完全的唯物主义论者。属于那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所以在他琢磨了半天决定日后少往那边单独行走,说不定世界上真的有书灵这种东西存在。

  随后大家便一起动手抬箱子。幸好有推车,只要扛到推车上,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等把书都放到位后,他们就顺手把老书都扔进了空下来的箱子,周玦偷偷地把那本黄色封面的书也一同扔进了箱子里。顾老用马克笔做上记号,本来以为马上就可以把旧书拿出去卖,而今天上午的事情基本就算都完了。当别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休息等吃饭时,周玦却并没有空下来,他急急忙忙地骑着自己的自行车来到了图书馆不远处的大学门口。

  其实周玦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但是他主修的专业其实很偏门,是人文社会学系,说白了就是我们现在俗称的民俗学,按照周玦自己的理解就是,当初报考新闻系落榜了。没想到反而进了一个他当初瞎填的系别。这让他有一种哭笑不得去撞墙的冲动,一是好歹没落二本,二是真的觉得这个专业没前途,还不如专科出来好找活……

  他这次是来那新学期的新课本和课程表的。没想到他居然又迟到了,老师、同学早就走了,教室也被锁了。他发泄的锤了一下门,吹开因为赶路匆忙而散乱的头发,突然从他身后伸处了一只手,这手里捏着一套书。他因为早上那一番怪异的经历显得有些神经过敏,他连忙回头,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穿着一身灰衬衫的高个子,胸口那几颗扣子压根没有扣,露初一根当时很流行的藏传佛教中的除魔杵挂件(周玦自己也有一个,但是他怎么都带不出那种不羁的感觉来)。牛仔裤也是很时髦的。看样子不像是地摊货。这个男的头发稍微有些长,把眼睛遮掉了点。不过没有染发。否则还真以为是那个小歌星来学校表演呢。

  他连忙接过书道谢,男人夹着一根烟,看了他一眼指了指走廊上的挂钟,周玦点了点头一脸的抱歉,道:“吆喝,这不是陈哥么?”

  周玦知道的这男人是谁,他的名字叫陈昊。和周玦是一个大学的,但是人家是考古系硕士。所以他的年龄也就比周玦大那么几岁,不过这个人据说不好相处,过去还和社会上的人打过架。据说是为了一个女人。反正搞的学校乌烟瘴气,本来够格被开除了。不过貌似他家里有些门道,最后居然连个处分都没下来就摆平了,而且这个小子那么横,但是成绩好的惊人。这让所有的人坚信了这小子的靠山绝对很牛,很可能是校长的直系亲属。真的可谓是牛逼哄哄的,整个学校都认识他,但是都没人敢去惹他,当然也没人敢去和他套近乎,大侠永远是孤胆的。就因为长相好,所以女生认为这样就是范儿,那么一个不多话的流氓,居然就演变成了校草级别的人物。

  周玦接过了书,陈昊把烟头掐灭了,没有搭理他瞅了他两眼就离开了。周玦松了一口气,心想怎么是他给自己留书。过去也没什么交情啊。前面完全算是情急之下硬扯近乎。周玦朝着陈昊的背影皱了几下鼻子,便翻了几页书,发现这学期居然都是民俗历史科目,再一看讲课表,他就明白了。原来这次代课不是别人就是这个疑似流氓分子。不过大学里讲课的不该都是博士级别的么,怎么让一个硕士生来担课了?周玦突然想到什么事,自言自语的说道:不会吧……难道说这小子居然在去年的申博考核通过了?他一边暗自的骂了句脏话:他娘的跳级也不可能跳的那么夸张,真的是吃书的怪物?老子有他一半的大脑就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一边心想估计这一学期挂几课是他老妈能够容忍的范围之内。周玦连忙收好了书本。准备回图书馆。

  当他要走的时候发现那个陈昊居然又折了回来。他手里又拿了一大摞的书,不过够狠的是他居然又是单手捏着走了过来。周玦头一次觉得其实这小子说不定还真的是一打架好手,因为手够大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