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港都罪情录之四 灯火人间

 

文案 

 

躺在床上的一大一小都没有睡着。小七动了动说道:“喂,你为什么要叫康人?名字好奇怪。”

“这名字是我妈妈取的。”不过,康人是我哥哥的名字,这肉体也是哥哥的,该在肚子里的才是我。而我,是没有名字的。

“那、那你身上为什么会有两个心跳声?这个好奇怪。”小七继续问道。

“因为我肚子里有个小宝宝。”康人笑道,有意逗小七。

“啊!原来你是女生?原来是我看错了。”小七惊叫道,想到康人是女生,自己要和康人睡在一起那得多别扭啊,这可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连孩子都有了。真是的,之前的调查竟然会调查错。

“我不是哦。”

“啊!不是?怎么可能。”小七再次惊叫,然后摸上康人的胸口的喉咙,在摸上康人的喉结和胸口上的时候很失望,可是、可是康人若是男的,为什么肚子里会有小宝宝呢?

“你是人妖!”小七的话让康人哭笑不得。

“那你是妖怪?”小七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是。”

“那你是什么?”

“是人。”

“可你肚子里为什么会有小宝宝?”

“因为生来就有。来摸摸看。”康人说道,小七将小手小心翼翼地放在康人的肚子上,就怕肚子里会窜出可怕的东西似的。忽然肚皮上动了一下···

  

 

内容标签:制服情缘 灵异神怪 惊悚悬疑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康人、白迹一 ┃ 配角:杜施明、白音词、白竟然、安可、赵安康、翟明、大维、成一、林明、通隐、柳念 ┃ 其它:港都、港都罪情录、犯罪系列、灵异、都市情缘、耽美

 

 

 

Chapter 1 最新更新:2013-11-09 08:31:50

 

 

  港都邮局。

  “康人,过了今天,你这些信件就全部销毁,从明天元月开始,邮局将不再接受任何信件的投递任务。”邮局局长把康人叫道办公室对他说道。

  目前港都总局和所有的分局已经清空将所有的信件投递出去,早期就已经将公告由政府发送到每个人的邮箱和港都联网公告栏,如果想寄信件,可以选择快件的形式,或是联网邮件的形式。

  

  而康人,将成为中华国最后一名邮差。邮差这个古老的行业将停止绝迹。

  

  “局长,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够将这些信件送出去。”康人急了。他不想看到那些有着一定年头的信件最终的下场。

  “那些信件不是你的私人物品,也已经不是你的责任,销毁是它们最终的命运,而且,交到你身上,无法保证什么。”局长的话很冷酷。

  如果真的有人查,到时候不仅仅是邮局有麻烦,而康人会面临j□j蹲牢狱的危险。

  “局长,请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将这些信件送出去的!”

  “你拿什么保证能在两个月之内将这些信件送出去?”局长说道,那些有着一定年头的信件可不是一封两封,而是几百封。就算是康人之前已经努力将一部分投递出去,可他还是不能冒这个险。

  “我以我的灵魂起誓,在两个月之内如果不能将所有的信件投递出去,三个月后,我连同这些信件任您处置。”

  “你!”邮局局长瞬间无语,他这个上了年纪的人什么没有见过,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固执的人,更可笑的是他还拿自己的灵魂起誓?这个世道,有多少人早就把自己的灵魂出卖了,在港都这个神话般的城市里,表面的和平掩盖了深处的不安,如果这里是北都和中都,像康人这样的人,还能坚持自己的灵魂?如果是在北都和中都,康人不仅灵魂,连身体也要被污染。最后,还是局长妥协了,康人也愁了,这些几百封的信件可是有一定历史的,上面的地址不是变迁了就是主人搬走了。

  难道这些信件的最终的命运是销毁

  康人脑袋想着有的没的出门,一股脑撞到别人的身上,康人抱歉的一笑:“抱通隐?”

  “没事吧。”通隐带着笑意问道。

  “没事,通隐你要去找局长?”康人问道。

  “我要回北都一趟。”

  “回北都?”

  哦,也是呢,自己差点忘了通隐是北都人,通隐三年前来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过北都,也没有提过他的过往。

  康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好像对通隐一无所知。

  “嗯,元月要来了,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这听到康人的耳中自然变成了要回家过年节,元月过后就是年节,每一年的这个时候自己都要回家一趟,而从来不知道通隐有没有回去过,或许通隐每年都有回去,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不过,今年自己是没办法回去了,不知道自己写信能不能送到,康人瞬间懊恼,邮局已经开始停止信件投递业务了,不过自己可以寄快件,在港都买上好的东西快件到家中,这样即使自己不回家,亲人们也能够理解自己的为难之处吧。

  “嗯,来年再见。”康人笑着说道,并没有告诉通隐不打算回家的事情。

  “来年再见。”

  

  康人现在是分秒必争,剩下的两个月之内由自己支配,而在这两个月之内自己一定要将这些信件全部寄出去。康人想过了这么盲目地想乱转也不是办法,不知不觉中到了原旧城区,不过这片区域已经改名叫港都蔬菜种植基地。穿过那些忙碌的人们到殡仪馆找柳念,柳念却不在,听楚意说的话柳念在给尸体化妆。

  康人口中念念有词。

  “你还是没变。”运尸人楚意感叹道,到底是什么造就了这个人,竟然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没有堕落。

  而,我们大家都变了。

  “我不是没变,而是真的变了。”康人笑着说道,那些不知名的白色灵小小全部挤到他的身上往他身上爬。

  看来这片土地被净化得很好,连洁白色的灵都愿意留下。

  “哈哈,康人这么多年来我可是看着,你和我们大家是不一样的,康人,你知道么?其实柳念那冷冰冰的家伙也没变,真想知道那个冷冰冰的家伙笑起来是什么样子。”楚意大笑起来,他也没指望康人相信他的话,他们都会改变,可康人永远不会改变他的本质。说起柳念,康人脑中瞬间闪过一个画面,太快,快到抓不住,那个模糊的影像看起来像是柳念,而且是带着笑容的,可不敢去确定。

  “柳念的温柔只会留给能够改变他的人。”康人撑开手掌低头看自己手掌中的白色软乎乎的小家伙坐在自己的手掌中肚皮朝天呼呼地睡觉。

  “别说,最近有个厚脸皮的家伙一直住在柳念的家中。”楚意点起一支烟说道。

  “谁?”

  “这个基地的负责人。”楚意喷着烟直接把一群小家伙全部喷得晕乎乎。

  “是谁?”

  “你不看杂志和互联网么?”楚意好奇地问道。康人摇摇头。楚意再次失笑,也是啊,向康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关心这种东西,康人的世界,和他们是不同的。

  

  康人是为自己而活。

  而他们是为了这个世道而活,所以他们注定会堕落,会被迫改变。

  

  在楚意的解释下,康人才后知后觉地知道自己见过这个人。

  “他为什么会缠着柳念,只有天知道了。”楚意说道,那个冷冰冰的人真的能够接受别人么?对此,他很怀疑。不过这个殡仪馆的人没几个正常的。

  长时间的不见,再加上楚意的身份没多少可以说得上话的朋友让他碰到康人嘴巴就停不下和康人聊着自己的事情。

  这么一聊便到了旁晚,还以为柳念会通宵工作,打算离开的时候柳念却出来了。

  “康人。”

  “抱歉。”康人不好意思一笑,碰到事情总是会下意识地找柳念解决,骨子里对康人的信任是从第一次来港都碰到柳念开始有的。第一眼看到柳念的时候,那是从来没有过的熟悉感和信任感。

  “嗯,回去。”

  “我也一起。”楚意赶紧跟上,自从那个男人将柳念的家霸占成自己的地盘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尝到柳念的手艺。

  说起来,自从旧城区没有之后,陈木森、通隐、康人离开之后,自己就没有可以说得上话的朋友,殡仪馆在旧城区人们眼中是不吉的存在,如果没必要谁也不愿意接近这里。

  在这里,总是死人比活人来得多。

  这样,殡仪馆越发的安静了,楚意知道自己的职业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即使晚上会将尸油提炼倒卖给港都著名夜场的红人们,但在他们眼中,自己也只是个最底层的寄生虫。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但时间一长就麻木了。

  因为他不想自己的人生除了运尸什么都没有,他可不愿意看到自己变成看门老头那样。

  在柳念家蹭饭吃饱喝足之后楚意很满意,而最不满意的就是那个霸占了柳念家港都最顶层的男人。康人将自己的事情告诉柳念之后,柳念只给了康人一句话:“这件事唯一能够帮助你的只有白迹一。”

  康人不明白为什么白迹一能够帮助自己解决。带着这个疑惑回家,白迹一竟然黑着整张脸,康人抱歉一笑,他忘了要回来为白迹一做饭的事情了。可他却没有想过白迹一黑着脸并不是因为他不做饭的事情。杜施明自从知道武鸣声是乐乐的监护人之后又从白迹一家中搬到武鸣声的家中,杜施明借口不放心乐乐,实际上却是为了在乐乐面前赎罪。

  现在在杜施明的眼中,乐乐的身边围绕着两只不怀好意的男人,所以他得好好看着乐乐。不过百里义的离开最让他放心,那个一身贵气的男人对乐乐是认真的,认真的男人是最可怕的,杜施明不知道百里义是什么身份,但他不会让乐乐陷入别人编织的牢笼之中。

  在客厅中吃着白迹一给他带回来的水果蛋糕,康人便将自己的苦恼说了出来。白迹一听了之后说道:“不要担心,明天和我一起到刑事科一队。”

  康人不知道白迹一的打算,但他还是选择相信白迹一能够帮助自己。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白迹一琢磨着康人不回家的事情,本打算年节康人若是回家,自己就陪他回去,可被这些信件绊住,康人是没法回家了,而白氏老宅就在港都东面受保护的自然环山里,小叔叔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康人的关系,但白迹一最在意的是父亲的看法。这个又是父亲又是母亲的老爸,白迹一无论如何是不会让他难过的,父亲为自己这么多年而没有再娶,最终孤独的他还是回到老宅,这一点上白迹一一直过意不去,曾经想着。若是结婚,一定将父亲接出来。可同样,他更不会让康人受伤。所以无论如何他要和父亲打一声招呼,让他做好准备,还要老爸一旦接受康人,自己一定要拐康人和自己结婚去。

  中华国的人权法案上个世纪已修改,婚姻法上已承认同性婚姻,但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同性的婚姻。所以,在面对两个至重的亲人,白迹一都不会去伤害。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