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衰到同居尽鬼友

 

 

文案:

     一个衰人,一时心软,半夜捡回一只失忆的鬼友。

 

什么?还要帮他找回自我?

 

真是从此之后一衰不可收拾,走上了走哪都碰鬼的漫漫长路。

 

404房间鬼友三人组、阴阳眼神棍、半夜迷路找上门的小鬼头……另外鬼友你的真实身份好像真有点吓人哦……

 

这同居的日子还能不能好了啊!

 

算啦,好心有好报,衰运破死劫,HAPPY END才是众望所归嘛!

 

这就是一个衰人转运(包括桃花运)的故事。

 

刀子嘴豆腐心脑子好的鬼攻X略二缺元气小强属性人受 一人一鬼联手破破案谈谈情~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恐怖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宁石七 ┃ 配角:曹小明 ┃ 其它:悬疑推理前世今生破镜重圆

==================

 

  ☆、十七路车牌下的痴汉

 

  上街被狗咬,路边被车刮,带伞不雨,街边试吃所有人没事就他食物中毒,上厕所、超市付款等永远排队终结者,吃泡面没有调料包,押考题逢押必不中,考试不作弊也会被误抓,兼职店铺一家比一家倒得快,下楼买个宵夜都能遇上械斗被误砍到进医院要输血救命还碰上血库缺AB型血。要不是刚好路过一深藏功与名,事了拂衣去的AB型帅哥献血400CC,一条小命就直接交代了。住院期间还碰到误诊,主治医生表示“我干这一行二十年还是头一遭给人写错方子实在是对不住了”,终于活着出了院,在医院等朋友来接等到晚上八点半,被告知女朋友闹分手走不开人……

  唐宁以为,衰到没人理,说的肯定就是他这样的。

  他叹了一口气,把旅行袋甩肩膀上,一路慢慢走去坐公交车,走到医院门口,一辆十七路绝尘而去,唐宁看了看手表,八点四十,想想十七路末班车是九点,就不紧不慢地晃过马路。

  时间不算晚,唐宁等到九点,十七路还没有来,他想了想末班车发车是九点,怎么着也还会有最后一辆开过来,望夫石般一直等到车站只剩了他一个人,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半了,他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他猛地一抬头往车站牌看去,忽然发现站牌下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瘦高的男人,年纪看来比他大一点,皮肤白皙,长得挺好看,就是穿得多了一些,他想这五月的天气,怎么还穿着毛开衫,搞不好也是刚出院,身体不大好。他抬眼看了看站牌,灯光微弱,他看得不是很清楚,唐宁站得久了,不大想动,便开口冲那男人喊道:“大哥你好,能帮我看一下十七路末班时间是几点吗?”

  那人听了他的话,先是四下看了,然后才茫然看向唐宁,唐宁又喊道:“大哥,这就你一个人,没别人了,帮我看看吧,我眼神儿不大好。”

  那人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唐宁不知怎么地,给这样看得有点儿不大舒服,身上忽然觉得有些儿发凉,他想这人该不是聋子吧?想到这里,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捞起放脚边的旅行包,正要走过去看,只听那人开了口。

  “末班车时间是八点半。”声音冷冷地飘过来。

  唐宁“啊”了一声,心下叫苦果然改了时间,抬起眼看向那人笑笑谢道:“谢了哈……”

  正好对上了那人的一双眼,就在这一霎,他脑子里立刻飘过了类似于那些不入流的破段子“这端的是久旱逢甘霖,干材碰烈火”,那人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他,看得他无端心里发毛。

  “你眼里有我?”男人好似憋了很久,才兴奋地道。

  唐宁心中咯噔一下,不由干着笑脸别过头看向一边心中有个小人在跺脚大喊他奶奶的老天你这是耍我么,老子从小到大丢鞋丢伞丢钱丢脸从没断过,难不成今晚上连节操都要丢?

  “你看我啊,你再看我一眼啊!”那人欢欣雀跃地一路走了过来。

  唐宁头都不回直接背着包走人,但他埋头在前面走,那人却紧紧在后面跟着,口中还嚷嚷道:“你别走这么快啊!你过来给我摸摸……”

  唐宁翻了个白眼,心想真他娘的遇上痴汉了,听着那人在身后跟得越来越紧,他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一米七六的汉子一条,谁怕谁呢!心下一横,立刻转过身去,指着他的鼻子大喝道:“你谁啊你,我认得你吗?跟什么跟,我们很熟么?你烦不烦啊!”

  唐宁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你信不信再跟上来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那人却高兴得大笑着原地转了两个圈:“你真的在和我说话——天啊,这都多久没人和我说话了!”

  唐宁听得脸都僵了,心下直叫苦:“老子住了K医院这么久,怎么就没听说K医院还有精神病专科啊——而且居然出院都没让人来接。”

  “你过来摸摸我,打我也成啊……”那人涎着脸朝他伸出手来。

  唐宁抱着双臂,看他走过来,心想人倒是长得一表人才,怎么就偏偏是个疯子?

  “滚!不然真对你不客气了!”唐宁把旅行包拎着,随时准备他上来的时候给他一下重的。

  “不要这样,给我摸一下……不然我给你摸也可以啊!随便摸,想怎么摸就这么摸——我说真的啊!你别跑哎……”那人英勇无畏地扑了过来。

  唐宁抡起旅行袋给了他一下。

  “哎”那人喊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唐宁忽然觉得有些儿奇怪——应该砸到他了,可为什么感觉好像又没有砸到?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这时候旁边射来一道车灯光,唐宁一回头,出租车前面显示“空车”,忙招了手停车拉开车门冲着司机大叔嚷道:“开车,桂工宿舍。”

  那人往后面追了上来,但还是在路边站住了,苍白着一张脸,死死盯着他。

  唐宁探出头,看那人越来越远,心中哼了一声“神经病!”

  缩回脑袋来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目光瞥过后视镜,镜中空无一人。

  唐宁身体僵了一下,直着脊背贴在椅背上,刚要开口,就听到司机随口问道:“小弟,你刚才在嚷什么呢?脾气那么大?”

  “别说了,人衰,碰到个神经病纠缠不休的。”唐宁气鼓鼓地道。

  “哎哟,年轻真好啊,小弟长得这么俊才有人缠呢,大叔也想有妹妹来纠缠不清呀哈哈哈……”司机大叔故作爽朗地笑道。

  “什么MM啊,大叔你别埋汰我了,明明就是一神经病痴汉……这年头连男人走夜路都不安全了哎!”

  “你别和大叔说笑了,哪里有什么痴汉啊!”司机大叔笑道。

  唐宁愣了一下,强打起笑脸,看着司机问道:“大叔你……没看见?大叔你开玩笑吧!”

  “你别逗了,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不就是和人吵架昏头了,回过头看相好的有没有追来么?是不是觉得没面子啊,我和你说啊,女人是不会追出来的……除非她有了你的种!”

  司机还在絮絮叨叨,但唐宁却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的脊背贴着靠背椅开始发汗,嘴唇也开始哆嗦起来。

  目光不自觉抬起,忽然从后视镜上对上一双带笑的眼,森森看向自己。

  唐宁霎时毛发倒竖,吓得连叫都叫不出声来,但整个身体剧烈的震了一下,司机也察觉他的不寻常,忙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小弟?”

  “后面座位……”唐宁的下半句话还没出口,只见后视镜中却什么古怪也没有,就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又开了一阵,其间为了分散注意力,唐宁不停地和司机大叔东拉西扯,终于热热闹闹地到了桂工宿舍门口。唐宁在等司机找补的时候,打了龙腾的手机道:“龙腾,你下来接我一下。”

  “你人都到了腿又不瘸,自己走上来啦!”龙腾不耐烦地回道,一副和女朋友吵掰了的口气。

  唐宁下了车,特别往后座看了眼,确实空空如也,他吸了一口气,提着包转身,就在这时,他看到那个人就站在离他五步开外的路灯下。

  唐宁这下算是看明白了,他的手机从手中无声地滑落下来,掉在地上,发出清晰得诡异的沉闷声响。

  唐宁的身影被路灯拉得老长老长,那男人背光站着,五官看不分明,但他脚下……没有影子。

作者有话要说:  刀子嘴豆腐心脑子好的鬼攻X略二缺元气小强属性人受 

  欢乐治愈甜(会努力朝这个方向飞奔)灵异文但应该……不恐怖……吧…… 

  HE,最后两只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大概是这样的走向,而且有肥厚存文可以日更!希望喜欢的亲多收藏留言评论哦

  

 

  ☆、纠缠不休

 

  

  路灯下静得诡异,手机忽然爆出龙腾的声音“唐宁你在路灯下瞎站什么,赶紧上来,宿舍快关门了!”唐宁才恍然,缓缓抬起头来看向路灯下的那位。 

  “要不要我帮你捡啊?”那位好心提醒道,同时跨出一只脚。 

  唐宁忙短促地喊了声:“别动。”同时竖起手掌止住了他的动作,他斜着眼瞥过去,保持着这个戒备姿势,缓缓蹲下身,拾起了手机。眼前那位茫然地看着他。 

  手机到手,转身,唐宁发出一声“嗷嗷嗷”一路往宿舍门口狂冲而去。 

  待他嗷嗷冲到七楼进了宿舍把门“啪”一声摔上,又冲到阳台关窗拉窗帘之后,龙腾目瞪口呆地赞了句:“一口气跑七楼气都不喘唐宁你行哪!”唐宁才发觉全身虚得要散了架,一下子贴着柜子瘫坐了下来。 

  “兄弟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跟见了鬼似的——还有你刚才在路灯下发什么呆啊?”龙腾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脸。 

  “我他妈真见鬼了!”唐宁差点儿就脱口而出,但他终于止住了这个欲望,犹豫了一下,唐宁忽然道:“龙腾,你知不知道有什么转运辟邪的东西?” 

  龙腾想了想叹了口气:“你确实有够衰的,我老家撒米和撒盐都可以辟邪,还有桃木剑什么的,转运的话风车,护身符,玛瑙珊瑚水晶都可以。” 

  “米和盐拿来!” 

  龙腾看着唐宁拿了小米和一小罐子盐,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拉开门,洒在门前,忙恼道:“你干嘛呀!” 

  唐宁不理会他,又在窗子前撒了一些,才抬起头道:“什么都别说了,明天我负责打扫干净。今天先让我避一避。” 

  龙腾看着他神经兮兮的样子,脸上欲言又止,唐宁倒是敏感,抬起头来问:“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你有话要和我说?” 

  “嗯……今天晚了,明天吧。”话音刚落,灯忽然黯了下来,唐宁不由发出一声惊叫。 

  “喊什么啊,十一点熄灯!你今天怎么这么神经质啊?”龙腾不满地推了他一下。 

  “龙腾……”唐宁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信不信这世界上有那种不干净的东西存在啊?” 

  “不干净的多了,多少人嘴巴就不干净。”龙腾哼了一声道。 

  “我是说……那种……看不见的那种……”唐宁咬了牙,压低声音道。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