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奇异案件调查组

 

 

文案:

     原本只是接到任务重组异案组破获案件,却不曾料到原来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强强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侍其洛,沈泽玄 ┃ 配角:韩玺,谈小鸢等异案组众人 ┃ 其它:刑侦,推理,温馨,迷案

==================

 

  ☆、第一章 第1录 神秘的投毒布局

 

  今年五月的天气显得特别的奇怪,时好时坏!昨儿个还是晴空万里、太阳高照的,今儿个它就会没有任何警示地突然给你来个瓢泼大雨外加冷空气。

  “你说有些地方忙着找飞机;有些地方忙着捞沉船。我们这里倒好整天光忙着脱外套、加外套、洗外套再脱外套什么的了……”侍其洛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搅拌着自己桌上的饮料。

  “就是啊!”坐在对面的沈静怡听后点了点头:“本来还打算去野生动物园的呢,现在好了只能坐在这里发呆了。”说着她拿起了一旁的菜单翻看着。

  “哎……”不过没过多久沈静怡便叹了口气接着将头转向窗外道:“早知道今天就该窝在被窝里不起来。”说着她的脑袋里就瞬间自动补上了外面下着不大不小的雨,然后自己则躲在被子里抱着笔记本,吃着各种零食的画面:“想想都觉得很爽啊~~~”沈静怡很感叹地发出了心声。

  侍其洛听到沈静怡的话后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继续搅拌着杯中的东西。

  “我还要去点份冰淇淋你要吗?”沈静怡将翻好的页面伸到侍其洛的面前问道:“蓝莓味的喜欢吗?”

  侍其洛看了图片一眼:“这个可以有。”

  “好,知道了。”沈静怡起身:“我去买你等一下。”说着向柜台走了过去。

  侍其洛颔首,换了右手撑着下巴后将头面向窗外看着外面的雨景。

  “啊——”

  忽然,一阵尖叫声传进了侍其洛的耳中,紧接着是店中顾客的慌乱与脚步声。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侍其洛见状连忙起身跑向此刻正站在不远处的沈静怡身边问道。

  “侍其你看……”沈静怡伸出手指了指前方大约离她们不到两米的桌子上一个男子正趴在上面,而他面对着众人的脸上一行暗红色的血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滴落在了地上。

  “死人啦——死人啦——”有人害怕得大声喊了出来。

  “静怡快打120……”侍其洛说着走进了那男子的身侧,然后伸手在他的鼻前试探了一下呼吸后又在脖颈处把了脉:“已经来不及了,报警吧,这里发生命案了。”他收回自己的手平静地说道。

  “侍其怎么办?”沈静怡挂上电话后向侍其洛问道。

  侍其洛看着有些紧张的同伴,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的,不用担心。”接着他走到正好闻讯从厨房里面跑出来的饮品店老板面前:“能不能叫人守着门口,暂时不要让人进出?”

  老板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在听了侍其洛的话后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叫了两名店中的服务员站到了门口。

  见状,侍其洛非常满意。只见他将此时在店里的客人都看了一遍,女的六人,男的三人。六人中三名穿着某高中的校服,一看就知道是结伴过来喝饮料的。另外三人,一人是独自过来的,看起来二十出头。侍其洛认为她应该是大学生,因为自从自己和沈静怡进来之后就看见她一直坐在最角落的桌上看着大学里的复习资料。剩下的两人同样是一起过来的上班族,从刚才偶尔听到的对话中可以得知她们应该是相当要好的闺蜜。

  至于在场的其他三位男同胞,侍其洛现在还猜不到他们是做什么的。因为就在他们三个进来没到几分钟的时间,命案就已经发生了。不过从他们被淋湿的衣服来看,应该是某广告公司雇来帮忙发广告单的,他们之所以会进来估计就是为了躲避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而已。不过侍其洛心想:要是早知道进这店会碰上这种事情的话恐怕他们宁可被淋成落汤鸡也不会选择进来的。

  “麻烦诸位坐在位置上不要乱跑,我们需要大家的配合。”

  就在侍其洛沉浸在自己空间里的时候警察便已经赶到了,很快地店外就被拉上了黄色警戒线,带着工具箱的法医和相关人员正在对尸体和现场进行检验与勘查。

  “初步看来这次的案子和上回在咖啡店发生的很相似,死者都为男性,四十几岁,没有任何外伤,死因都是因为中毒。”正在接受警员问话的侍其洛转过头去看死者的时候正看到法医在和一个看起来是领导的警察大叔说道。侍其洛心中一笑:没想到自己无意间学的唇语竟然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

  “没想到又是一件奇疑的案子。”正做着笔录的年轻警察不知不觉地说了一句。

  侍其洛回过头看着自己面前正低头写着文字的人:“以前发生过类似的案子吗?”

  “何止是类似,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一样是在店中,一样的众目睽睽之下将人给毒死了,不用查我都知道凶手一定是同一个人,我……”小警察正说得起劲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停下手中的笔看着侍其洛:“奇怪,我干嘛要跟你说这些?”

  侍其洛微微一笑:“能告诉我那个是发生在什么时候吗?”

  小警察摇摇头:“我干嘛要告诉你那是在三天前啊?”

  “噗——”侍其洛听后没有给面子地直接笑出了声。

  “小朋友你不能这样啊!这里发生了让人悲伤的命案你怎么可以还笑得那么好看呢?”

  虽然‘小朋友’三个字让侍其洛脸部的肌肉扭曲了一下下,但是看着眼前这个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的警察同志他真的很想知道对方究竟是怎么从警校毕的业?又是怎么能在警局混到现在还不被炒掉的?

  “我说……”正当侍其洛想继续向有些萌货潜质的警察小同志继续打听消息的时候一个刚从外面进来的人却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

  只见那人一套笔挺的宝蓝色西装,双手则静静地插在了两边的裤袋中,虽然头发有些散乱,但是配上他鼻梁上的无框眼镜却正好能给人一种严肃的震慑力。

  沈泽玄原本打算进来看一下现场就走的,可刚进门他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强烈的视线所定着,凭着感觉寻望过去果然与一个穿着白色棉麻衬衣的少年的视线交集在了一起。

  沈泽玄先是一愣,然后莞尔一笑算是跟对方打了招呼。

  而意识到自己失礼了的侍其洛急忙将转向别处,让自己不再去看对方。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第1录 神秘的投毒布局

 

  正在客厅中和老友聊天的沈老爷子看到管家一个人走过来时心中不禁有些纳闷:“阿仁我不是让你去把少爷和小姐请过来吗?”说着他又往不远处看了看:“他们人呢?”

  “老爷……”阿仁的表情有些奇怪。

  “发生什么事了?”在商场待了一辈子的沈老爷子自然是很会察言观色:“是静怡丫头又闯祸了?”

  “不是静怡小姐……”

  “哦,那就好。”听到闯祸大王没有闯祸他就放心了,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孙女,沈老爷子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不是的老爷……”阿仁打断了沉浸在幻想中的老人:“老爷我的意思是:不是静怡小姐一个人,而是静怡小姐和侍其少爷两个人一起不见了。”

  “你说什么?”刚端起茶杯正要喝的沈老爷子忙将茶杯放回桌上双眼直盯着阿仁:“两……两个人一起不见了是什么意思?”他镇定了一下情绪问。

  “就是明明不久前两人还都各自待在房间里,可是我刚刚去叫他们的时候两人的房间里都没有了人,我又让人到处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阿仁尽量详细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天啊——”沈老爷子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平日里鬼点子多的孙女不见他还能理解,可是连向来稳重的外孙也会跟着一起消失,那……突然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一下子重了好多。

  “老爷怎么办?”阿仁询问道。

  “夫人知道了吗?”沈老爷子反问,等等——他竟然忘了最重要的事情。要是、万一他那个爱孙如命、宠孙成痴的老婆大人知道了的话不用想也知道自己今后的晚年生活一定不会好过的,于是他故装镇定地说道:“这件事千万不要让夫人知道以免她担心明白吗?”他吩咐道。暂时先瞒着自家老婆吧!他在心里暗暗为自己的聪明喝彩。

  “我明白的老爷。”阿仁可是非常同意自家主人的做法的,沈家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老夫人是将两位亲孙疼到了极点。尤其是侍其少爷……要是被老妇人知道他们把他们看丢了的话,他敢保证此刻身在美国旅游的老太太一定会立马急着赶回来的。到时候沈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别想在找到两位小主子之前过上好日子。

  “你再多派些人尽快把人找回来。”沈老爷子又吩咐道。

  “是!”

  “我说你们这是怎么了?”一直都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主仆两人对话的老友在阿仁走后忍不住好奇地问着。

  “唉……”沈老爷子无奈地摇着头不知该如何对老友说起……

  ——————

  “哇——终于出来了!”只见一个穿着背带牛仔裤,戴着黑色鸭舌帽,并且背着双肩包的女生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高兴地张开双臂对着蓝蓝的天空喊道。

  “静怡你就不能小声点吗?”侍其洛跟在沈静怡的身后说道:“大家都在看你呢!”他提醒着。

  “呵呵……”沈静怡傻笑着用自己的玉手稍微捂住了自己的嘴儿:“人家是高兴嘛!”

  “从警局出来就能让你这么开心?”侍其洛摇了摇头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人说。他和沈静怡以及案发时在店中所有的人一样是被警方带回警察局做笔录的,说到这侍其洛抬头望了一眼已经有些黑的天空。案发时间大约在下午十四点左右,而他们是在十五点点钟的时候随警察来的警局,所以说他们在这边整整待了三个小时。想到这侍其洛的脸上出现了几分不悦,他向来只喜欢高效率的节奏,因此像这种情况他非常不喜。

  “那是当然!”沈静怡笑着将头上的鸭舌帽反戴着,丝毫都没在意同伴的怒气,只见她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侍其洛:“侍其要不要一起去吃饭?”一直都听人在说警局旁边有家新开的餐厅十分不错,今天正好有机会去尝一下她自然不会错过的:“很快的啦,吃完了我们就回去好不好?”见侍其洛并没有想要跟自己一起去的想法沈静怡转身挽上他的手臂:“不用担心啦,爷爷不会怪我们没有参加家里的宴会的,相信我!”

  事实上今晚沈家在家中举行着晚宴,可沈静怡是向来都不喜欢参加那种规规矩矩,连饭都不能吃尽兴的聚会,所以一吃过午饭她便硬拉着表弟侍其洛偷偷溜出来了。原本计划是要去动物园看动物的,却因为下雨被堵在了饮品店中,最后还被卷入了命案之中。

  “我就是因为相信了你所以现在才落到现在的下场。”侍其彦虽然和沈静怡从小一起长大,但是两人的性格却截然不同。侍其彦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都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印象,表里如一。而沈静怡呢,虽然外表长得也是属于淑女一类的,但是实际上只要跟她熟悉的人都知道她这位大小姐根本就不是这个系列的。用沈老爷子的话就是‘这丫头伪装的很成功,欺骗了所以人的眼睛!’可见她的骨子里根本就是皮得很。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