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风起南城

 

    ☆、chapter 20

 

  那个鬼娃娃就站在距离林珩不到五米外的平台上,像是一个破旧的布偶,静静地看着林珩。

  尽管林珩之前跟鬼娃娃有过一次近距离接触,也知道它的性格跟外形看上去有很大的差别,但是在这种情境下,突然的见到它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那里,仍然忍不住心头一颤。

  他咽了口唾沫,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着那鬼娃娃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崎远呢?”说着,便转头四处去看。

  有了上次的事件,顾崎远应该不会放任这个娃娃再到处溜达,林珩这么想着,便笃定崎远一定在附近。然而看了一圈,却一个人影也没有见到。

  他再转过头来,忽然就发现之前还在自己五米外的那个娃娃,不知何时竟然来到了自己的脚下,正仰着头,用空洞的大眼凝视着林珩。

  林珩被那样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今天再见到的这个娃娃,跟那天在家里见到的那个似乎有些不同。虽然明明看上去是一模一样的造型,可是总让林珩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你……”林珩正要说点什么,忽然!

  就见那鬼娃娃整个身子向左扭曲了一下,随即它的身子四周迅速的腾起一片浓郁的黑雾。那黑雾渐渐变大,慢慢地抽长,变成了一个纤细瘦长的人影,被包裹在黑雾中,看不真切。

  林珩吓得连忙倒退了两步,下意识的掏出手机想要求助。然而低头一看,却发现手机上信号槽竟然是空的!

  就在他低头的这一瞬间,那黑雾像是被强风吹散,一下子便消失不见,只剩下那个由鬼娃娃化成的人形,静静的立在林珩面前。

  那是一个面色苍白的青年男子。看起来应该只有二十来岁左右。此时脸上带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铁皮面具,只露出一双黑色的眼睛。那眼神……跟刚才的鬼娃娃一模一样。空洞而骇人。

  林珩虽然近段时间听闻了不少奇闻异事,却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样奇异的场景,惊讶得完全说不出话。只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人,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那人似乎是对自己的新造型有些不适应。僵硬地动了动脖子,发出“咯啦咯啦”的轻微声响。活动了一下四肢,随后又向林珩的方向迈了一步。

  “你你你……你不要过来!”林珩连忙退后三步,“你是什么东西?!”

  那人一顿,偏着脑袋看了林珩一会儿,似乎是不理解他的意思。

  林珩连忙又道:“你你你不是会说话吗?”林珩还记得那天鬼娃娃被自己打得眼泪汪汪的模样,便壮着胆子,佯装凶狠地命令道:“说话!”

  那人仍然不吭声。黝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林珩,死气沉沉,没有丝毫情绪起伏。

  林珩被他看得心里打了个突,不知为何,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想了想,趁着这人没什么动作,转身便跑!

  可是他才刚跑出去一步,也不知那人是如何动作的,一下子便拦在了林珩的面前,堵住了他逃跑的道路!

  “你到底要干嘛?!”林珩欲哭无泪,都快疯了。这人既不让自己走,又不说话,感觉还这么诡异,到底是要做什么!

  “你……回来。”

  就在林珩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面前这人忽然轻飘飘的吐出了三个字。

  林珩起先没有听清,随即便听见这人又用同样的语调重复了一遍。这下子林珩听懂了,正想问问回哪里去?却听到这人又干巴巴的重复了一遍。

  他站在林珩面前,空洞洞的眼睛锁定在林珩身上,嘴里无意识地不断重复着这三个字。

  怎么回事?难道这其实是个人形录音机?刚才不小心被自己激活了?

  林珩注意到,在他口中所说的“你”这个字后面,有一段小小的停顿,似乎是省略了几个字,然后后面接着才是“回来”两个字。

  这是什么情况?中途忘词了?!

  林珩被这样的变故搞得紧张也去了不少。再加上原本就认识这个鬼娃娃,知道它是崎远的所有物,本身也并不是特别担心自己的安全,因此想了想,他又把手机掏出来,看能不能联系上什么人。

  刚掏出手机,他就看到,面前的这个人,神色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原本空洞的眼神像是一下子丰富了起来,他缓缓地转过脑袋,打量了林珩一番。随即眼睛微微眯了眯。

  “你……”林珩刚想问,你这算是醒了?

  忽然,就见眼前这人带在脸上的面具竟然突然裂开了!

  那铁皮做的面具从中裂成两半,变成了一张开合着的血盆大口,口中布满獠牙,猛地朝着林珩的脖颈咬了过来!

  林珩手里还拿着手机,见到这样的情景整个人完全怔住,竟呆呆的不知道反抗,眼看着那长着獠牙的大口带着腥臭的劲风朝着他的脖颈袭来,忽然!从一侧猛地窜出一个同样的黑影,一下子便把袭击林珩的那人远远掀了出去!

  林珩一口气没喘得上来,就被那后来的黑影拉着退后了几步,踉跄着勉强站稳,这才去看拉着自己的人。

  这一看之下,林珩便是一惊。

  拉住他的这人,看上去跟对面长着血盆大口的怪物竟然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林珩左右看看,对面那怪物仍然长着大嘴,不停的发出呼呼的声音,试图再次朝着林珩袭来,然而却几次三番被后来的那人拦住去路。那怪物愤怒的朝着那人咆哮了一声,不甘心的在原地打转,却似乎又对面前这人颇有几分忌惮,不敢贸然行动。

  那人将林珩挡在身后。他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目光死死地锁定在那怪物身上,嘴里接连吐出一串含糊的话语,林珩听了几句完全没听懂,但对面那怪物却仿佛明白了他的意思,不满的又嚎了两嗓子,在原地徘徊了几圈,双方僵持了大概七八分钟,最后那怪物见实在无机可趁,便悻悻的转头离开了。

  林珩见那怪物走远,这才感觉松了一口气。一下子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他跌坐在了地上。

  刚坐下,那人便回过头来。林珩见他看向自己,心里又有些紧张,便道:“刚才实在谢谢你了。不过,我冒昧问一句: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没有说话。走到林珩旁边坐了下来,伸手就去取自己脸上的面具。

  林珩见了他的动作,心里有些打鼓,想着刚才看到的那怪物,心里担心这人面具下面会不会又是什么恐怖的场景,便忍不住往一旁挪了挪。

  他一挪,那人的动作便停了下来。目光疑惑的看向林珩,见林珩恐惧的缩在一旁,他眨了眨眼睛,表情颇有些无辜。

  不知为何,林珩见这人这副表情,莫名的竟觉得有些熟悉,连恐惧也去了不少。

  他看着这人慢慢的摘下面具——面具下,是一张青涩而稚嫩的脸庞。

  虽然从这人的身形上看应该已经二十出头,但他的脸庞看上去却显得相当的稚嫩。或许是因为皮肤过于苍白,五官又相当精致,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个青涩的高中男孩。相当的秀气可爱。

  他摘下面具后,大大的呼出一口气,做出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随后转头又看向林珩,挥了挥手里的面具,抱怨道:“这个玩意重死了。小哥哥,你说这种东西带久了脸上的皮肤会不会下垂?”

  林珩被他的话搞懵了。

  小哥哥?皮肤下垂?

  这剧情跳跃得太快林珩思想有些衔接不上。他张着嘴巴,呐呐的“啊”了一声。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你叫我什么?”

  那人无辜的眨眨眼睛,又老老实实的叫了一遍:“小哥哥。”

  那声音清脆,余音绵软,听上去有几分耳熟。林珩在自己的记忆里疯狂的搜索着,忽然,他想起了一件事。

  刚才那个怪物在变身之前,是以鬼娃娃的形态出现的。当时林珩以为是那天在自己家里遇见的那个鬼娃娃,因此放松了警惕,险些着了道。而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那个鬼娃娃应该就是顾崎远口中的“鬼子”。

  根据顾崎远所说,目前顾家剩余的鬼子还有三个,除了跟在顾崎远身边的那一只,另外还有两只在顾崎远父亲手下。顾崎远的那只鬼娃娃跟林珩见过一次,林珩对他印象不错,那鬼娃娃应该也不会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那么……刚才袭击自己的那个鬼子,就是顾父手下的?

  难道刚才的袭击是顾父授意的?为什么?!

  而……自己面前这个,用熟悉的音调叫着自己“小哥哥”的家伙,难道就是那天被自己揍哭的鬼娃娃?!

  可是,当时那个鬼娃娃明明是个日本小萝莉啊!为什么变身之后连性别都变了?!

  林珩惊讶的说不出话,张大嘴看着那人半晌,才结巴道:“你你你是那天,那天那个……”他比划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娃娃?”

  那人开心的点点头。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嘴角还有两个酒窝:“是啊,我来救你的。”

  林珩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他想了一下,尽量理清自己的思路。从他半夜醒过来到现在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到现在都仍然是云里雾里。

  他想要问这人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刚才那个鬼子为什么要袭击自己?自己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问题实在太多,他思绪纷乱,一时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问起,便将刚才的问题重新问了一遍:“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把玩着手里的面具,笑道:“我感觉到小哥哥有危险,就赶过来了。”

  “崎远叫你来的?”林珩问。

  那人一听到崎远两个字,便忍不住皱了皱眉,有点不高兴的说道:“顾顾不知道。我偷偷溜出来的。”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林珩迟疑道。

  “知道。”他笑着眨了眨眼睛:“但是,还不能告诉你。”

  林珩一口气险些没上来,怒道:“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那人把面具放到自己衣服背后的连帽兜里,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对林珩道:“小哥哥,你可别凶我。你凶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要是你知道了,顾顾就不要我了。”

  林珩狐疑的看着他:“这件事跟崎远有关系?”

  “嗯……”那人抬起头看了下天,又回头对林珩眯起眼睛一笑:“你猜。”

  林珩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摆摆手表示自己不玩了。

  他跟着站了起来,看看四周,又问道:“刚才鬼子的事情如果你实在不愿意说,那也就算了;但是,戚晴晴的事情,你总可以告诉我吧?我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来?之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戚晴晴遇害当天的场景重现?”

  听他说完,那人惊讶的看着林珩:“小哥哥,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在做梦?”

  他这句话一落地,林珩立刻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这个世界仿佛一下子就扭曲了起来,天空和地面融为了一体,他感到自己仿佛站在了天地间黑暗的夹缝之中,周围没有丝毫的光线。

  他听到那个人在黑暗中继续说道:“戚晴晴进入了你的梦中,想要带你重现当时她遭遇的场景。但是因为她体内的怨气太重,在入侵你梦境的同时也将其他不干净的东西吸引了进来。如果你在梦境里被杀死,那现实里你也不会再醒来了。”

  “我……这是在梦里?”林珩看不清四周的景象,只能根据声音传来的方位判断那人的位置,他朝着那个方向看去,仍然是黑黢黢的一片。然而林珩却并没有感到恐惧,他只是觉得困惑:如果这是梦境,那么自己之前所经历的这一切带给他的感受也未免太过真实。让人分不清究竟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