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献一株桔梗予溺水的鬼

 

文案:

因为无法接受重要之人的死,王泽与最后接触过死者的护林员相遇了。

 

****

配图来自新西兰华裔画家Adam+Tan,年仅23岁,近日自杀离世。

标题向同名鬼灯同人漫画致敬,但与该漫画无关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壹

  01

  第一天,护林员在湖边发现了一个蛋糕。

  是那种精致的高档蛋糕,诱人的草莓摆件,甜度恰当的慕斯及奶油,还有入口即化的完美口感,好吃得令人连舌头都想吞下去。

  是的,护林员直接捧起了蛋糕的盒子,用配套的叉子把蛋糕吃进自己的肚子里了。

  第二天,湖边出现的是一个芒果蜜桃派。

  时令的蜜桃果肉,酸甜可口的芒果,搭配上松脆甜美的派底简直是回味无穷。

  护林员带着敬畏的心情将盒子带回了护林小屋里:“能做出这种甜品的厨师应该得到最崇高的赞美。”

  然后他把盒子放在餐桌上,他想,这样每当他吃没熟透的果实充饥时,就能看着盒子回忆芒果蜜桃派增添滋味了。

  第三天,护林员兴致勃勃地来到了湖边。

  但他这次只收获了一个不可食用的灵长类动物。

  灵长类动物生气地说:“你怎么可以把供奉死者的祭品都吃掉了呢。”

  护林员狡猾地回答道:“你将甜品放在这里,死者也无法品尝,只会分解被大自然吸收,还不如直接跳过漫长的食物链,被我吃掉呢。”

  02

  带来甜品的人自称是来缅怀死者的。

  缅怀者说:“无论如何,我是为了死者才做这些甜品的,你不应该吃。”

  护林员说:“我是护林员,我的职责其中之一是阻止你们乱扔垃圾,我只是将垃圾放到它应该在的位置而已。”

  缅怀者说:“我以后多做一份,一份给你,一份给死者。”

  完美的解决方案,护林员满意了。

  为了甜品,护林员决定尽力控制自己不再伤害缅怀者那颗敏感脆弱的心。

  他假惺惺地问:“你是来悼念你生命中重要的那个人吗?”

  缅怀者目视湖面,神色悲伤:“是的,他曾经如此才华洋溢,却选择了在这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护林员说:“然后是我替他报的警。”

  缅怀者追问:“他离开的时候……表情平静吗?”

  护林员说:“看不出来,被水泡发了,我压根不想多看一眼,直接让警察带家伙来捞了。”

  缅怀者目瞪口呆地看着护林员。

  护林员坦白地说:“告诉你是好事,太多人觉得这里风景不错就偷偷越过警戒线投湖自尽,以为自己可以像Ophelia一样离开,但假如普及一下溺水的死状,也许能挽回更多的生命,但会让湖里的生物伙食变差便是了。”

  缅怀者哑口无言。

  护林员总结性地说:“真不知道那些远道而来结束生命的人是怎么想的。”

  缅怀者低声说:“我也想知道。”

  护林员疑虑地打量他。

  缅怀者说:“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

  03

  缅怀者说:“我叫王泽。”

  护林员说:“我不关心这个。”

  04

  王泽说:“他喜欢甜食。”

  护林员用牙齿咬着叉子:“我也喜欢。”

  王泽瞪他:“你只是沾光。”

  护林员哂笑。

  王泽说:“你有听说过吗?他的成名作,女主角每逢失恋的时候就会品尝蛋糕。女主角全书共失恋六十五次,每次的蛋糕都是不同品种。我想他一定也是个喜欢甜食的人。所以我想让他也能试一试我做的六十五种蛋糕。”

  护林员瘫坐在躺椅上:“你没趁他活着的时候给他吃?”

  王泽说:“没有,因为……”

  “哦,真可惜啊,我觉得还挺好吃的。”护林员漫不经心地终止了这个话题。

  05

  王泽说:“这山脚下有一窝贼!”

  护林员说:“我也不关心这个。”

  王泽气急败坏地将他从旧躺椅上抓了起来:“你到底是怎么工作的!我就在这里被他们抢光了!”

  护林员被扯着衣领却连眼皮也不抬:“我是护林员,只负责管树木和珍稀动物,人类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如果你被打劫了没有带贿赂,那么你今天也不在我的打工范围之内。”

  王泽现在想实名举报他。

  06

  被洗劫一空的王泽只能在护林小屋里将就一晚。

  王泽推开门,映入眼前的是一套电脑设备,和在地上胡乱堆砌的游戏主机,他小心翼翼地迈过这些障碍物,指出:“你这里只有一张床。”

  护林员漫不经心地说:“如果你加一倍的价钱,那么你今晚可以霸占这张床,我可以在门外通宵玩游戏。”

  王泽无言以对。

  在这只有二十平米的护林小屋里,只有简单的生活设备。

  一张单人床,一台旧式的摆头风扇,天花板有白炽灯光管,一个黄绿色的小冰箱挨着放满游戏碟的木柜,然后是简陋的厨房和厕所。

  虽然没有自来水供应,却奇迹般地有风力发电设置支持着护林员所有游戏设备的运作。

  王泽问:“你哪里来这么多钱买这些游戏机?”

  护林员坐在地板上,手指在PSV上按个不停:“偶尔有些人闯进山里来,我会把他们往贼那边引,事后他们会给我一点抽成,或者帮我刷淘宝买点东西。”

  王泽想把这个家伙沉湖。

  王泽说:“你每天就在这里打游戏?”

  护林员说:“回答你这些罗里吧嗦的游戏有钱加?”

  王泽说:“我帮你把这个月新出的游戏都买了。”

  护林员说:“老板,请问。”

  07

  护林员说:“白天我会巡逻,检查一下植物和动物的状况,晚上会有蛇或者更危险的动物出没,我就会在这里关紧门窗的渡过。”

  王泽说:“这里距离湖边不远,如果晚上有人想往湖那边去,你会知道的。”

  护林员说:“往那里去的也可能是狼。”

  王泽说:“这里没有狼,你在屋子附近喷洒的药剂主要都是放蚊虫的,没有针对肉食性动物的防御陷阱,你甚至没有枪,这里相对安全,只要有你一个以及紧急电话就可以完成运作。”

  护林员平静地说:“你直说吧。”

  王泽说:“警方推定他是在傍晚投湖自尽的,由于工作需要,即使你唯一的乐趣是游戏机,你的房屋里也没有耳机和额外的音箱来影响你的听力,你不可能没有留意到一个意图自杀的人在湖边徘徊。”

  护林员说:“老板,无论加多少的钱我都不愿意接受这种恶意的揣测。”

  王泽说:“那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没有阻止他?”

  护林员盘起了腿,用手抱住了膝盖,微微仰起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王泽,轻声说:“人类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也不在我的兴趣范围之内。”

  08

  天一亮王泽便走了。

  有几个健壮的男人来接他,说是车就停在山脚附近,王泽就这样被人簇拥着离开了,什么话都没有留下。

  护林员与往常一般开始了巡逻,贼见着他就哭着上前来说被王泽带来的人教训了一顿。

  护林员温和地听完,边检查着手上的割草刀边说:“我不关心这个。”

  作者有话要说:

  2016年贺文

 

 

第2章 贰

  09

  护林员恢复了日常的作息。

  他从用了十多年的床垫上爬起来,跨过地上的游戏机,推开门走了出去。

  正如王泽所说,湖的与护林小屋的距离不远。

  他没有穿鞋,这段路他已经走过无数次,以至于已经清楚的记下了哪个位置的野草和树根不会伤到他的脚掌,湿润的泥土随着他的脚步变形,留下不深不浅的脚印。

  护林员走到了湖边。

  借着清晨的阳光,他脱下了睡衣及睡裤,挂在一旁的树干上。

  随后,他□□地步入了湖中。

  10

  夏季的湖水并不非常清澈。

  水的质量只有在融入水中后,才能真切的感觉到。

  水漫过脚掌时,就像是被顽童拍打脚面,水漫过胸膛时,就像是被墙壁夹在其中。

  当水漫过头顶时。

  护林员曲起了腿,抱住膝盖,把头埋入膝盖间,让自己在水中完全浸入水中。

  就像已经远离了整个世界一样。

  耳边只有湖水涌动的声响,所有的事物都与岸上不同,连自己的身体都像是被人替换了一般。

  就像是已经到达冥界一样。

  11

  护林员的脚被抓住了。

  他吃了一惊,肺部残余的空气都因为惊吓而流失在水里,他本能地想蹬腿,却被对方早有预料地捏了一把大腿内侧的嫩肉。

  他冷静下来,浮上了水面。

  与他同时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的,是王泽,他浑身湿漉漉的,还穿着衬衫和长裤,只有鞋子被胡乱仍在了岸边,就在护林员挂着衣服的树下。

  王泽看起来狼狈极了,他拍了一下水面破口大骂道:“你在干什么?!”

  护林员说:“洗澡。”

  王泽说话的嗓音尖得都要让人担心他喉咙会不会破了:“你在这种地方洗澡?!”

  护林员说:“现在是夏天,在湖里游泳是不会着凉的。”

  他越过王泽,游向岸边,重新踩在泥土上。

  王泽看着他露出水面的身体。

  没有修剪的头发淋湿后贴在脖子上,露出肩膀和肩胛肌肉,然后是腰臀和大腿,□□的护林员在岸边坐下,在晨曦中,湿漉漉的肌肤仿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他的神态太过于自然了,以至于王泽觉得,穿着衣服的自己,才是需要尴尬的那个人。

  护林员平静地说:“我反应过来了,你的意思是,我不应该在死过人的湖里游泳。”

  王泽将湿透的上衣脱下,坐在护林员附近:“……其实我刚刚以为你是在自杀。”

  护林员笑了笑:“我不会做这种事情。”

  王泽冷静下来了:“那你会做那种事情吗?在不久前有人自杀过的湖里游泳?”

  护林员说:“为什么不会?我们每个人不都是在有无数动植物死去的地球上生活吗?”

  12

  护林员领王泽回小屋里换衣服。

  护林员边走边说:“我以为你不会再来这里了。”

  王泽沉默片刻:“我为我上次所说的话道歉。”

  护林员没有回头。

  王泽将湿漉漉的头发往后一拨:“我……我很在意他的死,我是说那个在湖里自杀的作家……我过去曾经有过一段时间觉得生无可恋,是他的作品和角色鼓舞了我,让我找到自己新的存在意义。但是,为什么写出那种作品的人,会选择了在这种地方自杀,我无法相信……不,应该说我无法理解……我实在是无法放下这件事,如果不把这件事情弄明白,我是无法继续往前走的,所以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