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C牌律师助手

 

文案:

  生在法界世家的陈立安就读名校法院,成绩优秀,却首次司考告败。

  当天,在小区门口用聪明才智揭开街坊小三闹剧,陈立安却被陌生男子冷漠告知,他这人,不适宜从法。

  陈立安回家,一看,乖乖,坐在老哥对面的,不是刚那男人吗。

  原来,这是相差十五的老哥当年得意门生,如今大律师珂季同。

  陈立安拒绝老哥好意,不走珂季同后门,靠实力以实习助理进了一流事务所,从此踏上饱受珂大律师摧残的不归路。

 

阅读指南:

  1.非真心毒舌纯情受X真心毒舌老练洁癖双面攻直男戴代表,1V1不可动摇

  2.日更文,下午2点到5点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职场 悬疑推理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立安珂季同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出轨

  在小区小道走了一半,陈立安唉声叹气地看着手机里显示的司考成绩,死的心都有,差点能把分数栏看出朵炮花来。

  正愁着,路也没心思看,迎面就发现前方不远有四个人围着在那,两男两女,吵吵闹闹不休,你一言我一句,显然正吵得相当激动,俨然下一刻就要大打出手。

  四人的吵架惹来几个小区住民,都好奇地围着他们,不帮忙,也不会打个电话去让警察过来调解。甚至还有个小年轻二十几岁的男的,傻愣在那拿着个手机光明正大地拍照,都不把这场吵架当回事。

  如果是柯德远遇这事,早就撸撸袖子,上去把该拦下的拦下,该阻止的阻止,该挨拳头的,他一定不会省着拳头。警察同志什么的,压根不需要,来了,也变成不知道该抓谁。

  可他陈立安虽也是学法的,可没学过怎么做出头鸟,做不惯这强出头的人,他心情也不好,更不想搭理这桩纠纷。

  陈立安正想绕路离开,越走越近,就开始能听清楚他们在嚷嚷什么。

  两女人中有一女人年纪稍大,一直抓着年轻男人的手臂不放,对方女的年轻许多,也抓着男人另一头手心不放,男人额头都是汗水,两边不是人,两头劝来劝去,差点没劝出来两双九阴白骨爪。

  不用看,就知道又是一桩惨绝人寰家庭剧。

  仔细看,以为男的保养的好,见自己老婆在自己家已经成了黄面婆,便贪图外面的花花草草给自己找了个二奶。

  仔细听,乖乖,陈立安不得不停下脚步。

  年纪大的女人先是指着对方身后那女的歇斯底里哭着嚷嚷:“你这个狐狸精!你勾搭我家男人,毁我家庭,你还有脸在这儿出现!”

  年轻女人也不示弱,指着她那脸一个劲儿骂:“谁说他是你家的?他是我家的!你打哪儿出来滚回去哪儿!人都得有先来后到,你自己看看结婚证,谁跟谁先结的婚?”

  “你们先结婚你就有理住这儿了?那你们可是先第一个离婚,那你是不是也有理滚出这儿?”

  “你强词夺理!”

  “你胡说八道!”

  “你阴险狡猾!”

  “你伤风败累!”

  “你居然嫁个比你年纪小十岁的男人!”

  “你居然滚了还敢吃回头草!”

  你巴拉巴拉……

  你巴拉巴拉……

  真不愧为一场好戏。

  旁边的吃瓜群众看得乐呵呵,互相小声交流心得:“你看看,看看,哧哧哧,以为小三是那个年轻漂亮的,没想到啊,小三居然是那个老的。”

  “现在社会的男人啊,就这样,恋母情结满大街都是,小三是谁压根看不出来,没说准小三跟你一样年纪。”

  陈立安看到这儿,面上的表情已经被磨灭得差不多,上去之前,看了两眼那两个吃瓜群众,其中一个,居然恰恰是他家对面屋子的李阿姨。

  陈立安叫她道:“是李阿姨啊。”

  李阿姨愣了一下,这才认得面前这孩子是谁,立马就捂着嘴巴跟他招呼:“这不是隔壁家的小儿子吗,叫,叫,叫什么来着……”想了半天没能把陈立安这么简单的名字想起来,李阿姨只能尴尬地转移话题问他:“你看阿姨什么记姓,你别见怪。”

  陈立安点点头,却提醒她说:“李阿姨,你有时间在这闲聊,还不如回家看看你家儿子去吧。”

  李阿姨疑惑。“为什么。”

  陈立安用下巴指指中央的战场,告诉她:“因为没说准,没过几天你家可能得跟这家子发生一样的闹剧了。”

  李阿姨当即愣在那儿,没有了先前看热闹的高兴,而是不大乐意地锁紧眉头,跟隔壁阿姨埋怨这个陈立安:“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跟他家大哥简直没得提了,他家大哥见人就笑脸迎人,那笑的啊,哎哟,我还以为我是他大哥亲妈呢。这孩子,每次见他都愁眉苦脸,没见他笑过几次,人是长得好,却估计脑子,没长好。”

  在李阿姨眼里,像陈立安这样表情鲜少的,不是笨就是傻。

  陈立安没听见,李阿姨身边走过来的一个男人听见了,瞅瞅李阿姨。

  李阿姨余光捕捉到旁边一身深黑色西装靠近,往上瞥了瞥,立马就瞪目结舌,红着脸儿不敢再看。

  旁边阿姨好奇地问她:“干嘛了你。”

  李阿姨捂着嘴巴小声告诉她:“你自己看看后面。”

  阿姨随着她那话回头,红脸速度更快,五秒就把头转回来。“呵呵,现在的年轻人啊,随便一个就长得人模狗样。”

  “对啊,唉,你看我们怎么不年轻十几年呢,我们那代的男人哪有现在的年轻人长得娇嫩……”

  两人有说有笑,浑然忘了中间还在演着,就快发展成为擂台阵不可收拾,年轻男人抓住这个跑了那个,在爪子之间来回穿梭,一爪子,爪子没伤着他,反而伤着旁边负手而立没有管事的休闲男人,休闲男人居然也没有因此恼火,只是暗叹口气。

  “大哥。”陈立安叫着男人。“你脸不疼吗。”

  对男人三十几岁人来说,陈立安二十几岁这个年纪就是个小孩子,便皱了皱眉头不大高兴:“小孩子管大人这么多事干嘛。”

  “那是疼了?”陈立安点点头,紧接说道:“你疼,却没说话,是因为你不想让你男朋友继续为难吗?”

  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特别那两个女人,不折腾对方了,都惊诧万分望着这头。

  休闲男人望望众人,恼羞成怒:“谁说他是我男朋友了?”

  陈立安立马抓着他这句不放:“为什么你不骂我?正常人被怀疑自己姓向,第一句应该都骂回去吧,语气好点的,也该第一时间否认自己不是Gay。”

  年轻男人见形势不妙,赶紧出来接腔:“我这朋友就这样,不爱得罪人。”

  陈立安看看他,说:“是吗,可是他是这样回答,谁说他是我男朋友,这点上,倒是能看出不少东西。

  第一,在他潜意识里,‘自己被说成Gay’,并没有‘被误会了交往对象’来得反感,证明他姓向不同。

  第二,他现在更重要的,是跟家务不清的你撇清关系,一个男的,会第一时间想到跟另一个男的撇清关系,足以证明你跟他的关系,匪浅。”

  两个男人被说的脸都发青,休闲男人更是撸起袖子,羞恼地要上去揍陈立安:“你这哪儿跑出来的臭小子,找打是不是。”

  陈立安赶紧后退两步,舌头差点被吓得打结:“你,你别以为你打了我,就不是Gay了,他不是说你不爱得罪人吗,你却只凭我两三句就想揍我,可见他这是在维护你。”

  休闲男人走近两步。

  陈立安瞪大了眼睛:“他维护那两个女人的时间都不够,为啥还急着来维护你?”

  休闲男人青筋暴跳。“你能住口了吗。”

  陈立安:“你,都说了你别过来!你自己看看自己,全过程没说话,抱着胳膊没事儿似的,还一脸儿面无表情,你这不是以朋友身份过来的,你这是为了来看他怎么解决家庭闹剧,怎么给你交代的。”

  休闲男人:“我让你住口,听见没有!”

  陈立安不淡定了:“你被划花了,不生气也不劝,正常朋友总该觉得自己委屈吧?”

  休闲男人:“……”

  陈立安:“你看你这么暴躁,被划了不生气?谁信啊?”

  休闲男人:“……”

  陈立安:“你还跟他穿着一样位置的耳洞!”

  休闲男人:“……”

  陈立安:“你还穿着跟他一样牌子的袜子,CK的!别以为我不认识!”

  众吃瓜群众:“……”

  孩子,你别自身难保,就越说越多啊……

  一边的阿姨不解地问李阿姨:“你不是说他愁眉苦脸不活跃不聪明的吗,我看着不像,倒是还挺会折腾人的。”

  李阿姨默默不言,鬼知道这孩子今天怎么突然脑袋清醒了,倒是有几分他家那个名律师大哥的风采。

  陈立安吓得哆哆嗦嗦,差点被打,紧急关头,却有个人为他开口说话:“需要我报警吗。”声音透着股清凉穿透力。

  陈立安往左边看,发现身边多了个衣着光鲜的男人,男人正拿着手机,眼底带笑。

  休闲男人恼火地撸袖子:“我怕你?”

  男人淡淡定定地笑着,眼底若隐若现一股意味不明的危险味道,说道:“你怕不怕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怕谁,警察你确实也不怕吗。”作势就要拨打电话。

  吃瓜群众众说纷纭,年轻男人见势不好,忙不迭就去劝阻怒火中烧的休闲男人,那紧张劲儿,比刚才劝阻两个女的还焦急。

  

 

第2章 司考

  不用明说,一切明了。

  两个女的伤心欲绝,刚才互相还只是亮爪子,现下却是抡拳头,上去就对那两个男人狂抽不止。

  “你奶奶个熊,竟敢玩儿老娘?!老娘白嫁你这几年了!”

  “怪不得你去找一个老女人,原来你心根本不在女人身上!”

  休闲男人面对这混乱,火冒三丈想去找那小子算账,却发现小子已经去影无踪,不知去向。

  趁着这宁乱,陈立安撤离到角落,那男人紧跟其后。陈立安便忙不迭跟那男人道谢,他这才有空看清楚男人的长相,这高挑身材,细眉凤眼,抿紧的嘴唇透着股孤高清寒之气,欧阳雪要在现场,不要死要活地吃了这男人才怪。

  男人戴着哥金丝框眼镜,长相斯文,头发被打理得服服帖帖,他推推眼镜,眼底带笑,挑挑眉,瞅瞅他手中厚厚一本《政法往事》:“你读法的?”

  陈立安忐忑不安地点头。男人双手笔直地立在身侧,站姿优美,如同一尊雕像,说话声调不带起伏:“你确实你是读法的?”

  陈立安又再点了点头。

  男人不带犹豫地笑说:“那给你个忠告,赶紧改专业吧,在毁掉自己之前,或许来得及。”

  陈立安不明所以:“哪个意思?”

  男人轻轻瞥一眼他:“我意思是,你在法界,死路一条。”眼底若隐若现一丝冷漠。

  陈立安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带笑的男人径自走了,朝小区里楼道走去。

  许久,陈立安才啊一声,气恼他这莫名其妙:“凭啥这样说我?”你你你下次别让我遇见你,否则我一定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