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不熄

 

文案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尼采

 

胡扯装逼高大上版:我想要拷问这世界,你们要怎么审判罪恶?

贩毒、凶杀、纵火、灭口、集体姓狂热……你们会怎么维护这公义?

我想让你们知道,罪恶是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焰。

 

我们都是阴沟里的虫子,可总得有人去仰望星空。

“我们所要做的,无非是给这些人一个交代而已。”

这,就是警察的职责。

 

一点也不高大上版:耽美姓向,边破案边谈恋爱系列~

 

注:作者人傻没经验,文里面有bug请不要在意_(:з」∠)_

感谢亲友情深的封面,爱你么么哒~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制服情缘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又敏感又小心眼的警察败类攻x内心戏贼多的中二青年受 ┃ 配角:苏澄涵,孙昭宇,江诺,王瑞川等 ┃ 其它:刑侦,推理

 

 

 

 

  ☆、暗语(一)

 

  ——埋藏在最深处的低语呵,你想要诉说什么?

  ……

  “警察!把枪放下!”

  急促的警笛声划破了空气,荷枪实弹的警察将面前的宅子围得水泄不通。

  这座荒废多年的旧宅终于有了生气,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把枪放下!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盛景又重复了一遍,拉开了保险栓,示意后面的人跟上。

  毒贩就在里面,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在交易,被他们逮了个现行。

  这应该是L市的最后一个毒贩窝点了,市局的人忙活了这么久,费了那么多人力物力,总算是把他们扒了出来。

  盛景甩甩头,努力驱散掉大脑的睡意——身为L市刑侦队队长,他已经连着好几日不眠不休了——继而一脚踹开了虚掩的大门,人却迅速贴到了墙上。

  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相当正确的,门大开的那一刻,立马就有凌乱的几枪射了出来。

  “负隅顽抗。”盛景冷笑一声,朝后面招了招手,训练有素的警察便将枪口对准了里面,暗地里还埋伏着不少狙击手,只要毒贩一出来,就难逃被击毙的命运。

  但同样的,警方也进不去。

  “老大,”跟在他后面的女警小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去把谈判专家给我叫过来,”盛景吩咐道,顿了顿,又压低了声音,“苏二涵,你现在有巧克力么?”

  苏澄涵:“……老大,工作期间明令禁止开小灶。”

  盛景瞪她一眼:“这不是困么?再说我是队长,能不能开我说了算。”

  谈判专家已经到了,拿了个大喇叭正在和毒贩讲条件,这边苏澄涵却依旧不为所动:“规章制度上明明白白写着的,就算我再垂涎老大您的美色,这个时候也不能以公徇私。”

  同事这么多年,盛景自然清楚这丫心里想什么,不过是想留着自己吃罢了,他也不含糊,当即祭出杀手锏:“信不信回去我扣你奖金?”

  苏澄涵正要抗议,就看到谈判专家急匆匆跑过来,抹了把脸上的汗,说:“盛队,那边要一个人过去……说是怕我们出尔反尔,等他们出来再干掉他们,他们要一个人质……”

  这个人质不能带枪,不能带任何管制刀具,要赤手空拳面对一群被逼急了的毒贩,拿自己的姓命去赌毒贩真心投降的可能。

  “他们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要么投降要么火拼,火拼还会落个袭警甚至杀人的罪名,就算罪不至死也足够他们把牢底坐穿——”盛景语速飞快,“要是我就会乖乖投降,没必要再伤害这个人质。”

  “可这只是他们中大多数人的想法,不排除有个别心怀不甘想要报复的。”说话的是副队孙昭宇,速来以心思缜密见长,“到了这种地步,他也不用在乎其他共犯了,只要他对着人质开一枪,所有人都得玩完。”

  盛景沉吟一会儿,说:“也就是说毒贩投降是真,但防不住个别人居心叵测……我记得后备箱里应该有防弹衣的吧?苏二涵,去给我拿一件。”

  “老大!”

  “你们都留在外面,有问题随时接应。我去稳住他们,尽可能把他们带出来,你们见有人出来就立马行动。”盛景没搭理苏澄涵,对孙昭宇吩咐道,“千万不要轻举妄动,除非……里面有枪声。”

  那便意味着毒贩对他开枪了。

  “不过这个我刚才也分析过,可能姓不大,再说我还穿着防弹衣,不会出问题的。”盛景接过旁人递来的防弹衣,边穿着边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苏澄涵身上,“苏二涵,让你拿个衣服你都不干,这会儿倒有意见了?”

  “太危险了,”孙昭宇抢在苏澄涵前面把话说了出来,“这种事随便派个人过去就行,没必要你亲自上阵,再说我们现在占优势,大可就这么耗着,不去也罢……”

  盛景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才说:“耗下去那他们可真就鱼死网破了,会比现在麻烦的多。他们现在猝不及防被我们逮住,正慌着呢,等他们冷静下来我们或许就没有机会了——只能我亲自上阵,也方便取得他们的信任。”

  “老大……”苏澄涵又喊了一声,语气比先前弱了许多。

  盛景看也不看:“你这叫魂呢?我还没死……”

  他看到苏澄涵塞过来一个紫色的小盒子,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成的,摸上去十分柔软,上面印着他看不懂的英文,花里胡哨的一片,居然还打了个粉粉嫩嫩的蝴蝶结。

  苏二涵果然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了,回去就扣她奖金——这是盛景的第一反应。

  “巧克力,进口的,”苏澄涵说,完全不知道自己本月的奖金又飞了,“这可是我老爸出国寄过来的,让我孝敬给你……老大,你可别辜负我爸他老人家的一番好意。”

  明明是被英明神武的自己感动到奉献出巧克力,却还要嘴硬不肯承认,苏澄涵不愧是局里面的一朵大奇葩。盛景这么想着,觉得包装拆起来太麻烦,就随手把它放到了上衣口袋里。所幸巧克力商家十分无良,巧克力连上盒子也不过六七毫米左右,不会有鼓鼓的上衣口袋破坏了他的帅气形象。

  ——从某种程度上讲,市局的盛景盛队长也是朵奇葩。

  “放心,”盛景一手按住一人肩膀,把苏澄涵和孙昭宇推到旁边,“你们玉树临风的队长我,注定是要流芳千古的人,才没那么容易领盒饭。”

  紧张的气氛被这两人破坏的一干二净,孙昭宇没绷住,损了一句:“我只知道祸害遗臭万年。”

  盛景回头瞪了他一眼,很难得的没有损回去——他已经走到了门口。                        

作者有话要说:  w这个题材一直都很想写了,现在大概有两万字左右的存稿,不出意外应该能保持日更吧……

 

  ☆、暗语(二)

 

  周瑾持枪的手有些颤抖,连带着枪也一晃一晃的,晃的他心里发怵,但即使这样,他还是对下面人下了死令,不管门口出现的是谁,没有他的命令都不许开枪。

  原因很简单,贩毒和持枪罪不至死,杀人却是一等一的大罪,两者之间有一道极为醒目的红线。周瑾不敢跨过那道红线,他怕死。

  他从事这行已经十几年了,是这个贩毒团伙的头儿。早些年他也愧疚过,不过那一文不值的愧疚很快被钞票冲刷了个干净。如今虎落平阳,他们最后的窝点也被包围了,之前那些良心的谴责却不知怎么突然冒了出来,汇聚成湍急的氵朝水涌到了周瑾的心里。

  你知道毒品这东西有多猛,自己远远避开却拉别人下水,害的别人家破人亡,什么道理?

  为了钱这万恶之源,你做过多少亏心事?不怕冤魂找上来索命么?

  你犯了那么多罪,天真地以为警察抓不到你,可不可笑?

  “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不知何时站了一人,笑得人模狗样,面对院里几十杆枪也毫不畏惧,反而主动举起了双手。

  周瑾知道这便是警方派来的“人质”了,也就是说,和谈还是有希望的。他咽了口唾沫,视线扫过对方腰间的配枪,艰难的说:“枪扔到外面。”

  “哦你说这杆手/枪啊,没子弹的,纯属耍帅而已。”那人拔出了枪,似乎是很想拉开保险栓看看,望了望周瑾的脸色又将其扔到了脚下,“不过既然你们不信,那我还是先扔了好了。”

  明明是他们担心警方出尔反尔,经这人这么一说,倒显得他们疑神疑鬼无理取闹了。周瑾不知道这人是有意无意,只好举起枪,让自己看起来更有底气一些:“报上姓名。”

  “盛景,盛世的盛,风景的景。”盛景试着往里面走了几步,立马就遭到了几十杆枪的齐齐瞄准,吓得他很没骨气地举起双手,“我说,既然我这个人质都过来了,你们好歹拿出点诚意吧?”

  “陈怀义,你去把他带过来,”周瑾对旁边的人说,末了又特意补了一句,“先搜身。”

  叫陈怀义的小青年留着平头,脸色苍白,应该是吸过毒,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周瑾怕他应付不住人高马大的盛景,又帮他检查了一遍手中的枪,确认保险栓是开了的。

  盛景把他们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也不气恼,反而在陈怀义走到他身边时,体贴的弯下了腰。

  变故陡生。

  陈怀义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对着盛景就来了一枪。

  盛景危机意识极强,在对方脚步顿住时就发现了不对,无奈两人距离太近,他只来得及错开一步,勉勉强强避过了要害。

  他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出现了重影,之前强行压下的睡意又铺天盖地地涌了上来,和着胸口处的痛感,一时间竟是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盛景作了这么多年,终于作出了意外。

  “放下武器!”外面孙昭宇听到枪声,明白再也等不得,立马带人冲了进来,在毒贩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控制住现场。

  周瑾直到被孙昭宇夺下枪,大脑还是混沌的,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双手被铐住,没有任何反抗。

  不远处是被押上警车的陈怀义,和生死不明的盛景。

  他想不明白,陈怀义跟了他这么多年,怎么偏偏就今天出了问题?

  “上车吧,”孙昭宇冷冷道,“就算不是你开的枪,也足够你多吃几年牢饭了。我劝你最好祈祷盛景没事,要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

  他顿住了,没有往下再说。

  要是盛景有事,又能怎么样呢?给陈怀义判个故意杀人罪,再给周瑾这帮人多判几年,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

  法律摆在那里,他再恨也无可奈何。

  “恶有恶报。”孙昭宇这么丢下一句,没心思再搭理周瑾,朝盛景的方向跑了过去。他勉强镇定下来,去安慰哭的梨花带雨的苏澄涵。                        

作者有话要说:  噫手/枪居然是违禁词……

 

  ☆、暗语(三)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