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推理悬疑 » 正文

犯罪侧写+番外

 

第一卷 七宗罪

 

第1章 回国

  假如上帝确实不存在,那么就有必要创造一个出来。

  ——伏尔泰

  音乐的音量被调到很小,像从远处传来一样,似清泉轻轻流淌。

  除了循环播放着的音乐,整个屋子没有其他声音,衣服杂物等被随意地扔在沙发里,甚至地上。厨房里更是乱成一团,灶台明显长时间没清理过,水池被堵塞住,漂浮着黄色油污,里面堆叠着用过的碗盘。

  餐桌上,食物洒得到处都是,横七竖八地扔着几个空盘子。唯一的一张椅子上,一个瘦到脱形的人仰头靠着椅背,睁着双眼,无神地注视天花板。

  双手双脚都被捆在椅子上,勒出深深的红痕,嘴巴张得非常大,塞满没有咽下去的食物。

  屋内无声无息,只有淡淡伤感的男音不停地在唱: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

  People writing songs that never share ”

  ——

  接到报警后,史柯迅速带人赶赴现场。虽然在电话里已经知道这次的事件不同寻常,但在看到尸体后,史柯还是大吃了一惊。

  鉴证科拍照取证时,史柯叼了根烟在外面沉思。

  “史队,你说是不是他自己吃多了,撑死的?”许解凑到史柯跟前,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地说道。史柯的反应是踢他一脚,没好气道:

  “我看你才是吃撑了,现场都勘查完了吗?”

  许解笑嘻嘻躲开,一点不怕队长的威严,“该查的我都查了,这不怕妨碍鉴证科同事干活,我给挪地方了嘛。”

  许解虽然跟了史柯有一年,但年纪尚小,挺机灵的一个小孩。就是嘴上老把不住门,爱胡说八道,史柯有心好好带他,平常对他就比较严格。听到他这样说,便随口出了个问题考他:

  “既然查完了,那你说说看,凶手是怎么杀人的?”

  “呃,”许解挠了挠后脑勺,不开玩笑,老实地说出自己的观察,“根据屋里的物品推断,死者应该是一个人住。也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所以很有可能是凶手骗开了门,然后趁死者不注意制服他,之后实施杀人。”

  史柯表情淡淡地听完,不说对,也不说不对。吸了两口烟,弹了下烟灰,对慢吞吞地开口给出一句评价:“你这全是废话,说了等于没说。”

  “史队——”许解委屈地喊了声,史柯一阵恶寒,忍不住抖了抖。

  “喊‘活队’也没用,你说说你学了这么久,怎么就没点进步呢。这个犯罪现场,一看就是凶手故意摆出来给人看的,你是一个弯都没拐地撞了进去。”

  许解不服地嚷嚷,“那史队你说凶手是谁?”

  史柯最后烟了一口烟,将烟蒂往鞋底摁了下,扬手投入前方不远的垃圾桶。他看向屋里——尸体已经被从椅子上解了下来,塞进装尸体的黑色袋子。史柯的声音深沉而低缓:

  “凶手是死者的熟人,至少,他了解过死者。”

  许解惊奇地瞪大眼睛,眼里有崇拜的光,“史队,你怎么知道的?”

  史柯瞥他一眼,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高深莫测地说了一句,“我只是略学到一点皮毛而已,真正的专家很快就要来到。”

  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一名青年单手举着手机贴在耳边,认真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相比其他人的来去匆匆,这名青年显得很安静,即使是在嘈杂的机场大厅,他的举止和神态,都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宁静而美好。

  “我自己找得到,您不用担心。嗯,我知道,您放心。不用,单位有宿舍,我住宿舍。好的,一有时间我会去看您的。”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青年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后,才重新开口,声音低下去。

  “我本来就是一个人,在国外这么多年,都能照顾好自己,现在也可以。”

  青年又静静地听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有些秀丽的眉目舒展开,声音柔和带点软糯,听着很是乖巧。

  “好的,老师,再见。”

  史柯回到局里,召集了底下的人讨论案情。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起凶杀案,且死法同样离奇,他们加班加点了一个礼拜,案情毫无进展,包括史柯自己在内,都不免有些焦躁起来。

  丹藤市好几年没出现这样奇怪的案件了,就是在犯罪鼎盛的时期,这样独特的杀人手法都是少见的。而能想的出这样的杀人手法,并成功实施了的人,一定是变态。

  难道丹藤市又要迎来变态横行的时期了吗?

  “你好,请问史柯警官在吗?”

  清亮的声音打断了史柯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他回头向门口望去,顿觉眼前一亮。

  门口站着一个长相堪称漂亮的年轻人——或者说是大男孩,外表看起来不超过二十岁,长得特别乖巧,就是表情有些冷淡。

  清爽的头发,前额有一点微卷,长长的睫毛下嵌着一双黑宝石般的眼睛,清清冷冷地看着你时,仿佛春雨过后一丝微凉轻风拂过。他穿着一件格子衬衣,外搭驼色毛衫,浅蓝色紧身牛仔裤将两条大长腿的优势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

  年轻人手里拉着一个浅蓝色行礼箱,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面对整个屋子的打量眼光,没有半点不自在。

  “是,我是史柯,你是——”不动声色打量完后,史柯虽然已经猜到来人身份,但还是礼貌姓地询问一句。

  年轻人定定望了史柯一眼,那双漂亮的眼睛流动着清泠的光,史柯觉得身上微凉,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他神情平静,一点没有长途跋涉后会有的疲累,身上有种他这个年纪所没有的沉稳,缺乏年轻人应有的张扬。他的语速不快,声音有着少年人的清亮,压低声线时却透出一丝疏离冷意。他看着史柯,认真说道:

  “你好,我是庄笙。”

  讨论由于庄笙的到来而暂时中断,为了表达没有派人去接的歉意,史柯亲自将庄笙送到宿舍。

  “庄博士,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明天来局里报道,到时再介绍你给大家认识认识。”

  史柯告别离去,庄笙在房间中间静静站了一会儿,环顾整个房间,只有简单的家具陈设,收拾得倒还算干净。他默默打量这个房间,半晌过后,轻轻垂下眼眸,神情悲喜难辨。

  第二天一早,庄笙来到警局,径直找到刑侦队办公室。他走进去最先看到的不是在桌上趴着睡觉的警员,而是白板上贴着的照片和案情分析。

  两张一看就是现场拍摄的照片,一张猛一看以为是坨炭,其实是个烧成炭的人;另一张是对着正面拍的,仰躺在椅子上,眼睛大睁,嘴巴张开,似在无声地喊着什么。

  张诗语,女,25岁,死亡时间:3月21,死因:吸入过多浓烟;

  蒋伟,男,26岁,死亡时间:3月28,死因:胃破裂。

  下面画了个问号,写着“未找到关联姓,不排除两名凶手作案的可能”。

  “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同一名凶手所为,作案手法不一样,两名死者也没什么交集。之所以将这两起凶案放在一起,主要是时间太接近了。丹藤市虽然犯罪率颇高,但一周内同时有两名凶手犯案,还是很少见的。”

  庄笙转身,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头发有些发白,表情严肃,有一双精明而深沉的眼睛。庄笙看到对方的胸牌,写着“孔东宁”三个字,他知道这是刑侦队的队长。

  “孔队长。”

  孔东宁点点头,绕过庄笙走到白板前,默默盯着上面的照片看了一会儿,没有回头地问道:

  “看出什么了吗?”

  庄笙抿了抿唇,声音断然地说道:“凶手是同一个人。”

  孔东宁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他给出这样一个回答,略为惊诧地回过头来,看着年轻新人严肃的面容,不由好奇地问道:“为什么?”

  庄笙顿了顿,再次给出一个让孔东宁意外的答案,“直觉。”

  孔东宁愣了愣,面部线条忽然柔软下来,笑了笑说道:“你让我想起一个人。”他没有说是谁,只是一脸欣慰地看着庄笙。

  庄笙却似乎知道他说的是谁,表情微微一变,眼神冷了下来,他抿紧嘴唇,带着点倔强意味地说道:

  “我不是他。”

 

 

第2章 现场

  最近几天跟案子跟得太紧,好些个警员都不回去睡觉,直接睡办公室。庄笙住单位提供的宿舍,离这儿不远,步行几分钟就到,他来得早,到刑侦办公室便看到一个趴桌上睡的警员,没一会儿,刑侦队队长就来了。

  简单聊了一会儿,孔东宁叫来一名女警员,让庄笙跟着她先把相关手续办了。等办完手续,差不多已经快到十点,庄笙回到办公室,看到刑侦大队的人基本都在。

  孔东宁拉过庄笙,简单地给队里的人做了介绍。

  “这位是庄笙博士,犯罪行为分析的专家,曾在FBI实习过两年,是局里特聘回来的技术人才,以后将与大家共事。”

  听到犯罪行为分析这样的字眼时,下面的刑警面色都有些异样,盯着庄笙的眼神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有的还彼此交换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

  从他们的眼神中,庄笙看到了疑虑和些许抗拒。

  是抗拒他本人,还是抗拒他将在警队中担任的角色?

  庄笙不知道,也不在意。

  副队史柯翘腿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脸上一副没睡饱的表情,听到孔东宁喊他的名字才晃了晃脑袋,坐正身体。

  “史柯,小庄刚进队,对这里不熟,你先带他一段时间。”孔东宁说着扭头看向庄笙,“小庄啊,最近正好有命案发生,就先不给你接风,等把案子破了再说。”

  “队长,我能参与到这次案件中吗?”庄笙根本不在意什么接风不接风的事,知道有命案发生,他不可能还置身事外慢慢地去做熟悉环境这样的事情。

  “当然。”孔东宁点头,让史柯将两起案件的资料全部拿给庄笙看。

  史柯将所有相关资料拿过来,包括现场勘察的笔录和照片、尸检报告、第一位受害人的社会关系调查等。

  史柯将厚厚的一叠资料往庄笙面前一放,转身看向孔东宁说道:“孔队,我想再去现场查看一下。第一位死者的屋子被烧得面目全非,没留下多少有价值的线索。第二名死者的尸检报告刚出来,我想回到现场再对照探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漏下的线索。”

  孔东宁点头,指着庄笙说道:“可以,你带小庄一起,他见过的犯罪现场不比你少,让他跟你一起去,或许能够提供新的思路也不一定。”

  看了眼快速翻动资料的庄笙,史柯不自觉皱起眉头,“孔队,他今天才来,就让他先在局里了解情况,把之前的资料都看一遍,熟悉案情之后我再带他出勤。”

  孔东宁还未回答,庄笙抬头看了史柯一眼,说道:“不用,再给我几分钟我就能看完,或者让我带到车上看也是一样。”

  史柯沉默了一下,看向他似乎是看完后放到另一边的资料,有些不相信地问道:“那些都是你看完了的?”

  庄笙点了下头,表情平静淡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是,我看到你们通过排查,已经针对第一名死者锁定了几名嫌犯。是要把这两起命案当做两个不同的案子来查了吗?”他在说话时,眼睛依然盯着手上的资料,扫描仪一样几秒钟就翻页,史柯盯着他的动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目前还没有找到确实证据,证明两起案件是同一个人所为,所以,就只能暂时当两件命案来查。”孔东宁回答了庄笙的问题,他对庄笙的阅读速度倒没表现出太诧异的样子,只是点点头,感到很满意。“那就这样,一会儿史柯你带着小庄去现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