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网文 » 正文

超人气小说《深吻总裁一百次》完整版(霍靳西慕浅)在线阅读

第7章 霍靳西有了孩子?

卫生间里,慕浅对着镜子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看了看身上皱巴巴的裙子,刻意将领口往下拉了一些,随后才走出房间。

房间在二楼,楼上很安静,楼下倒是有声音传来。

慕浅缓缓走下楼梯,一点点看清了楼下的格局。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一个大概六岁的男孩盘腿坐在沙发里,膝头放了一本比他的小身板还要宽大的书籍,正认真地翻阅着。

听到慕浅的脚步声,男孩抬起头来看着她,目光清亮而平静。

慕浅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领口往上拉了回去。

从她手头的资料来看,林夙和他的亡妻并没有孩子,可是眼前这个孩子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在林夙的房子里?

“哈喽!”她走上前,在男孩身边坐了下来,笑着问他,“你是谁家的孩子啊?”

男孩又看她一眼,眉眼出乎意料地漂亮,可惜依旧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这么点大的孩子,居然可以这么酷。

慕浅抱着手臂,挑眉,“怎么了?没见过姐姐这么漂亮的女人,被吓到了?”

这下男孩不仅没有回答,反而皱了皱眉。似乎是嫌慕浅打扰到他看书了,他合起膝头的书,抱着那厚重的一大本,起身挪到餐厅的餐桌上。

慕浅见状也不管他,转头打量起了这所房子。

中规中矩的装饰,丝毫看不出主人的性格兴趣,也没有摆出任何照片。

慕浅的目光再一次落到那男孩身上时,身后的厨房门忽然打开,有人从里面走出来,说了句:“醒了啊?”

慕浅转头,看到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林淑,在霍家待了二十多年的老佣人,一手带大霍靳西的阿姨,跟霍家情分深厚。

“林阿姨?”慕浅不免诧异。

林淑脸上没什么表情,平静地将手中的一碗汤放到餐桌上,这才看向慕浅,“昨天靳西带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像你,只是没细看,没想到还真是你。”

慕浅忽然有些头晕。

她看看林淑,又看看在自己身后看书的男孩,“这是谁的房子?”

“靳西的啊。”林淑回答,“你昨天跟他回来,不知道这是他的房子?”

说完她便又转身回到了厨房里。

慕浅忽然头痛了一下,忍不住按住自己的太阳穴。

这是霍靳西的房子,她昨晚明明上了林夙的车,为什么会在霍靳西家里?

以及,霍靳西家里为什么会有一个几岁大的小男孩?

慕浅看着那个男孩,宿醉后的大脑一时有些运转不过来。

林淑又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看也不看慕浅,只是道:“饭已经做好了,先吃饭。”

慕浅顿了顿,也不客气,起身走到餐桌旁,在那男孩的对面坐了下来,撑着下巴打量着他。

男孩显然察觉了她的目光,翻书的动作渐渐有些不自然起来,却并不回看慕浅。

林淑端着一碗汤走出来,见到这幅情形,瞥了慕浅一眼,语气不善地开口:“看什么呢?你别吓着他!”

慕浅听了,委屈地撅了噘嘴,“林阿姨,我有您说的那么吓人吗?”

林淑见她这模样,先是一愣,随后瞪了她一眼,又走进了厨房。

林淑不喜欢她,慕浅心里清楚。

霍家的女人都不喜欢她,用她们的话来说,她这样的容貌,就是个天生的祸水。

更何况,后面还发生了那样的事……

慕浅及时止住思绪,林淑刚好从厨房盛出三碗饭来,对那个男孩说:“祁然,不要看书了,吃饭。”

慕浅伸手接过林淑递过来的米饭,顺口问了一句:“林阿姨,这是谁的孩子呀?”

“还能是谁的?”林淑面无表情地开口,“在靳西的房子里,当然是靳西的孩子。”

“啪”的一声,慕浅手头的饭碗脱落,翻转在餐桌上。

 

第8章 谢谢霍先生昨晚好心收留

林淑和那个叫霍祁然的男孩同时看向她。

慕浅吹了吹指尖,又捏住了自己的耳垂,这才看向林淑,毫无诚意地笑着道歉:“对不起啊林阿姨,这饭太烫了,我没拿住。”

林淑没好气地看她一眼,收拾了那碗饭拿进厨房。

慕浅揉着自己的耳垂,这才又看向对面的孩子。

霍祁然已经拿起筷子吃饭,眉目低垂,优雅安静地咀嚼。

先前慕浅还不觉,此时大约是对号入座的缘故,只觉得这孩子越看越像霍靳西。

林淑重新拿了一碗饭出来,“砰”地放到慕浅面前。

“谢谢林阿姨。”慕浅仍是笑着的模样,目光频频投在对面男孩的身上。

林淑似乎对她忍无可忍,“你看够没有?”

“我好奇嘛!”慕浅说,“霍靳西居然有个这么大的儿子,这事真有意思。”

“有意思?”林淑看着她,“你是觉得有意思,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慕浅故作惊讶地看着林淑,“林阿姨为什么会这么想我?”

林淑冷笑一声,“你什么心思自己心里清楚。”

慕浅叹息一声:“林阿姨您这么说我,这饭我可吃不下去了。”

说完她便放下筷子,只是专注地看着霍祁然,随后忽然开口:“你妈妈是谁啊?”

霍祁然蓦地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眸色沉静如初,却依旧没有回答慕浅。

那一厢林淑却已经翻了脸,直接放下碗筷,拉着慕浅就将她往外赶,“走走走!这里不欢迎你!果然七年前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

她不由分说将慕浅拉到大门口,打开门就把慕浅往外推。

这一推,直接就将慕浅推进了门外那人的怀中。

慕浅闻到薄荷混合了烟草的味道,似曾相识。

稍一抬头,慕浅便看见了霍靳西。

大约是周末的缘故,他穿着浅驼色薄款开司米毛衣,明明是居家温暖的装扮,但穿在永远精英姿态的霍靳西身上,依旧是凌厉迫人的气势。

此时此刻慕浅在他怀中,他低头看着她,深邃的眉目暗沉无波。

慕浅却看着他笑了起来,纵然未施粉黛,眉目却依旧精致璀璨,眼波欲流的模样。

霍靳西的手忽然扶上她的腰。

下一刻,慕浅发现自己站直了。

这男人,果真一如既往地冷漠无情。

慕浅这样想着,容颜却愈发灿烂。

“怎么回事?”霍靳西开口,却是问林淑。

林淑瞪了慕浅一眼,“你自己问她!”

慕浅脸上流露出委屈,偏偏双眸顾盼生辉,显得那委屈格外不真诚。

“不过就是问了句霍先生儿子的妈妈是谁,林阿姨便生气将我赶了出来。”慕浅说。

霍靳西听完,看了慕浅一眼,眼眸深邃如古井。

慕浅无辜道:“我要是知道这个问题不能问,也就不会问了。霍先生,您说呢?”

霍靳西没有回答她,甚至连看都没有再看她一眼,侧身与她擦肩进了屋。

林淑作势就要关门,慕浅连忙上前抵住门,“林阿姨,我东西还没拿呢,您倒是让我拿了东西再走啊!”

林淑听了,又瞪了她一眼,这才悻悻地撒手进了屋。

慕浅重新回到屋子里,林淑和霍祁然依旧在餐桌旁边吃饭,而霍靳西独自坐在沙发里,修长的双腿交叠,手中翻看着霍祁然的作业资料。

“霍先生。”慕浅在他旁边的沙发里坐了下来,“听说昨晚是您带我回来的,我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你上错车了。”霍靳西声音沉静,看也没有看慕浅。

慕浅回想了一下昨天的情形,她的确是只看到一辆林肯就上了车,连车牌都没有看过。

没想到会这样阴差阳错。

慕浅轻摸着自己的下巴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啊……昨天霍先生在宴桌上好像不认识我似的,难得我上错霍先生的车,霍先生竟然没把我扔下去,还好心收留了我一晚,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呢!”

霍靳西缓缓抬眸看了她一眼,眸中一丝温度也无。

可是慕浅非但不怕,反而往前凑了凑,“霍先生的房子应该不是一般女人住得起的吧?我该怎么报答霍先生才合适呢?”

说话间,她尖尖的高跟鞋若有似无地撩过霍靳西的裤腿。

霍靳西几乎只是用眼尾扫了一下她的高跟鞋,随后交换了双腿的位置——交叠在上的长腿换到了慕浅够不着的方向。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