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网文 » 正文

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背德的丝袜

在那次事件之后,我与妈妈陷入了一段很长的冷战。一整天除了叫我吃饭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对话。连平常下课后盯着我写作业的时间也没了。妈妈在晚上就是看看电视或上个网,基本上完全不理我,连眼神都对不太上。我知道自己那次做的事情不对,但却觉得顶多是不尊重妈妈,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是违反伦常的。

可能就是脑袋里面哪根筋不对,就是不觉得自己从妈妈身上满足性欲是件错误的事情,彷佛妈妈帮儿子解决无法发泄的欲望是件天经地义的事……就算几年过后我也还是那样觉得,也许我的脑袋真的有什么问题吧。

一开始的一阵子没妈妈盯我写作业,我当然也就乐得开心,晚上要不看电视要不就是看租书店借回来的漫画书,完全不把精神放在课业上。这样过度的放松果然遭到了苦果,在接下来的段考都一落千丈,原本是中间偏上的成绩,落到几乎吊车尾。不过我并不是那种一烂就烂到底的家伙,妈妈不理我,我就偏要给她大吃一惊刮目相看。

当然我也不是想拼命要考前几名为自己着想,而是要赌气给妈妈看:妈妈不管我,我自己也可以。于是短暂的放松过去之后,晚上回家之后我开始认真自修起来。一开始的几天妈妈以为我只是学校作业多所以坐在客厅写作业,后来才察觉原来我是回家之后再利用时间复习学校的课业。一阵子过去,冷如冰霜的妈妈似乎也有点软化。原本一副冰美人样的妈妈,眼神开始与我偶尔有了交集,虽然仍然没有正常的对话,但感觉得出并没有像一开始那样气我了,在我读书的时候还会帮我端杯果汁或热牛奶过来,虽然没有坐过来盯我复习,不过她坐在客厅自己看看书报,也不打开电视吵我,就让我安静的晚自习。

那之后的下一次段考,我从几乎全班倒数考到了前三分之一,虽然不是顶尖,但是已经比跟妈妈闹僵前还好了。我也没有兴冲冲的去找妈妈炫耀,就只是把成绩单放在客厅桌上让她自己去看。

这段时间其实我仍然满脑子都是色欲,偶尔还是会想到妈妈的丝袜美腿,尤其是上次强迫她帮我打手枪的情景都还历历在目。不过反正现在都已经闹僵(虽然是我自己搞的)

,就想拼一口气给妈妈看,因此藉着读书硬把这些色心给压抑下去(这点还真的给妈妈说中了),心无旁鹜的专心在课业之上。

再过了一个月的下次段考,我一口气冲到了全班第四名,把班上老师跟同学的眼镜都给跌破了。在大家的眼里,我就是个有点小聪明但不太认真的学生,成绩连续两个月大进步完全出乎旁人的意料。拿到成绩单那天我开心的不得了,回家的一路上嘴角都挂着掩不住的笑。

当天晚上我亲自把成绩单手交手的递给妈妈,妈妈一开始狐疑的眼神在看到成绩单之后转变为惊讶,然后再变为高兴。虽然这儿子又色又变态又不听话,不过作妈妈的总是希望儿子能成材吧?

“小泉很棒……”妈妈终于破冰的微笑着看着我,果然还是要笑起来的妈妈才最美丽啊。

仔细想起上次作的事,自己确实有点过分。好一阵子没跟妈妈说话之下,现在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就傻楞楞的低着头偷看妈妈那对裹着肤色丝袜的嫩腿,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样开启对话。

“妈妈也不是要逼你怎样,只是希望你好好读书,以后做个有用的人,其他怎样都是其次,这样你懂吗?”妈妈语重心长地说道。

“知道了。”这次我乖乖地没有再顶嘴。

“这样用功很好,以后要继续保持,妈妈帮你做晚饭去。”妈妈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便进到厨房去了。

我没有跟过去,只是看着妈妈转身走进厨房,看着那在铁灰色套装短裙下的一双长腿,忍了几个月的性欲顿时有点被挑发起来。毕竟这阵子真的很认真读书,打手枪都戒了,现在放松下来真的有点难受。

我随着妈妈进到了厨房,但并没有做什么,就只是隔着两公尺看着妈妈在窄裙下那紧绷着的俏臀发傻。

“妈……”我有点畏畏缩缩的喊了一声。

“嗯?”妈妈没有回头,只是继续作饭。也幸好她没有回头,我才敢继续接下来的事。我走到妈妈身后,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轻轻的伸出一只手碰触了妈妈的丝袜大腿。

妈妈显然有点吓到,身子微微抖了一下,然后甩着头发转过头来看我。我赶忙把手收回身后,然后低着头不敢说话。妈妈看了我几秒钟,转头回去继续切菜,我又伸出手摸了妈妈那触感美妙的的大腿。

妈妈没有再吓到,但仍然转头回来看着我,这次我低着头满脸通红,不过没有把手缩回来,就轻轻的摸在妈妈的美腿上,但也没有额外动作。妈妈没有说话,也没有抗拒,就只是盯着看我想干嘛。我想我可能还是要主动开口才行。

“这阵子读书,都没有用自己弄……弄那个……”我低着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所以呢?是要妈妈的丝袜吗?”妈妈的语气有点无奈,但似乎也不是生气。毕竟经过上次的事件之后,妈妈已经发现虽然不知道我吃不吃软,但肯定是不吃硬的。

“我想妈妈帮我……帮我弄……”不好意思到自己都讲不下去。上次强拉妈妈的手帮我打枪的时候强硬的要命,倒是现在好声好气用说的时候整个人软到不行。

妈妈皱着一双柳叶眉看着我,不发一语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把手收回来没有再继续摸,就只是低着头站着,忐忑的等候妈妈回应。

“小泉你先回房间里,妈妈洗个手。”许久,妈妈终于作出回应,我抬起头有点惊喜地看着妈妈,“意思是说可以吗?”我不确定的问道。

“多嘴唷!先回房间就是了。”说罢就转头继续切完剩下的菜。

我窃喜着转身走回房间,几步路简直是用半跳的回去,心里直想着难道我要梦想成真了吗?妈妈要帮我打手枪了吗?

回到房里心脏蹦蹦跳的坐在床上,什么也不敢做的呆坐着等妈妈来。几分钟后妈妈推开门走了进来,转身把门关上,然后慢慢地坐在我身边。

“妈妈先说好,这次是因为小泉很努力读书,所以破例一次,没有下次了知道吗?”妈妈先约法三章,我则是顾着眼前的甜头,用力地点着头表示知道了。

“自己把裤子脱掉。”妈妈命令着我。我手脚飞快地拉下拉炼将裤子与内裤都丢到一边,露出垂着的小鸟又坐回床上,妈妈看着我的鸟,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轻轻的捧住我的命根子,握住之后开始前后轻套了起来。

真是刺激死了!妈妈主动握住我的鸟套动,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概念?原本缩得小小的鸟,开始急速膨胀为一根红色的肉肠,没十几秒的时间,就从被握在掌心的小鸟变成妈妈的手掌都快圈不住的大鸡巴。

看到我的男性象征已经如此肿大,妈妈挑高了眉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上仍然是轻柔的套动着我的阳物,让我舒爽的仰起头来叹了口气。

“这样舒服吗?”妈妈轻声问道。

“很舒服……啊……”真的很舒服,舒服得我都快讲不出话来了。第一次被妈妈心甘情愿的进行手淫,心理跟生理上的冲击都让人太舒畅了。尽管妈妈的动作并不快,看起来也很不熟练,但光是简单的前后套动就已经让我十分的满足,快感一波一波的逐渐提高起来。

我伸出左手搭在妈妈的大腿上,妈妈瞪了我一下,但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我,仍然是继续搓动着我火烫的的阴茎为我打着手枪。得到默许的我,轻轻来回抚摸着妈妈那穠纤合度的丝袜大腿,意淫着妈妈在衬衫底下那不知道多大的胸部,一边被套弄淫秽的肉棒,真是爽得不知该如何形容。之前一直只能远观不能亵玩的美腿,现在被我的手确实的抚摸着;就算上次事件有强摸妈妈大腿,但毕竟跟现在可以细细享受差别太大,觉得自己现在真是太幸福了。

我盯着裹着一层薄薄黑纱的丝袜大腿猛瞧,越看越觉得这双腿长在妈妈身上真是好。人美,腿又长,穿上丝袜带了点神秘感更是无比诱人。手上来回的抚摸,彷佛怕下次就摸不到似的,要藉着手上的每一处神经,感受妈妈那对黑丝美腿的每一寸触感。

在多重的感官刺激之下,我很快的就支撑不住,感觉快要到达高潮的临界点。艰辛的开口说道:“妈……我快……快要”

“要出来了是吗?”妈妈一边微微的加速套动,一边柔声的向我询问。我只是不发一语的点点头,却是整个人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妈妈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巡视着周围看有没有卫生纸或是其他东西可拿。唯一一包卫生纸在床头旁边,不走过去拿不到,妈妈脸色微红的看着我那已经开始抖动的狰狞肉棒,只好放弃拿卫生纸的念头,转到我正前方半蹲了下来,让我的鸟正对着妈妈的一双丝腿,手上套弄的速度则加快了许多。

“唉……啊!!”我见妈妈打算直接让我射在她的丝袜上,用腿接住我的精液,让我再也忍受不住。下体往前一挺,深红色的龟头突出包皮,强力抖动着弹射出憋了很久的腥臭精液。还可以听到精液射出打在丝袜上噗哧噗哧的声音,一坨又一坨混浊的白浆就这样直击射在妈妈的丝袜大腿上。妈妈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让我粗壮的男根持续在她冰凉的掌心中,畅快的放射出代表欲望的脓汁,舒爽得让我整个人都在发抖。在射精逐渐结束之后,妈妈才慢慢地减缓速度,手上加点力道想要将我尿道中残余的精液全都挤出。

我叹了口气,终于结束了快感十足的射精过程,也将我眼前的那对黑丝大腿都射满了混浊的白色精汁。待肉棒缩回原本的尺寸,妈妈这才从半蹲站了起来,到床头抽了卫生纸稍微将腿上的精液擦拭一下,至少让它们不会滴下,然后再将沾染了白浆的丝袜在我面前快速地脱下,拿在手上推开房门。

“你爸待会就回来了,自己快擦一擦。”然后走出去的同时,又回头补了一句:“我刚说了,以后没有了。”然后就转过那红润的脸走出了房门。

我啊的一声往后倒在了床上,细细品味着刚刚那几分钟的一切,要把这次经历深深烙在脑海;除了这之外,再也什么都不能想。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