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网文 » 正文

校园h系列辣文|少妇白洁之孙倩

一中的赵振校长武断地结束了校务会。

而且还留下了斩钉截铁的话:“不管你们什么意见,反正这孙倩我是要定的。”说完就甩手离开了会议室,他知道,做为全市的重点中学,这一中,那个教师不是想方设法削尖着脑袋往里钻。

会议室里的那些教研组长,各行政科长都不知道,其实这一中教师的调动,没有主管教育的副市长条子,谁也没这权项说话。

只是赵振清楚,为了孙倩,他值得这样做。

那怕是丢官去职挨处分,他也绝不会后悔的。

让赵振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不顾众寡悬殊地独断专行,确实是他的魂魄已让孙倩勾了过去。

昨晚他是和孙倩缠绵了一晚,早上就急急地赴往学校,在他的身上依稀还残留着孙倩夜巴黎香水的悠香和她那如兰似麝的体味。

和孙倩的一夜颠狂让他这个胭脂阵里打滚惯了的男人大开了眼界,以往的那些花钱买来的小姐,那些粉蝶流莺在他的心里全是些残花败柳,上不得台面也牵不住男人。

她们在孙倩这种如花盛放的少妇面前显得暗然失色,这孙倩虽不能说是人间极品,但也不枉是床上的娇娃,被窝里的浪蝶。

昨晚是他一个电话把孙倩约到了酒店的,这时候他的任何一句话在孙倩心里无异于古时皇帝的圣旨,她一定无所推辞言听计从的。

这酒店的房间是他们学校长期包租下来的,除了他和办公室主任外,别人都不知道。

他很早就过去,吩附了服务员送过来鲜花和水果,自己就放水洗了澡。

五星级的酒店确实与众不同,房间中的卫生间里面也设计了一个单人蒸气室。

孙倩到了时他正披着酒店的白色浴袍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孙倩给他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脸:“幸苦了,黄校长。”

他发现孙倩笑的时候那双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儿一样,很有一番风情。

一个鱼跃他起了身:“来来来,吃水果。”孙倩只是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短裙,显得随和轻忪,一双白溜溜的长腿不着丝袜。

当然,拥有这么一双白腻无瑕的美腿,包裹起来真是暴殄天物。

赵振把孙倩让到了沙发上,然后自己坐到了她的对面。“阿倩,你的事我考虑了,办起来有点难度。”见孙倩的脸上略现失望的样子,他接着说:“但我还是会努力的。”

“那就谢谢赵校长了。”孙倩把削好了的苹果递了过去,嗲嗲地说。

赵振接过了她递过来的苹果,也接过了她的整个身子,他随着那么轻轻一扯,孙倩就像安了轴承似的,一骨碌把身子就投向了他。

赵振将她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双手捧着她的脸说:“你说,该如何谢我啊。”孙倩却挣开了他,站起身来说:“赵校长,这有点乘人之危了吧。”一下子,就教赵振的心头一个激灵,脸上跟着也泛起了紫色,那跃跃欲试的情焰顿时如遭水浇。

孙倩说着回到了对面的椅子坐下,脸上依然挂着眯眯的微笑,对着满脸尴尬的他。“阿倩,你知道,我。”

赵振张口结舌地。

孙倩用一根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摇晃着,慢吞吞地说:“不要再说。”孙倩就走过去把房间的门锁住了,还没忘了挂上请莫打扰的那块牌子。

走回来时边走边把把脚上的那双高跟鞋踢脱了,风摆扬柳婀婀娜娜地踱到了赵振面前,突然双臂勾着他的脖子,就如同鸡琢米般地在他的脸上乱亲乱吻。

赵振受宠若惊的,一时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只是怔着任由这女子在他的怀里蠕动,以致那浴袍的带子何时被解开也不知道,露出了那小腹浓密的体毛以及那张牙舞爪的阳具。

接着,孙倩整个身子从他的怀中溜了下去,双手还贴在他的胸膛上,却把头一低,一张小嘴就贴在他的阳具上,吐出了柔软温香的舌尖,在他那宛若鸭蛋般大小的龟头上吮咂起来了。

赵振一双手摸索着就往她的裙缝里钻,腰间是紧了点,那手怎么努力也进不得。

孙倩就拍开了他的手,自己将那裙子的拉链拉开了,那裙子也挣脱了束缚,滑到了她的脚底。

赵振就见着了她修长如锥的双腿,以及顶部让窄小的三角裤包裹的那处鼓蓬蓬的地方,依稀还有那么几根细小的毛发顽皮地探了出来。

他艰难地咽回了喉咙间的津涎,嘴里却大口地喘着气。

而孙倩的一双纤细手却还在他的胸间,大腿侧那里摩擦着,他只觉得一股子热腾腾的气从头顶直往小腹间窜,有点穷途末路的感觉,再也忍耐不住这慢吞吞的情调,就捞起了她的身子向那床上挪动,孙倩嘴里叫着:“瞧你猴急的,慢慢来吧。”他将她扔到了柔软而丰腴的床上,扒光了她身上的所有衣物,他站立在地上,当他高昂着他的阳具大摇大摆地挺到了她的阴部时,孙倩不禁轻呼了一声:“哗,那么长啊。”他一只手掳起她的一只腿,另一只手却伸到了腰肢中将她托起,扭动了一下自己的屁股,那阳具就如长了眼睛,朝着孙倩的那处沾霜带露的阴道里去,刚一挨上,孙倩就惊叫着:“你轻点,人家好久没有的。”但这时的赵振,那容得他温描淡写怜香惜玉,胯下的那恶物长驱而入,直捣进她那温柔的穴巢里。

孙倩口中不禁倒抽了一口气,接着一双眼珠定定地呆住了,赵振不敢冒然再进,俯下脸去凑上嘴,一条舌头也在她的嘴里来回搅动,待到她的舌尖跟着做出了反应,嘴里也吮吸不休时,他下面才轻轻地抽动。“你好像顶进我的心间里了。”孙倩娇怜怜地说,赵振把头附在她的腮上,说:“人都称我大象。”她听着,觉得很好玩的,就咯咯地直笑,把眼泪都流了一些。

这么一乐,包容他阳具的下体也就湿湿地润溢起来,一个身子不由得扭动如蛇。

缓过了气来的孙倩,这时好像是苦尽甘来、食而知味地跟着他的纵送迎凑着。

肥美的屁股也一耸一耸地拱纳着,口里跟着咿咿嗬嗬轻吟浅唱,那张脸涨得如同醉了酒一般,粉俏艳丽,红罩缠绕。

他只觉得那东西在她的里面被包容得严严实实,只是凭仗着那里粘腻的淫液才得于抽动。

这时她全然释放开了自己,只见她两手举过头顶,一头黑发像一簇舒卷的云散落在周围,她的乳房不是很大,如同少女般的盈盈一握,正随着身子的耸动弹跳不止,那两颗岭上的红蕾像眼睛般调皮地朝着男人眨动。

看得赵振血涌精动不能自持,拚命搂着她的屁股,猛然用力狂插不休,胯下的孙倩早已娇声淫语叫个不停,淫水顺着她粉粉白白的大腿流到了床单上,她狠命紧勾着赵振的脖颈,咬着牙齿一凑一迎。

赵振只觉得她的阴道里面一阵又一阵挤迫,且缭缭绕绕,盘旋跌宕,有如小儿吮奶般的吮吸,引发得他那龟头一阵紧张,快意如风拂残云般席卷而来,把持不住的精液一触即发。

但孙倩的那里却骤时肌肉一忪,让他顿有所失,反而那些精液又回复蓄势欲发的状况。

情不自禁地呼叫着:“太好了,阿倩。”

“累了吧,让我给你换个姿势。”就把他推到了椅子上,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大张着双腿就跨了上去,赵振手捻着自己那阳具,帮衬着拨弄着她的两片莲瓣,那龟头刚一挨上湿漉漉的肉缝,孙倩就沉下了腰,随即一起一落地套桩着,赵振只觉得龟头似被咬住了一样,淫水顺着他的那柄东西淋漓而下,也腾出了双手将孙倩的纤腰紧紧箍往,孙倩自顾把个屁股筛得如风旋转,恣意自在地在颠簸驰骋。

肉与肉的博击时骤时缓,声声不绝于耳。

两个人正渐入佳境,孙倩倏然止住,整个身子从赵振的身上挣脱开来,自顾扑向那床上,背朝着他趴下,却将一个肥肥嫩嫩的屁股高翘耸给了他,赵振也紧随着孙倩,就势覆在她的后背上,挺着阳具就剌,在她的里面猛颤了一会,精液滚滚而出,孙倩在他的狂浇猛注中心间一颤,觉得自己的内里也有一股东西正打熬不住,陡然而至。

泄出的的那东西让她的精神为之一爽,不自觉地轻哼了一声,整个身子就软了下去。

其实,赵振跟孙倩也相识没多久。

也是几天前他跟着朋友去舞厅,那可是一处很专业的场所,跳的也是很高雅的国际标准舞和拉丁舞。

这种地方,的确是女人们表现自我的最合适舞台,她们不仅展示漂亮的衣服,还展露着自己身体最迷人的部位。

赵振自己跳得并不好,但却喜欢到那地方,既可满足男人视觉上的享受,还能辅以身体某一种局部亲密的接触。

他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到这种比较高雅的场所更适合他。

而且在这里跳舞的那些名娴淑女绝不比其它歌舞厅里的小姐逊色,至少就没有那些风尘味。

孙倩从赵振的身边经过时,就引发了他的注意,那时他正细眯着眼睛,摇晃着脑袋欣赏曲子,就掠过一阵熏人的香气,他先注意到是的一溜雪白的小腿,以及那女子穿着的高跟鞋,鞋尖清清瘦瘦,一派秀气,鞋跟是尖尖的锥子,留下一个个浅浅的洞眼。

把个女子的身体衬了出来,腰肢一扭一扭的,曲曲折折打着几个弯,圆溜溜地翘着胸脯和屁股,就像蜻蜓点水,游鱼上钩,每一步都迈得轻轻忪忪,匀匀称称,岂直不是在走着路来,就像在水面上漂着一般。

那晚上孙倩确也刻意地把自己打扮了一番,身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无袖高领旗袍,活活脱脱一个活色生香的东方美人。

只见旗袍上的隐色牡丹,连着几片摇曳的叶子,从右肩向左胯斜斜地垂下来,或者说从左胯处攀缘而上,直把枝枝叶叶蔓蔓延伸到右肩,一朵丰硕重瓣的牡丹花,正好被她丰满的胸脯托起来,灼人眼目。

跟她搭伴的又是她师范学院的舞蹈老师,两个人一上场亮相,就把个场面引向了高潮,一曲下来,更是欢呼雀跃、掌声不绝。

赵振的眼睛更是闪闪发起光来,不过并不是两只眼睛同时发光,而是一会儿这只,一会儿那只,仿佛有一颗顽皮的小火星活泼地从一只眼睛跳到另一只眼睛。

他觉得那个男子有点眼熟,也记不得是那里认识的,见他们下得舞池经过他身旁时,就在他的衣角上拉了他一下,权做招呼。

没想那人真的认出他来。“嗨,赵校长啊,你也有兴致。”

“闲得无聊,就来坐坐,跳舞就不敢,那能在你们跟前班门弄斧。”赵振打着哈哈,却把手伸给了孙倩,一双眼睛却直往孙倩瞧。

经过一阵舞蹈的孙倩,脸上激起的红晕还末褪尽,把女儿家的娇媚尽致显出,那眼波流盼,脉脉传情,一滴汗珠挂在额角上,被灯光映得亮晶晶的,因为心情激动,呼吸有些急促,连嘴唇上细细的若有若无的茸毛都跟着抖动,两只挺挺的奶子也随着她的气息微微颤动,摇曳着一身的花枝。“她叫孙倩。”那男子就把她介绍了,赵振就从旁边拉过了椅子,一个劲地招呼他们。

孙倩用力挣了几个也没能挣开他紧握着的手,就笑着娇吟一声:“赵校长,你把我的手握疼了。”他这才发现,忙忪开了她的纤细小手,嘴里也就解嘲地说:“失态了,孙小姐这么漂亮让我失态了。”孙倩见他这么一说,就笑了起来,那双本来汪汪的大眼睛一下子弯弯成一条缝。

同伴见赵振如此兴致勃勃,也就拉开了椅子,大声招呼着坐下,递上烟、让了茶,叫来了啤酒、饮料,那男子附耳对孙倩悄悄地说:“这是一中的校长,你的事他能帮得上忙的。”孙倩也就不客气地在赵振身旁坐下,舞厅里的圈椅确是低矮了些,他注意到孙倩的身子坐下时,两截长长的腿不知搁那处了,只能往向一旁倾去,支撑了重量的一条腿紧绷若弓,动作多么优美。

为了保持身子的平衡,另一条腿款款从膝盖处向后微屈着的,胳膊凌空下垂的姿式,把那一领缀满了花儿的白绸旗袍,恰恰裹紧了臀部,隐隐约约窥得小腿以下一溜乳白的肌肤。

且一侧着地的将鞋半卸落了,露出了似乎无力而实则用劲的后脚也给看见了。

不禁让他暗暗地思付着,如此雅致的风情少妇,真得好好使出一些手段,让她芳心暗许,把个鲜活的身子交过来慢慢消受。

这时,刚好浮起一曲慢四的曲子,孙倩就起身朝赵振伸出手:“赵校长,我请你跳一曲。”赵振有点受宠若惊地笑了,忙说:“我可跳得不好,孙小姐不要见笑。”孙倩挽着他的臂膀步向舞池,依附着他凑到了他的耳边娇羞地说:“总是小姐小姐的,叫得让人不好受,还是叫我阿倩好了。”两个人就有如那穿花的蝴蝶,在这灯光摇晃、乐曲悠扬的舞池里翩跹起舞。

赵振的步子四平八稳、中规是距,或是因为紧张,那身体挺得笔直,孙倩可是如鱼得水,整个人随着舞曲挥洒自如,一双腿像按了弹簧似的起伏摇摆。

她那敞露着的光滑洁白的一只手臂搭在赵振的肩上,一只让他提了起来,那胸脯就跟着翘起来,两个奶子扑扑愣愣地像小兔子跳跳蹦蹦,像成熟的桃子一样涨开来了。

腰身拉得长长的,旗袍的下摆就露出雪白雪白的一条线来,这条线还随着身子的一蹿一蹿变宽变窄,奇幻无比,屁股和大腿都因为使力绷得紧紧的,把旗袍裙的下摆都撑得吊了起来,露出一截受看的脚踝,脚尖因为用力,撑成一条线,还往上一耸一耸,全身跟着乱晃,把他的眼晃得迷迷瞪瞪,不会转了。

“我是最怕跟不熟悉的人跳舞的,跳着时也没话可说。”孙倩笑吟吟地说,那眼神却直勾勾地对着他。

赵振就把那个柔软温香的身子搂紧了一些说:“跳多了不就熟了。”见孙倩没有反感的意思,赵振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搂在她的腰肢那只手就不安份了起来,滑溜溜地往下,轻按着她的屁股,孙倩就一个身子贴得更紧,嘴里却说着:“那有这样跳舞的。”这样他们两个人好像熟络了好多。

赵振就问她:“阿倩,听说你也是教育界的,在那里高就啊。”孙倩说出了大山里学校的名字,还补充着:“我是请了长假,好些日子了,处理自己的一些事情。”

“那地方也真够苦的,真是难为你了。”赵振说,“那倒没什么,就是生了别的事。”孙倩那蔓延的牡丹花已紧挨在他的胸前,见赵振欲问不语的意思,紧追一句:“我刚办完了离婚手续。”

“是吗,看你那么年轻,就结束了婚姻。”

赵振有点惊讶,也有一阵窃喜。

随着又生出了点点怜香惜玉:“有困难吗,我能帮助你什么。”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