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网游竞技 » 正文

挽剑

 

 

 

 

挽剑 正文 第1-2章

章节字数:5605 更新时间:07-07-21 17:15

1  

 

    我站在一队人中,等著排队登记。  

 

    我们这一队人都是从新人岛上刚出来的,要到码头杨先生处去登个名字,再登埠啓程。  

    

要说这些锋芒难掩的毛头小子这麽甘愿来登记,倒也不是。主要是从新人岛上来的,个个身无分文,一身布衣,踏著草鞋。有人便胡乱披了头发,有的还好,拾个草茎一拦,大有魏晋狂士之风。 

 

    轮到我时,NPC杨先生照例问:“姓名?年纪?志向?想去什麽地方?”  

    我知道这第一个第四个问题比较要紧,老老实实填:挽剑、十四、剑客。  然後想了一想,写下苏州。  

    填下名字,从此我在游戏里就顶著这个名字过活了。年纪系统有数,志向是个幌子选项。不过去向那栏填好自有用处。  

    

杨先生收了纸,给我个小包裹。一把生锈的铁剑,当然,我说的要当剑客。如果是刀客,大约会得一把锈柴刀。五吊钱,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一件布袍,一双布靴。观音草两株,灵符两张。 

 

    还有一样纸,不起眼,不小心抖抖包袱,说不定会抖掉。  

    一张车马行的优惠票子,去苏州的。  

    这就是刚才填那个目的地的用处了。  

    大多数新玩家不知道,随便报个去处,或是整理小包时注意不到这张纸单。  

    我爲什麽?  

 

    因爲我不是个新手。  

 

    出了码头,我呆呆站著,忽然後面有人用力拍我一记:“嗨,还记得我麽?”  

    我回过头来,有些呆板的说:“哦。”  

    记得这张脸,在新人岛来大陆的船上,他晕船,吐得一塌糊涂,硬生生拉著我的手不放,给我捏了一圈青紫。  

    他笑得爽朗,浓眉大眼,向我伸出手来:“我叫李潇洒。”  

    我嗯一声,并不打算报自己的名字。  

    

他并不介意,追著我在後头说:“其实我本来想叫李逍遥,仙剑在线游戏嘛,叫逍遥多应景。可是试了半天,都说已经有人取过了我不能再用,乾脆叫李潇洒得了。哎,你叫什麽?你要去哪里?你想做些什麽事啊?你好象不爱说话哦……” 

 

    我停下脚,回过头来:“是啊,我是不爱说话。”  

    他搔头,依旧笑著:“你还没说你叫什麽名字呐。”  

    我不耐烦:“你真这麽好奇,转头走五十步,NPC杨先生那里一问就可以问到。”  

    他道:“啊,这个也可以问到?”  

    我转头便走。车马行还在老位置,我去递了票,接票的不是NPC,看打扮是个玩家,只是头上顶著车夫二字。他看我看他,说道:“啊,我是来打工的,别奇怪哈。”  

    我只问:“什麽时候有车走?”  

    他说:“今天的车走过了,要到明天这时才有。不过还有一班船,午後起程。你要是愿意坐船,那我就替你把名报了。”  

    我点点头。那楞头青李潇洒抢著问:“他要去哪里啊?”  

    如果这里接待的是NPC,肯定不会理他。不过这个说来打工的玩家显然也无聊,很大方就告诉他:“这位挽剑兄要去苏州。”  

    李潇洒说:“好好,你帮我登个记,我也去苏州。”  

    车夫说:“好,把车票给我。”  

    李潇洒顿时愣了神:“啥票?”  

    车夫眯眯笑:“小夥子,新来是不是?刚才杨先生那里你填的去向是哪里?”  

    李潇洒一挺胸:“我写的闯荡天下。”  

    车夫哈哈大笑两声:“笨蛋,一看就是初出茅庐。你这麽说,肯定是领不到车票的。”  

    “啊?”  

    “这位挽剑兄就有经验了。要是说的是一个确实系统地点,而且车程不超过三千里,杨先生会免费送车行的票子的。你没有票,可不能上船。”  

    李潇洒嘴张的能塞下鸡蛋,我在一旁,看车夫确实替我办了上船手续,放下心事,点个头便走。  

    李潇洒跳脚大叫:“那船票卖不卖?我买还不行麽?”  

    车夫说:“卖啊,怎麽不卖,到苏州只要二十两银子的。”  

    李潇洒嚷:“我有五吊钱。”  

    车夫估计让他噎得不轻:“小子,十吊钱才换一两银子。你这点钱连到最近的杜家村都不够呢。你有没有看过游戏说明啊?连物价都不知道你怎麽混啊!”  

    李潇洒嗷嗷叫:“啊啊,系统坑人!他怎麽不提示我填地名啊!!!!”  

 

    我已经走远,在小茶棚坐下要茶喝。  

 

    仙剑奇情也是走的时下最流行的仿真路线,各种感觉都通过神经刺激传导,而让你真的身临其境。人,景,物,饥渴,疲倦,痛感……都和真实生活一模一样。  

    我喝了一碗茶,放下一个铜板。  

 

    风吹在脸上,很是清凉。我理一理头发,进小店里去买水买乾粮。要在船上待一整夜,虽然船上也有卖吃喝的,但那价钱不是现在的我可以承受的。  

    看看天色差不多,去码头。  

 

    果然有船泊在那里,我看了会儿幡旗,上了去苏州的航船。  

    船上稀稀的坐了几个人,两个和我一样新手,两个衣饰华丽,一眼就看得出身份不凡的人。我拣个靠窗的角落坐下,抱好单薄的行李。  

 

    那两个人在聊天:“哎,前天攻城你去了没?”  

    “没有,正好要考试,没能上。天剑帮真是够黑的,竟然连妖呀鬼呀都召出来了,扬州城怎麽还可能守得住?”  

    “切,成王败寇,赢了就是赢了,结果才能说明一切,过程是无关紧要的嘛。”  

    攻下杨州了?  

    真快。  

 

    “税率又擡了。”  

    “对,什麽天剑帮,叫吸血帮还差不多,从一吊一下子提到五吊,NND,什麽养路费清洁费治安费管理费都出来了。我现在是能不去就去,城里物价也涨了一成半呢。”  

 

    “哎,我也不想。可是别的城的铁铺修不好我的剑,还是得去那里修。”  

    “京城不能修?”  

    “京城那里人太多了,修个剑得排一天队,谁吃得消?贵就贵点吧,剑还是得修。”  

 

    我靠著舱壁等开船,忽然间咚咚脚步响,坐的条凳一震,肩膀又被人重重一拍:“喂,挽剑兄!”  

    我睁开眼,眼前竟然是那个李潇洒,笑得阳光灿烂正看著我。  

    他明明是没有船票……  

    “你怎麽上得船?”  

    他得意洋洋:“我跑到码头出口去等著人出来,跟人商量看能不能把车票让我。终於让我等到一个啊,他说无所谓,所以把票给我了!”  

    我转开头,觉得额角有些痛。  

    得,又有得聒噪了。  

 

    从来没见过这麽爱说话的男孩子。他这样健谈,干嘛不去玩红心对对碰或是甜蜜快乐园那样的游戏呢?那里一定有大把人欣赏他的这个优点。  

    “哎,你知道不……”  

    “啊,波浪做的跟真水一样啊,哎……”  

    “这游戏真好,嗨,水里还有鱼耶……”  

    “开船了开船了啊……”  

    我皱著眉头,努力忍住捂耳朵的冲动。  

    “呜,挽剑……”  

    他终於放小了声音,哭腔十足朝我这边倒下来:“我又想吐了——”  

    我急忙撤让,还是没有来及。  

 

    我的天!  

    是不是这游戏觉得我还倒楣倒的不够呢!一定要这样耍我!  

 

    “挽剑我好难受……”  

    “你活该。”我完全没有同情心。明知道自己晕船还要来坐船。我一没钱二没貌,他干嘛老缠著我!  

    “挽剑,有水没有……我想喝水……”  

    “没有!”  

    “挽剑……呜,我看到你带水袋了……”  

 

    “挽剑,你腿能不能借我枕下……”  

    我怒道:”你能不能安静点儿!”  

    他可怜兮兮蜷著:“我好难受……”  

 

    我的天!从没觉得坐船这麽难熬的!  

    拜这个李潇酒所赐,以前一直被人称爲静如松,狡如狐的我,竟然额上青筋齐绽,握了拳就捣下去。  

    “呜!”  

    他晃了晃,晕了。  

 

    叮一声,系统提示:  

    玩家挽剑在非PK区内攻击玩家李潇洒,扣正义值五点。  

 

 

 

 

    2  

 

 

    别人下船都是轻装简从,大步过了跳板就走了。我偏偏拖了一个超大号的不能卖钱的行李,死沉死沉的,还偏重,差点把我坠到了河里去。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